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只能谈性 不能说爱『长城军团』




只能谈性 不能说爱『长城军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很喜欢冯萃华的《我在那一角患过伤风》,源自于小说配乐概念唱片《只能谈情 不能说爱》,讲述了四个不能开花结果的爱情故事:一个不敢接受恋爱的教师、一个暗恋邻店女孩的糖果店东主、一个专为同事解决爱情烦恼的办公室职员,和一个忍痛让爱的剧社社长。Wasabi以细腻的笔触道尽了只能谈情,不能爱的百般滋味。



我不想写小说,我只想写一篇评论,讲述我们的爱情怎么的失去,我们的性怎么的疯狂;都在找爱,却往往践踏了爱;都在追爱,追到的却是性。爱可以不衰老,性却注定走上消亡,人毕竟是人,绝对不是超人,他得遵循生理的规律。但那时失去的不仅仅是性,还有多年前曾经梦想过的爱--带着苍凉和感叹,遗憾地离开,唯一的感叹可能就是“这就是人生,这就是爱”。



一、从美国的性解放谈性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西方世界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只同居不结婚,并不断变换性伙伴的运动,这就是性解放运动。而最初提出性解放的只是为了反对性别歧视,挑战***禁止离婚的戒律,主张婚姻自由。1968年开始于法国大学校园的“五月风暴”作为性解放顶峰的标志,使性解放狂潮迅速席卷西欧、北美,并且进一步影响到许多发展中国家,使大量年轻人的性行为完全处于混乱状态,“性解放”一词至此已完完全全失去妇女解放的主要内涵。性自由者反对一切性约束,主张性爱和情爱分离,性和婚姻分离,否定童贞和贞洁观念,提倡婚前和婚外性行为,要社会接受试婚和同居。一些极端的性自由者不仅主张娼妓合法化,甚至认为乱伦也不应受到指责,更不应受到法律制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回头看看“性解放”的背景以及过程,我们很容易地发现一顿上帝赐予的盛宴如何演变的一发不可收拾,最终成为了“潘多拉魔盒”的。社会生活的压抑,妇女地位的低下,宗教势力的干涉导致了“性解放”运动的产生和如火如荼地进行,在西方世界演变成一场全民的--当然主体主要是年青人的运动,最终使得人在性方面获得彻底地解放,在婚姻生活方面得到彻底的只有,在宗教生活方面完全不受信仰的限制。



可以说,从运动发起的初衷来看,目的似乎已经达到了。但是再将时间回溯几百年,来到文艺复兴运动。与“性解放”运动相比,二者是何其的相似,文艺复兴提出:关注人,解放人,把人和人性从宗教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但是从文艺复兴运动中,我们看到的是更多的伟大人物如博加丘、彼德拉克、达芬奇、米开朗其罗、拉斐尔等等,他们运用自己的智慧和知识,将口头的,文字的,图象的东西幻化为讨伐旧实力的锐利武器,从而达到了目的。他们解放的是人的思想,而不是人的肉体,他们将人的思维领向一个全新的领域而没有引起社会生活的混乱。因为文艺复兴运动的起点是包容的,手段是广阔的,结果是全面的。但“性解放”运动却为了一个伟大的目的,选择了一个针尖大小的手段,最终走到了死胡同。



想起自古以来先哲们都在试图挖掘人和人性,有人说性本善,有人说性本恶,难以形成定论。但是“性解放”运动却从伟大的实践中证明了两点:第一,人不是那样坏,他们很多时候抱着伟大的目的,他们有理想、有憧憬、有行动;第二,人不是那么好,人性中存在的一些阴暗面一旦被打开,就会变得不可收拾,比如对性的不节制。所以在“性解放”运动之后,我们看到了很多,对妇女身份地位的解放却让更多的妇女沦为玩物,甚至在很多国家成为合法的玩物,而她们绝大多数是穷人;对社会道德的解放导致了社会道德的滑坡,在“性解放”的掩饰之下,很多人进行冠冕堂皇的权色、钱色交易;对人的解放却让更多的人成为了盲流,嬉皮士成为当时的一种流行趋势,而今虽然嬉皮士一去不复返,但是很多人衣冠楚楚、造型别致,骨子里却是嬉皮士的思想;宗教对婚姻的束缚虽然进一步减弱,但是几十年过后,当人们重新思索“性解放”和个人、社会道德的时候,有渐渐的回复到了宗教的轨道--看来,没有束缚就是最大的束缚,其结果是带来人的个体以及社会群体的自我束缚。



以下几组数据让我们在二十一世纪可以清醒地回头看二十世纪的“性解放”运动:20世纪80年代,美国80%的未婚妇女和90%的未婚男子有过性经验;50%的已婚男人和25%的已婚妇女有过婚外性关系,男女30之后不的事似乎都已经是远古时期的事情了。20世纪80年代,发现无法用抗生素治疗的疱疹和艾滋病,人们发现性解放和死亡挂上了钩!从1960年到1990年,西方结婚率下降了30%,离婚率上升了230%。20世纪90年代,美国50%儿童在18岁以前经历了父母婚姻的破裂;33.3%儿童生活在单亲家庭。90年代美国75%高中女生、40%的初中女生失去“贞洁”,每年有100万15岁以下的女孩子怀孕、生下孩子。性商业年润是70多亿美元(老数据了),排在贩毒和走私武器之后,为世界上最高暴利的第三位,仅北欧每年就需要进口30万名妓女,很多妇女沦为“性商品”和“性奴隶”,在富人尽情“性消费”、“性享受”的背后,是穷人母女的的血和泪。



20世纪90年代,美国不只是家庭道德这类“保守”思想的回潮,还有浪漫爱情追求的起死回生。于是,性自由的喧器开始退潮。



二、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感觉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总是大踏步地追赶世界潮流,其中重要的一步就是迟到的“性解放”运动。当美国人开始总结和放弃性解放的时候,中国社会的很多人从性解放中逐渐尝到了甜头,大有“承前人之弘旨,将性解放进行到底”之势。



想想中国社会确实应当经历一次性解放,但是我们没有宗教的理由,在世俗生活中,除了迷信之外,宗教似乎宗教完全不能干涉婚姻。所以中国进行性解放的理由无非一下三点:第一,社会生活太压抑了,亚洲人生活都很压抑;第二,传统过多地干涉了婚姻;第三,经历文化大革命,人人谈性变色,不解放,我们似乎又要回到中世纪了。



所以1988年,李银河教授匆匆地从匹兹堡大学赶了回来,宣传她在西方世界的心得体会,倡导性解放观念。毫无疑问,李教授的出发点是纯洁的,过程是建设性的,成果是丰硕的,甚至在很多方面是具有深远影响和现实指导意义的,但是结果却与李教授的初衷渐行渐远。性解放导致的不是精神世界的只有和现实生活的轻松,却带来性生活上的混乱和道德观念上的沦落。现在,似乎已经不需要李教授去倡导性解放了,很多人已经把性解放作为了一种自发地、发自内心喜悦的一项娱乐活动了,在金钱的诱惑之下,很多人一脱成名,成就了暴富,所以笑贫不笑娼;在金钱丰足的情况下,很多人饱极思淫欲,“二奶”、“三奶”。。。。。。保养最离谱的曾经创造了保养147个的最高记录,“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李教授看到这种情况应该可以含笑安息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们不应当过多地去谈论李教授,李教授也是自发的行为。我觉得还是可以回到原点去看看,到底中国应不应该实行性解放。一是经历六七十年代的“纯洁”之后,我国社会性生活的弹簧似乎已经被压到了最紧缩的程度了,人人谈性色变,哪个男性敢随便和女性谈论下半身的问题,肯定会被认为耍流氓,这是一种很不正常的社会现象,但是我相信社会有自我调节的能力,当没有制度观念的约束之后,人会自发地从性束缚中解放出来。而事实证明,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与西方观念的激烈碰撞之后,性的自由逐渐成为了一种被人接受的观念,我想,面对这种社会生活的现状,最需要的不是鼓吹解放,不是高谈阔论人人有性权利,而是应该进行合理的引导,但社会似乎正好缺乏这个东西。社会体制的引导不健全,而且刚毕业的小女生似乎还不太懂得怎么舆论引导和监管的运作和作用,一方的松弛和一方的激进,带来的是失控。这种情况下实行的性解放,似乎其结果已经注定了。二是社会生活太压抑了,亚洲人特有的传统文化决定亚洲人的自律,老是束缚在自己的观念之中,再加上社会生活的倡导,对个体的重视让位于对集体的奉献,体现出来的就是生活的紧张。看来似乎应该解放人的思维了,而解放的最好方式就是休闲娱乐,所以现在很多色情场所都是打着休闲娱乐的旗号,干着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我想,社会发展的轨道实在是奇特的,当时人们对解放思想的实践行动就历史地、自然地选择了性。其实在思维解放的实践领域应该有很多方式,比如倡导健康运动,比如创造合理人性化生活环境等,但也许是经历了太久的压抑,很多人有性方面的需求,有需求就有市场,有市场就是合理的。但是即便如此,我还是要说,我们的起步选择的手段太单一,几乎是钻牛角尖。三是传统对婚姻的干涉,传统势力包括观念和长辈以及制度,而倡导性解放的正好是年轻人,年轻人受着新时期的“三座大山”,在荷尔蒙分泌较多的时间段,自发自觉地选择了性,性的解放被视为叛逆和果敢的象征。从以上三点来看,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进行思维上,行为上的解放,但是毫无疑问,我们选择的手段太单一了,我们只是跟着别人的步子,在个别人的鼓吹之下,情不自禁地选择了“性”作为解放的唯一手段。



在中国,性解放的过程的复杂的,结果也是极其复杂的。更深一步的影响还有待时间的验证,但是通过下面一组数据可以看出对传统、家庭、社会巨大的冲击,这个冲击从很大程度上来讲是负面的。



在中国,1981年的离婚率是4.7%;1991年8.7%;1992年8.9%;1995年10%;1996年达到了12%。一项调查显示,1/3的都市年轻人认为婚外恋是可以接受的。在2004年,有160万对夫妻离婚,比2003年上升了21% 。李银河所做的一项调查指出,70%的北京人有婚前性行为,而1989年时,这个比例为15.5%。在一些大城市,14岁到20岁的年轻人发生首次性行为的平均年龄为17岁,而31岁到40岁的群体则为24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性解放带来很多东西,比如病症、比如道德新观念、比如社会责任、比如离婚、比如婚外恋等等。



第一,性的玩具特性(性享乐)升高。1992年起,一种跟爱情,跟婚姻都没有多大关系的现象,开始成为人们谈论性问题时的热点。那就是嫖娼卖淫,以及作为其延伸内容的“傍大款”、“养小蜜”和纳妾。权和色,钱和色的交易不断,甚至社会上形成一个观念,凡是有钱的有权的,肯定有桃色新闻,而这种现象逐渐被人们认为是司空见惯,不值得一提,只是偶尔说一声:147个,这家伙太厉害了些。。。。。。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博士方刚在去年进行了一项中国多性伴侣调查。根据调查结果,目前在中国,除配偶之外有超过10个性伙伴的人占到0.7%。而去年年底,杜蕾斯公布了另外一个数字——中国人均性伴侣人数为19.3人。在1980年代初,有4对夫妇因为进行换偶活动,为首的被枪毙,一人被判无期徒刑,一人被判15年有期徒刑。而现在,李银河说,3人以上的性PARTY、*俱乐部已经非常普遍。



第二,“侵占”工具特性(生育)降低。根据某职业学校调查,该校90%的学生已经有过初夜行为。中学生流产已经不算是新闻。在2004年,流产女性中有65%是单身,而这个比例在1999年是25%。在最近的一次调查中发现,曾在北京十家医院做过手术的8846名单身和已婚妇女中,有36%的人在六个月中曾堕胎过两次以上。据中国卫生部的统计,1990年的堕胎数字高达1400万例。而最新统计显示,2005年为710万例。在美国,根据伽麦切尔研究所的数据,2002年仅为129万例。



第三,家庭道德、责任观念的削弱。美国性学家阿尔弗雷德·金赛说:“性活动不但影响其行为主体,可能更影响他人,或对作为整体的社会组织产生危害”。80年代初期的“陈世美”和“第三者插足”,开始变成不那么贬义的“婚外恋”,接着又变成完全是褒义的“傍家儿”和“情人”,直到现在变成了直接形象的“三儿”。性的解放带来的对家庭责任感的缺乏,离婚率的上升,对伴侣、子女的责任感的降低。前段时间看新闻,英国最小的父亲才14岁,这个年纪甚至什么都不懂,能有什么责任感和家庭观??




古人曰:乐不可极,极乐成哀;欲不可纵,纵欲成灾。对性的控制程度反映了一个文明的水平,“性解放”与低生育率,说严重点,纵容性解放是怂恿一个民族慢性自杀。



三、“妹儿,我们耍朋友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正如美国经历30年的性解放之后,重新回归家庭道德和纯洁爱情上来一样,中国在经历近30年的性解放之后,似乎也应该呼吁回归了。



曾经在网络上看到90后为了一套衣服,一顿饭,一瓶可乐就与人上床,网友的评论是:比妓女还低贱。我不想做评论,但是有人曾经方言说:“耍朋友”,异性朋友就是拿来“耍”的,没有结婚的必要。

性解放导致了一代人的爽快,一代人的沉思,一代人的堕落。结婚和家庭正在被取代,下半身的欲望已经占取上风,贞洁正逐渐成为一个陈旧的词语。



在这里,我又重新想起了“小姐”这个已经被污染,被异化的词语。曾经的“小姐”是高贵的,但现在叫小姐简直是对女性最大的侮辱。纯洁成为堕落,美好成为过去,很难知道多少人是因为爱情而结婚,因为爱情而发生性关系。对性的追逐已经逐渐失去了美好,而是一种嗜头,一种尝鲜的不断尝试。我不敢相信这些人在嫖娼和包养过程中都是快乐的,但他们到底在追求什么???



当我们的后人逐渐有思维的时候,已经完全不知道贞洁是什么,已经完全不理解婚后才能发生性行为的重要,已经逐渐把ML当成吃饭一般的平常,他们就已经很难回归了。



社会有自我调节的机制,但更需要人的引导,在这里,呼吁纯洁的爱情,呼吁性解放的结束,呼吁家庭道德的回归。



呵呵,我想纯纯地说一句:小姐,我们耍朋友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