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木“免费医疗”是否是乌托邦

菩提山来的人 收藏 0 0
导读: 舒圣祥 酝酿一年之久的《神木县全民免费医疗实施办法(试行)》如期推行。这项被媒体称为“开国内先河”的医疗保障制度推行两个多月以来, 让全体神木人真正体会到了“看得起病”的实惠。与此同时,公众道德风险却把当地政府推上了一个尴尬的位置——该县的7所定点医院病床全部爆满。“现在要想急着住院,就得找熟人说情”,“还有人为了看病,专门在医院附近租房排队住院。”(5月17日《华商报》) 关于神木实行的“全民免费医疗”,在肯定与褒扬之外,外界质疑主要集中于两点:一是县财政每年

舒圣祥


酝酿一年之久的《神木县全民免费医疗实施办法(试行)》如期推行。这项被媒体称为“开国内先河”的医疗保障制度推行两个多月以来,

让全体神木人真正体会到了“看得起病”的实惠。与此同时,公众道德风险却把当地政府推上了一个尴尬的位置——该县的7所定点医院病床全部爆满。“现在要想急着住院,就得找熟人说情”,“还有人为了看病,专门在医院附近租房排队住院。”(5月17日《华商报》)


关于神木实行的“全民免费医疗”,在肯定与褒扬之外,外界质疑主要集中于两点:一是县财政每年需要为此补贴至少1.5亿元资金,有人担心此举可能会让当地财政无以为继;二是实行“免费医疗”后患者蜂拥而至,定点医院病床爆满,甚至有病人可以出院而不出院,“免费医疗”是否与当前国民素质匹配,所谓“公众道德风险”问题被过度渲染。


在我看来,政府财力是否可以承担“全民免费医疗”,除了可能会让一些既得利益者颇为敏感之外,基本是一个伪问题。莫说神木综合实力位居陕西省第一位,地方财政收入每年高达16.7亿元,“全民免费医疗”所需最多不过十分之一,就算地方财政收入再低些,免费医疗占财政支出比例更高些,也只是一个纯粹的财政收入分配问题而已。


再者,政府财政保障民众解决看病问题,将可释放民众的购买力来促进财政增收,是一种双赢关系。某种意义上,“全民免费医疗”不仅是一种福利发放,对地方发展更是一种健康投资。少一份看病之忧就会多一份消费能力,只有全民健康才会有和谐发展。


再来看“公众道德风险”。有人从神木定点医院的爆满中看到了“国民劣根性”,言下之意,依我们这样的国民素质,似乎根本不配享受免费医疗。可是我们为何不想一想,人们“赖”在医院不走究竟能得到什么额外好处?除非有人能够证明“高素质的人”都不生病或者“低素质的人”可以将药当饭吃,否则,从医院爆满扯到国民素质就纯属扯淡。


在很大程度上,“免费医疗”之初的医院爆满,正是长期以来兜底性公共医疗巨大亏欠的结果。多年看不起病或者惯于小病“忍一忍”的病人,在“免费医疗”甘霖降落之初蜂拥而至,有什么好奇怪的呢?当“免费医疗”成为一种常态,情况就会趋于正常和稳定。


我们应当清楚,神木所实行的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全民免费医疗”,只不过是公共财政多投入了一些,报销标准提高了一些,保障覆盖能力增强了一些。因为是“初次”,其制度设计不完善之处可以讨论和质疑,但如果这样也要被怀疑政府财力无法承担,也要被指责国人素质低下不配享有,那么写入新医改方案的“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又将如何实现呢?


来源:新华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