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外武工队 第一卷 报仇雪恨 第十七章 打水

zjl0503 收藏 15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size][/URL] 炮楼里的鬼子兵们每日里饮水做饭都需要水,他们都是到离此西面几百米远的青龙河里去打水的;现在是冬天,河面都冻得封住了,需要用铁钎将河面上那厚厚的冰砸开个窟窿才能取到水;三九天,冰冻得和石头般坚硬,所以这并不是件轻松的事,所以这项工作鬼子当然不会亲自动手,而要由伪军来完成;一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


炮楼里的鬼子兵们每日里饮水做饭都需要水,他们都是到离此西面几百米远的青龙河里去打水的;现在是冬天,河面都冻得封住了,需要用铁钎将河面上那厚厚的冰砸开个窟窿才能取到水;三九天,冰冻得和石头般坚硬,所以这并不是件轻松的事,所以这项工作鬼子当然不会亲自动手,而要由伪军来完成;一般每次都是去四个伪军,由两个鬼子兵持枪押送着。

伪军都是被抢来的,大都不愿意侍候这些可恶的鬼子,何况又是在天寒地冻之下?也就比较消极;时间久了,毛德胜只好让伪军轮换着来,时隔不久终于轮到赵威龙师兄弟四个人了;而赵威龙很快发现这里有猫腻可以利用,于是后来他们就干脆将这项费力不讨好的差事想方设法“承包”了下来。

至于为什么这样,赵威龙心里有他的小九九,他想出了一个一箭多雕的计划。

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头一天去河里取水时就“出事”了。

这天早晨,在两个端着三八大盖的鬼子兵押送下,他们扛着长木棒、水桶和铁钎出发了;来到青龙河边,因现在温度是零下二十多度,昨天在河面上刚打通的一个一尺多宽的冰洞又被冻得封合上了;赵威龙手举铁钎没怎么费力就将原来的冰洞打穿;看了看一人多深的河水,他眼珠子转了转,“讨好的”对押解的鬼子兵连说带比划道:“冰洞太窄,明天还会冻死,不如将它阔大,再冻上就不容易了,这样打水就方便多了。”

鬼子兵听他说了半天,又看了看冰面,终于听懂了他的话,连连点头说“哟西”,说原来的那些个伪军良心大大的坏了,不愿意干!你的这办法好,你们的马上就干始的干活。这天寒地冻的,谁愿意每次都在外面待的时间长,谁不愿意取了水马上就开路?因此上鬼子兵高兴的接受了赵威龙的建议,“嗯,你的良民大大的!”其中一个鬼子兵还伸出大拇指夸奖道。事情按赵威龙的计划顺利的走出了第一步。

于是赵威龙和几个师弟开始凿起坚硬的冰面来;两个鬼子兵相对瘦高的那个叫小田芝平,另一个矮胖的叫酒井次郎,他们暂且躲在离河也就十多米远的树林里避风和吸烟。

没想到,酒井次郎显白的从身上掏出了一盒过滤嘴香烟,从中抽出一根递给另一个鬼子兵小田芝平;小田芝平见了眼睛马上亮了起来:“哟西,酒井君何时吸上这么好的烟了?”

“我的前些天在一个支那人家里发财了!”酒井次郎兴高采烈的对小田芝平说道。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发财,我的不信?那些人穷的要死,还能让你发财?”小田芝平一边说一边连连摇头。

“你的不信,你看看?”酒井次郎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打金票,“这是和板田少尉交换的。”看对方眼中依旧露出疑惑的目光,他滔滔不绝地对他讲了起来。

前几天,在鬼子扫荡离此东南方向四十多里地小岭村的行动中,他趁人不注意,悄悄独自一人闯入当地富绅吕广兴家中;吕广兴的儿子是个汉奸,现在在松岭子当伪军小队长,这些城关庄的鬼子都知道,因为这个缘故,因此上一般鬼子“扫荡”是不去他家“扫”的。可这回发财心切的酒井偏偏选择了进入他们家。

在三八大盖的威逼下,老气横秋的吕广兴一开始勉勉强强拿出了一点粮食和一块大洋,想如此将这个鬼子兵糊弄走;却没想到,酒井次郎是个十分贪婪的家伙,他认为他们家绝不止一块大洋?因此上,他将枪口突然对向吕广兴五岁大的孙子,说再不大大的拿钱,这个孩子死拉死拉的!

吕广兴只好走进里屋,又取出七块大洋,老老实实交给了这个横行霸道的鬼子,心里想着破财消灾,可恶的鬼子拿了钱赶紧滚开吧!

看着沉甸甸的八块大洋,酒井次郎的眼睛都冒出光来,豺狼的贪婪本性使他依旧没有满足,吕广兴这么快就拿出这么多钱,他绝不会仅有这些?他眼珠子转了转,突然冒出凶光,起了恶念;他突然端起三八大盖,一枪冲吕广兴刺下;吕广兴顿时一只手紧捂着胸口,另只手愤怒的指着酒井次郎,“你、你”话没说完即倒在了血泊中。

酒井次郎一不做,二不休,瞪着通红的眼睛接连刺死了吕广兴的老婆和他的孙子,以及家里的一个佣人;然后迫不及待的冲进吕家里屋,翻箱倒柜的翻了起来;很快被他在屋里翻出足足一百多个大洋和一小包烟土。他将大洋和烟土用布包好,然后带着这些东西走出吕家门口;看附近没有人注意,便将吕家的大门掩好,然后乐不可支的偷偷回去了。

回去以后,寻个空隙,趁着没人的时候,他在城关庄炮楼附近找了个地方将其中大部分大洋埋了起来,只拿着十多个大洋和烟土回了兵营。可他身上哗啦啦的动静很快被这里的最高长官板田少尉发现;于是在板田少尉的房间里,板田用不多的、也就值几块大洋的金票恩威并施的和他进行了交换,不露声色的将烟土和大洋没收了,并鼓励他以后大大的搞些。

酒井次郎得意洋洋的说完这些后,又仰脸冲天的吐起了烟泡。他说的话听得对面的鬼子兵小田芝平眼珠子都冒出了光来,心中悔恨不迭道我怎么没想到?那次行动也有我,我怎么没去?看着酒井次郎身上的钞票,他简直要嫉妒死了,心里直诅咒道你怎么不突发暴病?抑或是走路怎么不撞到大树或石头上?那样那些金票就都是我的了。

酒井次郎依旧向小田芝平吹嘘着,意为你的看看,我的金票大大的!以后多溜须我,好烟好酒大大的,亏待不了你;当然这事谁也不知道,你得给我保密。

小田芝平唯唯诺诺的连连颔首并向他鞠躬,连道那是自然,并讪笑着奉承道,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大,以后还要多蒙酒井君照顾、提携,大恩大德,没齿难忘云云!虽然心中恨不得立时杀死对方,食肉寝皮。

一段惨案在酒井次郎口里轻描淡写的说了出来,却没有想到隔墙有耳;从他连说带比划的叙述中,远处的赵威龙听明白了一些,闻之不禁怒目圆睁,怒火在胸中汹涌澎湃的翻腾,虽是三九天,也觉得全身就像一团烈火在燃烧;偏偏这时刘强“不知趣”的出言打扰了他。

赵威龙手举铁钎砸了半天冰后,郑刚上来替换了他;看鬼子在那边云山雾罩,刘强不解的询问道:“大师兄你怎么这么好心?这洞面一扩大,鬼子喝起水来更方便了,我看你目的不在此吧?

赵威龙眼睛看着鬼子,神秘的摇摇头:“对,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喝水方便,失足也方便。”

“什么,此话怎讲?”史铁柱凑过来不解的问。

“天机暂不可泄露,鬼头刀别急?”赵威龙依旧卖着关子。

“好大师兄,先给透露些?”憨厚的史铁柱摇着赵威龙的胳膊肘儿,想打破沙锅问到底。挺高的个子像小孩般撒娇,实在让人可笑,让人贻笑大方。

“老弟,须臾便知。”赵威龙拍着他的肩膀,微笑着回答。

树林里,一个鬼子仰脸朝天,趾高气扬,唾沫星子乱飞,吞云吐雾之中好像自己真成了老大!另一个则低三下四阴森森的笑着,悻悻然的神色不定,看着对方嫉妒得眼珠子通红;这一切都被赵威龙一点不落的看在眼中,他的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太君,冰窟窿打好了,请你们过来检验?”赵威龙佯装诚惶诚恐的对两个鬼子兵喊道。

两个鬼子兵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哟西,不错,你们的良民大大的?”看着冰面上足有五六尺宽的冰窟窿,矮胖的酒井次郎冲几人竖起大拇指。

“以后皇军喝水大大的方便了,你的不错。”瘦高的小田芝平也开口称赞道。

赵威龙等四人连连谦虚说这是我们应当做的,我们做的还很不够,还得继续努力。

“你的带他们打水,然后开路的干活。”酒井次郎颇指气使的对小田芝平发号施令,俨然他已是自己手下的走狗小卒了。

“好咧!”赵威龙高兴的答应着并拎起水桶,凑到冰窟窿边去打水,他已想好了下一步的每一个动作和细节。


“太君,下回可以带多多的桶,太君可以多多的喝水——哎,水里有鱼啊!”因为原来的窟窿小,装水慢,他们此行只带两个水桶,每天都要来回几次打水,是以赵威龙有此一说。他一说水里有鱼,其他人也感兴趣的凑了过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