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私订“一口价” 交10万可放嫌疑人

秋天的白菜 收藏 0 208
导读:湖北通城警方上海刑拘“赌球案嫌疑人”,“要么交10万,要么带回湖北” ■ 通城警方提出“取保候审”的一口价:10万。警方解释,这10万块钱包括3万块的保证金、没收的赌资,还有罚款。“要么交钱,要么把人带回湖北。” ■在各自缴纳10万元后,两名“嫌疑人”被通城警方以 “刑事拘留证”从看守所提出并释放。通城警方提供的汇款地址为办案民警妻子的私人账号,也未出具任何法律文书或证明材料。 ■媒体介入调查后,通城警方找到 “嫌疑人”家属,要求“还钱带人”,而另外两名嫌疑人的家属 “交钱放人”的要

湖北通城警方上海刑拘“赌球案嫌疑人”,“要么交10万,要么带回湖北”


■ 通城警方提出“取保候审”的一口价:10万。警方解释,这10万块钱包括3万块的保证金、没收的赌资,还有罚款。“要么交钱,要么把人带回湖北。”


■在各自缴纳10万元后,两名“嫌疑人”被通城警方以 “刑事拘留证”从看守所提出并释放。通城警方提供的汇款地址为办案民警妻子的私人账号,也未出具任何法律文书或证明材料。


■媒体介入调查后,通城警方找到 “嫌疑人”家属,要求“还钱带人”,而另外两名嫌疑人的家属 “交钱放人”的要求亦被拒绝。


■ 通城县公安局表示:“案件从整体上来说并没有办错,只是程序上有些不合适”;“钱存在个人账户里带回来和放在身上带回来是一样的”。


■26日,再次接到警方电话通知后,另外两名嫌疑人的家属赶赴湖北,准备交钱领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警方提供的汇款账号为办案民警妻子的私人账户



在被“刑事拘留”五天五夜之后,“涉嫌参与网络赌球”的上海小伙丁俊终于被家人从湖北通城警方手中接出。丁家付出的代价是10万元的“保证金,罚没赌资加罚款”。




通城警方在上海先后“刑拘”共5人。其中,丁俊的朋友单威在同样交付10万元后也被释放。而另外没有交钱的3人则被带回了湖北。


5月21日下午4点,在各自的家人向警方提供的一个私人账户上汇了10万元以后,丁、单二人得以被“取保候审”,他们被告知,其中只有3万元的名目是“保证金”,而且将来也不会被退还。


当晚,数家媒体接到报料,参与调查。次日中午,另有两名“犯罪嫌疑人”的家属带着钱找到通城警方请求“交钱放人”,却遭拒绝。带队警察胡国平称“有媒体调查了,领导要求把人带回去”。一天后,通城警方将另外三名“犯罪嫌疑人”带往湖北。


一张银行转账的汇款单、几段录音、一张湖北警车的照片,这是丁俊和家人所留有的全部“证据”,而通城警方从抓人到收款到放人,没有出具过任何法律文书或书面证明。


协助办案的上海奉贤区公安局看守所向记者证实,5名“嫌疑人”,均是被通城警方以“刑事拘留证”从看守所提走。而奉贤警方并不清楚其中已有两人被释放。


这到底是一起怎样的跨省办案?这背后到底又有着怎样的秘密?


估算出来的涉案金额


对于涉案金额,通城警方给出了自己的估算:总计十六七万,共盈利七八千元。三名年轻人签字画押认可了这一“粗略的估算”。


5月16日晚8点左右,23岁的丁俊在家中被来自湖北咸宁市通城县的三名警察带走“协助调查”,协助通城警方办案的是上海奉贤区公安分局。


丁是当天晚上被通城警方带走的第三人,在此之前的半个小时内,他的两位同学单威、全强也都被带走。


在奉贤看守所,丁俊和他的同学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2007年7月至年底、2009年3月至今,他和另外几个同学参与网络赌球。


丁俊推测,去年湖北咸宁警方破获了一起规模很大的网络赌球案,“之前给我们账号的人被抓了,他把我们招出来了”。丁所说的“赌球案”就是涉案金额高达八十多亿元的“咸宁特大网络赌球案”,该案主犯均于2008年底宣判完毕。


丁俊推测“把我们招出来”的人是住在他家弄堂门口的刘佳(音)。丁和几个同学都是体育发烧友,尤其喜欢足球,每次有经典的比赛同学之间都会讨论输赢。2007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丁从刘佳手里得到了一个账号,便参与了网络赌球。“我们三个人合伙一个账号,那时候也没什么钱,每次三个人加起来两三百,最多五百。”组织方在有意识地控制金额的规模,一个账号一场球最多下注500元,从2009年3月开始,丁和同学一次最多下注五六场,两三千块。


对于三人的涉案金额,通城警方给出了自己的估算:参与赌博前后7个月时间,三人总计十六七万,共盈利七八千元。


“时间很长了,我都不怎么记得数额,他们说多少就是多少了,我们都没有细究。”丁俊说。涉世未深的三名年轻人在口供上签字画押,认可了这一“粗略的估算”。


这惟一的一次审讯和口供成了判定丁俊几人犯罪的最重要的依据。录完口供后,丁俊就被通知“刑事拘留”了,理由是涉嫌“赌博罪”。


这一定性遭到了丁俊姑父——一名职业律师的强烈质疑,他认为此案并不构成“刑事案件”。“按照我国刑法关于赌博罪的认定是针对聚众(组织者)、开设赌场(抽成者)和以赌为业的人员,而丁俊只是参与了赌博,没有构成赌博罪的犯罪要件。”


多名律师和公安系统人士在接受采访时介绍,这样的案件在我国司法实践中的处理通常就是治安处罚,没收非法所得并处以每人三千元的罚款或者行政拘留。


23岁的丁俊对法律知之甚少,其间,他并没有从通城警方得到过任何的专业意见和相关解释:“都没人解释过为什么要刑事拘留我”。


丁俊在奉贤看守所呆了整整五天五夜,“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带走,想起来就害怕,经常哭”。这五天里,他再也没见到过通城警方。院墙内的丁俊并不知道,在看守所外面,一场交易正在激烈的谈判之中。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