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语]现将曾是知青的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中的127师知青兵贴上,供大家欣赏。


公元197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两广、云贵边防部队奉命对长期骚扰我边境的越军实施严惩,参战部队里有许多俺们知青部族的弟兄啊!他们大都是74年-78年下放的知青,满两年“农龄”获得应征资格。其中职务最高的任排长,最低的刚发帽徽领章。一帮老兵油子和新兵蛋子摩拳擦掌信心满怀地开赴前线。由于京广线运输繁忙,武汉部队部分陆军由焦枝、汉丹线南下。

事关军事机密,何去何从小兵们自然不知也不能打听,上了闷罐子车厢吹牛闲话,累了倒头便睡。天亮忽到一站,列车减速进站,一声号响大意是可以拉屎吃饭。突然有个兵大嚷:伙计们,看呐!家,家,家乡!啊吼吼,奶奶的,是真家伙耶!当兵两年第一次回家啊,多么熟悉的站台哟,老子们就是在这里披红挂绿奔向军营的唦。几回回梦里想家乡,没想到老子已经硬生生地站在自家的门口了。使劲掐一把脸蛋,没错!就是俺们随州火车站耶,走出去不肖10分钟就可以看见爷奶爹娘哟!几百子弟兵聚蚊成雷,急声欢呼。兴奋的同时不忘向山东、河南、湖南的战友们大肆炫耀:看那,哎,哎,我们的家!霎时,三级小站一片迷彩的海洋,一片雄性的波浪,一片军人的雷鸣。

一个子弟兵钻到车站派班室打电话:老娘,俺是你二小子,部队拉练路过家乡,现在火车站……话没说完,已经语不成声了。瞬间一传十,十传百,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到各个角落,家乡父老成百上千涌进小站,亲人们预感到要用兵了,匆匆赶来看孩子一眼,急急追来送儿子一程。“再见吧!妈妈,军号已吹响,钢枪已擦亮,行装已背好,部队要出发……” 嘹亮的军号把军民分开了,站台上的老百姓中有我,闷罐车厢的军队里有我的同胞弟弟小敏,他是一名知青兵。那是1977年,下乡快3年的小敏参加了高考,等分数的同时又报名参军,结果超过初录分数线的喜讯和入伍通知书双双到达。可能是父亲的军人血统传给了儿子,小敏说: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好男儿当当兵,肩上责任大,为了和平走天下,保卫咱中华”。 就这样小敏和其他知青伙伴一起成了一名无线电通信兵。

列车喘着粗气朝南开走了,我还沉浸在对弟弟的怀念中。小敏经历了新兵连的强化训练后,在军教导队里,更是吃苦耐劳如饥似渴地接受现代化的军事技能学习,到底是知青有文化,头脑灵活,他爱上了这一行,很快获得技术标兵的称号。过去的一切都在和平的环境中,今天这一去会怎么样呢?我不敢往下想了……

一年多牵肠挂肚的日子终于过去了,对越自卫还击战胜利结束。还是随州车站,还是那个站台,我们全家和随州的乡亲们隆重地把随州的兵娃子接回家,1、2、3、4……哟嗬,胸前挂着闪亮军功章的有好多呢!回想起我和弟弟脖子上带着红领巾的时候,就喜欢缠着父亲讲打仗的故事,这回的战斗故事却是由弟弟来讲。

小敏所在的部队是有着铁军和天下第一师美称的人民解放军老43军第127师,在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抗美援朝、中印自卫还击战、中越自卫还击战中都立下赫赫战功,师长乃前任军委副主席的张万年上将。127师继第一仗:突破支马,逼近禄平,共歼敌9个连833名后进入了第二仗攻占禄平。小敏回忆说,那一战当时不觉得,后来真是有点后怕。那时小敏身背硅二瓦电台配合一团一营作战,张师长身先士卒就在一营,对方是又臭又硬的越军316A师,做孤注一掷的顽抗。我一营一度被穷凶极恶的平射炮包围,炮声震耳欲聋,震得掩蔽部直摇晃,说不定哪发炮弹就会在头顶开花。当时朱营长边向张师长汇报战况边命令小敏发报请求军部炮火增援,谁知道在这节骨眼上电台发生故障,停摆了。全营1000多双眼睛期待地看着小敏,朱营长火辣辣地看着小敏,张万年师长镇定地看着小敏……,只见小敏临危不乱,迅速地把设备检查一遍,二极管,关键是二极管!备用零件早已换光了,怎么办?朱营长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二极管就好!这时小敏急中生智,突然打开电台后盖,翻出一颗珍藏了大半年的二极管换上,瞬间电台欢快地演奏起来,我军炮火顿时像长了眼睛般铺天盖地向越军压将过去,炸得他鬼哭狼嚎。解围的一营阵地一片欢呼,立即猛虎般地向纵深冲击...... 攻克禄平,切断四号公路,阻敌338师西援,共歼敌383名,大获全胜。那颗救命的二极管是怎么回事呢?还是在军教导队的时候,小敏好学留下了一颗一直贴身藏着,战斗打响前放进了电台后盖箱里。就这样曾参加过中印自卫还击战的朱营长极力为小敏请记一等功。

回国评功,为了帮助河南农村的战友退伍后能安排工作,小敏和另一位随州知青兵小林义薄云天,均把一等功让给了战友,自己心安理得地佩戴上照样闪亮的二等军功章。

知青兵为随州父老争光,我为老知青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