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西里的哭泣》 卷三、枪口与灵魂 65、雪夜藏身(2)

华文庸 收藏 0 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96.html





许小乐加快车速,猛冲了一阵子,高低不平的路面把车子抛上抛下,我们坐在车子里颠簸了好一会,突然许小乐也觉出了不对劲,问:“怎么才一辆车?”


话音刚落,就听“噗”的一声响,后轮胎被打爆了一个,车子猛地晃荡了一阵子,把我们从车厢的一边抛到另一边,马帅说:“来的不光才一辆车,车上也只有一个人,知道是谁的枪法有这么好吗?”


“刀疤?”我问,一边扭头往回看,来的的确只是刀疤一人,他站在敞篷车上,任由车子自由往前行驶,站直了身子,正在把狙击枪的枪管瞄向我们。


“为什么才他一个人?”许小乐问,用力掉转车身,加足马力往山脚下冲去,但是运气不好,另一只后车轮胎又被打爆了。


“妈的,这龟孙子想干嘛?”许小乐咒骂着,拖着两只瘪了气的轮胎冲到了山脚下,迅速地打开车门,跳出来,举枪还射,子弹流星般射向刀疤的那辆敞篷吉普,暂时压制了刀疤向我们的射击,我和马帅也迅速地跳出车来,寻找各自的隐蔽点,伺机待动,许小乐一边射击,一边往后退,迅速地找到隐蔽点,隐入茫茫夜色之中。


我抱起枪,瞄准刀疤的一条左腿,准备开枪,我不想打死他,准备抓个活口,谁让他一个人送上门来了呢?可是刀疤也不傻,迅速地伏低了身子,车头灯熄灭,天上的浓云飘过来,挡住了月亮,四周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耳朵里灌进的只有风声。


半夜的天空开始下雪,周围的空气冷得人发抖,我们都没有穿太厚的衣服,包括刀疤也是,大家都没想到这个时候会下雪,四周的风声又淹没了可以辩认方位的脚步声,双方都曾经是久经历练的狙击手,情形可想而知。


刀疤不知道借着夜色藏到了哪里,我想,他现在也无法确定我们的藏身地点,我借着风雪声又悄悄地更换了隐蔽位置,一边测猜刀疤为什么会独自追来,他为什么没带上一批枪手?难道还是应了那句话,“艺高人胆大?”再或者,他仅仅是为了给他的兄弟报仇而来?我摸不透这个外籍狙击手的心思,暂时没有轻举妄动。


月色虽然不好,四周的一切已经被黑暗笼罩,但是地面上新积的一层薄雪又反射出一些淡淡的微光,我知道对手的厉害,在移动的时候采取了蜗牛爬行的姿势,这个姿势隐蔽性极好,但却十分消耗体力。


刀疤在周围黑下来之前是处在我们对面的位置上,但我估计他现在早已经转移到了别的位置,按规则来讲,他不会藏到过高的地方,从低往高处看,他并不协调的服色和山顶上的积雪会形成极大的反差,很容易暴露,他也不会隐藏在原处的某个土坑中,那样更容易暴露目标,车体四周更不适合像他那样身材过分高大的狙击手隐藏,而除了我们所藏身的山坡以外,对面附近是一片旷地,我仔细搜索之后,没有发现可疑点,刀疤藏到了哪里?难道是在我们身后?可按理说,他不可能这么快。


天上的雪越下越大,而且伴着猛烈的山风,可可西里北部地区的风尤其的冷,风雪交加时分,只能用天寒地冻来形容,我们三个人各自隐藏着,借着夜色和山坡上的一些植被来隐藏自己,现在积雪越积越快,也越积越厚,我们一旦隐藏好,就无法再随意地更换隐蔽点了,因为雪地上留下的移动印迹和轮廓会立即暴露我们的目标。


我们藏身的位置和刀疤停车的位置相去不是太远,这样的距离在狙击对抗中算是比较近的,而一个狙击手在近距离战中使用狙击枪,无疑等同于自杀,还好,我们三个所用的都不是狙击枪,虽然我们现在采用的是狙击战术,我相信,我们无法移动,刀疤也一样,他一定就藏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的某个地方,或者,就在我们藏身的附近?想到这里,我心里有点发毛,妈的,如果他就藏在我身边的某个地方,或者背后,随手一枪就可以要了我的命。我稳住心境,还是没有动,尽量保持身体的伏低姿态,用眼角的余光向左右悄悄地扫视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可疑迹象,许小乐和马帅这两个家伙不知藏到了哪里,可能是转移到了我身后更高一些的地段上,将三个人的藏身点分开,拉开距离和层次,以便隐藏和掩护。


风越来越大,鹅毛大的雪片落到我的脸上,沾在眼睫毛上,我轻轻地眨动了一下眼睛,抖掉睫毛上的雪花,发现周围的雪已经积得比较厚,踩一脚上去,可以留下个非常明显的印子,如果有人在雪地上匍匐前行的话,即使速度再慢,也并不难发现,而且有一个更重要的可疑点,因为鼻孔里热气的呼出,在我面前的一小片积雪比较薄,在这样以夜色为基底的雪地里,一点微小的差异都可以在反射光的调整下形成一片较大的阴影。


为了干扰刀疤的判断,我一反狙击法则的惯例,选择的藏身地点比较低,如果刀疤藏身在我的正面某个地方,他一定早该发现了,也早该开了枪,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发现我,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藏身在我背后的某段山体上,如果照这样推算的话,我现在必须保持纹丝不动,否则,即使是动动一根手指头,也会立刻被他发觉。


几分钟之后,雪停了,但周围的空气冷得厉害,我被冻得嘴唇发紫,十个手指头也僵硬起来,有点不听使唤,我相信许小乐和马帅也不好受,刀疤如果藏身在地段更高一些的地方,那里的风大,他更加不好过。妈的,不知道这个刀疤到底想干什么?他一定知道我们来的不止一个人,既然开车来追我们,又不带枪手,反而只身前来,如果不是他的确技艺惊人,那就是心理变态,在可可西里呆得久了,无聊至极,想玩玩猫和老鼠的游戏。


我和马帅都是曾经接受过狙击训练的人,不管周围的环境如何,即使是冷得厉害,我们也可以隐藏在一个地点很久不动,像尊雕塑,但是许小乐却不一定做得到,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许小乐忍耐不住,只要他一动,刀疤就会发现他,并且向他开枪,真正的狙击手每次开枪的机会只有一次,但也只要一次,就可以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现在要想挫败刀疤,唯一的方法就是坚持,谁能耗到最后,谁就是赢家,但在可可西里这样恶劣的环境下,穿着并不温暖厚实的几件衣服,趴在冰雪地里,能坚持半个小时都是奇迹,别说是耗到最后了。


我们已经趴了快一个小时了,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与周围的青雪积雪融为了一体,除了大脑还保持着清醒以外,我感觉不到自己的腿摆放在什么地方,屁股又在哪里?但是为了不暴露目标,我还是没有动,一边继续侦察四周,一边倾听背后的声音。


突然,远处像是传来了许多辆吉普车开动的声音,因为地面上落了层积雪,车子开动时与荒滩上石块的磨擦声减弱了,所以声音听起来并不明显,方向是从盗猎者窝点的位置开过来,可能是继刀疤之后追过来的盗猎者或是枪手。


我还是没有动,保持隐蔽的伏低姿势,二十分钟之后,五辆吉普开到了刀疤停车的地方,车子停下,跳下来十多个手持MP7的枪手,车头灯打得雪亮,把整座山坡照得明晃晃一片。幸运的是这些人没有发现我们,可怕的是他们也没发现刀疤,刀疤所藏身的位置在我们背后,而且地势较高,连这些人都没有一个发现,可见他伪装的是多么完美,我们要想发现他,估计也不容易,真要对抗起来,就更不会轻松,但是越是不轻松的对抗,实战起来才越有意思,我虽然已经冻得全身发麻,只有头脑还保持着清醒,但既然刀疤要玩,那就一起玩到底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