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烨聊斋》 活死人 “我”是活死人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61.html[/size][/URL] “我”是活死人 你们有过把粪便浑身泼遍的时候吗?我有! 你们有过朝自己身上泼粪便的时候还要说再来一点儿的时候吗?我有! 你们有过朝自己身上泼完粪便还要向泼你的人道谢的时候吗?我有! 你们有过浑身都是粪便还要游走于街上的时候吗?我有! 。。。。。。 舒梁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61.html



“我”是活死人


你们有过把粪便浑身泼遍的时候吗?我有!

你们有过朝自己身上泼粪便的时候还要说再来一点儿的时候吗?我有!

你们有过朝自己身上泼完粪便还要向泼你的人道谢的时候吗?我有!

你们有过浑身都是粪便还要游走于街上的时候吗?我有!

。。。。。。


舒梁越想越闹心!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啊!朝自己身上泼粪便的铲子还在一下一下的挥舞着,根本就没有想停下来的意思。舒梁虽然浑身已经裹好了塑料布,而且很厚实,但是他仍然觉得这刺鼻味道的粪便会有极其强大的穿透力,而且已经穿过了塑料布,弥漫在了自己的身体上,甚至连衣服也已经透过了。

浑身都是粪便了,周围的人都远远的躲着舒梁,皱着眉头,甚至闭上了眼睛。舒梁的怀里揣着一个被叠了N多层的超大口袋,他要走出这座被里三层外三层包裹起来的三层小洋楼,他要去五百米外的一家超市去拿食品和饮用水回来。

这是一座三层的小洋楼,小洋楼外面是一圈三米高的围墙,院子不大,但是足够找出一些空地来种一些瓜果蔬菜,院子只有一个门,是钢板材质的铁门,非常结实,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就更显出来结实的重要性了。

自从这个城市于一个月之前出现了活死人之后,这种通过血液传播的病毒迅速的将这里彻底摧毁了,无数无辜的人们称为了丧尸,也就是活死人,变成了随后而来的部队的射杀靶子,舒梁和其他幸存者不约而同的跑到了这个独门小院里来了,院子的主人收留了他们,一共有十二个人,除了院子的主人是个老太太以外,其余的是一个人都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其实也只有小伙子的腿脚能有逃脱活死人追击的机会。他们在这个小院子里生活了一个月了,起初的几天,他们是无比的恐慌,在院子里可以听到外面的嘶吼声,和人们的惨叫声,活死人撕扯尸体时骨头被折断的声音,到了楼上,透过窗户则可以真真切切的看到不远处发生的一幕幕人吃人的恐怖画面。随后,外面的世界里活着的人几乎没有了,看到不远处的地方整日游荡着“无所事事”的活死人,甚至它们之中还出现了身穿制服的军人,这说明,这里已经彻底失去了控制,等待他们和它们的只有毁灭。

起初,大家在院子里和小洋楼里都比较紧张,但是后来发现了,活死人们几乎没有什么智商,而只有嗅觉和听觉,它们如果闻不到或听不到人的气味儿和声音,它们是不会爬墙的,也不会对向不粘锅的颜色似的铁门感兴趣的。于是,大家在小楼里渐渐的放松了一些,而且,为了解决饮食问题,老太太拿出了一些瓜果蔬菜的种子,在院子里种上了,虽然不可能马上收获,但是看到绿色的植物,人们多少会自在一些。

院子里面临的难题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越来越尖锐了,那就是水和粮食的问题。城市瘫痪了一个月了,自来水早就停了,小楼里有大的桶装水,也只埃过了两天,十二个人呢,于是大家决定轮流出去,去五百米以外的小超市里去拿水和食物。可是,外面全是活死人,出去了等于是送死,要说只有人类是最聪明的,他们觉得活死人凭着嗅觉来发现哪里有可攻击的人,如果不让他们闻到人的味道不就可以了吗?方法就是在人身上涂满了粪便,这样的恶臭味道,想必一定能遮盖住人身上的味道。

方法虽然找到了,但是一定要经过试验,否则谁也不能断定这个方法就一定可以。可是,谁去做这个实验呢,谁敢去啊,这可是真正的玩儿命啊!舒梁,还是舒梁,这十一个人之中,大家一直认为舒梁是最冷静的人,所以除了房主老太太以外,大家都听舒梁的。舒梁最终决定了自己出去试一试。

在最终决定之后,舒梁开始把自己包裹起来了,用塑料布,在屋子里就开始裹,尽量不在院子里发出不必要的声响。正好已经停水了,这几天大家的排泄物根本也不能冲走,只能捞出来放在楼后面的一个大缸里,现在有用处了。舒梁裹好了塑料布,怀里抱着大口袋,一个眼色,有人就开始往舒梁身上泼撒粪便了,顿时,一股恶臭的味道弥漫了整个楼后的院子。舒梁忍耐着,直到大家认为舒梁的浑身上下都布满了恶臭的粪便之后,才停下了。

“我这样就算能回来,带回来的东西你们还吃吗?”舒梁低声的说道,这是在调侃,在缓解自己心里的紧张。

大家相视一笑,这是一种鼓励,一种期望。

舒梁略微活动了一下,除了抱着的大口袋以外,腰里还别着一把斧子,这是必要的时候防身用的,虽然大家都知道,一旦拔出了斧子,也就证明距离死亡不远了。

。。。。。。

舒梁在打开院子里的铁门之前,回头看着楼上,因为这座楼是一处独门小院,周围一百米之内连树都没有,比较开阔的一片地,都是当时刚刚拆迁完准备开工的工地,楼上的人通过四周的窗户在观察院子外面的情况。院门是面朝南的方向,舒梁站在门口时根本就看不到外面的。

楼上传来了手势,告诉了舒梁,开门之后的正前方五十米附近有活死人在游荡,置于院墙外贴着墙根儿有没有,那就谁也看不到了,听天由命吧。舒梁接到了信息点了点头,他身边还有两个人在捂着鼻子配合他开门和关门,舒梁分别看了他们一下,示意他们可以打开门了。两个人很紧张的咽了一口吐沫,轻轻的打开了这扇似乎尘封了很久的铁门。

。。。。。。


门打开了!院子里、楼里、还有舒梁,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舒梁的头部也是被塑料布蒙住的,只留了两个可以透气的孔,头顶上还罩着一个黑色的大帽子,总之,舒梁除了浑身散发着恶臭的味道以外,本身也是包裹的十分严实。开门的声音惊动了刚才说到的五十米外的那几个活死人,它们扭过头看着舒梁的这个方向,它们一定是看到了舒梁了,舒梁冶一直盯着它们,看看它们有什么动向。其中一个活死人似乎是要朝舒梁的这个方向走来,但是它似乎也很犹豫,最终它选择了继续慢慢的在原地晃动着。而舒梁也一直看到了这些,他也保持着活死人般缓慢的速度,慢慢的有目的的向五百米外的小超市走去。他知道,自己一定要保持好这个节奏,否则一定会引起活死人们的注意。

忽然,舒梁觉得后面有人碰到了他,一股针扎的似的感觉由他的肾上腺迅速的分泌出一种液态似的东西,急速的通过自己的脊柱窜上了后脑,这就是突如其来的恐惧。舒梁也就用了二分之一秒的时间让自己定了定神,他慢慢的原地转身回头,他知道,自己的身后一定是活死人,一定是贴着墙根儿的,楼上的人也看不到。当舒梁慢慢转身并且稍微低着头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张满脸鲜血,而且被撕咬的不成样子的面孔!没错,一个活死人,在闻他身上的粪便味道,然而令舒梁更加恐惧的是,原来在院墙外贴着墙根儿的地方有十几个活死人,一边靠着墙,一边慢慢的围着院子走。还好刚才开门的一霎那没有活死人正好经过门口。

身后的这个活死人闻了几下就走了,舒梁一直摒住的呼吸终于可以小口小口的出气了。看来这浑身的粪便的确很有用啊!

在去往小超市的这五百米的路上,舒梁数了,一共有十四个活死人走到自己的身边闻了自己的味道,看来,粪便的味道虽然能遮住人的味道,但是对于活死人来说也是不常见的,毕竟舒梁的一身装束和其他活死人比起来有很大的不同。这五百米的路,舒梁用活死人的速度,足足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眼看着就要到小超市了。

。。。。。。


舒梁触摸了一下小超市的门,但愿里面没有人了,最好连活着的人也不要有,也不可能再有活着的人了。

超市的门被推开了,一股子什么东西腐烂了的味道扑鼻而来,但是舒梁只是略微的闻到,因为现在他闻到的更多的是自己身上的恶臭味儿。舒梁在进来之前,特意环顾了一下自己的四周,没有活死人注意他,进来之后,又看了一下外面,仍然没有引起它们的注意。

超市里很杂乱,尘土很厚,看来不像有人在的迹象。舒梁稍微打开了一下蒙住头部的面罩,呼吸着这里的腐烂味道的空气,他先要审视一遍超市。门,后面还有一扇门,舒梁走近了那扇门,直觉告诉自己,不要多事,最好不要打开这扇门,舒梁低头看了看,建起了一根木棍,插在了两个门把手里,这样暂时就锁住了这扇门。

舒梁轻轻的拿出了大口袋,他有选择的从超市的货架上取那些不需加热的,又有营养的,又能挡饿的食品,还得禁得住放的,还有水,舒梁后悔应该再多带一个口袋,他觉得应该拿走的东西太多了,最后整整一大口袋,比一百斤的面口袋要大一倍多,舒梁拎了拎,提是肯定提不起来,看来只有拖拽回去了,可是这样会发出声音,一定会引起活死人的注意的。

先管不了这么多了,反正自己身上浑身恶臭,舒梁把口袋放好,忽然看到了旁边的一辆购物车,他很兴奋,这可以推回去,管它们活死人是不是注意到车,反正自己身上很臭。想必,舒梁把东西搬上了车,推倒了门口。忽然,身后的那扇刚才被自己锁住的门里传来了重重的撞击声!活死人!一定是活死人!

舒梁下意识的就加快了步伐,在他走出超市门的一瞬间,那扇被别住的门也被撞开了,一个身材魁梧的活死人冲了过来,它一定是看到了舒梁,也冲了出来。舒梁尽量放慢自己的节奏,可是还是招来了周围活死人们的注意,它们也纷纷走了过来,大约有十几个吧,都在舒梁的周围走动着,他们互相的触碰着肢体,也一边闻着味道,舒梁低着头,缓慢的推着车子,尽量避免引起它们的注意。

。。。。。。


又是耗时将近一个小时,舒梁终于甩开了身后的众多活死人,快要到院子的门口了,还好此时墙根儿底下没有活死人,舒梁很兴奋,不由得加快了步伐。可是很奇怪,楼上的窗口处怎么也没有人啊,应该等着看自己,好让下面的人开门的啊。

舒梁到了门口,可又不敢敲门,怕周围有声音就会招来活死人,可是都到了门口了,正好此时周围又没有活死人,多好机会啊。舒梁还是碰了一下门。

居然没有锁!门推开了。舒梁惊诧之余,赶紧把车子拽了进来,这门怎么能不锁呢。

刚想锁好门然后进楼里,忽然,舒梁听到了一个声音,他皱了一下门头,转身一看,舒梁就像一下子从悬崖顶上掉下来似的。

老太太和其他活死人一样的出现在了楼门口,其余的是一个人也都出现在了院子里,他们都已经是一副嘴脸了!

为什么!就是自己出去的这一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啊!

舒梁彻底绝望了,眼泪顺着眼角流出来了,他没有什么遮挡的必要了,他脱掉了浑身的塑料布,甩开了令人作呕的粪便味道,张开双臂,闭上眼。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