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武大郎与潘金莲 蒙冤数百年的恩爱夫妻

ccsf 收藏 2 5727
导读:武大郎与潘金莲:蒙冤数百年的恩爱夫妻!! 经施耐庵初刻划和金陵笑笑生的极度演绎,潘金莲几百年来都以一个妖冶、淫荡、狠毒的形象活在戏剧舞台以及文学作品中,成为市井百姓茶余饭后谈论的坏女人样板。而武大郎则被塑造成身不满五尺,面目丑陋,头脑可笑,人称“三寸丁,谷树皮”的侏儒小丑形象,但走近历史中真实的武大郎与潘金莲,我们会发现武大郎与潘金莲已蒙冤太久。《百家讲坛(红版)》刊载为卿画眉的文章说:“这对恩爱的夫妻(武大郎与潘金莲)其实一直遭受着世人天大的误解,蒙受着千古奇冤。”   《水浒传》在华夏大地享有崇

武大郎与潘金莲:蒙冤数百年的恩爱夫妻!!

经施耐庵初刻划和金陵笑笑生的极度演绎,潘金莲几百年来都以一个妖冶、淫荡、狠毒的形象活在戏剧舞台以及文学作品中,成为市井百姓茶余饭后谈论的坏女人样板。而武大郎则被塑造成身不满五尺,面目丑陋,头脑可笑,人称“三寸丁,谷树皮”的侏儒小丑形象,但走近历史中真实的武大郎与潘金莲,我们会发现武大郎与潘金莲已蒙冤太久。《百家讲坛(红版)》刊载为卿画眉的文章说:“这对恩爱的夫妻(武大郎与潘金莲)其实一直遭受着世人天大的误解,蒙受着千古奇冤。”


《水浒传》在华夏大地享有崇高的声誉,108位个性鲜明的好汉形象也在人们心里定格。然而,《水浒传》终究是小说,虽有其历史依据,但也难免虚构夸张,甚至是对事实颠倒黑白的歪曲,在所有人物角色中,武大郎和潘金莲几乎是被泼污、扭曲最典型的代表。千百年来,这对恩爱的夫妻其实一直遭受着世人天大的误解,蒙受着千古奇冤。


那么,现实中,他们究竟是什么样子?对他们历史性的误解又是怎么产生的呢?


武大郎本名武植,山东(今河北省)清河县武家那村人,武植虽出身贫寒,但聪颖过人,崇文尚武,少年即考中进士,出任山东阳谷县县令。而潘金莲乃知州家的千金,住在距武家那村1.5公里处的黄金庄。


史载,武、潘二人和睦恩爱,育有四子。武大郎的墓碑铭文就是澄清这些事实的最有力证据:“武公讳植字田岭,童时谓大郎,暮年尊日四老,公之夫人潘氏,名门淑媛。公先祖居晋阳郡,系殷武丁后裔,后徙清河县孔宋庄定居。公幼年殁父,与母相依,衣食难济。少时聪敏,索文尚武,尤喜诗书;中年举进士,官拜七品,兴利除弊,清廉公明,乡民聚万民伞敬之。然悠悠岁月,历历沧桑,名节无端诋毁,古墓横遭毁劫,令良士贤妇饮恨九泉,痛惜斯哉。今修茸墓室,清源正名,告慰武公,以示后人,是为铭记焉。”


铭文中的“孔宋庄”即武家那村。从中不难看出,武大郎虽然出身贫苦、历经坎坷,但绝非沿街卖炊饼的平庸之辈。相反,他“中年举进士,官拜七品”,且“兴利除弊,清廉公明”,算得上是造福一方的父母官,而本是名门淑媛、原本贤良的县令夫人潘金莲却被后世描述成“裁缝家的穷苦女,九岁被卖做家伎”,且以美女荡妇的形象背负千载恶名,遭到唾骂,实在是比窦娥还要冤!


如今,在我国北方的一部分地区,“武大郎”常被当作专指名词使用,带有侮辱性地称呼一些外貌丑陋、身材矮小之人,在小说及影视剧作品中,也都把武大郎描述刻画成“三寸丁,谷树皮”的“矬人”形象。这其实是对其真实形象的又一损毁。


据1946年武植墓的发掘者依据比例和经验推断,武大郎实际身高应该在1.78米以上,算得上是伟岸,另外,不容忽视的是,武植墓的规模比较大,并且他的棺木用料是珍贵的楠木,这岂是一般人家所能做到,又岂是一般人所能享有的丧葬待遇?


那么,武、潘二人的真实面貌为什么会遭受历史残酷的“毁容”呢?据武植的24世孙武双福等武家后人介绍,这其中另有因由:


早年贫苦的武植曾经得到过一位王姓同窗好友的资助,武植做官之后,这位王姓同窗家境败落,于是便千里迢迢来投奔武植,希望能谋得一个职位。然而,在武家一直住了大半年,仍不见为官清正廉明的武植提拔他,王氏愤怒之下便不辞而别,为发泄心中怨恨,他在回乡的路上四处编造、张贴武、潘二人的各种丑事,极尽污蔑损毁之能事(这或许就是后世各种故事的雏形)。而先前武植得罪过的当地恶少西门庆更是与之沆瀣一气,煽风点火、添油加醋,很快,有关武、潘的各种谣言便传遍街头巷尾,且版本颇多,令其声誉遭受极大损毁。


而王姓书生回家以后才发现,武植早已为他重修了房舍,并购置了家当。这时,他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无比的懊悔,并发疯似的揭撕自己沿街张贴的污蔑言论。然而,谣言一旦传开,又如何能收得回?


后世的文学作品,不论是《水浒传》还是《金瓶梅》,就文学创作本身而言无疑是非常成功的,其价值和地位在中国文学史上也都举足轻重。但是,为了创作的需要或者剧情的安排,作者都不可能也没必要对这些道听途说的故事蓝本做史学家们一样的确凿考证。于是,在他们取得文学创作巨大成就的同时,无疑对这些原本用以污蔑诋毁的“谣言”的流传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武大郎者,<水浒传>所塑之"三寸丁,谷树皮"侏儒小丑之武植也.二十年前,笔者寻访武大郎故 居,历史的真实与文学作品之间的差距让我吃惊.我觉得历史应还"为官清廉,兴利除弊"的武大郎和"善良贤惠,勤劳仁义"的潘金莲以本来面目.


近期,笔者又重返故里,使我更走近了历史的武大郎与潘金莲.


笔者祖籍在河北省清河县.历史名著"四大奇书"之一的<水浒传>中所描绘的武大郎与潘金莲即此县人士.

武大郎故居武家那(原名孔宋庄),仅距清河县城以东3里路.一进村,原先孤零零的武植坟前,赫然建起一座"武代祠",祠匾古朴苍劲,浑厚而见功力,蕴涵着历史的严肃与凝重,而且,武氏祠被郁郁葱葱的小松柏环抱,给人一种历史真实难改,生命之树常青的象征.


这次接待我的还是上次谋面的武植的后裔,24代嫡孙武双福,今已年逾古稀.他既是守陵人,又兼解说.白毛巾,皮夹克,制服裤,塑料鞋,精神矍铄,文白兼语,反映出当代农民生活水平的富裕,精神世界的改观和文化素质、文学底蕴的提高.


武氏祠由前庭院、展览厅、武植碑、武植墓四部分组成.热情真诚的武双福老人陪同我一一介绍.前庭院简洁而干净,一棵挺拔的松树屹立于展厅大门的东侧,像卫兵保护着这历史的珍迹.


踏进简朴的展厅,赫然眼帘的首先是武植的汉白玉全身雕像,官帽、官服,正襟危坐.武双福老人动情而庄重地介绍:"武植,字田岭,排行老大,故称武大郎.少年能文习武,乐善好施,因文武兼备,及第为官,拜山东阳谷县七品县令.武县令为官清廉,除暴安良,爱民如子,造福一方,深得百姓爱戴."历史与演义竟有如此大的反差,从小听到看到的,尽是有关污辱武大郎的歇后语,如"武大郎卖豆腐???人 货软","武大郎卖刺猬……","武大郎放风筝……","武大郎攀杠子……","武大郎挎腰刀……","武大郎服毒……"等等太多的污言秽语,再加之文学名著<水浒传>中窝囊怕事,挑担卖炊饼的侏儒武大的人物形象和其妻潘金莲的所作所为,真真产生了"糊涂了盗跖"的社会效应.


当我问及此情此事,武双福老人指着展厅墙壁的两幅图画道出了历史的原委:武植少时之盟兄弟王某家败破落,逃难至阳谷县武县令处,请求武植相助.武县令诚意备至热情款待.王某不知武植已暗中为其在原籍盖房修屋,久不见武植资助,便愤然离去.遂生邪念,忘恩负义,村村说唱,乡乡张贴,谣言惑众,极尽对武植恶意中伤污辱影诋毁之能事.加之曾被武植治罪过的乡里恶少西门庆的助纣为虐,同流合污,武清官的形象被毁于一旦.


非但如此,就连武植之妻潘金莲也遭受被辱之株连.潘金莲故居为清河县潘家庄(为避泼污,后改名黄金庄),少时乃是远近闻名聪明美丽的大家闺秀.其父曾官拜邯郸知州,在故里开有染房.武植家贫,少扛活于此,因品端能干由知州资学,并将女儿金莲许配武植.潘金莲以善良贤惠勤劳仁义的贤妻良母而闻于乡里.作为明代民间文学家的施耐庵,却在道听途说,收集奇闻的基础上,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地挥就了"千古奇冤"武大郎与潘金莲.


原来如此!小人与恶棍有时也有市场和能量,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也能篡改历史.罪恶多端的恶棍人人深恶痛绝,而摇唇鼓舌的小人,却有很大的欺骗性.然而,王某晚年终因良心发现无地自容而自缢身亡.


武植的盟兄弟与西门庆狼狈为奸一丘之貉,恶毒毁谤武植与潘金莲,而施耐庵的后代则深明大义,引疚自责,竭力为武潘平反昭雪.施耐庵的后裔,河北威县的施胜辰曾赴武家那作画十六幅并配诗文以道"施家欠债施家还"之歉疚.其中武县令画像的配诗为:"杜撰水浒施耐庵,武潘无端蒙沉冤.施家文章施家画,贬褒迄今数百年.累世因缘今终报,正容重塑展人间.武氏祠堂断公案,施姓欠账施姓还."潘金莲画像的配文曰:"余曾敬绘武潘正传十六幅,端悬于武氏祠壁为其平反冤假错案,一白天下.然九泉武潘不恕吾族先人水浒传中泼污之过,故唆使小鬼得遍姿去,余今重塑武潘正容,还其本来面目.愿乞武潘在天之灵宽恕.施氏焚香再拜."


武植盟兄弟的自戕,施耐庵后裔的自责,已正大郎、金莲之清白,而武植之24代孙武双福的健在,则更证<水浒传>武潘之千古奇冤???既然<水浒传>中武大郎与潘金莲夫妇无嗣无子且相继殒命,那么,何来其后代之繁衍(武家那全村半数武姓)?倒是武大郎之弟武二郎、武松武行者,历史上实无此人,只是施耐庵塑造的文学典型"这一个"罢了.


展厅还陈列一尊清代乾隆十六年的石碑.这是乾隆皇帝二次下江南,途经河北油坊,闻武植有坟无碑,口谕立碑于武植墓前,并植树二百余.碑之正面刻文为:全族合力,保护武植墓周围"二百余株""密林"之"壮观".只可惜壮观之密林毁于"文革"而荡然无存.


出了展厅,武双福老人陪我到露天宽敞的院落,清河县人民政府所立高大的武植墓碑被松柏守护着,<墓志铭>如下:"武公讳植字田岭,童时谓大郎,暮年尊曰四老.公之夫人潘氏,名门淑媛.公先祖居晋阳郡,系殷武丁后裔,后徙清河县孔宋庄(现名武家那村)定居.公幼年殁父,与母相依,衣食难济.少时聪敏,崇文尚武,尤喜诗书,中年举进士,官拜七品,兴利除弊,清廉公明,乡民聚万民伞敬之.然悠悠岁月,历历沧桑,名节无端诋毁,古墓横遭毁劫,令良士贤妇饮恨九泉,痛惜斯哉.今修葺墓室,清源正名,告慰武公,以示后人,是为铭记焉."


呜呼,正史为野史正名,历史让演义还原;忠臣流芳千古,奸佞遗臭万年!


最后,武双福老人引我来到第四部分???新开掘并修葺的武植墓.冢穴上端"千古流芳"四个大字遒劲醒目.因坟冢高大,洞口很宽阔.沿洞前行,越进越黑.借摄像机灯光,观看墓内.举头望,墓顶呈拱圆形;低头看,吊棺悬于墓坑中心.我沿梯下至较深的墓底,吊棺下,一堆白骨静静地睡在那里.武双福老人说:武植与潘金莲是合葬在一起的.当初挖掘武植墓时,两根长长的腿骨引起了人们的注意,经医学专家鉴定,武植生前身高1.8米左右.这又是否定施耐庵笔下"三寸丁,谷树皮",侏儒小丑的佐证.


作家考证


武大郎矮小、憨厚而可笑,潘金莲美艳、淫荡而可恨,这是众所周知的。然而当代作家俊然同志经过实地考证,证实武潘二人之事都是受《水浒》影响而成的冤案,他们在历史上的本来面目并非如此。


实有其人


据考证,北宋末年确有武大郎、潘金莲其人。他俩分别是河北省清河县相邻的孔宋庄和黄金庄人。武大郎实名武植,世人尊称“武大郎”,乃人品才貌俱佳的寒门秀士,曾中进士,被宋徽宗钦定为阳谷县令,在任期间为官清正,平反冤狱,治理河患,做了不少好事。相传当地人曾给他立过功德碑。


潘金莲原是贤妻



潘金莲则是当时贝州(清河县属其治)州官潘知州的千金小姐,非“潘裁缝”之女。她择嫁于武大郎,成了贤内助,使武植越发勤奋而终于进士及第。夫妻俩恩爱得很,生有四子,白头偕老。阳谷清河一带,至今流传潘金莲这位贤妻良母的懿行佳话。据武大郎的后代讲,他们家祖祖辈辈相传说,武松还是潘金莲拉扯大的。潘的身世,有潘家传世家谱为证。

武大郎并不矮


武大郎的身世,有县志和武氏家谱为证。今健在的武家人,可以证实武植并不矮。有三位老人回忆,1946年宋庄的人穷得揭不开锅,有人为救燃眉之急,挖掘田、武两大姓的祖坟,想弄点金银财宝。武大郎的坟头高大,用铁锤钢钎才凿开青砖壁垒,但里面只有一只楠木悬棺和两具骨殖。从武大郎的遗骨看,至少1米70以上。他是清官,所以无值钱随葬物;他不是穷卖炊饼的,否则棺木不会这么好。一切的一切,全由《水浒》作者生花之笔成了历史冤案。


为老祖宗打抱不平


现已离休的哈尔滨某研究所保卫科长任某曾处理过一起案子:抗日战争期间,孔宋庄近百名武大郎的后代在油坊镇参加筑河堤,说书卖唱艺人董协先路过,冀南边区抗日政府的河工委员招呼他为民工演唱。董刚唱几句,武家后代就蜂拥而上、将董打得鼻青脸肿,原来唱的是《风流冤孽记》,内容有污武大郎。当晚,河工委们组成临时“法庭”审理此案。武家后代拿出县志和家谱为证。董则称说书是抗日政府指派,内容是师傅所传,他无责任。河工委员裁决说,武家人打人不对,但事出有因,为老祖宗打抱不平是人之常情。最后由武家拿出两斗小米作为董养伤?口之用完事。


潘姓人家更感屈辱


武、潘两家历经800余年,至1987年,已繁衍到300多户、上千人口。武植后代集居地孔宋庄,已成了制作绿豆淀粉的专业村,但一想到老祖宗老祖奶奶名誉被损,仍感到屈辱愤慨。而黄金庄的潘姓人家在心灵上承受的压力更大。他们不单忌讳“潘金莲”三字,就连听到别人提起武大郎,也赶紧躲避。自明清以来,黄金庄潘姓闺女,再无一人嫁到邻村孔宋庄武家去。


1987年中央电视台举办的春节联欢会上有个书目,叫《孙二娘开店》,当武大郎的形象一出现,孔宋庄姓武和黄金庄姓潘的人家,都急忙把电视机关掉,跑到院里放鞭炮,说是“驱瘟神,消丧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墓建在河北省清和县武家那村南方,县城东3公里处,路北方

武公名植字田岭,童时谓“大郎”;暮年尊称四老,公之夫人潘氏,名门淑媛,公先祖居晋阳郡,系殷武丁后裔后人,搬清河县孔宋庄(现名武家那村)定居,公幼年丧父与母祖依,衣食难济,少时聪敏,崇文尚武,尤喜诗书 ,中年中进士,官拜七品,与利除弊,清廉,公明乡民聚万民伞敬之,然悠悠岁月历历沧桑,名节无端诋毁古墓,横遭数劫,令良士贤妇饮恨九泉,痛惜斯哉。今侑葺墓室清淙正名,告慰武公以示后人,是为铭记焉。

1992年冬,武家那村武氏族人挖掘了武大郎古墓。墓穴呈圆井型结构,是座悬棺墓,未发现遗物尚存。为缅怀先祖,武氏族人又对武大郎墓修葺一新,并于1996年,筹资修建穿厅、展室、围墙、大门、甬道。在墓前修建碑楼,并撰写碑文如下:


“武公讳植字田岭,童时谓大郎,暮年尊曰四老。公之夫人潘氏,名门淑媛。公先祖居晋阳郡,系殷武丁裔胄,后徙清河县孔宋庄(现名武家那)定居。公幼年殁父,与母相依,衣食难济。少时聪敏,崇文尚武尤喜诗书。中年举进士,官拜七品,兴利除弊,清廉公明,乡民聚万民伞敬之。


然悠悠岁月,历历沧桑,名节无端诋毁,古墓横遭数劫,令良士贤妇饮恨九泉,痛惜斯哉。今修葺墓室,清源正名,告慰武公,以示后人。是为铭记焉。


(丙子年仲夏立)



武植墓,现已列入河北省清河县文化景点之一。


武公名植字田岭,童时谓“大郎”;暮年尊称四老,公之夫人潘氏,名门淑媛,公先祖居晋阳郡,系殷武丁后裔后人,搬清河县孔宋庄(现名武家那村)定居,公幼年丧父与母祖依,衣食难济,少时聪敏,崇文尚武,尤喜诗书 ,中年中进士,官拜七品,与利除弊,清廉,公明乡民聚万民伞敬之,然悠悠岁月历历沧桑,名节无端诋毁古墓,横遭数劫,令良士贤妇饮恨九泉,痛惜斯哉。今侑葺墓室清淙正名,告慰武公以示后人,是为铭记焉本墓建在武家那村南方,县城东3公里处,路北方。


据我亲临武植墓,武家后人向我介绍:武松和武大郎虽然都是清河县人,但是并不是兄弟,而且不在一个朝代!

2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