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生死丛林 正文 第三章 狙击任务(9)

sscl08 收藏 1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size][/URL] 9 见没什么动静了,他才提着枪站起来,摇晃着堪称虚弱的身子继续踉踉跄跄往前走了两步。他随即蹲下,侧着身用匕首在前面探雷。 峡谷里地雷大家都埋,错综复杂。这般往前了两步后,他手里匕首刺探进地里,一下子便触到了一颗,再往前一探,又触到了一颗。这一来他可不敢有任何大意了,匕首在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


9

再次给人叫醒来后,说是呆在左三高地的一名炮观报告发现了情况,对面山上敌人的通信兵开始在查线了,让他赶快过去放一枪。这可真让他感觉不爽,或者说是影响了休整,他心里有点窝火。

南方亚热带山地丛林的雾很迷濛,若放在北方来说,简直就是细雨。雾不知什么时候起来的,亚热带丛林的雨季当然是雨水多,阵雨来去倏忽,天气变化莫测。除了雨还有这总不断的雾,湿湿的让人忒不爽。

外面空气比起坑道里来真是好得多了,一出来向前进便感受到了这一点。他猛力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还扭动了几下脖子,尽量让自己松爽些。刚从沉睡中给人叫醒,头昏脑胀,感觉状态不是很好。这样活动了几下,他才踩着战壕里岩石慢慢地过去。

过到了另一座山头,撇眼间看到左前方大约三十米外突出前沿的阵地上有两个守军士兵趴在战壕边,其中一个用全自动步枪向外瞄准着,另一个则用望远镜在搜索。不用说,他们又是在打不远处的树枝比枪法了。战地防守的百无聊赖他是领教过的,日子太难熬。最前线的士兵也是人,没有战事的时候,消遣方式花样百出。不过像这样还有兴趣来练习枪法,那可真是值得嘉奖。

上来后的那一周,几番来来去去,这一带的山头阵地,他可真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只是这般潜伏了一周时间回来还没睡上几个钟头,又给人叫去,他情绪不佳。“|他×的,该出现的时候你不出现,不该出现的时候你出现了,非让你小子吃上花生米不可。”他提着长长的狙击枪,继续边走过去边在心里想。

左三高地与对面敌军虽隔着一条河谷,但其山上几道防线距离这边都没超过八百米。在这个范围内,不出太大意外的话,只要有目标他都能凭狙击枪一枪搞定。

但他现在心情不爽,可没打算一枪毙了他,得让他多受点苦,说不定还能引来敌人的施救,那可多捡些便宜。战场上就是这样的,没什么一成不变的定规,杀敌也要看心情来的。

对向前进来说,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从疲惫中调整到最佳状态。此时凉飕飕的雾气拂在脸上,这在一向高温湿热的前线天气中真是难得!他伸手抄了把战壕边带露的水草,弄得手上湿湿的,而后再往脸上连抹了两把。

人似乎变得更清爽了些,这相当不错。如果没能以最好的状态进入角色,等会打不中目标白忙活一场不说,相信大家也都不可能接受那样的结果。

战壕里积水显得一片混浊,看样子很深,一周前他从这出去时也是这个样子。

此时一只肥硕的巨型山鼠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蹲坐在他前面不远的战壕边,前手捧着一片干粮在吃。它吃得很认真,也很快,边吃边看着向前进。这是一只非常漂亮非常机灵而又憨态可掬的大山鼠,它边吃东西边看来人是不知道向前进是否喜欢它。

这阵地上大部分战士它都熟,在此混口饭吃绝对不是问题。但眼前这拿着长枪的战士以前很少见过,要是在过身时他突然发飙,一记重拳什么的将它打下山坡的话那可就它妈大大地不妙了。谁都知道战壕外面满是地雷,前几天几只蠢笨的野猪不知忙着去相亲还是什么,幸福地窜过时搞得一死两伤。呵呵,跑得快又怎样?地雷这东西可是闹着玩的?活该炸死它妈的!

在前线大山鼠向前进可也见得多了,但体重估计在四斤以上这么大的他倒从没见过,不由得就对那大山鼠多看了两眼。他发现这山鼠很干净,身上的毛色发亮,顶招人喜欢。

但受到向前进的注视,这山鼠可觉得不是个事了。“×的,有点不对劲!看这小子一脸不耐烦,老子还是赶快吃了东西就走。”大山鼠评估过安全形势后,不想拿生命冒险,决定三两口吃完手里东西便立马走人。

向前进猜想到这大山鼠应该就是阵地上守军称之为“鼠王”的了,是这一带的群鼠之王。体重四斤有余,极有灵性的。听守军中资格最老的张烂铁说,这鼠王心情好的时候会带着它的臣民来帮大家巡山。盛况是只见一长溜队伍,在其带领下井然有序地打战壕里或战壕边上走过,威武而庄严。每到这时,可欢喜得无聊透顶的守军战士们鬼叫连天,惊叹折服不已。

通常只要鼠王巡过山一周之内都不会有战事,前线的人迷信,见灵验的次数多了,对它那可就越发供养得好,连一向舍不得大吃的牛肉罐头就算在军工上不来时也肯跟它分享,真是够意思得很的。爱屋及乌,战士们对它手下的其它山鼠也都从不妄加伤害,只怕惹鼠王生气,引来报复。鼠王对手下管教也极严,从没有乱咬过战士们东西,这真是奇迹。

老听得这一带山头有双头大蟒和巨型鼠王,今儿个见了这,不管是不是其一,向前进都觉得大开了眼界。

“喂!老向——看到鼠王没?”忽然从战壕左边遮盖着树枝叶的猫耳洞里探出一个脑袋来,头发胡子老长,满脸肮脏,向他指点着说道。这人就是老兵张烂铁,四川人,姓张,外号烂铁,真名不知。他曾在敌军一次突破防线时高举着冒烟的集束手榴弹大吼扑去要寻同归于尽,慌得敌人屁滚尿流,掉头就往山下窜,自是听了他大名就怕怕。此人一战成名,全线皆知,且自接防到现在一直驻守在这里,还从未曾下山去休整过,并以烂铁不需休整为由多次拒绝执行上级下达的休整命令。对张烂铁这种既不怕死又不怕苦的人,向前进服。当兵的哪个不服?前线有句话,叫死好受,苦难捱,蹲猫耳洞的苦可不是常人能受的。

“鼠王——你斜前方吃东西的那个,正看着你呢。你对它客气点,不然我们都不答应!”张烂铁望了鼠王一眼,向它招招手,而后转头对向前进很认真地说。

听张烂铁那么告诫,向前进当然不想做个不受欢迎的人,于是连忙点头,也很认真地说:“晓得!”

“你晓得就好,我提醒你一句,怕你对它动粗,呵呵。刚看你回来,怕瞌睡都没得睡,提着枪又去哪里拼命?是不是又有人给你杀,我看看去。”张烂铁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样子似笑非笑。

“烂铁哥,别杀杀杀的说得那么难听,这叫消灭敌人好不好?”猫耳洞里面一个尖细的声音说。

“鸡巴!”张烂铁听了似乎有点不耐烦,回过头去说道:“细脖子,你别再跟我来这些腻歪话。孔乙己窃书不算偷书这歪理是吧?我要再听你说话不实打实,别怪我不再给你烟抽。你这几天都在跟我混生活,晓不晓得吃人家的嘴短这句话?你这两天吃了我多少支烟,这时候跟我唱反调,你讲不讲义气,够不够朋友,算不算兄弟?”张烂铁说话不歇气,一口道出那么多,像早想好了并练习了千万遍似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