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三卷:南美洲 第二十一章:前哨战(二)上

红色猎隼 收藏 10 4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战地的夜晚对于每一个习惯了安逸生活的欧盟士兵来说都注定是枯燥而寂寥的。在位于己方阵地中央的110高地之上,瓦尔斯上尉合衣而卧,这是他第三天选择在这里休息而不是野战机场附近的营地。因为对他而言在那些野战帐篷里拥有都充斥着喧嚣而嘈杂。大多数无所事事的士兵们选择用赌博来打发时间,而来自日本的PSP掌上游戏机、成人杂志甚至裹着大麻叶的香烟也早已屡见不鲜。虽然身为军官,瓦尔斯上尉可以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但是迷彩色的帆布却挡不住门外的热闹,因此瓦尔斯上尉更愿意在指挥所内度过属于自己的夜晚。

好不容易朦朦胧胧的睡意驱散了心中那由于男性荷尔蒙分泌而引发的欲望和思念。瓦尔斯上尉躺在并不舒适的行军床上等待着进入梦想。时间在他手腕上的表盘中最终归于零点。瓦尔斯上尉的整个世界开始归于一片灰暗和安详。前所未有的放松令他忘却了所有的烦恼。生活在这一刻才仿佛回到了荷兰。

但是一阵刺耳的枪响却将一切的安宁打的粉碎。但是瓦尔斯上尉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爬起身来。他更愿意相信这是某个全副武装的哨兵的走火。毕竟在野战宿营之中,这种刁斗夜惊(注1)应该说是司空见惯了的。但是枪声却并没有随之而停歇,在极短的时间可怕的射击声便以几何倍数增长的方式在荷兰皇家海军陆战队第23伞兵连的一线阵地上响成一片。“妈的,是夜袭……。”此时瓦尔斯上尉才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他第一时间从床上跃起,抓起了桌上的电话。

借助着位于野战机场中央的来自美国通用动力公司“新型一体化海军陆战队通信与信息系统”通讯系统,欧盟联合机动部队在伊蒂基内斯地区已经建立了一个直达每个步兵班级单位的保密话音和数据通信网络。瓦尔斯上尉第一时间接通了位于全连最前哨位置的A排的电话。“迪德里克少尉发生了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情况?”全连之中老兵比例最高的A排无疑是荷兰皇家海军陆战队第23伞兵连的尖刀,也正因为如此瓦尔斯上尉将其摆在最为前出的位置之上。

“情况很糟糕……我们一线阵地遭到了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的全线突袭。我已经命令所有战斗人员已经进入战斗位置。我们需要炮火的支援……炮火支援” 来自荷兰南部城市—凯尔克拉德的迪德里克少尉无疑是荷兰皇家海军陆战队第23伞兵连资格最老的军官,当他投身军旅之时,瓦尔斯上尉还在军校读书。此刻他正蹲坐在前沿的战壕里一边指挥着部下反击,一边用无线电向瓦尔斯上尉寻求援助。

因此面对自己的这位长官,迪德里克少尉一直以来多少有些倚老卖老的心态。但是此刻他却主动要求支援,可见局势的确已经到了十分危险的境地。荷兰皇家海军陆战队的步兵排编制与北约标准内的轻步兵排相当,均由排部、2个机枪组和3个步兵班组成。虽然已经抵达了战线,但是大多数欧盟远征军依旧无法适应前线艰苦的生活,因此大部分步兵阵地之上都采取轮换部署的模式进行驻防。排一级的防御阵地上往往在夜间往往不过一个班的兵力,还有需要开小差的情况。饶是迪德里克少尉严于治军,A排所处的位置又是全连的前沿,早遭遇突袭之初,阵地上也只有一个步兵的班的兵力处于警戒状态,另二个步兵班则分别位于前线的掩体之内和后方的营区休息。因此当袭击方匍匐前进到前沿50米的地方突然跃起冲锋之时,一线的火力根本无法有效的展开阻击。

而由于荷兰和大多数欧洲国家都是《渥太华条约》(注2)的缔约国,因此在伊蒂基内斯野战机场附近的防线上,欧盟远征军都没有布设雷场,这无疑给了早有准备的攻击方事半功倍的突袭效果。短短2分钟之内,由“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游击队员组成的第一攻击波便全线突入了促不及防的荷兰皇家海军陆战队第23伞兵连A排的战壕。

“将那些狗娘养的给我赶出去……。”就在迪德里克少尉通过无线点向连部需求支援的同时,排军士长古利特正率领着从睡梦中被强行拉起的3班在战壕里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游击队员展开近距离的短兵相接。一支由加拿大仿造美国陆军的M16A1型自动步枪所生产的柯尔特C7A1型突击步枪在战壕里不停的射击着。头戴着单兵夜视仪的古利特军士已经连续用他收割了3名跃入战壕的游击队员的生命了。虽然和大多数的部下一样,古利特军士也没有参加过实战,但是多少年来的严格训练却足以令他应付眼前的局面。

“机枪组进入阵位……。”在战壕里猫着腰搜索前进,古利特军士很快便肃清了从交通壕到一线机枪掩体之间的距离,随着他的大手用力的一挥。排部直属的2个机枪组迅速小跑着冲进机枪掩体,架设其比利时生产的MAG型通用机枪,与2班仅存的一挺C7LSW型班用轻机枪一起承担着压制仍在不断涌上来的游击队士兵的任务。

灼热的枪口之下刺眼的曳光弹不断扫射着阵地前沿的开阔地带,阻断着“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后续冲击。而在战壕之内,激烈的搏杀也仍在继续着。一个游击队员冲过火线,在距离古利特军士不到5米的地方跃入了战壕,用手中锈迹斑斑前苏联生产的AK—47型自动步枪向着正在战壕里猛烈的射击。

“妈的……去死吧!杂种!”古利特军士用他最快的速度举起手中的武器试图阻止对自己战友的射击。但事实证明,他的动作比起子弹的飞行速度来,还是太满,虽然古利特军士手中的C7A1型突击步枪令那名游击队员的胸口在夜视仪中崭放出墨绿色的血花,但是对方枪口中所射出的7.62毫米子弹也同样射穿了正在战壕的另一侧指挥着全班仅存的一个火力组作战的2班班长里杰卡尔德上士那阔大的后背。

“掩护我……”古利特军士深吸了一口气,一边为自己手中已经打光了一个弹夹的自动步枪更换弹夹,一边对着身后靠在机枪掩体外颤抖着举着步枪的火力组副射手吼道。在看着对方一脸茫然的麻木表情之后,古利特军士猛的扇了眼前这个年轻人一个巴掌:“这里是战场,你如果不想死的话,就给我他妈的机灵些……。”古利特军士愤怒的咆哮着,直到眼前这个满脸雀斑的小伙子用力的猛点头之后,才放开对方胸口的防弹衣,快速的猫着腰冲过被子弹打得泥沙纷飞战壕,跑向中弹了的2班班长里杰卡尔德上士的身边。

步兵班对于集团军或者军区而言是个小到看不见的单位,是世界各国的武装力量中最小的一个编制,在一个团长的作战地图上一个班也许连个黑点都没有。排级指挥员是最低一级的军官,班的“最高领导人”班长根本不是军官,而是一名士官。在很多国家这个级别的作战单位大部分情况下连无线电也没有。如果将一个国家的武装力量比喻成一片森林的话,那么一个步兵班至多只能算是一片毫不起眼的树叶。

在现代战争条件之下,随便一架战机或者一辆装甲作战车辆的弹药投射能力和移动速度,防御能力都是一个步兵班的几十上百倍。但是所谓“尺有所长,寸有所短”,步兵班在任何地形都能作战,特别是地面战,最终仍需要投入精锐步兵完成战区控制。所以步兵班虽然微不足道,但却不可或缺。

因此对于步兵而言,班是一个最为直观的作战单位,任何一名军人在其军事生涯中的第一站遇到的第一个上级就是班长。新兵连里的老班长永远是一名军人记忆中印象最深的人之一。就算将来做了将军,老班长来了还是要敬礼。战争不是打架,胜利靠的不是个人能力而是组织纪律。而士兵最直观的组织就是班,一名士兵也许一辈子也未必能见到自己的军长,但是班长却是每天都在一起,睡在自己上铺;只要还跟自己的班在一起,就不算失散,就还有战斗力。

北约体系之下的步兵被称为“战场皇后”,所以格外重视步兵的火力。荷兰荷兰皇家海军陆战队也同样参照美国陆军的标准步兵班编制,每个步兵班分为两个火力小组,每组4人,有配备步枪和榴弹发射器的组长1名分别由班长和班军士长担任、步枪手2名、装备班用机枪的机枪手1名。两个火力小组火力相等,而且同时具有机枪压制火力和榴弹发射器这样的面杀伤武器。无论是进攻作战还是防御中,都能交替掩护互相配合。尤其是在敌火力下跃进中,两挺机枪一挺可以用于压制敌方火力,一挺向前跃进,或者迂回包抄。

但是在伊蒂基内斯地区荷兰皇家海军陆战队第23伞兵连A排的当天夜晚战斗之中,A排2班在遭遇突然袭击之初,由班军士长所统率的火力组便在“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攻击之中被消耗贷尽。因此原本应该形成交叉火力的防御体系在古利特军士的3班投入作战之前,一线阵地的防御态势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而即便获得支援,情况也不容乐观。随着2班班长里杰卡尔德上士的中弹,2班仅存的一个火力组也陷入了混乱之中。原本便已岌岌可危的防线再次陷入了危机之中。

AK—47型自动步枪所发射的7.62毫米口径的步枪子弹会以850米/秒的速度射穿了里杰卡尔德上士的防弹衣。在其背上上留下一个直径不到1厘米的伤口,但是弹头在经过身体时形成的巨大冲击力却震伤所过之处的所有脏器,然后以570米/秒的速度穿出人体,出弹伤口直径可能达到12厘米以上。此时倒在战壕里,努力保持着清醒意识的里杰卡尔德上士用力抓住赶来救援的医护兵的手。对生存的渴望令他努力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但是解开的防弹衣之下,可怕的伤口正在心脏的泵压之下喷射出惊人数量的血浆。

“不要担心……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快注射吗啡……。”过去4年的朝夕相处足以令两个曾经陌路的男人成为莫逆之交,此刻古利特军士尽量轻柔的取下里杰卡尔德上士的头盔,努力安抚着那挣扎在地狱边缘的灵魂。身为军人他知道在目前的医疗条件下,这样的伤患根本没有存活下去的可能,让医护兵注射吗啡只是为减轻对方的痛苦。“混蛋……你们来吧……。”2班最后一名机枪手猛的站起身来,跳出战壕,平端着机枪向着阵地前沿不断冲出雨林的人影射击。随着那不断从机枪里弹出滚烫的弹壳,所有的郁闷和不安似乎都得到了最好的宣泄。

“你不要命了吗?!回来……”古利特军士努力试图挽救这个在恐惧的重压之下,丧失了冷静的男孩。但他的话语在一片嘈杂的战场之上,注定是苍白的。一颗7.62毫米的子弹射中了这名机枪手的头部,染满鲜血和脑浆的钢盔连同着1/3的头盖骨,滚落在已满是弹壳和干涸鲜血的战壕之内。

“RPG……3点钟方向……火力组注意隐蔽……。”抱着里杰卡尔德上士逐渐冷却的身体,古利特军士突然注意到战场之上最新的异动,一群扛着前苏联制造的RPG—7型反坦克火箭筒的士兵出现在了“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散兵线上,他们的目标无疑是那正在喷吐着火舌的机枪掩体。但是古利特军士的话音刚刚喊出,第一发锥形火箭弹便伴随着那一团在黑夜之中特别刺眼的火光,直扑着阵地中央的机枪掩体。随着一声刺耳的爆炸声,由圆木和泥土堆驻而成的机枪掩体便由内而外的被炸裂了开来,粘稠的血肉、发烫的泥沙以及那碎裂到无从辩识的武器部件纷乱的掉落而下。

“支援……我们需要支援……。”曾经自诩无畏的古利特军士此刻惟有大声的号叫着。而在他的前方更多的游击队员正同样呼号着冲向他们的阵地。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