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名回国远征军老兵险未获出境通行证(图)

一号军刺 收藏 0 758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5_31_73283_9373283.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5_31_73285_9373285.jpg[/img] 广西新闻网-南国早报瑞丽讯(特派记者唐志强)“敬礼!”云南省瑞丽畹町口岸两名站岗的边防战士齐刷刷地举起了手。5月30日下午4时15分,9名远征军老兵眼含泪花,在亲属的搀扶下缓慢地走过畹町口岸大桥。60多年前,他们从这里走出国门抗击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广西新闻网-南国早报瑞丽讯(特派记者唐志强)“敬礼!”云南省瑞丽畹町口岸两名站岗的边防战士齐刷刷地举起了手。5月30日下午4时15分,9名远征军老兵眼含泪花,在亲属的搀扶下缓慢地走过畹町口岸大桥。60多年前,他们从这里走出国门抗击日寇;60多年后,他们终于从这里回到祖国的怀抱。

十几家媒体记者云集畹町


5月27日,负责具体组织这次活动的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孙春龙等人赶到缅甸曼德勒时,发现情况有变:毕竟年事已高,一些曾强烈要求回祖国探亲的老兵近期健康状况下降,已不能经受长途奔波。截至29日晚上10时许,只有7名老兵表示身体状况尚可,能够回国。他们分别是广西北流的钟云清、广东梅县的林峰和蔡振基、河南孟津的王之平、四川岳池的刘朝回、江苏句容的经乘国及湖北黄陂的王子安。


按照原来的时间安排,这些老兵于30日下午2时经畹町口岸大桥回国。当天下午1时50分,包括本报记者在内的十几家媒体的记者以及瑞丽市有关负责人赶到边境线上等待。可是,半小时过去了,还没见老兵们的身影。大家都有些急了。


“长枪短炮”差点挡路


这时,缅甸方面传来消息,因为中国这边架的摄像机、照相机太多,摆的架势太大,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暂未给老兵们发放出境通行证。


这次远征军老兵回国,是通过民间组织向缅甸方面办理回国申请的。如果缅甸方面突然拒绝放行,那么老兵们的“回家”行动将成为泡影。孙春龙急了,几番托人过去交涉。几十分钟后,缅甸方面才有所松口,说可以让老兵们出境,但条件是这边撤掉一些摄像机和照相机,也不要在边境组织欢迎仪式。


如此一耽搁,欢迎队伍在边境等了两个多小时,才盼来了回国的老兵们。


回国老兵又增加两名


记者发现,回国的老兵又增加了两名,他们分别是四川省三台县的杨子臣和河南西平县的张浩东。原来,30日早上,他们觉得身体状况有好转,就临时改变主意,决定跟大伙回国。曼德勒多省籍同乡会(在缅甸曼德勒市,来自中国部分省市的华侨因人数不多,就合在一起成立同乡会,称“多省籍同乡会”)副会长王荣森以及华侨张望等人陪同老兵及他们的亲属,一同入境。


在畹町口岸的欢迎队伍中,有一名96岁的远征军老兵蔡子斌。他祖籍广东梅县,目前居住在畹町。同为梅县老乡的蔡振基一见面就认出了蔡子斌,两人热情地攀谈起来。


当地有关部门在畹町口岸安排了简短的欢迎仪式,并向老兵们介绍了畹町口岸的现状。瑞丽市有关负责人以及边防有关人员与老兵们在口岸大桥边合影留念后,又来到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抗日纪念碑前。抗日战争期间,国内缺乏机械人才,3000多名南洋华侨机工勇赴前线,其中1000多人为国捐躯。2005年,当地政府部门在此立碑,纪念这些抗日英雄。


纪念碑前,少先队员向老兵们献花。当晚,瑞丽市政府为老兵们安排了欢迎晚宴。

“第三次回国的感觉真好”——记北流籍远征军老兵钟云清


5月30日下午,在孙子钟益有陪同下,广西北流籍远征军老兵钟云清缓缓走过畹町口岸。“如果不是因为抗日战争,我可能会在北流乡下,安安静静地当一辈子的农民。”钟老说,“这次回国,感觉特别好。”


炮声震碎农民梦


1918年,钟云清出生在北流一个贫苦农民家庭,9岁开始启蒙读书,后因家庭经济困难弃学务农。


1937年,卢沟桥的炮声和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打破了他当一辈子农民的愿望。国难当头,他被抽去当壮丁,从此扛起枪杆,离别家园,奔赴抗日战场。他最先在李宗仁的部队训练了半年,接着开到第五战区,参加了著名的老河口战役。


获“铁脚士兵”美称


钟老坦言,初上战场,他曾经很害怕,敌人的枪声一响,他的手就微微发抖,子弹常打偏。打过一两仗后,再听到枪声,就觉得跟鞭炮声没多大区别了。


在第二次长沙大会战中,他小露了身手。当时,日军的马队疯狂地冲过来,中国军队被冲得七零八落,他用步枪射倒了敌人的一匹马,然后刺死了那个从马上滚下来的日本兵。


打了几仗后,钟云清很快完成了从农民到士兵的角色转换。从长沙到江西宜黄的长途行军时,许多士兵都受不了急行军之苦,但他的脚不但没起血泡,而且始终健步如飞,部队长官称赞他是“铁脚士兵”。在宜黄作战时,他显示出了好枪法,团长拍着他的肩膀说:“小广西,可以成为神枪手了。”


1943年,中国远征军驻印军补充兵员,他被调到昆明,编入新38师,随后乘飞机到印度受训。因为射击技术好,三个月训练结束后,他被提升为上士班长。


大反攻时争夺缅甸密支那机场,是钟老参加的最后一次战役。后来,他被提为少尉管理员,被安排到八莫看守军需仓库。抗战结束后,他从电话中得知部队要开拔回国打内战,就偷偷地脱离了部队,从此留在当地。


思乡心切回国寻亲


留在缅甸的中国士兵大多生活得很艰难。刚开始,钟云清也不例外,在乡下老家种田的本领根本派不上用场。不过,他毕竟是个勤劳且有头脑的人——他向正在处理军需物资的美国兵买下一些军服、军鞋、毛毯、蚊帐,调到中缅边境倒卖,再把中国的日用杂货运到缅甸销售,一来二去积累了原始资本,生意越做越红火。


1989年,积累了一定的财富之后,思乡心切的钟老想起了北流老家的亲人。凭着头脑中依稀尚存的有关家乡的记忆,钟老自己回国一路寻找,居然找到老家,见到了家乡的两个哥哥、一个妹妹等亲人。回到缅甸后,他跟北流的家人还保持通信联系。几年以后,钟老渐渐发现收不到来自北流的信件了,拨打老家亲人的电话,也总是无法接通。就这样,钟老跟家人又失去了联系,但他心中时刻都在思念着家乡的亲人。


2002年,云南省腾冲县政府邀请一些远征军老兵回国。但这次回国,钟云清心里既高兴又遗憾:他和8名老兵应邀来到了腾冲以及云南昆明等地方,但因为种种原因,这一次并没有安排他们回老家。


再次续上亲人佳音


今年3月,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孙春龙去缅甸采访,得知钟老的情况后,在自己的博客上公布了钟老的家庭地址以及寻亲情况。4月21,玉林人李先生联系孙春龙,说自己已经与钟老的家人取得了联系。5月初的一天,钟老接到来自北流老家的电话,中断多年的联系终于又续上了,他激动得一夜都没合上眼。原来,前些年,缅甸跟中国的邮件往来不太正常,北流家人很久没有收到他的信,也纳闷不已。


钟云清的胸前挂着一枚纪念章,那是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于2005年联合颁发给他的。此前,他把它当宝贝一样珍藏着。


钟老有7个儿子、3个女儿,家庭条件很不错,孙子钟益有在缅甸开采玉石。


钟老说,以前在缅甸,不敢说自己当过兵,只能夹着尾巴做人,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如此荣耀地回国。


相关链接


部分广西籍中国远征军老兵简况


1.梁中武,壮族,从广西入伍后调拨云南昆明受训,不久随军开赴前线,是西南运输大队副大队长。日本投降后到缅甸当阳,后死在儿女家。


2.李铨,苗族,在当阳娶傣族妻子,住在大洪山光豪社房内,无子女。


3.陈华清,又名陈高人,苗族,黄埔军校十五期未毕业,妻子是云南人,两人老死在当阳,抗战时期的经历不清楚。


4.叶树礼,抗日战争老军人,早已病死。


5.周贵,壮族,参加新一军到印度受训,后由加尔各答步行回缅甸到八莫。


6.凌刚,苗族,妻子是云南傣族,日本投降后,携家眷到当阳谋生。


(缅甸华侨张望于2006年搜集)


(广西新闻网-南国早报)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