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求存 正文 第十三章 家宴

fcj 收藏 1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1.html[/size][/URL] 是夜,东洛州洛汉城的古德家族举行了王中华“加入”古德家族后第一次家族晚宴。 晚宴在古德家族大宅正厅举行,家族所有成年男丁全体出席。 利亚.古德从东督府回家以后立刻命人火速安排了这次晚宴。 他要利用这次晚宴将王中华彻底的留在古德家,至少在王城那件大事成功以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1.html


是夜,东洛州洛汉城的古德家族举行了王中华“加入”古德家族后第一次家族晚宴。

晚宴在古德家族大宅正厅举行,家族所有成年男丁全体出席。

利亚.古德从东督府回家以后立刻命人火速安排了这次晚宴。

他要利用这次晚宴将王中华彻底的留在古德家,至少在王城那件大事成功以前。

王中华今天中午在武士考核场的表现虽然在有心人的刻意压制之下还没有广泛的传开,但是作为洛汉城树大根的古德家族,利亚家主还是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这件事。

明天一早,东洛州东督府关于王中华的官职任命就会下达。那意味着至少在表面上古德家族在洛汉城有两个官方的子弟。同时也意味着如果不能彻底留住王中华的心的话,那么他很有可能会随时脱离古德家族,而且有可能在将来的某一天变成家族敌人的人。

谁知道呢,威廉.洛克洛特的鼻子简直比狗还灵。

老头子对他做城卫军军官的大儿子说:“我保证,洛克洛特现在绝对正在想如何才能让他那个洛汉城有名风骚的美丽女儿接近王中华。”

直到这时,利亚.古德才开始暗暗叹息为什么自己就没有一个美丽大方的女儿。(以前他一直很骄傲自己有三个儿子。)婚姻确实是一种古老而实用的笼络人心的手段。

“如果洛克洛特得到了他,那对我们来说…………..我们能够拿出什么?”

有这样一个敌人简直是家族的噩梦,说不定这意味着家族覆灭的开始。虽然古德家族真正的根并不在这里,但无论如何,这条分根如果断了的话,整个家族也会伤到筋骨。

利亚.古德立即意识到这既是家族的一个关口,但如果处理得好的话,也绝对是一个古德家族增加在所在阵营话语权的一个机会。

一个惊才绝艳的人才绝对可以将偏居一隅的古德家族在王国内提高几个档次。

帕夏.希姆莱摆明了在和他争这个人才,哼哼,他利亚.古德又岂会是那么好相与的。

利亚.古德猛然起立,右拳猛地一摧桌面,冷然道:“我拿出我们这个家族。”

利亚.古德是个相当有担待的人,一旦作出决定,他就会在第一时间调集家族所有的力量来完成这件事情。在庆幸是自己首先遇到王中华并且给他一个古德家族的名分的同时(这是一个先手),利亚.古德也想尽快坐实这件事情。

于是,他安排了这次晚宴,在他装着从外匆匆返家不知道洛汉城发生的所有事情的情况下举行了这次家宴,他要以此举来向王中华表明,他,利亚.古德,东洛州古德家族的现任家主,将正式以家主的名义向东洛州古德家族的所有成员宣布正式接纳他王中华为“王中华.古德”,并将其写在家族的族谱中。就有了接任古德家族下一任家主的权利。

而且,在这次家宴的座次安排上,王中华的座位仅仅在利亚.古德之下,在利亚古德的三个儿子之上。既然不能用血缘来维系王中华与古德家族的关系,那么,就给他一个足够的位置。

一无论谁坐了那个个位置,只要不做危害古德家族根本利益或者会影响到古德家族存亡的事情,古德家族都将会全力支持。

相应的,古德家族的一切资源都尽可以调用。

官方的官职随时都会被收回,家族的地位却是不可动摇的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尼亚.古德似乎发狠了:“如果他还是不肯接招的话,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当王中华在小卡尔的带领下到达宴会大厅时,古德家族所有的直系成员都已在座,十余双目光紧紧盯着缓步入内的王中华。

一个直径至少两米的圆桌,围坐着古德家族的直系成员以及重要管事人——里尔。

老头子的位置正对着大门,他的右边是一个相当大的空闲地方,明显看来是特意空下来的。左边,一把空荡荡的椅子等在那里。

看到王中华走了进来,老头子站起来,亲自走到门口,把住王中华的胳膊,一指他自己位置旁边的那个空座:“请。”

王中华看了那个位置一眼,故意笑眯眯的道:“尼亚叔叔,你这是……?”

老头子干脆的道:“只要你不嫌弃,古德家二号人物的位置就是你的。”说完,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王中华。

王中华知道,这是老头子发出的一个明确的信号:从现在开始,古德家族承认你是家族的正式直系成员了,而且还是家族的二号人物,只要你愿意,从今以后,你做的任何事情都会有一个实力不菲的家族在后面支持你。如果不……..

在春秋战国时期,对待人才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极尽笼络之能事为我所用,另一种是既不能为我所用,则无所不用其极也要除掉,免为对手所用。

从小在信息爆炸时代长大的王中华如何不明白利亚.古德的用意。这样的场景,电视剧里面不知道上演了多少回。

既然老头子开出了价格,那么王中华就不得不接招。

所谓人在江湖啊身不由己就是这个意思。

答应坐那个位置是一种接招,不答应坐那个位置也是接招,两个接招方式引起的后果是截然不同的。

其实王中华并不知道自己手中现在有多少筹码,应该是他不清楚在这个与地球截然不同的世界,他究竟有多大的力量。放在地球上,如果脱去那身制服和军中精英的光环,他王中华不一定会比刚刚大学毕业的大学生更快找到工作或者找到更好的工作。

但是在这个以实力决定一切的世界里,他对自己究竟可以起到多大的作用还是有相当的自信的。

古德家已经投出重注,王中华很清楚自己身在局中,牌已出手,无论最终的胜负输赢如何,他都得作出一个是否开牌的决定。

王中华决定投桃报李。

他顺着老头子的牵扯来到那个座位旁,环视了一圈,颔首道:“既然老先生认为我可以坐这个位置,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罢,右手虚引:“请。”

老头子大喜:“请。”

两人相视一笑,一起坐下。

其他人见事情谈妥,气氛立刻欢快起来。

里尔对着侍立在身后的丫头点头道:“开始吧。”立刻,走马灯似的仆人将一道道精美的菜肴端到各人面前。

利亚.古德站起来,举着斟满美酒的酒杯说道:“今天,是我们古德家族近一年来举行的首次家宴,也是我们古德家族的大喜日子。今天,我们古德家族又多了一个子弟,王国十大家之一的古德家的家谱上又增加了一名新的家族直系成员,这对我们人丁并不旺盛的古德家族来说是个值得庆贺大喜事,来,大家都端起酒杯,满饮此杯。”

王中华明白老头子这话是什么意思,既然已经作出了选择,此时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他站起来,短着酒杯,深深的看了上首的老头子一眼,说道:“只要古德家族真正将我当作家族子弟,那么,我王中华就会是古德家族真正的家族子弟。”说完,仰头干了杯中酒。

“好。”老头子眼中精光连闪,王中华已经给了一个明确的回答,下面就看他如何表示了,他向王中华举杯,郑重说道:“古德家族说到做到。”说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到此,其他的家族成员(也就是老头子的三个儿子,二个兄弟,五个侄子)一起举杯说道:“家主的意思就是家族的意思。”说完,干了杯中酒。

“那我也说到做到。”

++++++++++++++++

洛克洛特家,脸色阴沉的亨利站在威廉.洛克洛特面前。

疯狗基德现在已经变成了死狗基德了。正瘫软在威廉.罗克洛特脚下。

此刻,威廉.洛克洛特正写着一封信。

王中华在武士考核场的表现已经有有心人通报给了威廉.洛克洛特,他正为此事忧心忡忡的时候,亨利带着死狗一般的基德来到了他的书房。

“家主,这个人试图背叛,该如何处置,请示下。”

闻听此言,瘫软在地上的疯狗基德立刻抬起头来,尽量大声道:“我不是你们罗克洛特家的人,也没欠你们的钱,也没和你们签订什么卖身的合约,这不是背叛。”

从上午开始,基德就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快被亨利这个狗娘养的打散了。

“哼哼”亨利阴笑着踢了他两脚,本来就浑身无一处不疼的基德脸上立刻蹦出了豆大的汗珠。

“亨利,别难为他。”威廉离开座位,走到基德旁边蹲下来:“告诉我,你们在巷子里发什么,要一个字都不要漏的告诉我。”

…………………………………

斯时,东洛州东督大人帕夏.希姆莱正在武士考核场研究那一摞被王中华拍碎的木板。良久之后,他问正在一旁恭候的武士考核官夏尔.帕帕斯道:“夏尔,你怎么看这个人?有多大实力?”

“我不知道。我看不出来,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他拍碎这些木板,打死我我也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是吗?东督大人轻轻叹了口气,问道:“夏尔,你来东洛州快7年了吧?”

“是的,7年另三个月,全靠东督大人照顾,我夏尔.帕帕斯一家才能在东洛州生活的安安稳稳的,大人的恩德,小人没齿难忘。”

帕夏.希姆莱摆摆手道:“那些就不用说了,我问你,你来东洛州之前,在王城中州做得也是中州府的武士考核官吧?”

“是的,大人,我在中州府做了将近10年的考核官。”

“嗯,那么,你还记得10年前大王子殿下亲自领过去参加考核的那个人吗?那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人。”

“记得,大人。”夏尔.帕帕斯突然浑身颤抖了一下。

“那个人比之这个人又如何?“

夏尔.帕帕斯踌躇半晌,然后说道:“伯仲之间,不过那个人似乎略胜一筹。”

“略胜一筹,仅仅是略胜一筹?”帕夏.希姆莱喃喃道:“十年前那个人杀的王城人人胆寒,如今又来了个只略弱一筹的人,他会杀的东洛州人人胆寒吗?”

夏尔.帕帕斯直接无视,只当没听见。

“夏尔,你准备如实报给王城吗?”

夏尔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是的大人,属下不敢有任何隐瞒。”

帕夏.希姆莱满面忧虑地说:“等等再说吧,现在王城双方正斗的如火如荼,如果现在报上去,双方的注意力都会被吸引到东洛州来,那时候,洛汉城就会变成血海屠场,整个东洛州都会鸡犬不宁。”

“这….”夏尔.帕帕斯略一犹豫,立刻躬身道:“卑职遵命。”

略微停顿一下,夏尔.帕帕斯又犹豫着说道:“我怕他们两家会迫不及待的将消息传给王城那边。”

帕夏.希姆莱想起老头子说的话,叹了口气道:“他们已经开始在做了,算了,你还是如实上报吧。”

………………………

深夜,威廉.洛克洛特正在写信:“尊敬的王子殿下,关于前几天报告给您的古德家族那个‘奇人’意思,目前以有初步的判定:……………..,我们认为,这个人将会对我们的大事造成极为不利的印象,该如何处置,请王子殿下示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