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疯狂私有化时代黯然终结


忠言 /文


提要:30年前的今天,撒切尔夫人在英国上台执政,提出了以私有化为核心的政策,这种思想随后风靡世界,形成了影响深远的撒切尔主义。随着金融危机的爆发和各国政策的逆转,撒切尔时代宣告终结.

英国《金融时报》国际事务首席评论家、专栏作家吉迪.恩赫曼,4月28日撰文《撒切尔时代的终结》。


“英国公民放弃了社会主义,30年的实验彻底失败了—他们准备尝试别的东西。”玛格丽特.撒切尔在1979年5月3日赢得她的首次大选胜利前夕这样慎重地说道。但是,随着这位铁娘子入住唐宁街10号30周年的日子的到来,许多英国民众认为,又一个“30年的实验彻底失败了”。不过,这次是撒切尔主义的实验。

撒切尔时代的终结是具有全球重要意义的事件。她的政府在英国首创的许多政策被世界其他地方仿效:私有化,解除管控,减税,取消外汇管制,打击工会权力,赞美创造财富而非分配财富。

撒切尔夫人先于罗纳德.里根一年半上台,两人迅速发展了意识形态上的情谊。

20世纪80年代初,在撒切尔夫人率先推行私有化的同时,密特朗总统执政的法国完成了对银行和大工业联合企业的大规模国有化,但在1982年却来了个180度大转变。在密特朗执政的最后阶段,他也成了私有化论者。

到撒切尔政府结束时,自由市场改革在中国、东欧、印度和苏联展开。在作为首相对戈尔巴乔夫领导下的苏联进行最后一次访问期间,撒切尔夫人挖苦道,莫斯科新任市长看来是她的经济权威米尔顿?弗里德曼的追随者。撒切尔夫人曾欣喜若狂地说:“人们不再担心染上英国病,他们正排队等候获取新的英国药方。”

但是,在她离开唐宁街10号将近20年之后,英国经济再度遇到大麻烦。撒切尔夫人反对的所有东西——国有化,增税,凯恩斯经济学——几乎都重新风靡起来。具有撒切尔时代特征的政策和成就在英国逐一被打破。

她作出的将最高税率减至40%的著名决策已被推翻。据上周宣布,最高税率将为50%——而且民意调查显示,这项变化很得人心。英国现在实际上已经将其大银行国有化,就像密特朗时期的法国那样。

没有一项改革比1986年解除金融管制引起的“大爆炸”,更彻底地体现了撤切尔时代的精神。这场大爆炸促成了伦敦城不可阻挡的兴盛。可是,如今伦敦城陷入麻烦,出现了对金融服务行业重新加以监管的热潮。

撤切尔主义在国际上也过时了。2007年萨科齐当选法国总统时,他暗中支持认为他是法国的撒切尔夫人的说法。不过,现在他喜欢让人把他捧着一本《资本论》的样子照下来。撒切尔夫人崇尚美国的自由企业制度。但是,美国新总统看来却奇怪地迷恋欧洲的社会制度。

或许最要命的是,撒切尔主义失去了道义优势。这位铁娘子曾经有些不祥地说:“经济是方法,目标是改变心灵。”她的用意是,英国民众必须重新发现体现传统价值观的美德,例如勤奋、节俭。“不劳而获”的社会已经结束。

但是,认为撒切尔时代重建了品行正直与公正回报之间的联系的观点,实际上已经被银行家一面导致他们所在的金融机构破产、一面获得数百万英镑的奖金和高额养老金的恶劣行径所打破。

撒切尔主义的国际版也有同样的问题。俄罗斯的私有化变质为新的寡头对资产进行道义上可疑的攫取。对企业高管领取高薪的愤怒情绪在美国已经积聚多年。

那么,撒切尔时代是否完全终结?最近几个月的经济灾难和政策逆转,表明撒切尔时代肯定结束了。

当今政治领导人正在利用到手的一切工具抵抗经济危机。让英国银行国有化和印制钞票的决定是应急措施一而非深思熟虑的意识形态或政治计划的产物。

文章认为,英国或西方世界还没有一位重要的政治人物真正阐明了一个条理分明、能替代从撒切尔主义演变而来的自由市场原则的理论。




吉迪.恩赫曼的文章,阐述了当今西方社会对以私有化为核心的撒切尔主义失败的反思。这样的反思,在美国总统奥巴马就职演讲的核心观点中,也得到了十分明确的反映。


奥巴马指出:“让我们牢记这场金融危机带来的教训:不能允许商业街挣扎的同时却让华尔街繁荣。在这个国家,我们作为同一个民族,同生死共存亡。”


他说,“我们的经济元气大伤——这既是某些人贪婪且不负责任的後果,也是大众未能做出艰难的选择,对国家进入新时代做准备不足所致。许多人失去房子,丢了工作,生意萧条。我们的医疗太昂贵,学校教育让人失望。每天都有更多证据显示,我们利用能源的方式壮大我们的对敌,威胁我们的星球”。“我们今天的问题不是政府太大或太小,而是有无功效,是否能帮助家庭找到薪水不错的工作,支付得起照顾费用,有尊严的退休。哪个方向能够提供肯定的答案,我们就往那里走。”“这场危机提醒我们没有监督时,市场发展将失控,当市场只偏爱有钱人时,国家无法永续繁荣。我们经济成功的依据,不只是国内生产毛额的规模,还有繁荣可及的范围,以及我们将机会拓展给每个愿意打拚的人,不是因为施舍,而是因为这就是达到我们共同利益最稳健的途径”。


一个值得中国人深思的是,30年前以私有化为核心的撒切尔主义,风靡世界的时候,也正是中国仿效西方的开端。因此,我们不难看出,目前中国存在的诸多问题,尤其是市场化和私有化改革的弊端,与西方社会如出一辙。社会失去公平正义,物欲横流、道德堕落、人性堙没,贫富差距拉大,甚至出现严重的两极分化。社会主义思想价值体系被瓦解,各种腐朽的思想意识、价值观念甚嚣尘上,社会稳定的政治基石和民族的凝聚力受到空前威胁和挑战。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其实,也正是在富有强烈意识形态的撒切尔主义、里根主义的紧密配合下,原本强大的社会主义苏联在颜1色革1命的阴谋下解体。苏联解体后,撒切尔夫人评价说:“里根不费一枪就赢得了冷战的胜利。他为自由所作出的贡献比世界任何其他领导人都要多得多。”而西方历史学家们曾这样评价撒切尔和里根:“里根-撒切尔主义的实施对普遍奉行“计划经济”的苏联、东欧等极权主义国家产生的强大冲击力,实在是不可低估。正是在里根-撒切尔主义在西方取得了全面胜利的基础上,苏联、东欧等极权主义国家纷纷告别计划经济的奴役之路,走向市场经济,融入到了自由主义的潮流之中。可以说,里根-撒切尔主义是20世纪纯粹的毫不妥协的反极权主义的自由主义,是人类思想的宝贵遗产。”


然而,历史又总是爱与某些人开玩笑。被西方世界捧得天花乱坠的自由市场经济、私有化,以及所谓普世价值,也仅仅30年就走到了他的尽头。以其说,经济危机让包括西方社会在内的世界幡然梦醒,莫不如说是抛弃多数人利益的私有化和市场经济自私贪婪本性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这是新中国60年来广大民众从正反两方面得出的重要结论。但令人有些大惑不解的是,中国的一些西方鹦鹉们,依然在执迷不悟地大张旗鼓地为已经暴露出贪婪吃人的私有制度歌功颂德、摇旗呐喊。不过,我们欣喜地看到,被忽悠蒙蔽的广大民众正在势不可挡地觉醒着。让我们用美国总统林肯的名言结束本文:“你可以在所有的时候欺骗一些人,也可以在一些时候欺骗所有人。但是,你不可能在所有的时候欺骗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