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一百八十七章:摊牌(尾章[上])


就在卫富贵攻克龙门之日。远在胶东的济南城,这座刚被蒋司令一军团收复没多久城市里,一栋挂着东洋膏药旗的大楼里。

日本国在蒋系地盘中的特派代表村边冶胜和另一个日本男人,此时在一起神情严肃的看着一大堆各地传来的情报。

从下午开始,两人就在这里一边观看情报,分析情报,一边就局势进行讨论,一直弄到快半夜还没有结束。

村边看了好久手中的一摞情报,最终忍不住骂了起来“八个哑鹿,这帮蠢货,难道他们不明白,姓蒋的支那人用的是集中兵力,由易到难、各个击破的策略。他们几个人的部队不会配合么?”

另一个日本男人把手里情报一下扔到桌上,用力揉了揉看的酸痛的眼睛“村边阁下,你就不要抱怨了,你忘了他们是军阀,军阀之间要能建立起默契的配合,还是军阀么?他们总有一只眼睛在提防盟友!”

村边听了,无奈着笑着摇了摇头“对我们大日本帝国而言,姓蒋的失败才是符合我们的利益的。如果姓蒋的胜利,他们支那国全面实现统一,我们就无法从混乱中渔利。只有反蒋派这些军阀的胜利才能保持支那继续处于彼此军阀斗争的混乱中,才能给我们大日本帝国带来最大的利益。”

另一个男人听了不由点了点头。

“渡边阁下,你们东北的系统怎么还没有说动姓张的出兵?他要出兵,姓蒋的不就早败了?!”

东北区情报负责人渡边听了不由有点尴尬“你忘了姓张的也是军阀,他们总是有奶便是娘。我们私下鼓动他多次,让他尽早出兵,击败蒋系武装。直到现在还磨磨蹭蹭的。不过我已经得到了消息,在其他几路军阀的反复催促之下,他已经答应出兵了。据说,今日其前锋近十万人就要出关。”

“哦!总算听到个好消息呀!看来我们有必要给他提供一些的情报信息及支援。”

。。。。。。

两人正在聊着,就听落地种传来了半夜十二点的钟声。

一下一下,十二声最后一下刚落。

忽然门外传来焦急的声音,随即一名渡边的手下不顾礼仪,换乱地冲了进来“渡边大佐阁下、村边大佐阁下,大事不好,东北内线传来紧急消息,蒋军攻占洛阳、龙门。东北张姓军阀见局势明朗,将与今日通电支持蒋系,并出兵攻击其北方盟友部队”

”“什么?!”颇为吃惊的两人同时站起来,惊声大喊。

渡边更一把从手下手里抢过电报,仔细看了两遍。终于仍不住怒骂东北小张的出尔反尔,不给大日本帝国面子。骂了半天,渡边转头问手下,今天是几号。

手下小心的告诉暴怒着的上司“现在已进入九月十八日”


“九月十八日?!哼,姓张的,我渡边会记住这个日子的,我们大日本皇军也会记住的!你等着!”

渡边恶狠狠地说完,随即抱歉的冲旁边的村边冶胜说要紧急赶回东北处理相关事务。村边示意他随便。。。。。。


从二楼的窗户中看着渡边迅速消失在黑夜里的身影,村边冶胜不由心说“九一八。渡边你回去找姓张的麻烦,我也要给那日本公敌——支那混蛋卫富贵一点颜色看看了!”


。。。。。。。


九月一十八日,东北小张将军兵出山海关,突然通电全国,将全力支持南京政府蒋司令,前锋九万人马直向阎老西和冯胖子杀去。

本来听说小张出兵而高兴异常的冯阎两人,顿时一盆凉水从头灌下。

主力全部被吸引在南面的冯阎两部,在防区的北面空虚异常,顿时被小张人马这背后狠狠一刀扎了个致命。数日内平津既失守。


此时老冯向西退回老巢的道路被卫富贵截断,短时间无力夺回。再不向北面撤退,则必然被姓张的从背后把自己包了饺子。

极度愤怒的冯胖子所部,此时终于展现了破釜沉舟的凶悍,残余二十多万兵力突然发疯一般朝正面蒋司令人马发起反攻,一举击溃蒋军前沿一线部队,随后各部交替掩护,从容向北退去。

卫富贵攻占龙门后第二日得知东北小张反水,不仅又鄙夷又嫉妒这个超级墙头草的过硬基本功来。

随后卫富贵接到冯胖子狗急跳墙,向北撤退的情报通告。蒋司令命令卫富贵部动员尽可能部队向北出击,誓言将敌人彻底摆平。卫富贵此战损失惨重,战前动员的二十万人伤亡六成,而老蒋拨给自己的三个军也有过半伤亡。十几万将士的伤亡,光这烧埋抚恤按二十七军原有的标准就要花费数千万。这还不算有功的奖赏部分。

卫富贵一面命令周斌组织剩余可战部队,协同友军北上围剿冯阎残部。一面拿着伤亡名册头疼的估算这次巨大的损失。

十月下旬,冯阎残兵退回阎老西的老巢,眼见就要溃灭。就在此时,卫富贵接到冯胖子的电报,言反蒋派已经彻底失败,老冯希望卫富贵看在往日交情,能善待自己的部下。如果卫富贵同意,自己所部十余万人将只向卫富贵部投降。

卫富贵所部伤亡惨重,听此消息,不仅食指大动。老冯手下颇为精锐,能被自己收编,将能为部队重建少花不少精力和银子。于是欣然同意。回电云,战场上为公不得已兵戎相见,战场下为私两人还是酒肉朋友。卫富贵定当不委屈冯部部下。

十月底,接到命令的冯部各部,相继在战场上向卫富贵部投降。随后,十一月初,被张蒋联军合围的冯阎两军,终于发电承认失败,阎老西和冯胖子同时发电宣布下野。

此时卫富贵在豫省省城接到消息,终于放下最后一丝担心,暗叹自己这次又押对了筹码。

看着周斌在阎老西地盘上传来的电报,里面报告了冯军十八万余精锐向卫富贵部投诚的报告,不由开怀大笑。

这时,军需处杨处长来找卫富贵汇报紧急情况,云今年豫省大战,粮食产量大减,北方各地情况反应今年粮食情况产量都不好,估计来年会遭遇超过至少三个月的饥荒,如今卫富贵占据豫省全省,怎么也是豫省一省百姓之父母,如此一上任就饿死人局面发生,将严重影响卫富贵的管理。而且如今卫富贵这次大战动员了十余万民团,这些人只吃粮不生产,库存粮食等必须物资消耗严重,而如今又接受了冯胖子十余万人。如果再不早做准备,来年将会遇到大麻烦。

卫富贵听罢不由担心起来,让杨处长联系各个与自己交易的商行,紧急采买囤积粮食等物资。这时卫富贵不由有些后悔,早前把丰得利控制的供给自己的民用物资的几个主要商行转卖子文表弟的行径来。好在情况马上反馈回来,现有的几家提供物资的商行保证完成卫富贵的相关要求,而且价格不会太离谱,卫富贵听了这才放下了心来。


从十一月中旬开始,投降的冯部人马陆续被调到豫省省城外围进行整编。伤亡惨重的卫富贵部被分散到豫省各地进行补充休整,卫富贵命令二十七军由童彪暂代军务,进驻豫南。张铁率五十七军在豫北各要地驻防。军团部在豫省省城驻扎,并监督对冯军的整编工作。十几万人马的整编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款且这十来万人都是老冯的嫡系精锐,虽然战力可观,但是对老冯的忠诚度,想要有效扭转,那是可没有那么容易实现的。

不过这十来万精锐让卫富贵看了的确满意,于是心中暗想找个什么名头让蒋司令答应自己再扩编下部队。

整编工作一直忙到来年,也就是民国二十年一月中,眼看就要过年。卫富贵忙了两个来月,这才略微空闲下来。这时才想到好像冯胖子下野后,蒋司令就没有来骚扰过自己。之前不是说要搞个西北联省主席给自己当当,怎么现在赢了就不吭气了?难不成老蒋要食言耍赖?卫富贵心头冷哼,自己出钱出兵出力,你老蒋这么就要不兑现承诺,看老子跟你没完。转念一想,自己忙着整编老冯的队伍,两个月都没有精力理别人,而老蒋这次吃下的地盘和人马比自己多得多,估计比我还忙!——好吧,老子再给他两个月时间,看他还自觉不?!

就在这时,老蒋通电各部:大战结束,国民军司令部将与农历春节结束后,召开全国会议,论功行赏。卫富贵听了这才略微满意一下。


就在这时,突然,


申城马麟突然来电,云大事不好!

前几年丰得利在南洋建立的关系的那个商行,去年年底与自己交易的几笔大单生意,突然遭遇问题.马麟托其订购的两船从南洋运来的橡胶,到达申城海港后,接受完丰得利商行的人的验货后,当夜,看船的十几个伙计全部跟船失踪。

本来按照几年来丰得利与这个商行的交易习惯,每次验完货后,当天既将尾款转帐给这家商行。但是在当天下午银行收挡前,突然一封密信传到马麟手中,信中说,与南洋那家商行的交易会出现重大问题,建议其扣住尾款。下午的时候马麟已经在旗参银行完成了转账业务。此时马麟见信,本能感到不妙,紧急找到了王宝林,王宝林立即动用手中权力违规扣下了那笔转款业务。

随即当夜,两艘轮船失踪,确认了南洋商行有问题,马麟果断的将数笔与其交易的尾款扣留,随即就传来更不好的消息,被扣住尾款的几笔买卖连续出事,不是货物失踪就是货品严重货不对板。随后在船上看货的十几个伙计的尸首,在出事第三天陆续被海上的渔民捞到。

那家南洋商行在申城的买办见尾款被扣,不由找上门来要钱。马麟怒火中烧,心道我还没去找你,你道先自投罗网,于是让黑子将其扣下来,连续施以酷刑,查问了半天,那小子被揍的死去活来,只道自己只是按指示行事,不知货品失踪的事情。黑子随即查问其上级管事的人,按照这个买办交代出的地址和人物,黑子的一个行动组突然袭击了这些地点。但是让人吃惊的是,这些地方早就人去楼空。

虽然尾款被扣住,但是货品损失不下六千万。显然这家南洋商行对丰得利预谋已久。连续得到好消息的卫富贵见到电报不由大怒。急令黑子在申城尽快查出主谋来。

一月底,这次事情的主谋还没有查到,反而马麟突然来到了省城拜会了卫富贵。

卫富贵心头奇怪,心说有什么事情非要当面说,于是将马麟请进了自己的屋子里密谈。

马麟将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仔细跟卫富贵汇报一遍,直说这家商行与自己在十七年建立关系,如今买卖做了快三年,彼此十分信任,今天突然出事,而且一出就是大事,如果不是扣住尾款,损失将超过一亿二。这很大可能,人家从三年前跟丰得利建立关系开始,就有如此打算了!

卫富贵听了马麟的汇报不由心惊万分——什么人下这么大工夫,下这么大决心,忍了三年才动手。心机这么深,是那个仇家?

马麟见卫富贵停了在那里沉思,停了下,这才继续汇报“卫老大,这个南洋的商行的事情还是小事,商场上尔虞我诈,不比战场上好上多少。胜负乃兵家常事,只要我们总结经验,下次既便再有人算计,我们也不会出现这么大的损失,这些都是可以被改进而得到控制的。但是问题是,这次这件事里,我们发现了一件无法被控制的事情。”


“哦?!什么事?”

“老大你没注意我汇报给你的情况。我们之所以能扣下尾款,是有人密信报给我的。这个人是谁?反正不是我们的人,说是南洋这商行的人?却也不象是,他们做的如此严密,不可能出现如此漏洞。那么意味着第三方给我们报的信。这个第三方是谁?从他报信的时机选择来看,他对我们丰得利非常熟悉。这件事情非常可怕,有人在我们不知情下对我们非常熟悉!”

卫富贵心头一凛!“查不出来么?”

“能查出来,我也不会找老大你汇报了。”

卫富贵不由沉默起来。马麟随即建议到,“如此局势,十分不妙,被人算计,而且还不是一路人,我总有不好的感觉。如今之计,我们最好做一些应对。”

“哦!你道说说”

马麟于是附耳上来,嘀咕了好一会。

卫富贵听了半天,这才有些疑惑到“可行么?这么大动静,是不是有点过分?”

“我想了半天,如果想万无一失,这招最好!我已经做了前期准备了!”

卫富贵想了半天,这才点头允诺“除了你我和王宝林,不允许第四人知道。连你爹都不行!”

“是!您放心!”

就在这时,忽听门外一响,卫富贵喝问“是谁?”

就见门一开,江蕊端着茶进来,卫富贵不由想说,被人阴了一把,还真开始疑神疑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