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狂洪秀全:“甜露”里的“自信”

"甜露"并不是什么珍馐美味,只是地上的各种野草,并不好吃。可是洪秀全在缺粮时,也不得不以此果腹,聊以度日。原来,1864年初夏,由于湘军将天京城围得水泄不通,城中粮尽,而洪秀全又不愿意"让城别走",只好下令全城军民多准备"甜露",并且说这种东西不但可以吃饱,而且有长生不老之功效。事实当然不可能是这样,吃"甜露"的洪秀全,不但没有长生不老,反而因此中毒,不久病死在天京一种说法,享年52岁。洪秀全的这种行为与他暴躁的脾气和他的宗教偏执狂有着密切的关系。


不管是"在家中帮助父兄种田、养猪,或到山野放牛"的洪秀全,还是在山村学堂里捧着儒家经典,"子曰"、"诗云"摇头晃脑的洪秀全,还是在深宫里讲"天话"的洪秀全,肯定不是上帝的次子,也不是"太阳",他是一个普通人。


这个普通人脾气非常暴躁。一发脾气,小则将老婆暴打一顿,大则要人人头落地。对于洪秀全的坏脾气,早在金田起事前几年,萧朝贵就假托天兄对他进行劝戒。某天天兄下凡将萧朝贵带上天,对萧说:


洪秀全是我儿子。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我脾气暴躁,他也脾气暴躁。但我在天上,还不打紧,可他在人间,你劝他要注意一点,在该发怒时才可以发脾气。


因此"天兄"萧朝贵经常"教导"他:


洪秀全老弟,你回到家后,如果你妻子有些不晓得的事情,你要慢慢教导她,不好打生打死的。


洪秀全生起气来,往往控制不了自己的火气。在朝中谁都不给面子,谁都要杀,就是像杨秀清这样的天字第二号人物,也怕被他一怒而杀,只得拍马屁:


二兄的性格是从天父那里遗传而来的,子肖父性,并不是二兄弟的气量狭小。


当然,也并不是只有杀人才能平息怒火,洪秀全也知道自己的坏脾气,因此经常教那些惹他生气的人避免杀身之祸的办法。例如:


亮起速快求开恩,


不求莫怪亮连天,


见人跪求替人奏,


不奏亮起在眼前。


又如:


亮起跪求要虔诚,


亮未救缩莫起身,


亮红速跪速救乌,


一个起身不容情。

当时人们将上帝翻译为"耶火华",太平天国为避讳,以"亮"字代替"火"字。第一首打油诗的意思是:我发火时你们赶快求我开恩,否则等我火气更大时,你们就可能当场到"阎王老爷"处报到。第二首打油诗的意思是:我发火的时候,你们要真心实意地跪下来求我开恩,一直到我气消了你们才能起来,否则决不容情。


在洪秀全身边的人员了解他的脾气后,时不时要为那些惹他发火的人"救火",以免收不了场。而经常救火的人就是他的第二十个妻子,她因为经常救火得到洪秀全的信任和称赞,他向其他妻子宣布,宫中最难得的就是第二十妻。他教训后宫里的妻子们说:


每次我发火是谁来救的救得最多的人实际上是在为自己造福,每次救火的人是真正的月亮,只有真月亮才能配得上我这个真太阳。


除了脾气暴躁外,洪秀全还是个宗教偏执狂,这主要表现在对上帝的信仰上。由于科举考试失败,再加上积劳成疾,他自称在病中梦见一个金发碧眼的老者给他一把剑,说是要他杀尽人间的一切妖魔鬼怪,从此他就以上帝的次子自居。金田团营前一年,洪秀全穿起黄袍,拜上帝教的会众抱着朝圣朝主的虔诚来朝见他。他向人们转告上帝的话:


我将遣大灾降世,凡信仰坚定不移的将得救。过了八月后,有田无人耕,有屋无人住。


吓得人们不得不信上帝。他以此来团结会众,"震慑"那些意志不坚定的人。 金田团营的第二年7月,太平军被困紫荆山,食盐吃尽,伤病又多,军心发生动摇。为了鼓舞士气,他发布命令说:


天王命令各军各营众兵将,大家只管放胆欢喜踊跃,一点都不用慌,万事皆是天父天兄安排定,所有困难都是天父天兄在试探大家的心。大家只要真心诚意地对待天父天兄就行了。


在著名的永安突围前,洪秀全又在突围命令中保证:不管那些妖魔鬼怪手段多么高明,都难以逃脱天父的真手段,天父天兄命令你们杀尽人间妖魔,他们会经常照应我们的。


如果说在太平天国前期,洪秀全对上帝信念的执著曾经有助于团结和鼓舞士兵的话,定都天京以后的洪秀全的这种偏执,在某种程度则直接导致了天国的失败。他有一句口头禅:我即使是天天睡觉都能够做王,能够坐得稳江山。也就是说,他天生是做皇帝的料,为什么?他说:"天降尔王为真主,何用烦愁胆心飞"既然如此,他就理所当然地深居内宫,少问政事,一心去编织他的天国神话。


为了对天京事变中自相残杀进行自我辩解,他以自己或他儿子的名义,不知疲倦地向人们说"天话"、"梦话"。1861年他干脆将国号由太平天国改为"上帝天国",仿佛这样就能进一步获得上帝的"保护",这个国号才用了不到一个月,他又将其改为"天父天兄天王太平天国",以为这样就能将湘军吓得屁滚尿流。


1863年冬天,天京被湘军包围,城中弹尽粮绝,李秀成建议"让城别走",联合扶王陈得才等部太平军,北进中原,再图东山再起。洪秀全严加驳斥说:


我奉上帝圣旨、天兄耶稣圣旨下凡,作为天下万国的唯一真主,有什么害怕的。不用你来劝我,国家大事也用不着你来处理,你想走就走,想留下来就留下来,随你的便。我的铁桶江山,你不扶,自然有人扶。你说没有兵,我的天兵比水都还多,曾国藩这种妖魔有什么可怕的你怕死肯定就会死。


虽然李秀成以死相谏,洪秀全仍然拒绝从天京撤退。


既然不肯走,天京粮食日渐短缺,洪秀全也只得以"甜露"为食。当然,天父天兄没有能保住洪秀全的人间天国,当湘军攻破天京时,天王府大门外高悬的"天子万年"、"太平一统"的巨幅门联,统统都在炮火中灰飞烟灭了。


摘自: 《太平天国史迹真相》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