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五-上海“罪恶花行动” 正文 第十四章:欧阳佳慧被特务们盯上了

王大三 收藏 2 1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站座,现在可以正式逮捕许军、于洁和成山了吧?我马上去办。” 黄晓河被带走后,金大牙迫不及待的向谢长林请求着任务。 这个家伙这么说有他的双重目的。一是可以邀功请赏,显示自己的能耐;二是可以占有张晨曦的机会。因为谁都知道对于剧社来说,男人最想攻击的目标肯定是于洁这样的“上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站座,现在可以正式逮捕许军、于洁和成山了吧?我马上去办。”

黄晓河被带走后,金大牙迫不及待的向谢长林请求着任务。

这个家伙这么说有他的双重目的。一是可以邀功请赏,显示自己的能耐;二是可以占有张晨曦的机会。因为谁都知道对于剧社来说,男人最想攻击的目标肯定是于洁这样的“上等”女人,谢长林也不会例外。一旦谢长林利用审讯能强行得到于洁,肯定会忽视张晨曦了,一贯对张晨曦迷恋的金大牙这样才有机可趁。


“不,不,不!”

谢长林笑着否决了金大牙的行动要求。

“红强老兄,既然目标基本明确了,那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撒网,而不是收网。我想罪恶花基地的图纸胶卷一定还藏在许军他们其中的那个身上,他们一定会急于送出去的,或者外界来人取胶卷,这不正是咱们顺藤摸瓜,把上海地下组织一网打尽的绝好机会吗?”

“哦,那站座的意思是不动他们,放长线钓大鱼了?”

金大牙领悟起来倒是也蛮灵光的。


“对呀!我想离一网打尽的时间不会太远了,耐心监视着他们,肯定会有所获的。”

“好,那下面的审讯还进行吗?”

“当然进行,表面文章还是得做一做的,免得许军他们怀疑起黄晓河了。对了,下面审讯就意思意思就成,别都动大刑了。”


“好的,红强明白。尤其不会对于洁小姐用刑。”

金大牙诡秘的笑了笑。

“哦?这是为什么那?”

“我知道于小姐高雅有气质,人也俊的出奇,人见人迷,所以我得给站座您留个囫囵人儿啊。”

“哈哈哈哈,你这个家伙,心眼儿可不少啊,也算你有眼色吧。那将来我就把张晨曦赏给你吧,上次我坏了你的好事,心里没骂我吧?”

谢长林等于承认了金大牙的说法。


“没有,没有,在下岂敢啊。站座是从党国的大局出发的,完全是正确的,在下佩服还来不及那。”

得到谢长林把张晨曦赏赐给自己的允诺,金大牙欣喜若狂。

“呵呵,老兄明事理就好,下面给我盯住了许军他们,再不能出一丝差错了。”

“一定,一定,站座尽管放心。”


牢房里许军见黄晓河也是遍体鳞伤,反过来安慰了他。

“我什么也没说。”

黄晓河表白道。

“你真勇敢,好样的。这帮家伙总有一天要完蛋的,天总是要亮的。”

许军表扬了黄晓河的精神。

“恩,应该的。我不怕这帮家伙,许军,你要有什么安排尽管喊我做。”

“好的,你先休息吧,有事我会喊你的。”


第二天一早,利园弄堂十六号院子外面没几分钟变的闹哄哄的了。

谢长林心满意足的睡的正香,被门外传来乱哄哄的嘈杂声给吵醒了,正要问手下那。一个小特务跑进来说:“报告站座,外面来了二十多号记者,要求进来采访,怎么拦也也拦不住。”

“他妈的,你们这群废物点心。也邪门了,怎么才关押了剧社人一天多,这么快就走漏风声了,走,看看去。”


谢长林披起衣服走到客厅对正值班的胡胖子说:“你把剧社的人都押回房间里,暂时不许他们出来。”


外面的大门外,十几个各报社的记者蜂拥着,喊着“不许无辜抓人扣人,你们必须向公众说清真相!”

“抗议特务肆意抓人,要民主,要自由!”

声音传到了客厅里很清楚。


“妈的,这帮记者真是麻烦,卫兵,把他们全轰走!”

金大牙睡眼惺忪的披着睡衣走到客厅喊道。

“不,不。还是让他们进来的好。抗战刚胜利才半年不到,舆论的作用还是不可低估,闹的动静太大了,汤司令和老头子知道了要责问的。”

谢长林喊住了警卫的特务。

“把客厅打扫干净,请记者先生、小姐们进来吧。”


记者让进了院子又进了客厅,谢长林陪着笑脸率着金大牙、胡胖子等迎接着。

他一眼就看到了《新民晚报》的女记者欧阳佳慧,他明白这是有人透露了信息给这个漂亮的女记者了,肯定是她召集了各报社、电台的记者来这里的。

“这个大美女究竟是什么人那,上次为房子的事她单独去会了许军,今天她莫非……?”


不过谢长林不管自己怎么想,眼下还是不敢把事情弄大,他怕届时南京方面要是怪罪下来,自己也够喝一壶的。

“各位报社同仁,你们大概是误会了,我们这不是扣押云水话剧社人员,而是他们中间的确有乱党分子。在下奉上边之命,暂时把演职人员集中在里,就是审查几天罢了。等问题搞清楚了,我们自然还他们一个清白的。”


记者们纷纷发问:“你不是就是云水话剧社的社长吗,怎么成了军统的头目了那?莫非你是一直潜伏在剧社里的?”

“他们里就算是有乱党分子,你们也不能把人全扣押起来,请问为什么这样做?”

“既然是青天白日,你们这样做不是给政府抹黑吗?”“你请剧社的人出来,让我们采访他们!”


谢长林说“诸位,诸位,请安静。他们现在在接受审查,不方便出来见你们的。”

欧阳佳慧挺上前说“谢站长,不是不方便吧,恐怕他们根本是被你们用黑暗的手段关押着,没办法出来吧!”

谢长林毫不恼怒,嬉笑着说:“欧阳小姐,这样说就不好了吧?问题没查清我们不好向上边交代啊,您不会或是同情乱党吧?”


其他记者一听,都愤怒了。

“你们这是在威胁我们记者啊,不是国共在合作吗,怎么才胜利,人家就成乱党了那?”

“你是不是认为谁都是乱党啊,是不是也要把我们也都关押起来。”

“呵呵,诸位稍安勿噪,谢某不敢。我是只是希望大家不要给我们的工作添麻烦。我个人保证,绝不会伤害剧社的人员。几天以后欢迎诸位再来检查,谢某届时一定给诸位一个交代。”


站在谢长林身后的金大牙,盯着漂亮的欧阳佳慧看的心里直痒痒。

欧阳佳慧穿的是女士西装套装,脚上穿的是半高统黑高跟靴,显得十分俊秀。

金大牙在想,当年自己有权的时候怎么没遇见,或者没在意这个美女记者那,要是早遇见,自己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把她给奸了。原来上海第二大美女就是她啊,不过看上去要和于洁比的话,好象还差了一点,有了于洁,这个欧阳也只能称得上的第三大美女罢了。


记者们闹腾了足足半个多小时,还是不肯走。

谢长林无奈只好说:“这样,我请几个剧社的人下楼来和大家见面,这样你们就明白我们的确没有伤害他们了。”

记者们这才同意不上楼去查看了。


被请下楼来的是黄晓河,张晨曦,于洁,还有其他三个昨晚上没遭受拷打的演员。

“怎么样,特务们怎么对待你们的?”

“他们给你们用刑了吗?”

“找到所谓的地下党了吗?”

“你们遭受逼供了吗?”

记者们围着黄晓河等询问个不停。


欧阳佳慧让同行的满财宝大声发问吸引特务们的视线,自己站在于洁的身后,轻轻的捅了一下于洁的腰。

谢长林怕黄晓河的回答泄露了昨天晚上的事,因此拦着众记者。

“一个一个来,不要乱,让他们慢慢的回答你们。”


欧阳佳慧拉着于洁到了傍边。

“于洁小姐,我想采访你一下,没问题吧?”

她们在凳子上坐下。

“没问题啊。”

于洁故意放大了声音。

“谢社长他们就是询问了每个人一下,并没有为难我们。”

“哦,那就好,请问都问了你们什么那?”

“也没问多少,就是有点怀疑我们中的某个人而已,我认为这也是正常的,至少可以通过审查证明我们和新四军的地下组织没关系。”

于洁说着话,装着不经意似的摸了一下自己脚的皮鞋,好象是擦去灰尘一样。她借机掰了一下鞋后跟上的铁鞋掌,鞋掌是活的,只钉了一个鞋钉,微缩胶卷就落在了于洁的手上。


看着金大牙和王黑子都在盯着这边,于洁说:“好了,我觉得没什么好谈,你们记者就是喜欢多事,你们还是走吧。”

于洁站起身拉轻轻推了欧阳佳慧一把,似乎很不喜欢欧阳记者对自己的采访。

这时候,胶卷已经到了欧阳佳慧的手上了。


“好,好。你不愿意采访,那我就换人采访好了。我们来采访还不是为了你们好吗,真是不知道好歹,算了。”

欧阳佳慧故做生气的走到了一边去采访其他演员了。

等谢长林注意到欧阳佳慧的时候,什么也没发现。

“看来就是一场记者找新闻的闹剧,并不是地下党组织的事端。”

谢长林想着,对记者们大声招呼了起来。


“大家安静,剧社的审查很快就会过去,在上海的公演也不会耽搁的,我向大家保证。也请诸位不要受人鼓惑,现在请大家都离开这里,不要影响剧社的排练和正常的工作。”

“那好,我们可以经常来这里吗?”

“剧社的演员有人身自由吗?”

“当然有,我们只是暂时隔离几天而已,审查一完毕,就没事儿了,大家请回吧。”


得到谢长林的保证,记者们也就都离开了金宅。


但这一下谢长林头疼了,他知道记者们没事也想找出事来那,非法拘禁文化团体的人肯定是条大新闻,这事一旦见报,那南京方面肯定要追究自己的责任。

他找来金大牙和胡胖子商量。“马上把剧社的人全部恢复自由,别因小失大。”

“那情报胶卷的事怎么办?”

胡胖子不解的问道。


“没关系,恢复他们的自由,不代表我们不监视了。这样一来反倒好,让这些地下党分子觉得没事了,他们就会寻机把胶卷送出去的,你们给我重点盯好了许军,成山和于洁,对了那有那个孙雁,要派人始终盯梢,我就不信他们沉得住气。”

金大牙道:“特派员,那个黄晓河可以好好的利用利用。”

“那当然了,目前许军他们还是信任黄晓河的。他在内部盯着许军,比我们更有隐蔽性。”


就这样,剧社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被隔成临时牢房的寝室又被工匠们恢复了原样。

几天后,谢长林突然接到了一个他单线联系的潜伏间谍,代号“三哥”的人传出的情报,这下让他觉得是措手不及。

“三哥”的情报告诉他:罪恶花基地结构分布图已经被一个报社的记者转交到了地下党上海市委的手中,不久将派员送至苏北新四军的根据地去。


“他妈的,这个记者一定是欧阳佳慧!”

谢长林召集了金大牙,赵海龙,胡胖子等开会,他恶狠狠的骂道。

“长林兄如何知道这个地下党分子就一定是欧阳佳慧,而不是别人那?”

赵海龙不明白的问。

“那天只有《新民晚报》的欧阳佳慧单独和于洁接触过,还有和她一起来的那个老家伙记者满财宝故意跳来跳去的吸引我们人的视线,现在想想一定是问题的。”

谢长林很缜密的分析道。


“站座分析的对,我们这几天连续跟踪许军,于洁,成山和孙雁,都没有什么可疑的和外界接触的事,一定是记者采访利园弄堂的那天,被这个欧阳美人趁机搞走了胶卷。”

金大牙搞过情报工作,知道谢长林分析的很在理。


兼着军统上海站行动队长的胡胖子马上跳了起来。

“老大,那我马上带人去抓这个姓欧阳的记者去。”

“不行,现在抓欧阳佳慧已经没有证据了,证据已经在上海地下市委的手上,或者武工队的手上了。欧阳记者的父亲是上海的纺织大王欧阳成,我们没平局去抓他的千金小姐,他会闹到汤司令那里,甚至南京去的。这些时候国府正忙着迁回南京那,别让老头子发火。”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让欧阳佳慧逍遥法外吗?”

金大牙总想自己进军统不久,能有表现的机会。


“抓一个已经完成任务的地下党,还不如先放着不动那。不过咱们也不能没有动作,我看可以先把那个叫满财宝的老记者密捕起来审讯,我观察过此人,不象是个死硬分子,可以先撬开他的嘴,弄清地下党的网络。这个胶卷用电台是发不了的,他们一定会派人送到苏北去,只要查清了谁送,什么时候送,咱们半道上就可以采取拦截行动。然后回手消灭上海的地下党组织,这叫一箭双雕!”

“好啊,长林兄,做的很棒,看来我送给你的‘三哥’还没叫你失望啊。”

赵海龙说的洋洋得意,原来“三哥”是他安插在地下党上海市委中的一个“钉子”,谢长林来上海后,他作为“礼物”送给谢长林的。


“当然,这得多谢你海龙老弟的无私奉献了,大家都是忠诚党国的人嘛,呵呵。”

谢长林当然很看重“三哥”的作用了,的确是他安在我党内的一颗重磅的定时炸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