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戌变法没有第二次,中国错过关键的那班车

潇湘~夜雨 收藏 0 458
导读:一八九八年九月二十一日,已经退休的慈禧太后突然临朝,宣布戒严,并幽禁光绪帝,搜捕维新党人,是为戊戌政变,结束了只有一百零三天的维新。此后,康有为、梁启超流亡海外,谭嗣同、杨锐、林旭、刘光第、杨深秀、康广仁六人于九月二十八日被斩于菜市口,其他数十人被捕。 这次政变之后出现了何种情形呢?电视剧《走向共和》里用海内外两条线索来展现: 出逃到海外后,康梁悼念谭嗣同等烈士来激发华侨和各国的同情心,然后忙着办报、写文章、募捐,以此呼吁营救光绪帝、实现夭折的君主立宪的理想。 而在国内,顽固派重新当

一八九八年九月二十一日,已经退休的慈禧太后突然临朝,宣布戒严,并幽禁光绪帝,搜捕维新党人,是为戊戌政变,结束了只有一百零三天的维新。此后,康有为、梁启超流亡海外,谭嗣同、杨锐、林旭、刘光第、杨深秀、康广仁六人于九月二十八日被斩于菜市口,其他数十人被捕。


这次政变之后出现了何种情形呢?电视剧《走向共和》里用海内外两条线索来展现:


出逃到海外后,康梁悼念谭嗣同等烈士来激发华侨和各国的同情心,然后忙着办报、写文章、募捐,以此呼吁营救光绪帝、实现夭折的君主立宪的理想。


而在国内,顽固派重新当权后,虽然慈禧力排众议,仍然坚持在经济和军事上搞洋务,但是政改倒退回变法前,且被无限期搁置了。相反,为了巩固统治,甚至煽动仇外情绪,鼓动和利用无知的百姓“扶清灭洋”。一年年过去,除了清廷还对戊戌变法耿耿于怀,但在民间似乎已经被人淡忘,割电线、扒铁路的“义和拳”运动倒是风起云涌。


对于此情此景,在海外每天供奉“衣带诏”的康有为肯定不胜唏嘘,当有“愚民不可教也”、“烈士的血白流了”的感觉。谭嗣同被害前拒绝出走的理由是:

“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可冷酷的现实却是,尽管谭嗣同等人流了血,也未能激起民众的共鸣,反而逐渐离记忆远去,康有为们梦想的再次变法变得遥不可及,直到大清灭亡也没有实现。原因是什么呢?细品《走向共和》,也许能看出些许端倪。


电视剧里,在海外的康有为,行为颇有些不端。他先是伪造了光绪帝的“衣带诏”来骗取海外同情,后还每天磕头供奉之,甚至对了解内情的梁启超也煞有介事:“这里是我大清皇帝的行在,无论是谁,进得此间必要朝拜。”真可称得上是“谎言说久了连自己都相信”。


募捐时,康有为雇佣了剧团给华侨演出“戊戌变法”。剧尾的高潮,是康亲身出现,大呼:

“有海外同胞的无私襄赞,皇上您就等着康有为,杀回紫禁城就救您吧!”

当旁边的梁启超将其扶起时,康便低声说:

“开始敛钱吧。”

于是,在满场观众的欢呼和眼泪中,准备好的募捐箱出现了……


但是,当剧团的演员事后索取报酬时,康却变了脸:

“你不过一个戏子,能演我这样的大人物,还不够么?还要什么钱呢。”


如此看来,康也不过是个为“伟大理想”、“崇高目标”,而不择手段的人物罢了。这些事迹只能使康等人口碑愈劣,传到国内,如何能起到号召民众的作用呢?即使其他有志于宪政者,也会不甘心与之混为一谈的。


不过这还是其次,最主要的因素,则是“时过境迁”。唐德刚先生曾有“阶段性”、“阶段性主题”的说法。以此度之,戊戌变法不能重现,就是因为历史的“阶段”变了,“主题”自然也应该变化。


戊戌时,变法成为主题有几个原因。一是,朝中有位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光绪帝,他在支持变法。二是,统治集团内部少数人如张之洞、翁同龢等人也支持变法——虽然康等人不懂得利用他们的力量。三是,在民间,只有一些知识分子觉醒,大多数百姓却是混混沌沌。


在这种形势下,康梁等人能推动光绪帝进行自上而下的改革。当然,这种形势下,这种改革的失败也是必然。可以说,戊戌变法是特殊年代的特殊产物。


戊戌之后,形势出现了越来越大的变化。政治的保守,使得内忧外患加剧,百姓逐渐觉醒。特别是庚子之变后,从官员到百姓,大都对清廷的统治丧失了信心。清王朝已摇摇欲坠,越来越成为共识。


于是,推翻清王朝成了比建立宪政体制更为迫切的事业。所以,孙文的“驱除鞑虏”成了最有号召力的口号。自下而上的“革命”逐渐成了主题。连梁启超都认为:

“泰西诸国所以能化畛域除故习布新宪致富强者,其机恒发自下而非发自上 ”。


但是康有为并未认识这一点。《走向共和》中,当梁启超逐渐转向共和时,康有为怒斥自己得意的弟子:

“万万想不到,你竟如此没有志气,你不识潮流!”


其实,不识潮流的的正是这位康圣人。在这样的新形势下,让人们去继承“戊戌变法”的衣钵,必然是应者寥寥。


不过爱国者如梁启超之流,当不会为此失落。毕竟,继承谁的衣钵并不重要,推动中国进步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共和”比“立宪”更能承载新时代的使命,何必沉醉于过去的历史呢?


当然,后来的历史证明:革命后的中国依旧建立不了宪政。于是,“革命”和“立宪”之争也因此而延续。可是,“革命”成了当时的主题,也是清廷造就的时势使然,可以说“清廷培养了革命党”。尽管清廷在最后关头试图立宪自救,但已是无力回天。几十年间清廷的逆潮流而动,颠覆了自己,也为将来的现代化埋下了诸多隐患,这也是中国的不幸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