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五-上海“罪恶花行动” 正文 第十二章:把利园弄堂十六号改造成了临时魔窟

王大三 收藏 1 20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谢长林,王黑子一夜也没敢合眼。就等着剧社里的怀疑对象把情报往外送,他们好去抓现行那。 遗憾的是这一夜,剧社的演职人员们个个都睡的很香,丝毫没有谁要悄悄出去的迹象,害的谢长林暗自叫骂。 “妈的,在和老子斗智那。那好,老子先让你们这些臭文化人先吃点苦头再说。” 天一亮,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谢长林,王黑子一夜也没敢合眼。就等着剧社里的怀疑对象把情报往外送,他们好去抓现行那。

遗憾的是这一夜,剧社的演职人员们个个都睡的很香,丝毫没有谁要悄悄出去的迹象,害的谢长林暗自叫骂。

“妈的,在和老子斗智那。那好,老子先让你们这些臭文化人先吃点苦头再说。”


天一亮,谢长林就让王黑子往外给埋伏在外面弄堂里的金大牙和胡胖子发出了信号。


云水话剧社的演职人员开始从各自的寝室出来,洗梳打扮了,准备早饭后开始排演,因为晚上还要在上海歌舞剧院演出话剧《不死鸟的终生遗憾》。

这时候院子的大门突然被人冲开,为首的是手拿手枪的金大牙和胡胖子。

“ 全体人员都给我听着,马上抓紧洗梳,完了到二楼厅廊集中,奉上峰的指令,从今天起对云水话剧社全体人员进行隔离审查,找出混在剧社里的地下党分子,代号‘雄狮’的人。”


金大牙这一宣布,整个十六号大院就跟炸了锅似的。

演员和职员们纷纷表示着抗议。

“凭什么随意扣押无辜的人那!”

“你们拿出证据来,该抓谁抓谁,不能一棒子打死所有的人吧?”

“我们到警察局去抗议,你们这是特务在搞白色恐怖!破坏抗战胜利的气氛。”


胡胖子见剧社的人不畏惧,跳到一张台子上喝道:“谁敢不听金站长的命令,老子马上就毙了他!”

说罢,胡胖子朝天鸣了一枪,剧社里这才安静了下来。

在特务们的监视下,演员们都赶紧梳洗好,被押到二楼的厅廊下集中了起来。


“大家都给我听好了,我也不想为难你们。只是你们当中混进了新四军的地下组织分子,我们必须把他找出来,其他的人都要积极检举揭发,党国定当重赏。凡是敢于包庇和掩护的和新四军分子一样论处!”

金大牙站在剧社人员前面叫嚣着。


青年女演员孙雁气愤的说:“不是国共合作吗,就是有新四军那也是国民党的合作对象啊,怎么要抓那?”

金大牙道:“姓孙的,你这小丫头,别仗着你老子的党国的官员就敢胡说,新四军搞分裂国家的活动,是被委员长限制的对象,上海不是新四军的根据地,他们出现在上海就是要搞破坏活动,所以只要发现就要立即逮捕起来!”

孙雁的父亲孙世平是重庆教育界的权威人物,


成山喊道:“那你们想怎么审查那,要审快点审,我们还要排练那。”

胡胖子骂了起来:“臭文人,还想排练那。我们已经通知了歌舞剧院,从今天开始话剧停演,直到审问结束为止。实话告诉你们,别想的那么简单了,马上施工人员就到这里来,把你们这里改造成临时看守所和审讯室,一切自由将暂时离开你们!”

“啊?那就是说把我们全逮捕了啊?我们抗议!”

“你们随便抓人,有证据吗?”

剧社的演职员们一起喊叫了起来。


“妈的,都不许喊!马上让你们见一个人,你们就明白了!现在有请军统特派员,军统上海站站长谢长林先生讲话并宣布审查纪律。”

金大牙这一喊,把所有剧社的人都喊楞住了。

难道个自己朝夕相处一年多的社长谢长林竟是个头号的大特务?

谢长林马上证实了这点。


他走出了队伍,后面跟着王黑子。

演员们交头接耳起来。

“社长原来是特务啊,难怪他叫金大牙搬出去,他那么听话的那。”

“是啊,真是想不到。还有,连王道具也是特务,真是吓死人了。”

“好恐怖啊。”

谢长林也听到了大家的议论,他挥了挥手,示意安静。

“都拿椅子,凳子坐下吧。”

谢长林的第一句话还是象剧社领导似的。


等大家都在特务的威胁下坐好后。谢长林说道“诸位,实在不好意思,让大家受惊了。”

“今天本人暴露真实身份,实属无奈。我是军统局上海站的新任站长,而我的真名还是叫谢长林。在重庆时我们就发现云水剧社里潜伏着中共地下党,我和黑子奉命就打进了剧社卧底,一直到了上海。我本人对剧社的诸位同仁毫无恶意,只是想找出地下党组织。不想正有眉目的时候,却被地下党使了诡计,在基地演出之时得了手窃取了党国的机密,所以不得已只好亮明身份。”


谢长林接着又讲:“既然现在大家都知道了,那我也就宣布一下,从现在起,所有云水话剧社的演职人员一律限制人身自由,在十六号大院就地实行监禁审查。但对外的演出会照常进行,但得由我们和警察局一起押解到剧场演出,演出完毕再带回到十六号来。这里暂时由我和金处长,哦,不,现在是金副站长负责。我得告诉大家一下,在这里要相互检举揭发,不然将押解到极斯菲尔路76号去,那里是什么地方,会受到什么待遇,我想大家都是心里有数的。”


金大牙为了表现自己的能力,接着谢长林的话喊叫起来起来。

“所有的云水剧社的人都以地下党嫌疑的身份接受我们的审查,取消一切自由。不接受者马上送极斯菲尔路监狱关押上大刑。”

于洁气愤的说:“你们把我们这么多人都当嫌疑犯关押,做的太过分了吧。你有本事把真的嫌疑犯抓起来,拿我们无辜的人来受牵连,是很无理的。”

谢长林冷笑了一声,“谁无辜日后自有公断,但现在只能是这样,本来我可以把你们全送进监狱去的,但为了钓出上海的地下党,所以才采取就地监禁的手段。这样他们会主动找上来的。于洁小姐,对此你该知足了,你不会想带头进监狱吧?你长的这么俊俏还具有别的女人不具备的气质,进了76号你的下场可想而知,你想试试吗?”


于洁还想椐理申辩,张晨曦赶紧拉了她了一把,许军也在她身后推了她一下,于洁才醒悟不能过于出头,就坐下不再说什么了。

谢长林点着了金大牙递上的香烟,吸了一大口。

“老金,从今天你就不用去接收处上班了,上峰的命令已经下来了。你在上海接收期间,贪赃忘法,已经撤了你接受处副处长之职。调遣在我们军统担任副站长协助我的工作,以观后效。现在云水剧社特别案的审讯组长由你担任,黑子当你指挥下的看守组长吧。今天正式进行对剧社地下党分子的审查工作。”


金大牙在上海贪污腐化,大肆敛财,一直害怕南京政府方面并治自己的罪,现在听谢长林这一说,自是喜出望外,连连说:“卑职一定全力效忠党国,效忠特派员。”

谢长林说:“有这个态度就好。你准备怎么进行那?”

“在下想先把剧社的人临时关押在会议室里,马上工匠进场,把各个演职员的卧室改成临时牢房,估计一上午就能完成。然后分配临时牢房,把各个人关进去。下午把会议室改成审讯室,老胡已经把老虎凳等刑具运过来了,晚上就可以连夜突击审问这些文人了。”


“很好,就按你的安排办吧,把人看紧了,别出意外。我去汤司令那里开个会,晚上回来看你的审讯。”

金大牙连声说好,他想趁着谢长林不在,显示一下自己的组织调度的本事,好让谢长林对自己另眼看待。

谢长林临走时说:“临时牢房改造好后,你把各房间安排一下。黑子和陈五负责重点给我看管好于小姐和许先生,还有黄晓河跟太太。伙食和住宿你和老胡看着安排吧,不过从今天起,剧社里所有夫妻都不能住在一起了。”


云水话剧社的男女演员都被特务押进了位于地下室的会议室,说是会议室,其实的一间极大的储物室改造成的,这里只有一个出口通到上面一层,因此剧社的人被临时关在这里是没办法逃跑的。

许军是最后一个下的地下室,下来前他看到一帮子工匠带着工具和钢筋铁皮等材料进了十六号大院。


没一会楼上就传来了“砰砰乓乓”的动静,这是特务们在改造楼上的寝室了。

许军紧张的思考了起来。

“怎么办?情报胶卷还藏在于洁的高跟鞋的鞋跟里没送出去。看来谢长林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杜绝了剧社人员和外界的往来,避免情报被送出去。但是还不知道下面敌人将对自己和同志们采取什么样的行动,万一大家都被逮捕,那就很困难了。”

他小心翼翼的坐到了地板上于洁的旁边。

“于洁,胶卷藏的牢靠吗。”

“你放心,我保证人在鞋在情报在。”

“那就好,问题是我们已经失去了自由,这情报该如何送出去那?”


成山也围了过来,小声说:“许军,我想组织上会很快的知道我们的处境,一定会派人来取胶卷的,我们得利用一切机会把胶卷送出去,让谢长林的阴谋失败。”

“恩,对。谢长林不是还让《不死鸟的终生遗憾》照常演出嘛,这就是我们和外界接触的唯一机会,得好好的利用。”

他们三人小心的议论了起来,楼上改造临时牢房的声音很大,掩护了他们的交谈。

离他们不远的黄晓河、张晨曦夫妇看到他们在进行秘密谈话,自觉的和其他人交谈,引开别人对许军他们的注意。


在金大牙的监工和督促下,午饭时分,楼上的六间寝室已经被改造成了牢房。

金大牙叫工匠们把寝室临走道的墙全部敲掉,换上了钢筋铁栏,这样临时牢房里的一举一动都被外面看的清清楚楚,毫无隐私可言了。

门也换成钢筋做的铁门,外面一上锁,谁也出不去了。


“行了,胖子,你可以去把剧社的文人们带上来了,先吃午饭,完了给他们分配牢房。”

金大牙现在已经是军统上海站的常务副站长了,他自然可以命令另一个副站长胡家民胡胖子了。


过了一小时的时间,众人在忐忑不安中草草吃完了中午饭。

金大牙开始在饭桌前分配每个人的宿舍兼临时牢房。

成山故意质问到:“金处长,你是什么意思,请你立即释放我们全体成员。你做你的国民党的官,我们演我们的话剧,我们这里没地下党分子。”

金大牙呵斥道:“成导演,请你放下你的臭架子,不必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我现在是军统局上海站副站长。你们演话剧我本来没意见,但现在的情况是剧社了混进了地下党,妄图推翻党国。因此所有的人都必须接受审查,以便甄别出你们当中的赤色分子。审查结束,自然还你们一个公道。”


一边的胡家民没等金大牙说完,上来就给了成山一拳,打得成山一个趔趄倒到了地板上。

“臭小子,别放肆,落在了我们面前还想耍威风啊!我看你就象是个地下党成员。”

孙雁上前挡住了胡胖子,“你想干什么,我要求马上给我父亲打电话控告你们!”

胡胖子一看是个大美女在和自己说话,眼睛不由的色光四放。

“你就是孙雁小姐吧?那可不行。现在你们都是嫌疑犯,被隔离审查期间没有行动自由。我知道你老爹的身份,届时我们会和他谈的。不过那,别以为在这儿你还有千金小姐的身份,胡来的话我照样动你的刑。”


孙雁还想争辩,被张晨曦走过来,拉过了她。


房间分配开始了,剧社所有男的都被安排在了一楼的三间房子里,被宣布嫌疑最大的许军,黄晓河,成山在一间房子里,门口安排了两名特务值守。女性全被带到二楼上那另外的三间临时牢房里安顿。


地下室里开始新的一轮改造,恐怖刺耳的“砰砰乓乓”声再次响起。


整整一天,云水话剧社都没人和市委以及武工队联系,引起了郭书记的高度警觉。

他找来了欧阳佳慧和武工队长九月商议。

“我觉得他们可能被谢长林禁闭起来了。”

郭长涛书记说道。

“那怎么办,我带人冲进利园弄堂十六人把他们救出来吧?”

“那可不行。”

欧阳佳慧说:“谢长林正等着你去钻他的圈套那,你想他假如真的抓了许军、于洁,还能不严密监守?外面一定埋伏着大量的特务,你去正好送进虎口去了。”


郭书记道:“佳慧同志说的对,绝对不能贸然行事。现在还没证实许军他们被关押,在看一看,九月队长可以派些人去利园附近打探,看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九月说:“好,我执行。”

欧阳佳慧又说:“能不能证实里面出了事很简单,今天晚上剧社在上海歌舞剧院演出,我带满财宝同志去看演出,届时我们会相机行事,争取和许军同志接上头。”

“恩,很好,就这么办,但你们都要注意安全,这个谢长林不好对付,我通知吴八同志从内部策应你们。”

郭书记肯定了欧阳佳慧的计划。


当天晚上,晚饭过后,谢长林安排了一辆吉尔大客车来接剧社的人去剧场正常演出。

这时候,上海大商人欧阳成的家里,来个了神秘的客人。她就是金大牙家的用人刘妈,她是地下党上海的联络员。她是来找欧阳佳慧的。

欧阳佳慧赶紧把刘妈请进了自己的闺房里。

“佳慧同志,不好了。云水话剧社社长谢长林居然是国民党军统特务,还是上海站的站长,毛人凤的特派员。他们把许军同志和剧社全体演职人员,全部软禁关押在了金宅里。对外保密,还让演出正常进行。今天晚上演出结束后就要开始审讯他们了。”


欧阳佳慧说:“刘嫂,这些情况我们也知道了,这样也有利有弊。有利的是姓谢的过早的暴露了身份,弊端是许军同志他们手里的情报还没来得及送给组织上,我得马上就去上海歌舞剧院争取和他们接上头。”

刘妈急切的说:“哎呀,那太危险了,你一个姑娘家经验上不如我,我看由我去剧院设法接头吧。”

“不行,你不能暴露,你是金大牙家的保姆,他现在是上海军统的副站长,你可以从他那里获取更多的有益情报。还是我和满财宝同志去剧院。”


“那好吧,我服从组织的决定。”

刘妈接着说:“佳慧姑娘,我听金大牙早上出去的时候对三姨太说,这次他有机会霸占于洁姑娘了,就是霸占不成于洁,至少也要把张晨曦霸占到手。我很为这些姑娘担心啊!”

“ 哦,还有这样的事?”

欧阳佳慧十分气愤。


刘妈一走,欧阳佳慧赶紧抓起电话,打给了伪装身份是三合商行老板的郭书记

“这就很麻烦了。”

郭书记在电话中说:“我估计孙雁的父亲国民党的教育官员,他们轻易不敢动她的,许军的爱人于洁就成大问题了,她是党为了工作方便,特意叫许军追求她成婚的。他们之间始终没有和发生男女关系的,也就是说于洁还是处女。万一金大牙、谢长林等觊觎于洁美色已久的谢长林去强奸她,马上会发现她还是处女,那么马上就证实她和许军是假结婚了。许军的地下党身份就会被充分证明,那么下面的工作就困难了。”


欧阳佳慧说:“郭书记,我还是带着满财宝去剧院设法接头。假如没接上,我明天把云水剧社被特务扣押的事捅给各个媒体,我再带着众记者去闯利园弄堂,无论如何也得接出情报,另外保护我们的女同志不遭敌人的祸害。”

“好,你先去,我向华东局领导汇报一下,看看上级的意见。”


在歌舞剧院里,欧阳佳慧特地买的第一排的票。

果然,在话剧演出时,于洁用临时改台词的暗语通知欧阳佳慧自己人已经遭到了拘禁。

欧阳佳慧心里一沉,知道刘妈的情报和郭书记的判断都是正确的了。

她看看坐在旁边的满财宝,想让他起身转到后台附近设法接近于洁或者是许军和成山。

但是她惊讶的发现满财宝根本没盯着舞台的表演,而是低头斜视的看着自己的双腿。


“老满,你在干吗那,看我腿干吗?”

“呵呵,欧阳姑娘,别误会,我是觉得你脚上穿的高跟靴子很时髦,没别的意思。”

原来,欧阳佳慧今天修长的腿上穿了一双黑色的半高腰皮靴,把她的双腿包裹的很性感动人。欧阳佳慧虽然生气,但她也知道现在男人迷恋女人的美腿很风行,也就没觉得满财宝这么看自己的腿有什么意外了。

“老满,你争取去后台附近和许军他们接近,要是发现有特务在监视,就取消接头,返回来咱们再另做打算。”

“行,我这就去。”

盯着欧阳佳慧那双美脚看的不停,下身已经发硬了的满财宝这才想起了自己的任务,他起身借故上厕所离开了座位。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