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部队的尴尬事

在部队住,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上厕所的问题。老公的部队一共四层,却只有一个女厕所,而且位置在二楼正对着教导员的房间。老公的房间在四层,一般我只在房间呆着,很少出门,除非是战士们都去训练了,我才会出去上厕所。但去男厕所实在很难受,所以我亲爱的老公不知从哪弄来一个破盆,给我当临时方便的工具,呵呵。用脸盆问题,确实很有创意吧。这样一来,端着盆出去倒人家会以为是洗脸水,不会丢面子吧。

可是有一天,我刚解决完,准备出去倒,刚巧一个小士官进来找我老公,老公不在屋里,小士官看见我手里端着盆,抢过来就出去倒,我想去追也来不及了,生平第一次让一个陌生人倒排泄物,真是尴尬死了。

一天突然很想老公,就去部队看他,正赶上他们领导检查,所以正门是不能进了。他们部队炊事班后有一排矮墙,我跳过许多次都没人发现,呵呵,可是就这次,大概是是穿裙子吧,一跳就摔了个大马趴,还庆幸旁边没人呢,没成想,旁边窜出4、5个战士要扶我,嘴里说“嫂子没事吧”,可我分明看到了他们眼里的笑意,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冒出来的。

还有一件呀,那时刚跟老公谈恋爱,也是刚刚工作不久,有一次去部队看他,正好赶上他们刚给大学生军训完,大家都知道,一旦军训完肯定有个把英俊潇洒的年轻军官被女大学生相中,所以就规定了凡是女学生来看教官的一律不许进。我就刚好这么倒霉,被站岗的战士盘问半天,还让站在黄线外,不准进去。最后只好让老公出来接我,确认了身份,才进去的。不过我还偷偷窃喜,因为毕竟被人看的年轻是件好事嘛,呵呵。

呵呵,又想起一件。老公部队有个嫂子,每个星期必从北京来天津看她老公,而且每来必住数日。他们结婚数年,无子。每天晚上从他们房间传的声音巨大(每个住过部队的军嫂都有过被偷听的经历吧),所以战士每次提起这个嫂子都会说:“哦,就是那个每星期都来取经的嫂子吧。”后来我才明白 取经=取精,呵呵。

再说一个呀。和老公数日不见,周末去看他,正在屋里亲热时,忽然听见敲门声,于是赶快整理衣服,老公去开门,我则装做看书状坐在床边,原来是通讯员送水,我还人家寒暄了几句。通讯员走了,老公回头看我,突然笑了起来,我还一脸茫然呢,原来是整理衣服时太匆忙了,衬衣中间的扣子没系全,里面的胸罩若隐若现,我还和人家说话呢,真是丢死人了。

老公的部队每到节日放假的时候都有好多军嫂准军嫂过去探假,招待所和旁边的小旅馆都住住的满满的,不管结了婚的、没结婚的晚上都是不归队,营长终于忍不住了,开会时愤怒的说:晚上不回来的都拿结婚证给我看完后再出去!军令如山的命令此时确一点用也没有,晚上大家还是彻夜不归!呵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