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相信可能很多人都在某些影视作品或古典史书上看到过,说在少女白藕般的手臂上点颗鲜艳的红痣,以验证女人们的贞操,也就是常说的叫守宫砂。实际上守宫是晰蝎的一种,躯体略扁脊部颜色灰暗,有粟粒状的突起,腹面白黄色口大舌肥厚,四足各有五趾,趾内多皱褶善吸附他物、能游行在直上的墙壁上,就像大家常见的壁虎。古老相传,用瓦罐类的东西把壁虎养起来,天天喂给它丹砂,大概吃到七斤丹砂的时候就把它捣烂,用来点在女人的肢体上殷红一点,只要没有发生性关系就终身不灭,一有性生活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但只能用在未结婚的女子身上,已婚妇女是绝对不灵验,这种办法是在宋代兴起而得到推广的。在宋代由于刚刚使用经验不足则闹出了许多笑话,也弄出了许多是非,其中有名的冤案就出现在四川。四川万县大豪富林宓,家中良田千顷而骡马成群,自然也是打通渠道荣获官爵了,于是打点行装到汴京去朝见皇上,接受宋太祖的面试等待任命。林宓除结发妻子外,还有五位如花似玉的侍妾,最小的侍妾叫何芳子才十八岁,原本是后蜀政权兰台令史何宣的女儿,宋朝灭后蜀,何宣不愿降宋被宋军杀死,可怜官家小姐何芳子沦为万县土财主林宓的第五房小妾。


林宓即将动身前往汴京,家中的所有事物都已交待妥当,惟独对年轻貌美的侍妾放心不下,于是将心事透露给了他的好朋友,城外清风观中的上乙真人。对上乙真人来讲这自是小事一桩,他不久就从江湖术士的手上购买了些守宫砂,如此这般地把用法给林宓解释一番,林宓如获至宝,回家之后亲自点在妻妾们的臂膀上。何芳子是位千金小姐,在她为自己所画的人生蓝图中,是希望找到个如意郎君比翼双飞,最终想不到却嫁给了几十岁的乡间土财主,还要和一群庸脂俗粉天天争宠斗气,但由于她年轻貌美,知书达礼气质高贵,使得林宓天天粘着她而冷落了那些女人,于是那些女人就结成统一战线,对她封锁包围,处处与她为难。何芳子嫁给林宓后是事事不如意,天天窝着火。轮到何芳子点守宫砂了,她心不甘情不愿地拒绝了这种近似屈辱的作法。尽管何芳子振振有词,但就是秀才遇了兵有理说不清。林宓土头土脑怎么也听不进去,而那些家庭主妇兼长舌妇类型的妻妾们,莫不以怀疑的眼光看着何芳子。何芳子拗不过则在雪白粉嫩的手臂上也点上了那么一点红。


那些女人们自林宓离家之后,一个个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她们手臂上红豆般大小的守宫砂痣,不敢洗涤不敢擦碰。何芳子却痛恨它,好象那是涂在她身上的一个污点,她漫不在乎,照样的沐浴洗涤,不久守宫砂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下那些俗气十足的女人终于找到了攻击的借口,讽刺嘲笑她,甚至公开骂她偷人养汉,更有人夜夜躲在何芳子的窗下偷听,准备捉住***奸夫。半年以后林宓已经奉派在汴京任职,派人前往蜀地把一妻五妾接来京城,当天夜晚,林宓就迫不及待地在灯下检视妻妾们的守宫砂痣,当看到何芳子时,那带着得意笑容的脸僵硬下来,何芳子把头低着脸上没有点表情。林宓火冒三丈下令严刑拷打,何芳子自认不仅行动上没有越轨,抵死不肯承认自己有什么情夫。她彻底绝望而留下血泪交织的遗书自缢而死。林宓仍以为何芳子是羞愧而死,对何芳子以死剖白的遗书并不重视,草草地就把何芳子埋掉了事,林宓在万县财大势大,打死奴仆或冤死侍妾,只要花些银子摆平各种关系人便告大吉,然而在天子脚下的汴京城,可就是人命关天非同小可了。


林府死个小妾,第二天便沸沸扬扬地传播开来,开封府听到消息加以侦察。第一步就是开棺验尸,发现何芳子皮开肉绽,全身都是鞭打的伤痕。接着就是提林宓前来审问,林宓无法隐瞒地把事情经过讲出来。于是判官用林宓所剩下的朱砂点染在三名妇人臂上,然后把活壁虎放在其中人的手臂上,瞬间就把那些守宫砂舔得干干净净,事实上守宫丹砂点在处女的手臂上,经过数日不加洗涤便可深入皮下,再经擦试或洗涤都不会抹去,而且愈见鲜艳,但经房事颜色就自行褪去,但对于已经有过婚史的女性来说守宫砂就毫无用处,何芳子是受了莫大的冤枉。开封府尹判何芳子是清白的,林宓滥用私刑逼死侍妾,免去官职并加重罚。由于这个案子涉及到四川地方,牵涉到安慰后蜀政权的子民,因而连中央专管刑狱的大理寺也启动了,就在大理寺重判的时候,林宓神秘地死去,上乙真人也投湖自杀。人们十分同情何芳子的遭遇,她千里迢迢地从四川万县赶到汴京,却含冤蒙屈地游魂异乡,于是就有人发起建一座贞女庙。


这座庙自宋代到现在历代加以重修,千年以后至今河南开封城南仍有此庙,有时人们又叫它守宫庙。晋朝《博物志》中记载:如果用朱砂喂养壁虎,壁虎全身会变赤。吃满七斤朱砂后,把壁虎捣烂并千锤万杵,然后用其点女人的肢体,颜色不会褪。只有在发生房事后,其颜色才会变淡消褪,是以称其为守宫砂。有了这种传说中绝妙且简单的能代表女子贞操的方法,也不管其是否真实,一些朝代便把选进宫的女子点上守宫砂,作为其是否有了犯淫、犯戒的标志。流传开来,以讹传讹,便有了以后众多的武侠小说作者借用守宫砂来做的文章。既然守宫砂是人为加上去而非女子天生的,在未婚女性身上寻找所谓的守宫砂,就只能说明其人的无聊与无知。同样道理,有无守宫砂与贞操也毫无关系。现代人如果将传统的谬传当宝贝,那么愚昧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