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县长之女率众对女同学施暴 受害者谈经过 [附图]

秋天的白菜 收藏 0 381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5_31_71690_9371690.jpg[/img] 瘦小的小艳(化名)蜷缩在昆明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病床上,几天前的遭遇让这个原本就内向的初二女生变得更加沉默。   今年5月18日晚,小艳准备去教室上晚自习时,被同校的初三女生小思(化名)及其邀约的7名女同学拖进厕所,甩巴掌、高跟鞋砸头、再来一阵拳打脚踢。更为恶劣的是,有人还捡起厕所里的脏卫生巾强行塞进小艳嘴里,还脱下小艳的外衣丢进粪坑,并用手机拍下施暴与受辱的照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瘦小的小艳(化名)蜷缩在昆明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病床上,几天前的遭遇让这个原本就内向的初二女生变得更加沉默。


今年5月18日晚,小艳准备去教室上晚自习时,被同校的初三女生小思(化名)及其邀约的7名女同学拖进厕所,甩巴掌、高跟鞋砸头、再来一阵拳打脚踢。更为恶劣的是,有人还捡起厕所里的脏卫生巾强行塞进小艳嘴里,还脱下小艳的外衣丢进粪坑,并用手机拍下施暴与受辱的照片和视频。整个过程长达10分钟……


口角之争引来被辱噩梦


15岁的小艳是孟连县一中的初二学生。5月18日中午,小思带着一帮人找到她,站在教学楼4楼的阳台上发着“狠话”:“是不是看我不爽,是什么意思?”小艳尚未反应过来,小思带着一帮朋友已经扬长而去。


原本以为事情会就此停息,7点半钟上晚自习以前,小艳停好单车准备上教学楼,发现小思再次带着一大帮人候在厕所旁,一把将其带进了厕所。“还没站稳,她们就开打,先是用手甩巴掌,很痛,但是我没有叫。”小艳用很低的声音给记者讲述事情经过,打完脸以后鼻子开始流血。


小思一行人一边打一边骂一些侮辱性的语言,“我感觉到声音很大,可外面没有人进来叫停”。接着小艳遭遇了更可怕的事情,有女孩子从厕所里捞起脏卫生巾塞进她的嘴里,“还用手机拍照,我的外衣也被脱下丢进粪坑”。小艳说整个过程大约有10分钟之久。


等小艳从厕所出来后,学校已经上课。最后,她被同学带回同学姨妈家擦药,擦好后才给姐姐打电话,说她被打了。

可能因“早恋”引发暴力


当小艳的姐姐得知此事后立刻给父亲颜克雄打电话。颜克雄对记者说,他永远无法忘记女儿跨进学校办公室的情景,鼻子上青着一大块,衣服上除了灰尘,还有鼻血滴在上面的印迹。


据小艳后来跟姐姐说,这学期之前她和小思是两个世界的人,一个初二,一个初三,毫无交集。因小思现在喜欢的一个男孩,是她在母亲得病时好上的男孩,后来不谈了,男孩跟小思好了。可小思似乎对男孩的“前女友”不顺眼,就想教训教训她。


“我想给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当晚,学校建议颜克雄先送小艳去医院做检查。小艳的姐姐说,孟连县医院的医生不敢做检查,让他们送去澜沧拉祜族自治县去照CT。19日,澜沧县人民医院照出头部有受伤,建议去上一级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19日下午,颜克雄带着小艳再来到普洱市人民医院,做了两次检查,都说头部有问题,建议住院做手术看看。“我怕下面医院做头部手术出问题,就在18日晚上赶到昆明。”23日下午,昆明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医生看完小艳的片子后表示,头部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希望小艳和家人不要太过担心。其余检查将要等到星期一再做。


现在让颜克雄难过的是,被打后的小艳话越来越少,常常蒙着被子,或躲在一角小声地哭泣。颜克雄甚至不敢提读书两字,一提小艳的脸色都变了。“我就是想给自己讨回一个公道。”23日强打精神接受记者采访的小艳,坚定地自己提出了这个要求。


副县长出面道歉


“我们真诚地向受害者及其家属道歉。”23日,孟连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副县长玉咏告诉记者,作为一名家长和分管教育的领导,得知此事后,她对女儿进行了严厉地批评和教育。

23日10时许,打人女孩的父亲罗某也赶到病房看望和慰问了小艳及其家属。颜克雄说,罗某作为家长向他道歉,给他说了对不起,并称作为家长他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并叮嘱小艳安心养病。


据了解,罗某是当地一小学副校长,22日夜里从孟连县来到昆明的。接受电话采访时,罗某说,此次来昆明的目的是安抚家长和伤者,配合医生以及家属治疗,周一他会与家属方协商为小艳联系心理治疗的事宜。


家属拒收慰问金


与小艳同病房的一位老人对于小艳的遭遇十分愤慨。这名老人说,22日23时许,有两个人来病房看望小艳及其家属。他们拿来了礼物,还有一个鼓鼓的信封,他们要把信封给颜某,说里面装的是慰问金。


“那个信封有这么厚。”老人的两个手指比划出四五厘米的厚度。老人说这两人反复送了多次,但小艳的家属都没有要。


“女儿目前治疗也需要钱,或者从道义上说,也应该有人为小艳支付住院治疗的钱。”小艳的父亲证实了病房老人所说的话,至于为什么拒绝这笔慰问金,颜克雄说:“身体上的伤害可以医治,心理上的伤害远比身体上的伤害影响大,这不是慰问金能替代的,公道才能医治小艳心灵的创伤。


就孟连一中发生的“5·18”案件,孟连警方23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态,他们已经介入调查,不管案件涉及到任何人,都将依照法律规定,对案件作处理。


事件发生后,在勐马镇勐阿村一线开展工作的孟连县委书记、县长高度重视,并及时成立以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刀建华为组长的事件处置领导小组,要求向媒体实事求是进行通报,同时责令县一中认真整改,涉及校园管理责任人要严肃处理。据春城晚报、生活新报


受害人在医院接受治疗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