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30万娃娃兵投身战场 白天埋尸晚上陪睡

wwy0209 收藏 1 558
导读:心 童年是快乐的时光,但在一年一度的儿童节来临之际,200名“猛虎”娃娃兵浮出,却让我们的目光转移——全球还有30万娃娃兵,他们远离父母,每天为了廉价食物卖命卖身。“爱护儿童”已是尽人皆知的口号,但这种爱护一直前行在一条漫长而曲折的道路上。让未成年的孩子远离枪支,应是世界各国共同的责任,因为放下枪的娃娃们也代表了我们共同的未来。   娃娃兵的事实   没人真正知道全世界到底有多少娃娃兵,但据一项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全球娃娃兵总人数超过30万人,几乎占了全球冲突交战方士兵总人数的四分之一。

心 童年是快乐的时光,但在一年一度的儿童节来临之际,200名“猛虎”娃娃兵浮出,却让我们的目光转移——全球还有30万娃娃兵,他们远离父母,每天为了廉价食物卖命卖身。“爱护儿童”已是尽人皆知的口号,但这种爱护一直前行在一条漫长而曲折的道路上。让未成年的孩子远离枪支,应是世界各国共同的责任,因为放下枪的娃娃们也代表了我们共同的未来。


娃娃兵的事实


没人真正知道全世界到底有多少娃娃兵,但据一项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全球娃娃兵总人数超过30万人,几乎占了全球冲突交战方士兵总人数的四分之一。




在2002年到2007年间,全世界19个国家的70多个军事组织,都曾招募和利用娃娃兵战斗。


缅甸是娃娃兵比例最大的地方,不论政府军还是叛军都招募成千上万的孩子参战。


英国和美国也招募17岁士兵,从技术上说,他们还属于孩子,但他们不被允许直接参加战斗。澳大利亚、奥地利、加拿大、卢森堡、荷兰以及新西兰等国,也都存在类似的政策。


大多数娃娃兵都是非武装战斗人员。他们的工作包括送信、搬运物资、充当间谍以及性奴。


近来的研究显示,在一些军事组织中,女娃娃兵的人数竟然高达40%。在过去20多年的战争冲突中,女孩们几乎参加了40场战争。


男女娃娃兵遭到性虐待的比例几乎相同。


在不对称冲突中,巴勒斯坦、伊拉克、斯里兰卡等国的娃娃兵通常充当自杀人弹。这些几乎没有受过任何训练的士兵除了与敌人同归于尽外,没有任何其他战斗技巧。


别无选择


11岁女孩“上前线”


斯里兰卡当地媒体5月30日报道,在约30万泰米尔族战争难民中,目前已鉴别出200名被反政府武装泰米尔猛虎组织强行招募的娃娃兵。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斯里兰卡代表杜维梅尔说,他们只是被猛虎组织强行招募的娃娃兵中的一小部分而已。自2003年以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共收到6000例猛虎组织强行招募娃娃兵的报告。


在斯里兰卡“停火区”边缘的卡塔兰河,政府军少将迪亚斯表示,自己的57师过去简直就是在和“女孩”交火。迪亚斯还表示,在自己部下抓住的一部分女娃娃兵中,她们都将自己头发剪短,以此鼓励自己像男人一样去战斗。“我们的士兵也见过只有11岁的女娃娃兵,我们很难用枪去射杀一些只有十几岁的女孩,但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射击。”迪亚斯说道。


一位政府军士兵表示,在所有猛虎组织死者中,大部分都是娃娃兵,最小的只有12岁。



辛酸回忆


白天埋尸晚上陪睡


如今在德国家喻户晓的厄立特里亚籍当红女星梅哈丽曾在自传《烈火之心》中披露:上世纪70年代,6岁的她也曾是一名娃娃兵,先是学开枪放炮,然后是白天埋尸体,晚上陪睡觉。




梅哈丽出生在饱受战火摧残的厄立特里亚。因为战乱,父母逃离了村庄。大约6岁那年,梅哈丽在别人的安排下当上了“厄立特里亚解放阵线”的娃娃兵。


梅哈丽说,当时她又瘦又小,就连一把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都抬不起,“可是首先你必须接受训练,每天冲着大树练习射击,当然我几乎就没打中过。毕竟我太小了,根本托不住枪!”


娃娃兵们的生活条件非常恶劣,没有人在乎他们其实还是孩子。每天晚上梅哈丽都会被老鼠咬,睡不好觉还浑身是伤,有时候还会被长官叫去陪睡觉,可白天,娃娃兵们除了训练外,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埋尸体!


在当了3年的娃娃兵后,梅哈丽被一位远房叔叔解救出来,从此前往德国一位亲戚家生活。


噩梦开端


只有杀人我才能活


欧克查尔斯,一个14岁的乌干达前儿童兵,他的腿有点跛,头顶上有明显的疤痕。欧克在10岁的时候被乌干达一叛乱组织绑架,成为一名儿童兵,并被迫参加了三年的战斗,在这三年里杀人已经成为例行公事。


欧克日前向记者讲述了他当时的真实经历以及第一次的杀人经历:“我做了一周的搬运工,运送弹药;接着被训练去战斗,学习如何使用砍刀、地雷和机枪射击,发射火箭推进式榴弹发射器。一个星期后,他们就命令我去抢劫和杀人。他们说:"现在我们已经给你权力去杀人,你必须这样做,如果你不这样做,我们将杀了你。"”“几小时后,我们来到一个小村庄抢食物和用品。村庄里大多是妇女和儿童,他们命令我必须杀死这些人,我停顿了一下,他们便用砍刀砍我,我闭上眼睛开始杀人,那是一段太痛苦的经历。在之后的几年内,我被迫犯下许多暴行,杀了很多平民,只有杀了他们,我才能活下去,有东西吃。关于无辜平民的生命,我来不及想那么多。2005年,我陷入乌干达政府军的埋伏,被政府军抓获,然后到了一个儿童难民康复中心,最近才获释。”本报综合报道袁金会


童年呐喊


“我实在忍受不了”


据全球child-soldiers.org网站、美国国务院2005年《人口贩运问题报告》及BBC在全球记者采访报道,全球各大洲儿童兵的童年经历如下:


非洲


中非共和国:一个从武装部队遣散回来的16岁女孩说:“我为自己做过的事情感到痛苦。我杀了很多人,这个困扰我很久。回到家乡后,因为我杀过人,就必须参加很多洗涤灵魂的传统仪式。但是现在我仍然能梦到那些被我杀死的人,他们站在我面前,问我为什么无缘无故杀他们,我哭着醒来。”


津巴布韦:一名女娃娃兵讲述了自己在“国家青年服务训练队”的经历:“我们的集体宿舍没有人看管,一晚上时间我们几乎全部被强奸了。如果哭,我们还会被马鞭子抽打。”


南亚


缅甸:一个两次被迫入伍的娃娃兵说:“他们给我填了入伍表后问我多大年龄,我说16,结果被抽了一耳光,他们说你18岁,必须答18,我只好说自己18岁。我又说但我真的只有16岁。他们说那你为啥参军,我说我是被强迫抓来的。他们说闭嘴收声。我说想回家他们说不行,说打个电话也被拒绝。”


拉丁美洲


哥伦比亚:一个7岁就流浪街头、后来入伍的娃娃兵说:“我被塞给一只枪,他们让我射杀自己最好的朋友。只有这样做他们才会相信我。如果你不杀自己的朋友,自己就会被朋友射杀。我实在忍受不了,所以逃出来了。”


中东


伊拉克:一个12岁的娃娃兵说:“我加入军队是为了打美国军队。昨晚我用火箭弹向一辆坦克开火。”


……


本报综合报道 屈亚媛 李珊


专家解读


因缺乏负罪感儿童兵更残忍


就娃娃兵问题,本报记者昨日采访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儿童犯罪心理学专家王大伟。


王大伟说,从心理学方面分析,十三四岁的青少年一般都有“青春恐惧症”,他们这个年纪喜欢叛逆、冲动,在战场上会比成年人更无所顾忌,更不计后果。另外十三四岁的青少年更容易接受战争“亚文化”。亚文化是指非主流的、局部的文化现象,属于某一区域或某个集体所特有的观念和生活方式。对于十三四岁的青少年而言,主流文化应该是念书、行善,而叛乱武装组织为他们营造了一种“亚文化”氛围,让儿童兵善战、在战争中杀人。同时他们还传授“中和技术”。犯罪学中的“中和技术”是指犯罪人在感受到自责时会产生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犯罪人利用这种技术避免内心的道德质问,并能够得出“自己的行为不是反社会的”结论。武装组织会为儿童兵的杀人行为冠上一些“民族解放”等口号,有这些道德上的支持,儿童兵在战场会更勇敢、残忍。本报记者袁金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