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卷 马来西亚 第二十六章节 伦敦之梦(上)

月亮下的船 收藏 17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6941.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伦敦,似乎这半个月来笼罩在这座城市上空的浓雾怎么都挥散不去,天空永远都是那样的阴霾,带着让人感到极其不舒服的压抑。难以想象,什么时候伦敦的冬季会是这样的让人感到不舒服,天空似乎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出现阳光了,除了薄雾便是阴沉沉的乌云。

“海军部有什么意见?”威尔士亲王、康沃尔公爵-威廉王储的脸色从来没有这样的阴沉过,在德文郡公爵威廉-康普顿-卡文迪许看来,此时王储的面色并不比伦敦的天色好多少。

“海军已经调遣了R07 HMS Ark Royal(皇家方舟号-无敌级)航空母舰、以及F237 HMS Westminster(威斯敏斯特)号F83 HMS St Albans(圣-奥尔班斯号)两艘Type 23 Duke Class(公爵级)护卫舰去了北海。”卡文迪许稍稍的上前两步。

“S120 HMS Ambush (伏击号-机敏级Astute Class攻击核潜艇)、S91 HMS Trenchant (锋利号特拉法加级Trafalgar Class攻击核潜艇)也按照卡梅伦首相的命令,启航去了GIUK缺口。”公爵接着说到“皇家海军将以最大努力,确保GIUK缺口。”

王储看着窗外萧索的旷野,沉默了半晌,方才开口说到“皇家海军似乎又恢复成了冷战时期的那个样子,现在的主要任务,除了扮演有效核子吓阻的角色以外,就是进行ASW反潜作战。这也许会彻底的拖垮力量有限的皇家海军。这也是一种无可奈何。”

所谓的GIUK缺口,便是位于北大西洋上的格陵兰、冰岛和英国之间的这片海域,而所谓的GIUK也就是格陵兰(Greenland)、冰岛Iceland、联合王国(United Kingdom)的英文缩写,在皇家海军的眼里,GIUK缺口这个通常被引用在军事相关的论述上的名词几乎是关系到海军作战的基本部署力量情况,甚至可以说和英伦三岛的生死存亡相联系在一起。

“殿下,海军部和内阁已经重视到这个方面了。您应该知道的,无敌级航空母舰的建造基础便是基于反潜作战的准则,使用反潜直升机进行广泛海域的反潜作战本来就是当初建造这级航母的指导原则。而Type 23 Duke Class(公爵级)护卫舰的原先设计原则也就是纯粹的反潜作战舰只,只不过因为1982年的福克兰群岛战争之后,重新定义了防空、反潜作战功能。海军选择这几艘舰只去北大西洋,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公爵视图用这样的话语来告诉威廉王储,事情并没有那样的可怕。

的确,事情还没有那么可怕,只不过是俄国人的潜艇频繁出没在大西洋海域而已。不过如果在过去,似乎还没有这样的让英国政府感到不安,只不过现在的局势似乎……

本身GIUK缺口,就对英国皇家海军来说,是尤其重要的,因为无论是北欧国家,还是俄国人的海军,只要他们想要进入大西洋海域,不是得要通过英吉利海峡,就是得要从冰岛两侧的其中一条航道经过,甚至整个西欧,也只有法国、西班牙、葡萄牙因为地理因素的原因,而可以不需要经过那些随时都可能被皇家海军封锁的航线,而直接进入大西洋。

其他的那些国家似乎都没有这种能力,无论是第一次世界大战,而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皇家海军都依靠着自己的这些优势,而将德国公海舰队牢牢的封死在北海,使之无法有效进入大西洋,从而对大不列颠的生命线、海洋霸权构成威胁。

二战期间,德国海军曾视图利用部署在本土和挪威港口的海军力量,突破GIUK缺口,从而攻击由英国驶往苏联的运输船队,但是往往都无法取得任何的突破,因为这些德国舰只要么在北海,要么直接就在GIUK缺口附近海域,便是被英国皇家海军给拦截了。

1950年代之后,随着冷战的开始,GIUK缺口又再度成为了皇家海军,甚至是北约的海上作战部署的关键区域,因为这是红色海狼-苏联潜艇从科拉半岛上的基地出入北大西洋的唯一路径。也因此,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与英国皇家海军一直都将海军的战略部署重心放在围堵GIUK缺口上,整个海域的海底,在那时都被安装了大量的SOSUS海底听音装置。

当时的那些部署的主要着眼点,就是一旦战争爆发,苏联的红色铁流涌入西欧大陆的时候,苏联潜艇将会在北大西洋上切断英国的生命线,甚至袭击任何一艘由北美驶往欧洲大陆的运输船只,这对于北约来说,是极其致命的。

而现在,由于英法德三国一直试图更多的强化自己的力量,以欧洲军团自己的力量来取代北约的某些作用,“欧洲人自己的欧洲”这样的口号喊出来固然诱人,但这样一来,北约的作用便也被人为的弱化了,而欧盟快速反应部队越来越多的承担了某些原先本该是北约部队应该起到的作用,这一点,显然是英法德三国最希望见到的。

现在似乎什么都在按照预想的在发生,却又一切都不是按照原先欧洲人所计划的那条轨线在发生。的确,这几年来,北约东扩是越走越远,不要说曾经的华约国家,就是一些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的加盟国,如今都已经成了北约的一份子,然而这一切显然都似乎变了味。

谁都知道,北约旗帜上的蓝色背景除了象征海水之外,还象征着成员国的历史渊源都属于‘海洋文明’或‘蓝色文明’,而四角北极星图案,则是象征着北约-这个军事集团的根本宗旨,也就是方向是防止当时东方的以苏联为首的华约势的西扩,从而维护西方世界的自由、安全和稳定。然而现在呢,这个白色北极星罗盘似乎失去了自己所指引的方向,就连那四条象征着‘维系团结的纽带’的白色线条,此时看起来,也更是具有‘纽带断裂’的涵义。

自从1949年3月18日,开始组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并于当年4月4日在华盛顿签署《北大西洋公约》,正式成立NATO以来,北约一直都是奉行着与华约相抗衡的根本原则,根据定义,一旦NATO成员国受到攻击时,其他成员国则应该作出协防。

可笑的是,无论是法国人,还是英国人,甚至是德国人看来,所谓的协防条款的正式启用,居然是911事件之后,美国遭到恐怖袭击,这才首次启动了北约的协防,而这个时候,欧盟更是想有自己的一番作为。

随着苏联解体,华沙条约组织宣告解散,北约早就成为了一个地区性防卫协作组织,这个总部设在布鲁塞尔的机构更是具有着象征意义。尽管最初的宗旨是缔约国实行集体防御,任何缔约国同他国发生战争时,其他成员国都必须给予援助,包括使用武力,而随着华约解体后,NATO也曾谋求过扩大使命,进行诸如维和,或者通过对话,来促进区域稳定等职责。可是这一切,在欧洲的眼里看起来,似乎是有些过时了。

早在1991年12月,NATO就成立了由北约国家、前华约国家、独联体及波罗的海三国组成的北大西洋合作委员会,并在1994年1月,于布鲁塞尔举行的首脑会议上,一致通过了关于NATO与中东欧国家、俄罗斯建立和平伙伴关系的决议。

然而历史总是这样越行越远,自从1994年1月的这次首脑会议之后,1997年5月,秉承着‘为把NATO与伙伴国的政治军事合作关系再次提高,以加强欧洲和大西洋地区的安全与稳定’的宗旨,北约国家与伙伴国家共同决定成立欧洲北大西洋伙伴关系委员会。这样一来,所谓的对话论坛,并成了一个东扩的起始点。而所谓的‘北约东扩’在欧盟眼里,却是另有一番层次,至少在王储看来,欧盟现在的统合在某种程度上,是NATO织就的嫁衣。

王储不是不知道这其中的涵义,甚至可以这样说,现如今欧洲和美国、俄罗斯的政治关系紧张,某种程度上也是欧盟、北约这其中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在作祟,而对于威廉王储来说,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的复兴之路,在某种程度上,自那一天开始,便打下了伏笔。在王储的眼里,骄傲的联合王国的复兴是自温斯顿-丘吉尔时代,便是往地基砸下第一根桩。而这一切,或许永远都是大不列颠的‘联合杰克旗’下的辉煌。

“欧洲的未来是谁的欧洲?”窗户前的威廉王储看着远处那阴霾的天空,独自喃喃而语着,尽管他头顶着威尔士亲王、康沃尔公爵、罗撒西公爵,等等一系列头衔,并且一旦在他的父亲-乔治七世归天之后,加冕为英国及其他15个英联邦王国的国王(封号可能为威廉五世),但王储也明白,自从查理一世被砍掉了脑袋,甚至更久之前的1215年,处于贵族要挟下的约翰国王被迫颁布那份以确保贵族权利与自由的《大宪章》以来,国王的权利更多的只是一种象征罢了,但也不是没有例外,或者说并不是没有可能。

对于威廉王储而言,他需要的只是利用自己王室象征力量这一‘在英伦三岛’内最具影响力的权力,来与内阁一起,完全伟大的复兴使命,虽然威廉也并不想将自己完全的置身于其中,但自1945年之后,王室、内阁从没有如此紧密的被捆绑在一起,被共同的抛到一个风口浪尖中去,也许这才是整个世界格局中,最令人难以捉摸的一层关系罢了。

本节参考:2008年的北约峰会吵架事件、GIUK缺口与皇家海军、英国与印度关系史、二战后的英国崛起梦想,具体的大家去查资料吧,不过大家都知道的是,英国之所以能够赢得1、2战,某个方面也与其具有广大的海外殖民地有关,北非、欧洲、太平洋战场曾经都有英联邦军队的身影。而失去这些,对于英国来说,将是什么样的情形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