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的北部,是一片绵延不绝的丘陵。爱浪漫的法国人给它取了一个充满了哥特韵味的名字——拉莫拉耶。从远处看去,这片山丘的形状像极了一只睡卧的骆驼,头朝西,尾朝东。在它西边的驼峰尖上,坐落着一座美丽而神秘的庄园。这座庄园由一个生产巧克力的百万富翁所建造。如今,它成了法国红十字会伤残儿童中心。但是,若干年以前,拉莫拉耶庄园却全然不是今天的样子。在二战期间,这里的整个屋子里密密麻麻地塞满了用白布包裹着的婴儿,面无表情的护士在他们之间来回穿梭,仿佛他们面对的,都是刚从流水线上下来的产品。


村民不知道这些婴孩来自哪里?这究竟是一个什么场所?但在当时纳粹的严格控制言论的统治之下,真相依旧被遮掩得严严实实。这个谜一直到纳粹完全被击败以后才被解开。


这座庄园,竟然是德国纳粹用来专门繁殖纯种的雅利安婴儿的“生育农场”,这种生育农场在纳粹的官方档案里有一个学究气十足的名字——“勒本斯波恩中心”。


希特勒的“生命之源计划”


希特勒和他的党羽们坚信雅利安人是神族的后代,他们来到这个世界唯一的目的就是去统治比他们更劣等的种族。基于对这种种族优越性的狂热迷信,希特勒建立了纳粹新宗教,鼓吹要建立一个由优等种族组成的德意志帝国,并最终称霸世界。为了实现这个梦想,种族纯化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为了制造所谓的纯种“雅利安婴儿”,纳粹发起了“生命之源”计划,鼓励精心挑选的德国军官跟金发碧眼的“纯种”雅利安美女发生性关系,炮制出“完美的”雅利安后代。当时负责“生命之源”计划的正是纳粹党卫军头子海因里希·希姆莱。从1933年开始,他就授意所谓的“党卫军精英”专门选择金发碧眼的德国妇女发生性关系,以便为“元首”创造更多的“优秀人种”。除采取种种措施鼓励雅利安人生育以外,为了实现纯种雅利安婴儿的批量生产,纳粹在国内和他们所占领的地区设立了众多秘密的、令人发指的“勒本斯波恩中心”。


“勒本斯波恩中心”向雅利安妇女提供了一个可以生小孩并可以对外保密的地方,使她们可在那里悄悄产下她们非婚生的婴儿。这里的孕妇个个都是金发碧眼,符合纳粹的雅利安人理想标准。为了保密,母亲的身份都被记录在由党卫军严密保存的文件中,这些文件是与当地普通儿童的出生记录分开保存的,自从希姆莱1936年开办第一所“勒本斯波恩中心”之后,他手下的党卫军在德国各地又建起了九个这样的产院。在第三帝国12年的历史上,大约有1万名婴儿出生在德国的“勒本斯波恩中心”。


二战开始后,纳粹又在多个被占领的欧洲国家设立了所谓的“勒本斯波恩中心”,迫使被侵占国的金发女郎与德国军官发生性关系。事实上,许多进入“勒本斯波恩中心”的女人都是妓女,还有一些是被穷困和绝望所迫的妇女,希望能挣点钱养家糊口。当时纳粹对她们的要求只有一点:就是必须金发碧眼,纳粹认为这是生产“纯种”雅利安婴儿的必须保证。当时至少有8000名所谓的雅利安婴儿以这种方式在欧洲诞生,纳粹元首希特勒为示鼓励,经常与那些“雅利安后代”拍照留念。


许多金发碧眼的德国未婚女子和已婚妇女都疯狂地响应纳粹的号召,在德国士兵开往前线时,纷纷与他们发生性关系。历史学家马克·希尔道:“当年许多德国女子都将她们的行为当作是爱国心的表现,为的是生产出金发碧眼的新一代纳粹分子。”不过,对于其他纳粹占领国的女性,“爱国宣传”显然毫无作用,于是纳粹便使用出一些更残忍的手段,逼迫金发碧眼的当地女子与德国士兵发生性关系。


希姆莱为了实现所谓“光大德意志优等民族”这一极其荒谬的目标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以生孩子的多寡为标准来提拔党卫军成员。纳粹甚至还嫌十月怀胎批量生产“雅利安婴儿”速度太慢,于是干脆直接绑架其他国家具有雅利安血统和相貌特点的金发儿童,将他们送到德国给人抚养,希望他们将来成为德国的“铁军”。二战期间,在被纳粹占领的欧洲国家至少有25万儿童被纳粹分子绑架,送给德国家庭收养。由于战争后期德国资源缺乏,许多被绑架儿童都因营养不良而死去。


纳粹孽债


二战结束后,尽管纳粹“生命之源”计划的主要负责人,盖世太保头子希姆莱服毒自杀。但他负责制定的纳粹“勒本斯波恩”计划档案却在炮火中幸存了下来。档案显示,纳粹计划在被侵占的欧洲各国都建立“勒本斯波恩中心”,尽管二战中有600万德军士兵死亡,但希特勒却希望通过“勒本斯波恩”计划炮制出更多的士兵。


档案显示,纳粹的“勒本斯波恩”计划甚至定到了1980年,纳粹梦想到那时能炮制出1。2亿名强壮的“雅利安后代”。幸运的是,随着纳粹的灭亡,臭名昭著的“勒本斯波恩计划”也终于寿终正寝,众多金发碧眼的欧洲女人都逃过了这一大劫。但是,在“勒本斯波恩中心”所出生的孩子们却并没有因为战争结束而终结他们的苦难。


1945年5月8日,第三帝国投降,纳粹的荒唐计划终止了。但纳粹创造“优等种族”的罪恶行径,却使数以万计的孩子成为牺牲品。现在,这些当年纳粹制造的婴儿都已人到中年,他们决心要与纳粹遗留的这一孽债抗争。许多人在设法探究自己的身世,但往往半途而废,因为知道谜底的德国人始终不愿正视自己充当纳粹分子的历史,而他们的生身父母和养父母则对“生命之源”计划三缄其口,德国媒体也没对希姆莱的人种试验详加报道。加上二战结束时,纳粹党卫军又毁掉了数千份有关德国“生命之源”计划的文件,这就使本已披上神秘色彩的孩子们的真实身份更加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