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 卷一:抗日风云 五四章 芷江(二)

wangvct 收藏 27 10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6963.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


何应钦想了想,这才问道:“你认为当今的国内外形势之下,日本人会怎么想呢?”

张贤怔了一下,这个问题不是一个纯军事问题,基本上属于大的政治与战略上的分析,不应该是他这个中下级军官所考虑的,但是既然总司令问起,他也只能思忖了片刻,答道:“如今的国际形势之下,日本人在太平洋上被我们的盟军节节逼退,而在缅甸也失去了战力,南洋战场基本失败。这个时候,他们肯定想从我们中国的战场及早脱身,要么就是会孤注一掷,攻进四川逼迫我们就犯;要么就会与我们讲和,以得到现在的利益。只是我想到这个时候,任何一个中国人也不会去与日本鬼子讲和,委座肯定亦是如此。所以,日本人可能是要发动一次大规模的战役,以达到逼迫我们的目的。”

何长官点了点头,这是很显而易见的,他看了看这个年青的学员,又问道:“如今日军在湘南与桂北等地集结了,你认为他们的目标会是哪里?”

张贤笑了笑,这个何长官的问话也太简单了,只要是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可以答下来,不等张贤回答,他身边的于长乐已经抢着答了起来:“肯定是芷江呀!”

“哦?”何应钦望了望张贤身后的于长乐,笑着问道:“好,那你说一说你的想法!”

张贤也转头看着于长乐,于长乐道:“报告长官,其实只要稍一想就可以想得通的。如今我们的制空权已经压过了日军,不过去年日军发动豫湘贵会战,夺走了我们桂林、衡阳、宝庆、零陵、柳州、南宁和丹竹七个空军基地,并催毁了我们三十多座机场,如今我们只剩下了芷江这一座前沿的机场,敌人肯定视之为眼中之盯,肉中之刺。所以,攻占芷江,应该是敌人首要的战略任务。”

“嗯!”何长官不停地点着头,问道:“小伙子,你说得不错,你叫什么名字?”

“于长乐!”于长乐告诉张贤,心里却十分高兴,看来这位长官已经注意到自己了。

“呵呵,你们年青人的思想就是活跃呀!”他说着,又道:“这样吧,我再问你们一个难一点的问题。如果你们是日军的指挥官,你们会怎么样来进攻芷江呢?”

这个问题确实要比刚才的问题难了许多,但是也并不难回答。不等张贤开口,于长乐已经抢着回答着:“我想,日军肯定会沿着邵榆公路西进,翻过雪峰山,渡过沅江,直奔芷江城。”

何应钦点着头,日军的机动能力向来很强,沿着公路进攻本来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所谓的邵榆公路,就是指从邵阳通往芷江东面怀化榆树湾的公路,这是湖南省东西间交通的动脉,长约五百华里。而此时,湘南枢纽的邵阳已经被日军攻占。

何长官又看了看张贤,问道:“张贤,你看呢?”

张贤也想了想,道:“敌人要是只简单地沿着邵榆公路西进,对于我们国军来说,这倒是好办了,只要在山区要冲依地势设一个口袋,埋伏下来,就可以将之歼灭。我想敌人不会这么简单地单锋突入。”

“嗯!”何长官依然点着头,又鼓励地问道:“那依你的想法,他们会怎么打呢?”

张贤笑了一下,道:“这只是我的一种猜测,可能不对,我说出来还望长官不要见笑。”

“呵呵,你说说看嘛!这里我们就权当是在操演,又当不得真。”何长官这样地道。

张贤点着头,道:“以往日军的战法都很陈旧,我想这一次也许也不会有什么新意。他们进军的时候,总是分为左中右三头并进,中路为主攻,左、右两翼为辅助。比如当初的常德会战,中路从澧县直插下来,进攻常德;东边一路挡住第九战区的援军,西边一路又抢夺慈利、桃源,形成对常德的合围之势。我想这一次他们可能也会如此。”

“你能不能说得详细一些?”于长乐也来了兴趣,这样地问着。

张贤摇了摇头,却道:“我只能想到这么多。我想,敌人如果要从邵阳沿着公路西进芷江,他们面对的首先是我们的第四方面军,七十四军正拦在这条路上。日军可能会将这一路进攻作为主力,而同时会分别在南北两翼展开另外的师团,以配合中路的突进。从北面的右翼,我想最近的攻击点应该是从长沙、宁乡、湘潭附近向西直插,如果攻下新化,再直取溆浦、辰溪,就可以兵临沅江东岸,形成对芷江的北面包围之态;南面的左翼,可以从零陵、东安等地西进,取新宁、武冈、绥宁,沿着巫水北上攻取洪江,那么就可以对芷江形成南面的包围。这时候,中路的主攻突破第四方面军的正面,就可以与左右两翼形成三路大军,齐头并进,芷江城也就唾手可得。便是中路无法突破第四方面军的正面,只要与左右两翼合围上来,那么,第四方面军也就成了案板上的肉,只等着被消灭了。”

何应钦惊讶地望着张贤,仿佛是在看一个怪物。而于长乐更是不知张贤的所指,到如今,他还没有背下湖南的地图,对张贤所说的地名还在模糊之中。

见到何长官良久没有说话,张贤又道:“长官,我说得有些多了,这些也只是我的猜测,胡说了一番,让您见笑了。”

何长官这才如梦方醒,叹道:“你说得如此详细,就仿佛你就是那个日本的指挥官一样。呵呵,你是怎么会想到这些的呢?”

张贤笑道:“这其实不用细想,只要您拿着一张湖南地图,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我所说的这三条路线来。是您也会做出这种预测来的。”

“哦?”何长官怔了一下,马上命令随行的一个参谋给他拿来了一张湖南的地图,在抖动的飞机上注视良久,这才点了点头,赞道:“张贤,你的记忆力真得不错呀,这么多的地图你都可以记住,就连地名也叫不错,我便是找还要找上半天,呵呵,这真是后生可畏呀!”

张贤苦笑了一下,老实地告诉他:“我原先是在第六战区做作战副官,没有办法,把湖北湖南的地图都背了一遍,默记在心,以备长官问的时候,可以答出来。其实我也只记得一些县级以上的地名,那些集镇却记不住的。”

何长官还是点头道:“这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呵呵,对于我来说,别说是县城,便是湖南省有几个行政督察署都说不上来的。”

张贤只笑不答,确实,背地图对于很多人来说,比背诗词文章要难了许多。

何长官又问着张贤道:“既然你对敌人的进攻路线作出预测,可有破敌之法?”

张贤点了点头,道:“其实,这些年来,我们与日本鬼子交手,许多的大仗都是大同小异。敌人变化不多,而我们的变化也不多。尤其是最近的这几次会战,我们的战术都是将作战兵团分为两线,第一线作渐次抵抗,将敌人拖到第二线上,然后以主阵地做为枢轴,两线合围,将敌人包围其中。敌人总是见势不好,便仓惶逃遁,我军再追击歼之。呵呵,这种战法打了许久,台儿庄会战、鄂西会战、常德会战都是如此。只是这个枢轴却过分紧要,往往让我们国军负出惨重的代价,才能抓住战机。比如台儿庄会战中的台儿庄、鄂西会战中的石牌,常德会战中的常德。如果据守这个枢轴的部队无法守住,那么就会一败涂地,远的不说,便是近的,长衡会战中的衡阳失守,桂柳会战中的桂林失守,使得所有的努力前功尽弃,为保存军力,只能丢盔卸甲,失城失地。”

何长官皱起了眉头来,很显然,他不喜欢听张贤的这些话,毕竟,他原在军委会里是军政部的部长,很多的大战他都参与其中。

“你还是快说怎么对付鬼子吧!”旁边的于长乐也不耐烦地催促着。

张贤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烦这个家伙在旁边絮叨,但还是道:“其实,这一次若按军委会的战术,也可以同以前一样,两线兵团对敌合围,将作战的枢轴放在芷江。呵呵,只是这样一来,我们的损失又有些惨重了,芷江基地经营了许久,一旦被敌人攻到了那里,就算回过头来我再把敌人击败,夺回芷江城来,只怕也这个基地也成了废墟。”

“那照你说的应该怎么来打呢?”何部长忍不住问道。

张贤道:“如果还按照以往的打法,这个枢轴不放在芷江,我又实在想不出来应该放在哪里,哪里才可能吸引敌人所有的火力呢?”

何长官点着头,他肯定也在想着这个答案。

“其实,还有一种战法,我们也曾经用过,只是那一次并不成功。”张贤又接着道。

“哦?你指的是哪一次?”何长官忙问。

张贤道:“枣宜会战!”

枣宜会战是发生在一九四零年五到六月间鄂西北地区的一次大的会战,在那场会战中,第五战区发动了罕有的攻势防御,第一线兵团正与敌人胶着之时,第二线兵团已经突入到了敌后,希望形成对敌的合围。本来开始的时候,打得非常主动,但是张自忠将军率部深入敌后却误入了敌人的包围中,张将军力战身死,败局也定了下来。

何长官当然知道张贤说的是怎么回事,没有追问,但是于长乐还是不解地问着:“这有什么不同呢?你还是说得明白一些吧!”

张贤又看了他一下,只得道:“我所说的其实还是这两线兵团,只是第一线兵团在节节阻击敌人之时,不等敌人突破防线,第二线兵团就应该直接进入到第一线兵团地域中,向进攻受阻之敌转移攻势,而不是等到敌人推进到了芷江城下,再集结合路大军实施包围。只是这样有一个坏处,就怕会象当年的枣宜会战时一样,造成第一线兵团地域中的大混乱,让各路进击的敌人在两线兵团粘在一起的时候,点点突进,突入国军的后方,演变成那样的结果。”

何长官点着头,看来也同意张贤的看法,他悠悠地道:“其实你说的战术也不是不可行,问题的关键是在第二线兵团进攻时的时间、局面上要拿捏得恰到好处。”

“是!”张贤点头承认。

“贤哥,你说这一次鬼子要是打芷江,规模会有多大呢?”于长乐忍不住这样地问着他。

张贤摇了摇头,对他笑了一下,道:“我又不是诸葛亮,我哪知道,只是我想最少也要三个以上的师团吧!”

何应钦也点着头,按张贤刚才所说的鬼子进攻路线,三头并进,第一路怎么也要有一个师团来打,中间主攻的可能还不止是一个师团。他想了一下,还是告诉他们:“日军第二十军军部已经驻进了宝庆府,下辖有四个师团和一个旅团的样子,不过,尚有一部分兵力从朝鲜过来,还没有就位。”

张贤想了想,道:“照长官您的说法,那么敌人会有八到十万的作战部队,但不知道我们又是如何排兵布阵呢?”

何长官怔了一下,笑道:“年青人,这可是我们的军事机密,你是不能知道的。”

张贤也笑了起来,不好意思地点着道:“我晓得,呵呵,对不起长官,我多嘴了。”

何长官却来了兴趣,问道:“如果你是陆军总部的作战参谋,你会建议怎样应付呢?”

张贤想了想,还是道:“其实不管敌人来多少兵,我们都可以以逸待劳。第四方面军的三个军已经成了第一道防线,主要看第二防线如何配制。我想北面的第六战区与南面的第三方面军应该能够配合行动,从各自的部队中抽出一个军来作第二线兵团。只是防守芷江的力量有些薄弱,虽然我们不希望敌人能够突破我们的防线,但是如果他们真得突破了我们的防线,芷江城就必须要有一个部队来保卫,这支部队也许不会与敌交手,但是我们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只是这一支部队不知道从何抽调。”

何长官惊讶地点头看着他,悠悠地道:“张贤,你真是一个智多星呀,我看你在陆大毕业后,也不用回七十四军了,干脆留在陆军总部里做我的作战参谋吧!”

张贤怔了一下,却又坦然一笑,道:“多谢何长官的美意,呵呵,等我毕业还有一年呢,不知道那个时候又会是怎样的局面,到时再说吧!”

何长官点着头,确实如张贤所说,一年后还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是陆军总司令呢,马上国民党的第六届代表大会就要在重庆召开了,这一届里一定会选出一些新的首脑,他要想继续在党国中保持自己的地位,那么芷江的这一仗必须要取得全胜。

于长乐却在替张贤惋惜,毕竟,能留在陆军总部里,对于所有的人来说,都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就是这么一个机会,却被张贤轻轻地推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