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蒙古秘史记载,成吉思汗直系祖先多本-磨根(Dobun Mergen)曾在森林里要了别人一块肉,回家途中,见到一个另外部落的人快要饿死,提出把他的亲生儿子卖给多本-磨根,来换这块肉。多本-磨根於是给了他肉,把少年领回家做奴隶。可见当时游牧民族常常饥寒交迫,为了一口饭把儿子卖掉。(多本-磨根死后,此奴隶和他的妻子有生了三个孩子,其中之一就是铁木真直系祖先)。

这是不是偶然现象?那接着我们看看,多本-磨根的妻子共有五个孩子。她们妈妈死时,最小的孩子伯东查(Bodoncha,是成吉思汗的直系祖先)年幼,其它四个哥哥立刻分了她妈妈的牲畜和食物。不留给年幼的伯东查任何东西。柏东查饥寒交迫,被一群善良的牧民救起,给他食物,过几年后,伯东查遇见了他的哥哥,教唆他们把这群牧民抓过来作为奴隶,从此生活状况好转。草原也许不乏善良的牧民,但是那些奴隶主都是些没有道德约束、无恶不做的强盗。蒙古贵族后代非常欣赏这些恩将仇报的行为。这些“光荣”事迹是用来给蒙古贵族作教材,教他们后代如何反客为主用,才传颂给后代的。

据元史-本纪一,成吉思汗直系远祖母莫拿伦有七个儿子,有一天,有一群小孩在她的领地上挖草根充饥。莫拿伦害怕自己的草场被破坏,就命令用车撞死撞伤这些小孩,结果与小孩所属部落发生战斗,寡不敌众,莫拿伦和在家的六个儿子以及部落几乎全部被杀。只有一些残弱妇女和小婴儿海都幸存。(海都后来成为蒙古部落第一个汗。)。

游牧民族这种为争夺食物斗争的行为代代相传,到了成吉思汗这代也不例外。成吉思汗三世祖先拿不勒已经是汗了。地位非常高。部众很多,可亲属照样食物不充足。成吉思汗父亲死后,他们部落因此不再给她妈妈肉吃,她妈妈为此和俺巴孩的两个老婆吵架,结果他们权力部落抛弃成吉思汗的妈妈和她6个年幼的孩子,有一个老人劝说他们不要这样,因此被人用长矛戳死。可见野蛮残忍的风俗。

成吉思汗一家老弱被抛弃后,更是饥寒交迫。他自己为了抢一条鱼,把自己的亲兄弟杀死。成吉思汗一家是草原上的贵族,地位非常高,贵族都是如此,更何况普通百姓。因此说游牧民族“常常没有温饱,经常发生为了争夺食物,父子、兄弟自相残杀。老老幼病残遭到遗弃”并不为过。

说起野蛮残忍,例子更是举不胜举。成吉思汗的母亲和一个部落男子成亲,路过成吉思汗的父亲也速该的地方,也速该见他母亲长得漂亮,立刻找他的两个兄弟去杀那个男子。男子见势不妙,丢下他妈妈乘马逃去,也速该三兄弟追了7坐山岗,追不上才罢休,回来把哭哭啼啼的妇女抓到帐篷里强奸。后来生了成吉思汗。这种行为,在任何一个社会,都是杀人强奸的罪犯,被社会主流鄙视。但在游牧民族社会,非常普遍,还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抢婚。后来成吉思汗自己的老婆也被抢婚。成吉思汗找扎不合帮助把她老婆抢了回来。相互凶杀不止,活象一个犯罪团伙。

号称有血性的狼蒙古人建立的“强大”元朝只有80多年,而被抨击“积弱”的宋朝却有300多年。这就是文明与野蛮的区别。

西方使者描绘蒙古人

喝得大醉被他们认为是一件光荣的事情,即使有人喝酒太多呕吐生病,也不停止喝酒。他们非常贪婪吝啬。习惯于向别人要东西,自己却一毛不拔。他们把屠杀其他民族不当作一回事。总之,要写完他们所有的坏性格,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的坏性格很多.写不胜写。

凡是能吃的东西他们都吃,他们吃狗、狼、狐狸和马,而且,需要的时候,他们也吃人肉。例如,当他们攻打中国的一个城市(中国皇帝就驻扎在这里),他们围城太久,把他们自己的粮食完全吃光了,一点吃的也没有,他们就在每十个人中抽出一个人来当食物吃。他们吃母马在生小马时排泄出来的脏东西。不仅这样,我甚至看见他们吃虱子。他们说:“这东西吃我儿子的肉,喝他的血,难道我就不能吃它了?”我还见过他们吃小老鼠。

他们不用桌布或餐巾。他们既没有面包,也没有蔬菜水果等等,除了肉什么也没有。不过,他们吃肉也很少,其他民族简直难以依靠它生存下去。

他们双手沾满了肉的有油腻。当他们吃东西时,他们就在裹腿或草之类的东西上擦擦手。按照他们的风俗,其中地位较高的人有小块布片,吃完了就用它擦手。在吃肉时,他们当中的一个人把内切成小块,另一个人用刀尖取肉,送给每一个人,有人给的多,有人给的少,数量的多少,取决于地位的贵贱。

他们从来不洗盘子,即使偶尔用肉汤来冲洗盘子,洗完后他们又把由汤和肉倒回锅里去。坛坛罐罐、匙子之类的餐具,如果想洗干净,也用同样方法冲洗。他们认为,不管用什么方式浪费任何食物或饮料,都是极大的犯罪;因此,在骨髓被完全吸尽以前,他们不允许把骨头丢给狗吃。他们自己从不洗衣服,也不许别人洗衣服,特别是在打雷变天的时候更不允许。

只要他们有马奶,就喝得很多。他们也喝山奶、牛奶、甚至骆驼奶。他们自己没有葡萄酒、麦酒或蜂蜜酒,除非别的民族运给或赠给他们。还要,在冬季,一般不富有的人是喝不到马奶的。他们把小米放在水里煮,做得很稀,只能喝汤。他们每人在早晨喝一、二碗,白天他们就不再吃东西了。不过,在晚上,他们每人都吃一点肉,并喝点肉汤.但是,在夏天,因为他们有很多的马奶,他们就很少吃肉,除非偶尔有人送给他们肉,或者他们在打猎时捕获某些野兽或鸟。

蒙古人和世界瘟疫

表现黑死病的宗教画

1345年,在黑海之滨富饶的克里米亚半岛,有谣传说,一股正在东方肆虐的瘟疫正在到处蔓延。但是,当时更让人胆战心惊的不是传说中的瘟疫,而是所向披靡的蒙古大军。蒙古人已经打到欧洲边缘。克里米亚半岛上的卡法城就是意大利商人建立起来的设防城市,而蒙古人已经兵临城下。

这场战争的起因不过是一群意大利商人与当地的穆斯林居民在街头发生了争执。这场小范围的冲突骤然升级,穆斯林于是向挥戈西进的蒙古人寻求救兵。正欲征服整个克里米亚半岛的蒙古王子,借此机会毫不犹豫地发兵,将这群意大利商人和东罗马帝国的守军团团围困在卡法城墙之内。

卡法坚固的城防和守军的顽强抵抗,使驰骋纵横的蒙古大军也一时难以攻克,围困整整持续了一年。这时传说中的恐怖瘟疫开始在蒙古军队里爆发。士兵们纷纷倒下,蒙古军阵营里再也听不到那种剽悍狂野的喊杀声。面对部下空前的疲软状态,蒙古王子被迫决定终止围困。

卡法城的守军并不知道蒙古军营中发生了什么,他们只是很奇怪,为什么一向攻势凌厉的蒙古人会忽然变得沉静了,有好些天都不见进攻了呢?难道说蒙古人久攻不下已经放弃了?还是说他们在积蓄新的能量,准备发起更强势的进攻?在纷纷的猜测中,已经筋疲力尽的卡法守军度过了一段难得的平静日子。

然而,就在几天后的一个早晨,卡法守军吃惊地发现,蒙古人又在城下摆开了攻城的阵势。而且这一次,他们似乎改变了战术,不再使用云梯,也不再无谓地让成千上万的士兵蚁附城墙强攻,而是在城墙外架起了一排排三人多高的巨大的木质抛石机。他们要向城里发射炮弹!卡法守军战战兢兢地等待着,不知道即将降临到头顶的会是怎样的命运。

随着蒙古王子一声令下,无数致命的新式投射弹向卡法城飞来。刹那间,卡法守军一个个全都惊呆了。上帝啊,那些炮弹……全都是人!

卡法守军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具具被瘟疫感染、正在腐烂的士兵尸体就已被猛然抛入空中,飞进卡法城内。卡法城就这样堆满了死尸。

不久,这些对卡法守军来说不知如何处理的腐尸就开始污染空气,毒化水源。人们终于明白了蒙古军的用意,因为卡法城里也开始爆发那种令人恐怖的瘟疫——黑死病。患这种病的患者开始时出现寒战、头痛等症状,继而发热、谵妄、昏迷,皮肤广泛出血,身长恶疮,呼吸衰竭;快则两三天,多则四五天,就纷纷死亡,死后皮肤常呈黑紫色,这种可怕的疾病因而得名“黑死病”。当时的人们并不知道这就是鼠疫,一种由鼠疫杆菌引起烈性传染病。不到几天,城墙内的卡法人便纷纷丧命,城里街道边上到处是身上长满恶疮、黑斑的死尸,卡法成了一座人间地狱,侥幸活下来的人一个个蒙着黑纱,惶惶然地逃向城外。

卡法城中的意大利商人就这样踏上了逃亡之路。他们上了帆船,准备返回意大利老家。然而,这些人哪里知道,与他们随行的还有传播黑死病的罪魁祸首——老鼠和跳蚤。被跳蚤传染的老鼠爬上泊船缆绳,藏进货舱,随着帆船驶向地中海。

意大利商人的船队还在海上的时候,卡法城被黑死病笼罩的消息已经传遍四方,欧洲一下子变得人心惶惶。船队长途跋涉回到意大利,但没有人同意他们靠岸,因为船行驶在海面上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感染了致命的病菌,水手们正纷纷死去。

1347年10月,这批商人最终抵达了西西里的墨西拿港。惊恐不安的港口负责人对船只进行了隔离,可惜为时已晚。就在第一根泊船缆绳连接到岸上时,老鼠已经率先登陆,简短的停靠已足以使黑死病登陆欧洲。

从卡法城里逃出来的,当然不只意大利商人这一批船,他们停靠的港口也不止一个两个。因此,逃亡者很快把黑死病带到了整个欧洲,不仅欧洲大陆,连英伦三岛和北非国家也都无一幸免。欧洲历史上开始了最骇人听闻的恐怖的灾难。1348年的欧洲人口过剩,灾难不断。战争、农业歉收、饥荒和其他流行病的爆发已使孱弱的欧洲举步维艰,新的瘟疫恰逢此时登门造访。在短短的两年内,黑死病就把欧洲近三分之一的人口送入地狱,2000多万人消失。

众所周知,欧洲黑暗的中世纪是与教会的统治联系在一起的,而黑死病带来的大毁灭成了历史的转折点。这次大毁灭使欧洲人口骤降,变得满目疮痍、面目全非。许多幸存下来的人因此对旧制度质疑,对传统的价值观产生动摇。因此有人说,正是黑死病的流行,客观上摧毁了旧有社会体系,使欧洲迎来了文艺复兴的黎明。也许这是事实,不过,即便这场恐怖灾难过了一百多年之后,劫后余生者背负着深重的苦难,还仍然难以走出灾难的阴霾,其代价之惨痛令人不胜唏嘘。甚至即使在今天,你依然能从幼儿园孩子们所唱的歌谣中感受到那股迷漫的恐怖气息:“一圈圈玫瑰花开,花束装满口袋。阿嚏,阿嚏,我们全都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