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五-上海“罪恶花行动” 正文 第十一章:吴国栋不得不告诉谢长林图纸被动过了

王大三 收藏 2 1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此刻的谢长林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暗自说不好,这帮好色的家伙一定都跑到礼堂看演出去了,得赶紧把他们找回来监守并清查一下各自岗位上的情况。 想到这里,谢长林也往礼堂赶了过去。 在礼堂里。欢呼哄叫声此起彼伏,台上的演出也是达到了高潮。 王黑子盯着于洁白净修长的腿脚,张晨曦丰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此刻的谢长林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暗自说不好,这帮好色的家伙一定都跑到礼堂看演出去了,得赶紧把他们找回来监守并清查一下各自岗位上的情况。

想到这里,谢长林也往礼堂赶了过去。


在礼堂里。欢呼哄叫声此起彼伏,台上的演出也是达到了高潮。

王黑子盯着于洁白净修长的腿脚,张晨曦丰满的胸脯和孙雁苗条的身材,是目不转睛。

台下基本都是男性的员工和研究人员,多少日子也难见到这样的娱乐表演了,谁也不肯放过这样大饱眼福的机会,不少人连体面和风度也不顾了,干脆趴在舞台前的边缘上,都想能趁机窥视到于洁等美女跳舞抬腿时,偶尔*露出大腿根上时隐时现的性感内裤。

当然在舞蹈节目里这样的*不可避免,所以台下的男人们看的是兴高采烈,没人会顾及其他的身边事了。


谢长林一眼就看到了拥在舞台最前边的吴国栋所长和高井一岚两人。

“娘的,真他妈的好色,正事全放脑后了。”

谢长林对着礼堂下面扫视了起来,并没有发现赵海龙的身影。

“这小子跑哪儿去了,真混蛋。”

谢长林心里骂道。

谢长林不敢大意,连忙往后台走去,他要细查一下看看剧社里的人是不是都还在。


到了后台,他先去找王黑子,到处没有,他就走到台侧的演员上台处。

他看到王黑子正用一只胳膊肘撑着下巴,聚精会神的盯着舞台上正表演的于洁她们流口水那,另一只更是恶心,正伸在裤裆里掏摸着进行着手淫。

谢长林顺着王黑子的视线看过去,发现他盯着的正是全剧社最有气质的美人于洁。


“怎么样?该弄出来了吧?”

谢长林气愤而阴冷的站在王黑子背后低声说道。

“啊!”

王黑子被这么冷不丁的嘲讽般的一声吓的跳了起来。

“谁?!”

他伸手就想从腰里拔枪,一见是自己的上司,马上蔫了般的红了脸。

“老大,您,您都回来了啊?”

“我她妈的再不回来,人家把基地搬了家也没人管了。我问你,社里的人有离开这里的吗?”

“报告老大,绝对没有,我盯的死死的,就是飞走一只苍蝇,我都看得见。”


“放你的狗屁!老子站在你背后看的清清楚楚,你是把于洁盯的死死的还差不多,其他人跑完了你都不会有知觉。还不赶快去检查一下剧社的人数!”

“是,是!我马上就检查。”

王黑子自己丢人的事被谢长林看到了,也知道谢长林不是好糊弄的,赶紧去了后台化妆室等处查点人员。


看看各处人都不少,但就是没看见许军和成山。

王黑子正想着是不是要赶紧向谢长林汇报,但他又不敢汇报,他知道万一这俩人出了岔子,自己得负监管不到的责任。

他推开后台通往外面的门,想出去看看,门却被许军和成山推开进来了。

“我说二位小爷啊,你们这是上哪儿去了?”

“哦,王道具师,里边空气太差了,闷的难受,我们在门外抽了根烟,还见着好些漂亮的花,我给我太太顺便采了一把。”

许军晃了晃手里的一束花道。


“呵呵,许编剧,你这是刺激我啊,你有于洁那么一个超级美丽的年轻太太,多浪漫啊。”

王黑子打心眼里嫉妒许军。

成山打了一个圆场说:“你王道具的太太据说也是光鲜照人啊。”

这样,话题就被自然的岔了开去。


“那里,那里,不过一黄脸婆而已,那能和于小姐比啊。对了,社长在查人数那,你们可别说出去过啊。”

王黑子虽然觉得可疑,但更怕出了问题谢长林饶不了自己,就干脆想把事化解掉。

“我们就在门边上吸了两只烟,这本来也不能叫出去啊。”

许军笑着说。

成山也说:“这里警卫森严,怎么可能出完全问题那,我看社长是担心过度了点吧。”

“呵呵,是啊,是啊,不过社长也是为大家好啊,这里毕竟是国家重大机密的基地,在这里乱跑,军警有权立刻逮捕的。”


由于王黑子不敢说有人外出过的事,谢长林是一无所获。

这时候,演出也结束了。

谢长林还是决定在剧社离开“罪恶花基地”前,在视察一下各处的情况。

趁着基地请全体演职人员,在餐厅吃饭的时候,谢长林在特别保卫处找到了赵海龙处长。

原来,是在演出开始时,上海《申报》的当家花旦,女记者顾燕来找赵海龙,要求看一下研究所目前的研究成果。


自己老上司的干女儿架到,又是上海滩的头号大美人,赵海龙当然得热情接待,加上顾燕在政治倾向上很反共,绝对是可靠的人,赵海龙就带着顾燕去仓库看生化武器的部分成品去了,那可是绝对的机密,除了所长、高井和赵海龙自己,能到这里的也只有谢长林了。因此说外人能进来的也就顾燕一人了。

谢长林是第一次见到顾燕这么漂亮的美女,让他足足的惊呆了有两三分钟。

“我的上帝啊,这个女人是怎么长的啊,整个一七仙女下凡了。”

谢长林心里说道:“还以为于洁那骚娘们可称为上海第一美人那,真没想到这山外还有山。瞧这个叫顾燕的年轻女记者,身材那个窈窕就不必称道了,皮肤细腻的让人不忍离眼,全身凡是露出来的肌肤,连芝麻大的瑕疵斑点都没有。并且身材匀称的无可挑剔,该凸的地方凸的正正好,该凹的地方凹的将将齐,可谓是多半分嫌多,少半分嫌少。”

“人间尤物,人间尤物啊!”

谢长林几乎都要赞叹出声了。


赵海龙介绍过后,谢长林赶紧上前握了握顾燕的手。

碰到身长一米七三的顾燕修长的手指和白皙的手掌,谢长林激动不已,这女人的手细滑的和于洁的一模一样。再端详了一下顾燕,看她的气质也一点不比于洁差,脸蛋和胸部却比于洁更加秀丽。

“兴会,兴会!早就久仰顾记者的大名,今日的见真是谢某三生有幸。”

顾燕在燕京大学时就不仅是校花,还是高才生,属于要才有才,要貌有貌的那种姑娘。不过她过于傲气,所以这么漂亮也没几个男生敢追求她的,一个个的都认为和顾燕般配远远不及。


今天的顾燕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套裙,长长的双腿在肉色透明丝袜的包裹下光彩迷人,脚上是一双白色的高跟皮鞋,既显得很职业,也靓丽万分。

不过眼下的谢长林还没有想把顾燕这样的“上等货色”搞到手的念头。

他是想今天试探出剧社里潜伏的地下党分子,他非常自信,自己的剧社里一定有地下党的人,并且今天这样的机会他们是不会不利用的。但目前一无所获的尴尬正充斥着他思维,他得好好和几个基地的头目对对情况,因此对顾燕他并没有非分之想,在他的心里,这辈子能把年轻漂亮的于洁给强上了就不枉白活了一场。


他让赵海龙赶紧去把在餐厅里和漂亮女演员套着近乎的吴国栋和高井赶紧喊过来核对情况。

女记者顾燕十分聪敏,她知道自己不适合再呆在这里,于是起身告辞。


赵海龙把顾燕送走后,赶紧派人去餐厅喊来了吴国栋和高井一岚。

“什么话现在都讲,各人都快回自己的办公室检查一下资料保管的情况,任何异常现象都不准隐瞒,否则我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谢长发出了命令。


三分钟后,吴国栋哭丧着脸回到赵海龙的办公室这里来了。

谢长林没等吴国栋开口,就敏锐的感到出事了。

“我觉得我的办公室被人进去过了。”

“哦?少了什么吗?”

“东西倒是都不少,门也锁的好好的,就是无缘无故的放在桌子上的一只茶杯被打碎在地上了。”

吴国栋知道不如实汇报,出了事那就小不了,不但自己要掉脑袋,恐怕连自己家人都得受牵连。所以他把和高井出去前的场景一五一十的说给了谢长林听。


“恩,很好。你能不怕被我斥责把事情说实在了,我不会惩戒你的。这说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我的剧社真有共党的谍报人员存在,只是奇怪的是演出期间剧社的所有人都没离开啊。”

谢长林说着把眼光盯到了王黑子身上。

王黑子不由的打了个冷颤,他当然不敢说出曾经看到许军和成山出过后台的门,那将把他自己牵连进去。

王黑子赶紧说道:“是啊,还真没人溜出去过那。”


谢长对吴国栋道:“老吴,走,上你办公室看看去。”

吴国栋的办公室还保留着原样,屋里看不出任何翻动的痕迹,地上有一只打碎的茶杯,也没人收拾过。茶水已经被水泥地吸收干了,地上只留着茶杯的碎片和茶叶的残痕。

“老吴,你检查了保险柜吗?”

谢长林问。

“检查了,没有被开过的迹象。不过,谢特派员,我的重要机密并没锁进保险柜里。”

“哦?你的重要机密?”

谢长林知道吴国栋保管的机密就是罪恶花的结构分布图了,设计实验的资料是由高井保管的。


“是的,特派员。我的基地地形结构以及科室分布图我的放在保险柜顶上的杂七杂八的旧文件堆里的,这是为了迷惑妄图来盗取图纸的人的视线的。”

“老吴,我说你真够混的!你这叫自以为聪明,懂吗?看上去一般人是想不到机密图纸会放在明面上。但是共党的谍报人员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好糊弄的,他们的机智远远大于军统和中统的情报人员。赶快检查一下,图纸被动过没有?”

谢长林预感情况不容乐观。


“我查过了。”

吴国栋说:“图纸可能被翻过,因为我摆放时把图纸和其他压上的旧文件之间的位置的纸边露出的长短做了记号,我检查时发现记号已经错位了。”

赵海龙一听是火冒三丈,上去就给了吴国栋一个大嘴巴子,打的吴国栋差点没往后摔倒。

“你他妈就会自作聪明,你就等着上军事法庭吧!”

谢长林拦住了赵海龙。

“海龙,算了。共党太狡猾了,当务之急不是追究谁的责任,而是要赶紧在图纸被转出到上海地下党手上之前截住。”

谢长林的经验告诉他,图纸肯定被拍照过了,而想改变基地的结构分布根本是不可能的,他要做的就是在剧社里的情报人员把图纸转给上海市委之前截住图纸。


赵海龙和王黑子都说:“那马上就把剧社所有的演员、职员都扣押起来,押送到极斯菲尔路76号军统站去,那里牢房和审讯设备都是现成的,连夜审讯和搜查这些可疑分子。”

“不行,不能那么大张旗鼓的做这事。”

谢长林否定了他们的计划。

“要是那么一来,在外面接应的他们的人就会发现出了问题。会采取另外的手段从他们手上把图纸的胶卷取走,或者另外想办法再进入到基地里来窃取图纸。还有,关键的是我们不知道具体是谁做的偷拍。”

“那老大你的意思是?”

王黑子心里知道许军和成山有绝对的嫌疑,但他又不敢说出来,所以想听谢长林有什么好办法。


“这样,今天都给我装没事,回到利园弄堂保持原来的状态。不过,黑子我警告你,一定给我盯住了,今天晚上偷拍图纸的人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把图纸资料送出去,这是抓现行的好机会。我会指令上海站的特工全力看好利园弄堂十六号的外围,只要是出去的人立即逮捕搜查!”

“可是他们要是今天晚上不送出去,明天或者过两天送那?”

赵海龙毕竟是老特工出身,他有他的想法和顾虑。


“海龙老弟,这你大可放心。共党花这么大的气力打进基地,弄到图纸后肯定会立刻转移。要是今天晚上不送出去,就说明他们有所察觉了,一定会在明天设法早上送走,但他们没样的机会了!”

“哦,老大意思是明天早上就把他们全抓起来,对吧?”

王黑子跟谢长林时间久了,好歹也知道一些谢长林的想法。


“呵呵,算你个蠢货这次没全说错。”

谢长林道:“不过那,不是抓起来,而是禁闭起来。我马上通知金大牙连夜找工匠,明天就到利园弄堂紧急施工,把十六号改造成秘密的拘留营,就地对剧社成员进行刑讯审问,只要图纸还没送出去,那就跑不了还在十六号里。绝对不至于泄密。”


“高啊,高明。”

赵海龙伸出了大拇指。“这样地下党就不知道剧社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一定回接近利园弄堂来摸情况,届时还能诱鱼上钩。”

“对,就是这样。”

谢长林得意的笑了笑。

“那我是不是需要去利园弄堂协助特派员您那?”

“那不需要了!你老弟只要把基地这里的警卫看严实了就成。我那里搞审讯人才多那,我和黑子都不外行,金大牙也更是个老手,还有胡胖子他们。”

谢长林已经对上海的自己的爪牙个人的性格有了很大的了解。


来的时候的卡车把剧社的人又全部接回了利园弄堂十六号,一切都显得很自然,没有任何的可疑迹象。

但是这恰恰引起了许军的怀疑,许军思考了一下,把自己的顾虑告诉了成山和于洁。

“其实我在偷拍图纸的时候,还是有过失的,不注意我的胳膊打翻了一只茶杯,可能是吴国栋的。但是他们竟然不追查,这种情形就有问题了。”

成山说:“组长,你说的有道理,还有王黑子也见着我们从后台门进后台的,但是也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这也不符合常理。”

“王黑子是不敢说,说了怕谢长林会追究他的监管责任。但是吴国栋就不一样了,失窃机密他是要掉脑袋的,他应该不会向谢长林隐瞒。”


于洁说:“难道谢长林想放长线钓大鱼?故意不提这件事。”

“恩,十有八九是这样。”

许军点了点头。

“那我连夜把胶卷送出去给九月队长,他们的联络员的接头地点就离我们十六号隔两条马路。”

成山说道。

“不行,这样正好中了谢长林的诡计。这会他一定派人把十六号盯的死死的,一动就会被抓,那我们的工夫就全白费了。”

“那怎么办?”

于洁焦急的说。

“等明天早上再说,看看谢长林有什么动静。胶卷现在不能再放在我身上了,非常危险,万一他们搜身会被搜到的。现在得赶快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才行,一有机会就送出去。”


三人巡视了一下,觉得各处都不妥当。因为他们知道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敌人逮捕并转移关押,那么胶卷就难再回来找,还是放在身上好。

最后还是许军想出了主意。

“就这样,藏在于洁的高跟皮鞋的鞋跟里安全些,鞋是天天穿的,反倒不会想到秘密就藏在其中。”

“藏到那双鞋里那?”

成山问道。

于洁说:“我有了,藏在我这双细带高跟的鞋跟里,比藏在无带的里安全,无带的很容易被脱掉,而有带的一般不解鞋扣攀不会轻易从脚上脱落的。”

她指着自己的脚说道。


“好主意。”

许军说:“于洁,你脱下来,我们得加工一下,才能把微缩胶卷放进去。”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