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台湾,与网友 收复领土联盟 的讨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网友 收复领土联盟 在铁血海军版块上发布了一篇题为:《[原创] 中国海洋收复战略及构建近海“螃蟹型”格局 》文章 [http://bbs.tiexue.net/post_3591505_1.html[],提出了不少不同于主流、且显得比较新颖的思路,读来颇受启迪,就沿着他的解决台湾思路,谈一点自己的“胡思乱想”,反正是在军网群言,说来绝大多数是“做不得数”的,谁让咱死性不改要在鉄血军网上当铁杆军迷呢。嘻嘻!

亚洲地区,的确是个麻烦遍布的地方,中国的东南西北,四面八方,更是没多少省心的地儿。欧亚大陆连成一片,亚洲大地又是人口众多,民族杂居,帝国主义殖民国家退出时,恶意地处处埋留矛盾,使你亚洲诸国整天忙不完的内斗不休,现在更成为大小战乱的“发酵罐”,亚洲人民处处内斗不休,帝国主义家家坐收渔利。又因历史原因造成的国家林立,人口又多又密,民族、宗教之间的冲突时起,既然同一民族,同一宗教下的民众也不一定能和平共享。本来各处已纠葛不清,再加上当年西方帝国主义殖民政策造成的恶果,流毒给这地区各国永远的痛。中国现在就在承受着过往的“以不了而了之”所造成的苦果。

该文作者以赤子之心,著文试图论讨中国破茧图强的强军主张,苦口婆心之言,或会给有心的当政者提供点另类思路的参考,如果他们能阅到并思考的话。我对作者的这份赤诚心,是很赞赏的。

据说江当政时,曾有过首先解决台湾问题的国策,这是与西藏问题相较而言。现在看来,这个决策似仍在执行中。那我就先从立足首先解决台湾问题着眼,来谈点自己的管见吧:

因为爱读小说,就套用几句中国武侠小说常用说法:如找对手的“罩门”。我们就当台湾乃是一条江湖汉子吧,对决时要想叫台湾这条“汉子”落败倒地,对决者往往要先找出他的“罩门”所在,然后认准穴位,一招点去,该汉子应指倒地,不就胜负已定了吗?

先前民进党执政时,陈水扁摆出一派死猪不怕滚水烫的死硬架势,好像刀枪不入的“硬汉”形象,叫板大陆,大陆则以硬还硬;如今国民党重新掌权,马英九以一套马氏太极拳法,跟大陆大玩推手晨练,大陆则有来有往地予以陪练,好像心平气和,其乐融融,而且往往“有求多应”,着实帮着马教头功夫更上一层。

然而,不论是此前的陈阿瘪,还是日今的马高弟,当涉及中国统一话题时,都绝对地会“顾左右而言他”。有最新台湾民调显示,尽管大陆为救台湾经济,给予了台湾全球第一的优惠待遇,为救南台湾农民,真没少掏腰包帮其渡过难关,可这深绿票仓的腹地,支持民进党的热情并未见降落,陈水扁仍然是他们心中的政治明星。全台湾拥护与大陆统一的民众仍和以往基本不相上下,有的甚或更低。所以,大陆的甚么一厢情愿的说教:“解决台湾问题我们寄希望于广大台湾人民”,简直就是一句兑现不了的空话,甚至是不知所云的“屁话”。你们不是说寄希望于我的“广大”嘛,现在我们的“广大”就是“不愿意”,你又能怎地?所以,不论是在野的民进党或是在位的国民党,都在跟大陆政权玩“老鼠逗猫”游戏。我以为这就是台湾问题的“死结”,是他们“功夫横练”下的“刀枪不入”。对此,我们只有找到他的“命门”所在,亦即“死穴”处,一指点去,他不就受不了了?

台湾的“命门”在那里?金庸金大侠早在《鹿鼎记》中给我们描述了:话说当年韦小宝挂帅水师去收拾台湾时,他先跑到一个离台湾不远的荒岛上“钓鱼”去了,随后将此岛命名为“钓鱼岛”。大概就是这个至今仍无人居住的钓鱼岛,台湾人称“钓鱼台岛”,日本鬼子却叫“尖阁列岛”。

我们难道不可以把这荒岛变成钩钓台湾的“鱼饵”?奇了,怪了,一个至今仍被日本海上自卫队巡防的钓鱼岛,你竟建议当政者拿它去钓大鱼,岂非狂人说梦话?

钓鱼岛是中国领土,对这一点的认知,海峡西岸是一致的,基本不存在异议。(当然,极少数亲日派例外) 假设:如果中国海军一举把巡弋在那里的日本海上自卫队舰船轰回他老窝“自卫”去,然后拆除那日本右翼民间组织设置的宣示性标志物,干脆驻军在那岛上,让它荒岛不荒,飞机能降落,中国渔民天天理直气壮的在那一带海域“钓鱼”的干活,中国海军年年在那岛上演习登陆作战,舰队常年巡游在那一带海域,这将会对台湾政局产生多大的震慑作用?民进党的深绿群,国民党的浅蓝层还能有多大作为?我海防战士既然能在南海礁盘咫尺之地上搭建起守卫海防的据点,对邻近岛礁起到监视护卫作用,令觊觎我南海岛礁之敌不能为所欲为。而这相比更巨大的钓鱼岛,今虽荒无人烟,怎也与南海礁盘大得不可比拟。更何况我海防部队有半个多世纪的守卫荒岛经验。守卫、开发钓鱼岛当不在话下。

一旦钓鱼岛掌控在我军手中,不正可以把美日围困中国出海发展的所谓的第一岛链破它一个小小的扣环吗?我们掌控了这个小环节后,向东,可保我海军舰船直指东面的深蓝海域;向北会令日美屯兵的琉球群岛(日本称冲绳群岛)笼罩在我短程导弹和远程火箭火力打击之下;向南则会间接左右台湾政局的有力因素,在心理上必给予台湾以心理压力,使台湾真正成了我们“卧榻之下”容不得他人染指的地方,那些至今仍迷信于“不统不独,不即不离”的台湾可以继续存在下去,只想取利,不顾祖国一统大义的台湾“选民”们,或许会更慎重自己那一票投向何方。或许会令台湾问题早日和平解决,更易水到渠成。

可能会有人说:“你这老疯子,岂不是要挑起中日间的国际战端吗?”甚或会有人指责这是在“玩火”,搞不好会引起什么大战的。诸如此类的论调。是的,就是要主动挑战一下国际强权的海盗逻辑。放心吧,收复钓鱼岛不会引起中日大战的,日本没有为荒岛跟中国大打一场海战的。如果中国主动收控被日本非法占据的属于自己的钓鱼岛,的确是会引致西方世界的一片指责甚至声讨,甚或些不关痛痒的“制裁”的,那不伤大雅,由它去了。美国敢出兵吗?我看不会,因为美国当年的把琉球群岛私相授受,是经不起追究的,更何况钓鱼岛还偏向台湾一边些。

我们用不着怕人说什么惹下“国际争端”,请问,中国领土被人强取巧占,又有那一件不是“国际争端”?又有那个西方强国出来说句公道话?中国之钓鱼岛之被日本窃据,就早已是美日违反协定,将该归还中国的岛屿私相授受的国际争端事件了。

中国一贯奉行严己宽人的对外施仁外交,又有那一天没有被西方罗织这样或那样的莫须有罪名而时遭声讨?须知,当今这个世界,国与国之间行为准则,仍然认帐的是西方几百年来源自海盗逻辑的强权霸道,西方从不讲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孔孟之仁道的。奉行谦谦君子之道,换来的往往是频频受欺之害。去年俄罗斯对格鲁吉亚之战,就是依循欧洲强权外交的章法办事。它只认外交强权之实,占了也就占了,虽然萨科奇上窜下跳,周旋于俄、欧、格、美之间,仍还是按着强权逻辑的既成事实“认帐”。

政治,尤其是国际间的政治,是来不得半点的革命的浪漫主义的,施仁政于鬼子,你的确“浪漫”了一番,可人家鬼子是不会感恩的,当年毛主席一句话,放弃了战败国日本若干万亿美元的战争赔款,时至今日,人家什么时候曾感激过你?反倒是念念不忘他们多年来向中国提供多少多少的“日元低息贷款”,贷款是要本利归还的,你当冤大头,人家当债主,此“恩赐”都常挂嘴上,几万亿美元的战争赔款是个什么概念?当时美元实行的是金本位制,法定的1盎斯黄金殖35美元,几万亿美元的战争赔款,该日本人赔到哪一年,所以我说:日本国的富庶,是中国人的大度恩赐的。战争赔款的“一风吹”,人家还觉着是“理所当然”的,看来政治的确是“浪漫”不得的。

再如1962年中印边界之战,中国军队明明打胜了,54军已经拿下察隅,那里的部落头人已经前来54军指挥部主动表示:自己是愿做中国公民的,可我们没有能使他们回到祖国怀抱;如我所在的那支部队的33团,在团长田启元率领下跨越鹰窼山口直插印度齐斯普尔,明明已能听见印度火车叫的地方。我军的快速反击行动,打得印军一败凃地溃不成军,那时,印度政府高层己经开始酝酿着怎样接受战败的城下之约,制订如何进行战争赔款的预案时,我们的仁义之师,却主动率先停火,遣返俘虏,退还缴获的物资,放弃已收复的国土,我们在对印交战中,仁则仁矣,义则义矣,可人家传承的是海盗大国--英国的军队的战争逻辑,人家对中国的这一套却不甚理解,可能会寻思:“那有这样打仗的?胜了,反而退了?”反倒会认为中国军队没有“遵守”传统战争的游戏规则。所以,人家对你的浪漫主义“仁政”就没有过一丝一毫的感恩戴德,反而是至今念念不忘战败,时时准备雪耻。看来,适用于国内革命战争的“三大纪律八项主义”,不一定就条条可以不变地适用于国际战争。30年前的对越战争,我参战部队,仍依着国内战争时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主义”的约束,不是没少吃“不调戏妇女”这一条的亏,须知那些头戴斗笠的越南妇女有时比越南正规军还悍不畏死,因为这是一场国与国之间的不同民族战争,你的单方示好,泯灭不了民族的岐见。这就是教训,血的教训。

先拿钓鱼岛当“穴”点,虽然要冒一定的风险,但却是风险最小,用兵最少一种解开僵局的策略。台湾问题的解决只有双管齐下,恩成并用,才能收到速效。当我海军雄据钓鱼海域,当对台独起到镇慑压力时,试想死硬的台独分子,又能鼓起多大风浪,那个钓鱼岛会成为我东海舰队名符其实“不沉的航空母舰”了。

2009.5.30.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