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巴黎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印度支那了,这是毫无疑问的。” 德文郡公爵威廉-康普顿-卡文迪许沉默了片刻,方才打破这令人窒息的压抑。

“或许我们应该放弃东南亚的部分利益,构筑起新的壁垒。”看了眼沉默无语的王储,卡文迪许继续说到“中国人已经开始在藏南、阿克赛钦地区部署更多的军队了,如果无法确定和新德里之间的配合,我想大英帝国曾经的骄傲-印度次大陆将彻底的成为中国人的势力范围中去,而这对于联合王国来说,将是一场最大的悲剧。”

“我们应该做些什么了。”转过头来的威廉王储看着面前有些显得苍老的公爵,肯定的说到。

王储知道自己这不是在痴人说梦,至少在现在的英国,王室拥有的影响力不是任何一个首相可以与之媲美的。即便是在1653年自称为‘贵族保护者’的奥利弗-克伦威尔通过战争,推翻了君主制,并夺权建立了共和体制后,这种影响力依然存在。

虽然克伦威尔本人成为了军事独裁者,并一直统治到1658年其去了上帝那边和‘没脑袋的查理’会面后,其子理查德-克伦威尔似乎对‘贵族保护者’这个名头没有多大兴趣,面对王权更是提不起精神来,于是理查德很干脆的宣布自己退位,顺便发表了一篇概要,大概意思就是英国回到共和体制,至于别的什么,请别找本大爷,有本事你们去找我老子去,他老人家目前正在上帝那里和查理伊势讨论着国王的脑袋是否真是砍得正确。

但是,由于没有国家元首的存在,大不列颠岛上的国民、军队立刻陷入在动荡不安,说到底还是国民们普遍觉得还是能够回复到以前的君主体制比较好一点。毕竟有种东西是人心底最为渴望的,那便是骄傲感。于是在1660年,英国重新确立了君主制,并由查理一世的儿子查理二世继位为国王。

而在某种意义上,威廉王储一直很是推崇查理二世,因为这个被认为是自1649年其父亲查理一世被砍掉脑袋之后,最具有实权的国王永远都是那样的令王室感到骄傲,他意志坚定、机智应变、知人善任、在教派冲突的危机时仍能操纵大局,他处死了9名签署查理一世死刑命令的圆颅党人;借‘天主教阴谋案’将议会中的天主教徒清除出去。并在1679年,签署‘人权保护法’,虽然他在1685年死去时,没有留下合法的后嗣。

一直以来在威廉王储的心中,查理二世国王是极其伟大的,而自己也需要去成就这样的伟大的使命,不是为自己,也不是为了温莎王朝,而是为了伟大的大不列颠,正如查理二世在危难之时,始终不曾放弃英格兰一样。

威廉王储知道他可以做到,王室可以做到,而这一切只是需要利用王室的影响力,相比之下,伦敦要想成为欧洲的领导者,远要比巴黎来得简单,当尼古拉-萨科齐在构想着自己该是怎么样才能和柏林争夺到欧洲的主导位置的时候,他大概从没有想到,伦敦要做到这些其实很简单,因为英国王室从来都是和欧洲有着藕断丝连的千层万屡的关系。

在1960年,伊丽莎白女王曾发布了一道枢密院御令,宣布王室的姓氏将为蒙巴顿-温莎,而作为长子嫡孙的威廉王储的姓氏尽管也为蒙巴顿-温莎,但谁都不会忽略他的祖父、女王的丈夫-菲利普亲王是为原希腊王子,从这个角度上来看,菲利普亲王的血缘姓氏,也就是现在的王储的实际血缘姓氏,

这样一来,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索恩德堡-格吕克斯堡王朝也才是温莎王朝真正的血统,这和欧洲有什么关系?或许对于许多大大咧咧的扬基佬,整天埋头中庸的中国人,这个绕口复杂的名词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但在欧洲,甚至在莫斯科的眼里,这却是有着更多的涵义。

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索恩德堡-格吕克斯堡王朝 ,这个发源自德国极北城镇-格吕克斯堡的王朝现在依然在统治着丹麦、挪威,这两个北欧国家。而王朝的成员又皆是奥尔登堡王朝-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三世的后代,也因此被视为奥尔登堡王朝的一个分支系。

从这里看来,希腊(已经被废了)、英国、丹麦、挪威王室的继承人都实际上是格吕克斯堡王室的成员。这种关系使得大不列颠的王室不仅与欧洲历史最悠久的丹麦王室具有关系,还与欧洲大部分王室都有血缘关系,再加上祖母-伊丽莎白二世的以上的姻亲关系,这样一来,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挪威国王-哈罗德五世、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比利时国王-艾伯特二世,甚至是之前已经被非处的希腊王室、罗马尼亚王室、德国王室、俄国王室都与此时的这个站在窗前的中年男人具有血缘关系。

而且不说前希腊国王康斯坦丁二世、劳仁斯-凡-德-波斯特爵士、亚利山德利亚郡主、西敏公爵夫人、罗姆西男爵和北布拉德利男爵夫人是自己的教父母,单是这一层的王室关系,就足以使得威廉王储帮助伦敦在整个欧洲具有着极大的号召力。

而巴黎,且不管作为法王路易-菲利普一世的后裔,自1848年起拒绝承认所有法国国家元首的奥尔良党;法皇拿破仑一世的后裔,自1870年以后拒绝承认所有法国国家元首的波拿巴党,前者有巴黎伯爵-法兰西公爵-亨利七世,后者有拿破仑七世,单独是一个正统派,就可以轻易的让萨科齐的一切努力都随时可以化作泡影。

正统派的法国国王的王位觊觎者-路易二十世,即安茹公爵-路易斯-阿方索,作为波旁王室的后裔,自1830年起拒绝承认所有法国国家元首的正统派似乎和西班牙之间的关系更亲密(具体的大家具体去查吧,我画关系草图都把自己头画昏了),不管怎么样,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三世曾被推举为法王-阿尔方斯一世,而根据这样的排序而来,这之间的联系似乎一直都是法国政府所头疼的,因为某些程度上,这中间的王室联系是任何一个政府也碰触不得的。

这种情况同样存在于德国,普鲁士王位继承人、霍亨索伦皇室家族首领,称普鲁士亲王的格奥尔格-弗里德里希-斐迪南亲王因为其是普鲁士王子小路易-斐迪南亲王与夫人卡斯特尔-吕登豪森女伯爵-多娜塔-爱玛女亲王的独子,所以这位1976年生于不来梅的王室后裔在其父亲去世之后,便是成为了霍亨索伦家族的第一继承人。

1994年,其祖父老路易-斐迪南亲王去世,奥尔格-弗里德里希-斐迪南亲王于是成为了普鲁士王位继承人、霍亨索伦皇室家族首领,称普鲁士亲王。这个拥有着约1500万欧元财产和霍亨索伦城堡的所有权的亲王殿下在理论上来说,还是英国王位的第148顺位继承人,这其中的复杂性可想而知了。不过这一切都不是最重要的,因为在欧洲,王室所具有的力量是无形的,是不需要任何‘魔法’便能够达到的。

正如汉诺威亲王、王位继承人、韦尔夫王室家族首领-恩斯特-奥古斯特-阿尔贝特-奥托-鲁普雷希特-奥斯卡-贝托尔德-弗里德里希-斐迪南-克里斯蒂安-路德维希那样,这个汉诺威王位继承人恩斯特-奥古斯特与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宗德堡-格吕克斯堡公主奥特鲁德的长子,不仅仅是英国国王-乔治三世的男系后代、汉诺威末代国王-格奥尔格五世的玄孙、不伦瑞克公爵恩斯特-奥古斯特的长孙,而且德意志皇帝兼普鲁士国王-威廉二世的外曾孙,1999年,其与摩纳哥亲王-兰尼埃三世的长女卡罗林公主结婚后,虽然因为卡洛林公主是天主教徒,根据英国的王位继承法,恩斯特-奥古斯特失去了英国王位的第445顺位继承权,但却成了摩纳哥王位的假定继承人。

这样一来,恩斯特-奥古斯特不仅继承了家族遗留下来的1.5亿欧元财产、在德国和奥地利的万顷土地、森林以及数座城堡和大量稀世珍宝,还继承了政治上的连续性。

而这种联系,又使得摩纳哥和英国王室之间的联系走近了一步,而这也是威廉王储所最愿意去看到的。尽管英国议会自1688年光荣革命以后就一直有权决定谁来继承王位,但国民的支持却也是威廉胆敢更多的涉足政治的原因,至少78%以上的民众认为英国应该继续保有王室,80%的被访者则认为英国至少在30年内应该实行君主制,这些数字并不是虚无的,那些和欧洲王室、政界之间的联系并不是没用的。

因为国王是英国名义上的最高军事统帅。国王及王室成员又是英国皇家海军、皇家空军、陆军、皇家警察等不同部队的名誉长官,而且按照英国法律,军队必须宣誓效忠女王。几乎每一场战争中,都有当军人写信给王室,表示他们知道自己是在为英国和王室而战。

威廉知道,自己需要的只是一个口号罢了,而在喊出这个口号之前,他已经做得够多的了,包括通过东南亚来削弱法国,将俄国人引入到一场战争去,现在似乎只剩下了最后的一步要去做了,而这一步的布局才是这一年多来,大不列颠所最终需要的。

“大不列颠之所以能够强大,所依靠的并不是军队,而是我们的政治体制,以及平衡主义的把握性,只有置身在纷乱中,把握住平衡,只有光辉孤立主义,才能够使得大不列颠走向世界的巅峰。”看着面前两鬓已经有些发白的德文郡公爵,威廉王储冷笑着说道。


本节参考:欧洲王室在政界的影响力,光辉孤立主义、平衡主义、欧洲王室的联系(有兴趣的可以去画个草图,反正我自己是画得头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