龙的力量—天狼 第三卷:南美洲 第二十一章:前哨战(二)下

红色猎隼 收藏 11 7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6973.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一切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就在荷兰皇家海军陆战队第23伞兵连A排的阵地遭遇奇袭的同时,在位于攻击阵线不到2公里的哥伦比亚热带丛林之中,来自古巴阿曼都.蔡中校微笑着站在高达80米的树颠,冷笑着注视着笼罩在一片弹雨和炮火之中的欧盟远征军阵地。这是一个阿曼都.蔡中校所喜欢的位置,高高在上的俯视着自己正在发起的攻势,就象他曾经在安哥拉痛击由美国军事顾问团所指挥的南非军队那样。

阿曼都.蔡中校在“切.格瓦拉”旅之中算是一个另类,这并非单纯是因为他的华裔血统。更因为其颇具传奇的经历。阿曼都.蔡中校出身于一个古巴革命前驱的家庭,他的父亲虽然不是卡斯特罗那破旧的“格拉玛”号游艇上那82名勇敢者中的一员。但却也是切.格瓦拉所统帅的第4纵队中的一员。参加过切.格瓦拉亲自指挥了布埃西托和翁布里托等多次战斗,用满身的伤痕换取将政府军逐出了马埃斯特腊根据地的胜利。

1958年5月古巴游击队转入反攻的过程之中。阿曼都.蔡中校的父亲已经是格瓦拉所统帅的“西罗.雷东多”第8纵队的中层军官,他们冲破政府军的阻拦,向拉斯维利亚斯这个古巴中央省挺进。12月下旬,格瓦拉率第8纵队攻打拉斯维利亚斯省会、战略重镇圣克拉腊市。在那场惨烈的战斗之中阿曼都.蔡中校永远的失去了自己的左手,但也在解放了这座重兵守卫的拥有15万人口的城市的过程中邂逅自己一生的挚爱。

圣克拉腊市的易手震惊了古巴全国,独裁者巴蒂斯塔被迫辞去总统职务,独裁政府如鸟兽散。格瓦拉也因此而名声大振。随后,古巴革命军乘胜挥师西进,于1959年1月4日,一举攻占首都哈瓦那。一时间,在古巴,乃至整个中美洲地区,格瓦拉成了传奇式的人物,被誉为古巴起义军中“最强劲的游击司令和游击大师”。而在这一切荣誉的背后,格瓦拉没有忘记那些与自己并肩作战的同袍,至今阿曼都.蔡中校还保留着那位传奇人物为自己的父母主持婚礼时的照片。

但是和切.格瓦拉一样,阿曼都.蔡中校的父亲也没有机会见证自己的所解放的祖国走向繁荣和富强。在1961年4月17日的吉隆滩之战中,阿曼都.蔡中校的父亲统帅着120名装备简陋的民兵最先抵达了古巴中部拉斯维利亚斯省南部,用不足一个连的兵力对抗下辖4个步兵营、一个摩托化营、一个空降营、一个重炮营和几个装甲分队的美国雇佣兵-“2506”突击旅。最终不幸阵亡,但是他却用生命为刚刚走出襁褓的古巴革命政府赢得了时间,最终古巴军民经过72小时的战斗,全歼了被包围在吉隆滩的美国雇佣军,共有114名雇佣军被古巴军队击毙,其余1113人被俘获。这就是震惊世界的吉隆滩之战,美国称之为猪湾事件。

早逝的父亲留给阿曼都.蔡中校的只有模糊的印象和寥寥无几的照片。虽然和大多数为古巴革命而贡献生命的烈士一样,阿曼都.蔡中校的童年过的并不寒酸。但是物资生活的富足,并不能代替一个男孩对父亲的依赖。而就在此时一位古巴革命的老兵走入了阿曼都.蔡的生活,他就是吉隆滩之战古巴军队的前线指挥官-阿纳尔多.欧卓.桑切斯。

桑切斯出生于古巴东部地区的一个农民家庭。早年参加了卡斯特罗“七.二六运动”,并于1957年3月,加入了卡斯特罗的游击队,直到1959年1月革命胜利。但是桑切斯参加古巴共产党并不太早,1965年才是正式党员,但在这之后地位节节上升,担任党中央委员达20年之久。其间,他曾于马坦萨斯战争学院学习,后来他被送到苏联伏龙芝学院深造。虽然工作繁忙,但是对于在吉隆滩之战中失去了父亲的阿曼都.蔡,桑切斯还是悉心的予以照顾。因此在缺乏父爱的阿曼都.蔡眼中,桑切斯便是自己的“父亲”。

当年革命成功后,新古巴雄心勃勃地极力“出口”革命。就在1965年格瓦纳参加了扎伊尔的游击战,后来又转战玻利维亚与当局对抗的同时,古巴政府也派遣1000名军人到刚果(利)支援革命。1966年1月,在哈瓦那召开了三大洲独立解放运动大会,从此确立了古巴在第三世界革命中的领导地位。同年,古巴派遣军事顾问到几内亚,并开始援助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反对葡萄牙殖民主义的民族解放运动。而富有军事理论知识和实战经验的桑切斯无疑便成为了卡斯特罗“出口”革命的长臂。桑切斯直接或间接参与指挥了安哥拉和莫桑比克的这些军事行动。而当时年仅6岁的阿曼都.蔡便已经梦想着追随着自己的养父奔赴战场。

1967年至1969年,桑切斯在刚果训练的当时反政府武装。他还到委内瑞拉进行过游击战。但是那些艰苦的岁月对于仍在古巴的阿曼都.蔡而言既向往又好奇。他渴望着自己可以快些长大与自己的养父并肩作战。几乎终于来了,1975年,古巴派遣18000人组成的志愿军前去安哥拉反击由美国支持的南非军事入侵,但是身为这支远征军的指挥官,桑切斯将军并不知道自己的养子用化名和隐瞒年龄的方式和自己一共走向了战场。

安哥拉之行的最初岁月,对于年轻的阿曼都.蔡来说更象是一场富有革命激情的远足。在疲惫的葡萄牙政府最终承认了安哥拉和莫桑比克的独立地位以来,在14年争取独立的游击战中并肩作战的各派军队立刻开始相互兵戎相见。 随着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古巴军队的参战,古巴所支持的“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迅速将敌对势力-“安哥拉民族解放阵线”打的烟消云散,而另外一股敌对势力:“安盟”(争取安哥拉彻底独立全国联盟,简称UNITA)及其支持者南非国防军也被迫向南撤退。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南非军队的撤退,在安哥拉的战区之内,南非空军的势力仅仅只剩下一些为安盟部队运送补给物资的“美洲豹”型和“云雀III”型直升机、再加上一些C-130和F-27固定翼运输机,因此古巴革命空军很轻易地就获得完全的空中优势,得以毫无顾忌地对安盟部队和南非国防军的地面部队实施精确的空中打击。伴随着苏制T-55型以及T-34/85型坦克部队前进的阿曼都.蔡和其同僚们进展顺利,逐步将敌人赶向南方,最终在3月27日,南非国防军撤退到纳米比亚境内,而安盟部队则撤到安哥拉东南一隅。“安人运”巩固他们作为安哥拉合法政府的地位,并且改名为“安哥拉人民解放军”。

但是虽然南非军队撤出了安哥拉,但西南部非洲的局势一点也没有缓和的迹象。在比勒陀利亚和罗安达之间存在着深深的敌意,新的一轮棋局又开始了。南非和安哥拉双方都向在对方的领土上活动的游击队组织提供援助,安哥拉向为谋求纳米比亚独立而战的“西南非洲人民组织”(SWAPO)提供AK-47型自动步枪和PPG-7火箭筒,而南非则一如既往地向“安盟”提供军事装备。而当时刚刚满16岁的阿曼都.蔡便已经活跃于深入纳米比亚境内的游击战之中了。

在这场“特种游击战--反游击战”中,南非国防军使用了一系列新式的轮式装甲车辆,比如专为通过布雷地区而进行车体装甲强化设计的卡斯皮4x 4轮式装甲运兵车和狼獾装甲车。除了新式武器装备以外,南非国防军还发展了一种新式的空--地联合行动战术:由“美洲豹”和“云雀III”型直升机在空中盘旋,寻找隐藏在丛林中的游击队员,同时在地面上,南非国防军的士兵则搭乘“蜜獾”、“卡斯皮”、“大羚羊一90”等型号的轻型快速装甲车辆在附近巡逻。

一旦直升机发现地面有可以运动的目标,他们就呼叫陆军巡逻队,并且指挥他们对这个目标进行包抄堵截。在此后长达十年的战争中,这个战术被实践证明非常有效;但是另一方面,“西南非洲人民组织”也在通过各种渠道增强实力,他们的战士在安哥拉境内的训练营地里接受对付南非空--地协同战术的训练,同时,来自安哥拉源源不断的PPG-7型火箭筒、ZU-23型高射炮以及萨姆-7型便携式防空导弹让南非军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阿曼都.蔡便曾操控过萨姆-7型便携式防空导弹打下过南非空军的军用直升机。

渐渐地,南非军队-特别是南非空军发现,在纳米比亚境内追逐行踪不定的游击队收效甚微,差不多是白废工夫,还不如直接攻击他们设在安哥拉境内的训练营地来得更加有效一些,于是南非国防军开始周期性地深入安哥拉境内,以类似当年日本侵略军扫荡中国抗日根据地的“掏水战术”来打击那些负责培训“西南非洲人民组织”的安哥拉人民解放军基地。

1978年, 卧薪尝胆的南非国防军首次深入安哥拉境内攻击“西南非洲人民组织”的训练营地,他们的目标是距离纳米比亚-安哥拉边界250公里纵深的卡辛加基地。目标距离边界如此遥远,很显然,如果南非国防军出动陆军部队的话,那么他们进入安哥拉境内之后很快就会被发现,要进行突袭是不可能的。要想达成战术上的突然性,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卡辛加镇南方22公里处建立一个临时的直升机基地,然后南非空军的运输机将在距离这个赤铁矿城镇几公里外的地方投入空降兵,这些空降兵将迅速摧毁“西南非洲人民组织”的训练营地,并在安哥拉人民解放军和古巴军队赶到卡辛加之前,从临时基地搭乘直升机迅速撤回到纳米比亚。这次袭击的代号是“驯鹿行动”,行动日期被定在5月4日。

开始时“驯鹿行动”进行得很顺利。第一阶段,直升机临时基地很快建立起来。接下来的第二阶段是对“西南非洲人民组织”--安哥拉人民解放军防御体系的空袭,南非空军第12中队的4架英国制造的“堪培拉”型轰炸机轰炸了卡辛加营地,向营地中扔下集束炸弹,接着,第24中队的3架NA.39“掠夺者”型攻击机又向同一目标地点扔下总重达454公斤的炸弹。同时,第四架“掠夺者”型攻击机则攻击了营地外的一个高炮阵地,虽没有命中目标,但随后赶来的南非空军第2中队的两架幻影IIICZ战斗机用30毫米机炮干掉了这个高炮阵地。在战斗的第二阶段,南非方面没有受到任何损失。

但是在战斗的第三阶段,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战斗场面相当混乱,南非部队之间缺乏协调。南非空军的C-160“协同”和C-130“大力神”运输机忙中出错,将伞兵空投到距离预定着陆区几公里外的地点,所以,当南非的伞兵们赶到卡辛加营地时,阿曼都.蔡和他的同僚们已经将基地内缺乏训练、而在空袭中惊慌失措的“西南非洲人民组织”士兵重新组织了起来。他们迅速依托基地外围的工事重新构筑的防御。与来袭的南非伞兵展开了激烈的攻防。

战斗一直持续到黄昏时分,情况一度岌岌为危。就在这时,驻扎在附近特卡穆提提基地的古巴装甲部队赶来增援,四辆苏联制的T-34/85坦克和十几辆BTR-152装甲车出现在战场上,虽然这些20世纪40-50年代的装甲车辆显得有些过时,但是南非部队的轻装伞兵显然无法与T-34/85坦克85毫米口径的坦克炮抗衡,战局开始南非国防军不利。

随着古巴方面的增援部队不断赶来,南非突击队不得不撤离战场,战斗进入第四阶段,此时是南非飞行员的杰出表现挽救了战局。就在古巴装甲部队开始投入战斗时,南非空军第24中队的一架NA.39“掠夺者”型攻击机及时赶到了战场上空,飞行员毫不犹豫地向古巴坦克和装甲车发射了54枚68毫米口径的火箭弹,击毁3辆BTR-152装甲车。接着,从纳米比亚的昂宕瓦空军基地起飞赶来支援的两架幻影III战斗机使用机炮对古巴装甲车进行压制性猛烈攻击。然而,南非飞行员的努力并不能完全压制住古巴坦克的大炮,南非突击队的一架SA.330“美洲豹”型直升机被T-34/85坦克的炮火击毁,其机组成员以及在附近的数名南非突击队员死亡。

尽管有一些损失,但“驯鹿行动”还算是一次成功的偷袭,它成了日后南非国防军攻击安哥拉基地的一个范例。在此后的几年里,南非又对安哥拉境内的“西南非洲人民组织”营地进行了几次类似的攻击,比较有名的几次是在1979年代号为“雷克斯托克”和“萨弗兰”的两次袭击行动以及1980年代号为“怀疑论者”的袭击行动。但是这一切对于阿曼都.蔡来说都无关紧要了,因为在半年之后,在亲自视察卡辛加基地的保卫者的过程之中,桑切斯将军还是认出了自己已经长大了的养子。

此时由于在安哥拉的一系列胜利,桑切斯将军赢得了苏联与古巴指挥官普遍的尊敬。1977年他被任命为在埃塞俄比亚的古巴远征军的指挥官,在苏联将军佩特罗夫的领导下进行作战。他对索马里作战的成功给苏联军队指挥官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是随着安哥拉局势的恶化,哈瓦那不得不要求桑切斯秘密回到安哥来已重整当地的局势。而不幸的是,桑切斯将军探访的第一站便见到了自己本应该在古巴的养子。随后阿曼都.蔡被调到了桑切斯将军的司令部,几乎与前线绝缘。

虽然安哥拉政府军不断地进攻安盟武装,但是一方面,安盟有来自南非的源源不断的军火弹药支援,另一方面,他们的领导人乔那斯.萨文比奉行有效的游击战术,因此从1977年到1982年间,安盟一直牢牢地占据着安哥拉西南一隅,政府军始终不能越雷池一步,双方维持着微妙的均势。但是形势在1983年发生了变化,随着实力的逐渐增强,安盟认为反攻的时机已经到来,决定主动出击以扩展势力范围。

在这一年的6月份,安盟武装部队大举出动进攻坎甘巴城,守卫坎甘巴城的安哥拉人民解放军第32旅被围困在孤城之内,形势岌岌可危。鉴于前线严峻的战略态势,原本负责安哥拉国内安全保卫任务的古巴部队不得不出动以解坎甘巴城之围,而解围的第一步就是出动米-8直升机向围城之内运送补给物资,以加强城内守军的实力和信心。两个团的古巴装甲部队经过激战之后与坎甘巴城的安哥拉守军会师,安盟部队在付出伤亡2000余人的代价之后撤围而去。

但是这一次战斗却令桑切斯将军看清了安哥拉内战的困局。虽然古巴全力支持着安哥拉政府。但是与安盟背后的南非和美国相比,古巴和苏联的国力却无法支持这样一场漫长的战争,而与此同时展开的纳米比亚战线更是一个“无底洞”。因此桑切斯将军不得不作出一个无奈的选择-他必须说服卡斯特罗体面的结束这场战争。但是这种尝试所换来的却是卡斯特罗对安哥拉内战更多的投入。

从1987年7月开始,安哥拉人民解放军对安盟武装开展了一次新的攻势,目标是攻占安盟总部所在地马文加,尽管桑切斯将军认为时机不合适而表示反对,但在卡斯特罗的首肯之下攻势还是如期进行。在开始的时候,这次攻势看起来进行得很顺利,参战的安哥拉人民解放军向安盟根据地纵深迅速推进,遇到的阻力很小,胜利的前景一片光明。但这却是一个陷阱,安盟领导人乔那斯.萨文比故意示弱,一面收缩兵力,一面派遣小股部队诱敌深入,直到安哥拉人民解放军的补给线拉得过长。

9月,在南非精锐部队的增援下,安盟部队展开大反攻,一如桑切斯将军之前所料的那样,安哥拉人民解放军参战各部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一盘散沙地向奎托-宽纳威尔方向溃逃,大量武器装备被丢弃,包括BMP-2步兵战车、BM-21火箭炮、卡车和萨姆防空导弹在内的大批苏式武器落入了南非国防军手中。但是南非人并不满足于已获得的胜利,他们在准备进行更大规模的战斗,1987年11月9日,南非国防军装甲兵团于奎托河西岸(在奎托一宽纳威尔城以南)袭击安哥拉人民解放军,双方遂展开血战,激战中,南非的“号角”型主战坦克发挥出色,击毁5辆安哥拉T-55坦克,而其本身只有3辆因为触雷损毁。奎托河西岸的战斗是南非国防军于二战之后进行的首次坦克会战,赢得了这次战斗之后,南非获得了战略上的优势,南非国防军-安盟联军得以进窥战略要地奎托-宽纳威尔城及其机场,而一旦攻陷该地区,比勒陀利亚就将掌握安哥拉战场的主动权,而这是卡斯特罗所不能容忍的。

11月15日,菲德尔.卡斯特罗不顾桑切斯将军的请求。下令古巴驻安哥拉部队全面介入奎托-宽纳威尔战役。除此以外,调拨古巴国内最好的米格-23飞行员乘坐伊尔-62M运输机星夜赶赴罗安达,同时,他们装备的一个中队的米格-23战斗机则搭载在货轮“拉斯.科罗拉达”号上运往安哥拉战场。当时正身患重病的桑切斯将军于12月5日抵达奎托-宽纳威尔前线,他立即开始工作,着手重编安哥拉人民解放军,布设新的雷场和炮兵防御地带,重新组织建立防御系统。另外,一个装备T-62主战坦克的古巴装甲团部署在战线后方作为预备队,以防南非军队突破安哥拉人民解放军的防线。而此时,在另一方面,由于反攻的速度太快,南非-安盟联军同样也遇到了补给线过长的问题,不得不减慢进攻的速度。交战双方都忙于加强实力,战场上出现了短暂的停火期。 

短暂的沉寂后,战斗再次爆发,1988年1月13日,南非-安盟联军再次对奎托-宽纳威尔发起进攻,这次攻势的代号是“箍桶匠”。6000名南非国防军和20000名安盟战士以压倒性的优势对10000名古巴-安哥拉人民解放军发起全线进攻。

古巴革命空军猛烈回击,在战斗的第一天,他们的米格-23ML型战斗机就击毁了多辆南非装甲车。“箍桶匠”攻势最激烈的战斗发生在1988年2月14日,以三十辆号角坦克、60辆大羚羊和蜜獾装甲车开路的大批安盟士兵灵巧地插到了安哥拉人民解放军第25旅和第59旅之间的空隙地带,完全摧毁了这两个旅的防线并且险些将第59旅团团围住。

此时桑切斯将军不得不拿出自己最后的预备队-有赫克托.阿圭拉中校率领的八辆T-55型坦克掩护之下,阿曼都.蔡和600名古巴老兵组成的突击部队横挡在南非人面前,经过惨烈的战斗,阿圭拉中校坦克分队的八辆T-55型坦克被击毁了六辆,但他们也摧毁了南非陆军十辆“号角”坦克和四辆“蜜獾”装甲车,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击退了南非-安盟联军在这一地段的进攻,成功地保卫了安哥拉人民解放军第59旅薄弱的侧翼,使之免干陷入敌军的包围圈。而古巴革命空军在这次战斗中也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他们的的米-23ML和米格-21比斯战斗轰炸机从梅农戈空军基地和奎托-宽纳威尔空军基地起飞助战,炸毁了多辆南非装甲车。

南非最后一次试图攻占奎托-宽纳威尔的努力发生在1988年3月占据优势的南非陆军在“号角”主战坦克和大羚羊-90装甲车的强力支援下发起了最后的攻击。但是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桑切斯将军命令古巴工兵埋设下的雷场,南非军队不得不放慢速度,小心翼翼地边排雷边前进,这样一来,他们就丧失了对于进攻一方来说最大的优势:时间。古巴人没有让这个大好机会白白溜走,他们的炮兵用烟雾弹轰击南非装甲部队行进的道路,同时,八十多架从梅农戈空军基地起飞的米格-23ML和米格-21比斯战斗轰炸机循着烟雾弹爆炸后的烟迹,使用S-24火箭和FAB-500炸弹从低空对南非装甲部队发起攻击。失去了空军幻影战斗机的保护,在陆战中威力强大的号角主战坦克对于空袭毫无办法,只能束手待毙,南非人对奎托-宽纳威尔的最后一次进攻被彻底粉碎了。在这以后,为了避免被敌军包围,南非-安盟联军被迫向南撤退,安哥拉战争中最激烈的奎托-宽纳威尔战役至此结束,古巴获得了无可争议的胜利。

虽然遭到了挫折,但南非国防军并没有被击溃,战争也还远远没有结束,南非国防军要反攻,而占巴军队则希望将南非人从安哥拉彻底赶出去,奎托一宽纳威尔战役后不久,在安哥拉南部的昂季瓦地区就爆发了新一轮的战斗。由于战线逐渐向南方推移,现在古巴革命空军的主要基地卢邦果空军基地距离前线的距离太过遥远了,米格战斗机在战场上空的滞空时间越来越短,在战斗中起的作用也就越来越小,因此,古巴工兵部队决定在距离前线较近的卡马哈地区建造一个新的空军基地供米格战斗机使用。他们的工作效率高得惊人,在短短的75天里,古巴工兵就建造了两条长度分别为2700米和2500米的跑道。卡马哈空军基地建成之后,古巴革命空军的活动范围进一步扩大,将南非空军的奥沙卡蒂空军基地和昴宕瓦空军基地纳入了他们的打击范围之内。

但是就在卡斯特罗雄心壮志的期盼战场上更进一步的辉煌胜利之时,桑切斯将军却在计划一场“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行动,他的目标是卡卢克大坝。卡卢克大坝位于纳米比亚-安哥拉边界线纳米比亚一侧,是库内纳河上一个重要的水利发电站,负责向纳米比亚一半以上的地区提供电力供应:除此以外,卡卢克大坝还是南非国防军进入安哥拉之前的一个重要的集结地,可以想见,那里驻扎着大量的南非军队以及他们的装备。

1988年6月27日,古巴革命空军八架米格-23ML从卢邦果空军基地呼啸着腾空而起,每一架都携带着八枚各重250公斤的FAB-250炸弹,几分钟后,另外两架米格-23从卡马哈空军基地起飞为八架战斗轰炸机护航,另有两架米格-23在卡马哈空军基地上空巡逻以防备南非空军的战斗机。所有这几批米格-23战斗轰炸机在纳米比亚-安哥拉边界线附近汇合编队,然后下降到20至30米的低空向南飞去,过了边界线之后,他们向左转弯,直扑卡卢克大坝。古巴战斗机一直保持着无线电静默,同时因为他们一直保持在低空飞行,因此南非雷达根本无法探测到他们,另外,古巴战斗机并不是从基地起飞之后直线飞往目标,而是拐了一个弯,因此当他们从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向突然出现在卡卢克大坝时,南非人根本一点准备都没有。

1988年6月27日13时,由毛里西奥.洛佩斯少校和奥兰多.卡比上尉驾驶的第一队两架米格-23ML出现在卡卢克大坝上空,他们两人一共投下了十六枚250公斤重的FAB-250炸弹,将大坝闸门上的桥彻底炸毁。第二波攻击由乔治.罗得里格斯.马奎蒂中校和古斯塔夫·克拉维约斯上尉完成,他们摧毁了大坝的轮机室和起重机。接厂来,由卡洛斯.帕拉西奥斯上尉带队的两架米格-23ML将大坝的变压器炸成了碎片。这六架米格-23ML摧毁了大坝,而剩余的古巴战斗机则负责轰炸驻扎在大坝地区的南非军队,由于计划周密,这次袭击达成了完全的突然性,南非的防空炮火根本没来得及反击,所有的米格-23都安全返回了各自的基地,毫发无伤。就在第一波攻击开始后几分钟,又有两架米格-23ML从卢邦果基地起飞,对大坝地区的南非驻军进行第二轮轰炸,同一天晚些时候,驻安哥拉的古巴革命空军最高指挥官佩雷斯上校亲自驾驶一架米格-23飞越卡卢克大坝,实地查看轰炸的结果。

除了将卡卢克大坝完全摧毁了以外,至少有两辆装甲车在空袭中被炸毁,另外还有十三名南非士兵被炸死,一周之后,当古巴装甲部队到达卡卢克大坝地区时,他们见到被击毁装甲车的碎片散落得到处都是,现场一片狼藉。对卡卢克大坝的成功袭击证明了古巴革命空军完全有能力攻击并摧毁南非国防军在纳米比亚的军事基地,如果他们想这么做的话。

古巴军队,尤其是古巴革命空军在战场上的胜利迫使南非的统治者们面对现实,就在1988年轰炸卡卢克大坝当晚,南非外长与安哥拉战争的调停人,美国人切斯特.克劳克通了电话,请他调节停火事宜。1988年8月底,所有南非部队全部撤出安哥拉,1988年12月2日,古巴和南非签订和平协议,协议规定双方分别停止对安哥拉解放军-“西南非洲人民组织”以及安盟的援助,让安哥拉人民在没有外国干涉的情况下自己决定自己的内部事务;另外,南非还同意允许纳米比亚独立,对于各方来说,这都是一个公正的协议。但是卡斯特罗并不这么看,他认为桑切斯将军的行动毁掉一场胜券在握的战争。

“将军如果回答古巴……等待您的将是监狱甚至是行刑队。”在古巴宣布从安哥拉撤军的前夜。桑切斯将军麾下的干将-格兰纳多上校出现在了自己指挥官的面前,向桑切斯提出了带领1500名志愿者留在非洲的申请,同时也恳请自己的长官也留下来,不要回哈瓦那去赴那无妄之灾。“如果可以死在自己的国土之上,以什么名义又有什么关系呢?”但是却只换来了桑切斯将军的淡然一笑。

1989年6月12日,回到古巴不久之后,古巴革命武装力量便宣布逮捕和调查部桑切斯严重的腐败行为,滥用经济资源以及贩运毒品。在西哈瓦那的“俱乐部”军事基地,桑切斯接受审判一个月之后,军事法庭确定他有罪的所有指控。没有人能做任何进一步的努力,能制止对这位为大多数古巴人最受尊敬的武装部队将领的死刑判决或提出上诉。阿曼都.蔡也只能看着古巴电视台的镜头里那些上看似乎都义愤填膺地支持这个判决的民众。

同时遭到惩罚的还有他的一帮“军中同伙”,其中有3人判死刑,另有10人被判10-30年的有期徒刑。这无疑是菲德尔.卡斯特罗执政30年中的最大的丑闻。逮捕和审判震撼全国全党和全军,并导致大规模高级别政府改组,其中包括前安全部长。

1989年7月12日黎明,桑切斯在西哈瓦那的巴拉科亚军事基地被枪决。这位将军拒绝蒙住眼睛,并要求自己的战友-特种部队司令何塞.路易斯.梅萨.德尔加多将军亲手动手。虽然在第二天报纸对古巴公众宣布他的死刑执行。但是他的妻子和阿曼都.蔡都在后来很久之后才得知桑切斯葬在哈瓦那墓地一个没有标志的坟中。在为自己养父的坟墓上送上最后一簇菊花之后,阿曼都.蔡离开了古巴,前往哥伦比亚投身于从非洲转战到南美的格兰纳多上校的麾下,正式成为“切.格瓦拉”旅的成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