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卷 马来西亚 第二十八章节 伦敦之梦(下)

月亮下的船 收藏 19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696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至少此时在威廉王储看来,欧洲也许是到了站在十字路口改变自己轨迹的时候了。“是该做出我们的抉择了!”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王储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

“我的殿下,我们已经到了必须下定这个决心的时候了。” 德文郡公爵威廉-康普顿-卡文迪许似乎并没有明白王储话语中的意义,此时在这位公爵眼中,似乎危机的到来已经迫在眉睫了。的确,现在是已经迫在眉睫了,甚至是到了联合王国不得不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尽管在过去的一年之中,伦敦更多的只是让自己置身于事外,扮演着一种腹黑的角色,但现在,整个世界的格局已经到了崩溃、不得不重新洗牌、确定新的秩序的时候了,而这个时候,如果大不列颠再不站出来,以一种领导者的姿势站出来,来面对现在这种动荡起伏之局,恐怕联合王国真的要与一次复兴辉煌的给予而失之交臂了。

以推波助澜的方式,伦敦已经成功的将法兰西推到一个从来没有过的、危机四伏的、风口浪尖。依靠着一直以来的手段,从戴维-卡梅伦首相,到王室,再到外务大臣-德文郡公爵威廉-康普顿-卡文迪许,等等一群人的共同努力,这张编造起来的大网最终所获得的就是让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落入在一个泥潭之中,一个远在印度支那的巨大泥潭。

一场越南南北之间的战争,不仅仅是‘越人阵’和‘河内政府’之间的战争,这里更像是一场巨大的博弈台,就像是拉斯维加斯的那些赌场里的赌桌一样,是一个充满着赌博、罪恶的博弈平台,而牌桌上的那些手里攥着各自底牌,以整个东南亚各国来作为赌注的赌客们,便是北京、华盛顿、巴黎、甚至还有莫斯科的那些政客们。

无论怎么来看,既然已经使得法国人陷入沼泽之中,在威廉王储看来,那一步步的精心的布局似乎并没有太多的瑕疵,巴黎在印度支那流下了太多的鲜血,而中国则也因为越南,并且因为越南而不得不再次将龙爪挥舞向东盟诸国,而一向自大的美利坚此时则因为刻意被制造出来的南美危机,而无法西顾。强大的北极熊已经将它们的熊爪伸向了乌克兰。

这一切对于伦敦来说,已经够了,的确已经够了。

从来大不列颠最为靠近的敌人-法国人已经在印度支那而受到重创,虽然直接损失并不是很大,但那些所谓‘支持越人阵当局建立新越南’而产生的巨额账单以及换取回来的两手空空,却是巴黎决不能容忍的,更重要的是,身为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世界五大国之一,法国却是印支半岛大折面子,这样的政治影响足以使得法兰西的光辉黯淡下去。

而中国人,所换来的将是什么?整个东南亚直接感受到的来自北方的这个古老大国的威胁,尤其是这次中国海军对东盟海军联合舰队的打击之后,新加坡、马来西亚在第一时间内除了外交抗议、在联合国控诉北京的行径之外,便是立即扩充军备、同时要求启动‘五国联防’要求英国、澳洲、新西兰给予新、马以协同防御。

虽然澳洲、新西兰都对这样的可能会惹火上身的所谓‘协同防御’而始终保持沉默,而堪培拉更是在东亚战争期间,就和北京一直有着密切的联系,在伦敦的考虑中,两年前的澳大利亚和联合王国之间的那场口水仗似乎也表明了,澳洲会站立的态度。

不过对于‘五国联防’,伦敦现在暂时也没有太多的兴趣,因为这个时候,无论是内阁,还是王室看来,中国人在中亚,在阿富汗的那些举动才是最令其感到不安的。

既然是这样,那么就让北京更是沉迷于他们的力量中去吧,因为接下来的这步落子,在威廉王储的眼里才是为北京准备的大餐。

俄国人在乌克兰的行动所换来的是什么?是整个东欧的恐惧,是柏林想要主导的‘新汉萨同盟’的破裂,是整个中、东欧不得不寻找一个指靠点的选择,是德国人现在根本无暇顾及‘谁是欧洲主导力量’这一点的狼狈,是大不列颠可以从中渔利的最好时机。

“只要能够将那些扬基佬留在南美,就是将福克兰群岛留给华府,也无足轻重。”王储走到桌案前,看着铺在上面的地图,冷笑了下“但这个美利坚合众国的前院是也势必会让华盛顿为此而流下足够多的鲜血,而现在,我们需要的只是走对接下来的一步棋。”

“是的,王储殿下,我们是该到了最后布局的时候了。”卡文迪许微微欠身到。

“机会永远是存在于最有准备的人。”威廉走转身来“中国人在山南不是部署了军队吗?还有阿富汗,哦,那个大国的噩梦之地。”威廉冷冷的笑到“那我们就都留给北京。”

“告诉卡梅伦首相,让他准备一份从阿富汗撤军的计划。我们要抽出所有的力量。”王储颇是一番自信的说到“同时动用一切手段,让新德里去愚蠢的开始战争吧。”

德文郡公爵显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殿下?您是说撤出阿富汗?可那毕竟是我们的着力点?”公爵惊讶的说道。

“对,那的确是我们的着力点。但现在我们暂时还有力量在那里吗?”这位威尔士亲王冷笑到“法国人、在经历在印度支那的失败,德国人面对俄国熊在乌克兰的这番战争,接下来都肯定是会撤出他们在阿富汗的军队,而波兰这样的东欧国家更不必说了。”

王储颇是具有深意的问道“那我们还能够独自在这里支撑下去吗?美国人离开的时候,将这堆繁杂的事务甩给了欧盟,而他们却抽身而去,我的公爵,您告诉我,阿富汗这片土地曾经让多少大国折戟?大英帝国的历史上,曾经在这里失败过多少次?还有苏联人的十年。”

“至于我们撤出之后,这片真空地区的空白就留给北京去填补吧。”王储笑道。

“然而这样?”威廉-康普顿-卡文迪许还想说些什么,但却被王储的手势给打断了。

“北京、华盛顿的关系并不算蜜月,即便没有之前的战争和隔阂,单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彼此之间的间谍事件,就足以让他们之间产生裂痕的了。”王储阴森森的说道“但我们并不应该仅仅盯视在这里,对于中国和扬基佬,我更希望他们能够再发生一场战争,正如大陆战争那样,让彼此两个强国在战争中,消耗自己,而那样,大不列颠才真正的具有机会。”

“这你应该知道的。”王储打了个手势,此时的他显得很是意气风发。

“让中国人陷入在危机中,其实并不难,只需要放纵他们在东南亚的势力扩张,而这必定会最终导致澳洲政府的警惕,而那个时候,堪培拉除了伦敦之外,还能依靠谁?而印度和中国人之间的战争,我们只需要新德里让中国龙留下更多的鲜血,而不用去指望他们赢得这场战争,只有危机具有的时候,他们才知道选择谁来做自己的信赖者。”

此时的王储更像是一个阴谋者,以至于侃侃而谈的他让威廉-康普顿-卡文迪许都难以相信似乎这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个年轻的王储的掌握之中似的,很难想象,这个从小便是显得桀骜深沉的王子什么时候会是这样的思考问题的,而那个哈里,难道也是这样?

“无论是哪个方面,我们都拥有着比巴黎更是具有着的优势,我们拥有着整个欧洲的支持,无论是王室血缘之间的联系,还是面对强敌时,整个欧洲需要的支撑,大不列颠将义无反顾的承担着整个欧洲的希望,这是上帝赋予大不列颠的使命,这是圣灵给予联合王国的重托,只有这样,扮演着救世主的角色,欧洲才会最终的统一在伦敦的周围。”王储的手掌-啪-的一声拍在了桌案上的地图上“这是上帝庇佑大不列颠。”

“可是阿富汗呢?阿富汗就这样的放弃”德文郡公爵始终对阿富汗那片土地念念不忘。

“那里将是中国人最后的噩梦开始点。”王储颇是自信的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将是中国人最后的噩梦开始?”威廉-康普顿-卡文迪许诧然了。

“普什图族人的悍勇是从来都不希望有未来力量进入的,尽管欧盟最终会撤出,但这片土地的特殊地理位置决定了,这里从来都不会被人所忘记。中国人填补这个空白之后,好吧,我们试想下,那将是怎么样的一种局面?俄国人会在哈萨克、塔吉克等地保持对中亚的注意力,他们开始感觉到中国人对自己形成的威胁,而这样一来,北京、莫斯科、华盛顿之间的三角体系也就首先崩溃了第一点。”王储用一种极其优雅的笑容说道。

“接下来,便是真正的开始了,1000多年前,中国的唐帝国也曾在这里折戟过,而这种宿命的循环也许还将继续下去,无论中国人是否有意,阿富汗人都不会容忍一个外来者,而这里又是原教旨宗教势力的活跃地区。”王储忽然换上了一种冷酷的笑容。“同时我们的手里还有最为有利的一张王牌。”王储那狰狞的面孔几乎都扭曲了。

“哪张王牌?”威廉-康普顿-卡文迪许疑惑了。

“日本第1轻骑兵团以及处于其背后的日本流亡政府。”王储恶狠狠的说道“对于阿富汗人来说,他们是无法分辨日本人和中国人之间有什么区别的。”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