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第二章 为了祖国 测试

金满马甲 收藏 0 7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88.html[/size][/URL] 测试 岳昆仑被一个通信兵推进屋的时候,屋里十几个当兵的已经收拾好靠窗一溜码齐的铺位,步枪在对墙那整齐地靠成一排。岳昆仑往通铺上睃一眼,铺上有松绑腿的、有吃烟的、有耍钱的……酸溜溜的汗味和脚丫味直往鼻里冲。 “壮丁怎么往这送?”坐铺沿上抽旱烟锅的红方脸皱下眉头,沧桑的目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88.html


测试


岳昆仑被一个通信兵推进屋的时候,屋里十几个当兵的已经收拾好靠窗一溜码齐的铺位,步枪在对墙那整齐地靠成一排。岳昆仑往通铺上睃一眼,铺上有松绑腿的、有吃烟的、有耍钱的……酸溜溜的汗味和脚丫味直往鼻里冲。

“壮丁怎么往这送?”坐铺沿上抽旱烟锅的红方脸皱下眉头,沧桑的目光落在岳昆仑身上。岳昆仑还穿着出山那天的粗布衣服,一路上已经破烂得不成样子,汗渍混着尘土黏在身上,眼却闪着精光。

“不知道,连长命令的!”通信兵把一摞军服放在铺上,又往上压一双圆口布鞋,转身出了屋子。

“妈了个巴子!我们‘尖刀连’什么时候成收破烂的了。”骂骂咧咧的人岳昆仑认识,就是他在盘石镇上揍的兵痞田永贵,一路上田永贵带着刺的目光在他身上来回踅摸,现在又和他编在一个班,田永贵满脸不岔。

“狗蛋,领他去洗个澡。”红方脸没搭理田永贵,冲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娃娃兵说。

“得令!”狗蛋一骨碌从铺上出溜下来,趿拉上草鞋到处找洋皂铁桶,一身肥大的军装在单薄的身体上来回晃荡。

“走吧,新兵!”狗蛋拍下木桩一样杵在屋当间的岳昆仑,顺手把铺上的新军装带了。


狗蛋先领着岳昆仑去的炊事班,没有热水,就把岳昆仑带到村里水井边。

“能洗吗?”狗蛋乜斜着眼看这憨头土脑的新兵,十二月的天冷风飕飕地刮,士兵们都穿着冬装。岳昆仑也不搭话,踏上井台吱呀吱呀顺着轱辘吊上一大桶水,岳昆仑从小到大洗澡就不怎么用热水。


狗蛋蹲在一棵歪脖子树下,羡慕地看着脱剩个裤头的岳昆仑。岳昆仑是那种穿着衣裳显瘦,脱下衣裳一身腱子肉的品种,打小的习武和打猎生活,将他的体型磨砺得像头蓄势待发的豹子。一桶清亮的井水从头上浇下,岳昆仑一甩头发,长吐一口气,古铜色的身体上很快氤起丝丝白气。

“我叫狗蛋,你叫个啥?”狗蛋把洋皂抛过去,岳昆仑一把接了。

“岳昆仑。”

“巧了,前段我们刚在昆仑关和小鬼子打了场大战,还打死鬼子一个大官,好像是个少将。”狗蛋说的是一九三九年底桂南会战中的昆仑关战役,二OO师作为主力参加了此次战役。此役日军在昆仑关留下八千多巨尸首,日军第十二旅团军官死亡达85%以上,击毙旅团长中村正雄少将。我军也付出了惨痛代价,阵亡接近三万,舆论称此役为“昆仑关大捷”。岳昆仑生长的滇黔大山消息闭塞,只知道东洋人在打中国,对具体战事一头雾水。

“让我领你洗澡的是我们班长,叫杨玉成;骂你的是田永贵,人是恶了点,但打仗不孬。”狗蛋看岳昆仑不搭茬,换了个话头。岳昆仑还是闷着头搓泥,他本就话少。


洗完澡换上军装布鞋,狗蛋又领岳昆仑找炊事班老王理了头,头发长容易藏虱子,推子贴着头皮走,理完对着脸盆一照,是光头刚长出发茬的模样,岳昆仑觉得浑身轻快。岳昆仑拍拍脑袋正要出院子,杨玉成、田永贵一班人走了进来,已经是晚饭的饭点。一班人看眼岳昆仑都觉得诧异,青灰色粗布军装让岳昆仑穿出了一身英气,一张瘦削黝黑的脸上,鼻梁挺直,目光锐利,是特别适合戴军帽的头型。刚才还灰头土脸的山里人,转眼换了个模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