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骄阳 第五卷 第三十七章 纵身一跃

李伟新 收藏 1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7.html



看到楚阳纵身一跃,张立仁的心也不禁为之一颤。楚阳这一跃,真就将湖南人那股匪气发扬光大,胜似怒虎穿山,树木也被虎气冲得东摇西晃。

楚阳是他张立仁的爱将。

楚阳又是一员虎将。

虽然相隔数里,张立仁无法听到楚阳的虎啸山林,可看二营、三营的官兵,一个个都五月初三的龙翻身一样,掀起一重重滔天巨浪,他分明就感觉到,楚阳的虎气,已令部队生风。

同是一跃,却是令张立仁揪心的一跃。

从二营战壕跃起来的,是孙晶英。

她怎么又跑回去啦?一营的人刚好赶到二营的战壕,从另一面夹出鬼子的第四大队。

张立仁禁不住回头,只见赵广尚垂头丧气地立在后面,等待着他的训斥。

不用说,赵广尚定是中招了。

心里忍不住笑了笑,张立仁和颜悦色地对赵广尚道,“遇到对手了,是吧?”

“嗯。”赵广尚蚊嘤似的答。

张立仁走到他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也不用这么垂头丧气,不就是中了她的奸计么?”

“是啊,我也没想到,她明明是笑嘻嘻地叫我去斟茶的,等我刚转身,脖子就挨了她一掌刀,立马就被砍晕了。”赵广尚边说边扭了几扭脖子。

“好了,你也别放在心上,凭这一掌,你就有权叫她教你几招梅花掌。”张立仁认真的说。

“真的啊?”赵广尚高兴得要跳起来,可一想到自己的失职,马上就诚惶诚恐的道,“司令不怪我没看好她?”

“不怪你,我还要批评她。她哪能——”

她哪能什么?

不服从命令?

这说不过去,她孙晶英可以领了你的命令去一连的啊。要说服从命令,她就得服从一连连长的命令。何况你并没开口要她留下,不允许她回去。

这小英子啊,真令他哭笑不得。

项东反应倒快,马上接住张立仁的话道,“她哪能不休息一下就跑了呢?是该批评。小赵你说是不是?”

赵广尚挠着头,答“是”也不是,答“不是”也不行,干脆就嘿嘿地笑了。

却说孙晶英纵身一跃,飞出原属二营的战壕,蒋国盛的心差点就没跳出来。

孙晶英怎么会在这里的呢?

难道她是听到司令的计划,事先从团部赶到这里,等待他们的到来,然后一同出击?

蒋国盛也搞不清楚了。

也不容他去搞清楚。

孙晶英这么一跃而出,眨眼间就飞出了十数丈。倒是另外两个通讯员敏捷,紧跟着孙晶英,一左一右地配合着她。

蒋国盛“咔嚓”地上了刺刀,便迅速跳出战壕,紧追了上去。

这么一来,鬼子的第四大队,就处于三面夹击之中。

谷山次郎一看情形不对,马上下达了第四大队撤退的命令。

但此时第四大队想撤,已经不那么容易。

楚阳带着的二营和三营已经冲入第四大队的阵中,展开了白刃战。

这边的一营,也与第四大队的鬼子拼起了刺刀。

刺刀见红。

惨叫声不断。

谷山次郎再去看第一联队,第一联队正在吃着密集的炮火,比第四大队也好不到哪里去。

副官长野的目光一次次投到他身上,期望他出动第三联队,他都视而不见。非但视而不见,心里还有种不满。

奶奶的长野,你是指挥官,还是我?

难道我这个指挥官是傻瓜?

能出动第三联队,我还能不出动?

你看张立仁那个样子,巴不得我马上出动第三联队,好落入他设下的陷阱。

谷山次郎调转望远镜,望着张立仁。

张立仁依然是满脸春风,很是潇洒。

想从张立仁的神情上瞧出道道来,根本就不可能。

感到气郁、气闷,一股无名火在他谷山次郎心中翻涌。

张立仁英俊、潇洒,却并不是他谷山次郎所想象的那些奶油小生,单长一张帅脸,腹中却空,头却没脑。

倒是,张立仁比他谷山次郎显得更大气。几个回合,就吃掉了他的第五大队。是的,第五大队的方向,只传来零星的枪声。第六大队也像不堪一击。这下第四大队又面临灭顶之灾……

吐血啊。

吐血。

谷山次郎只能用吐血来形容自己了。

更要命的是,张立仁还虎视眈眈着他的第三联队。

你也太狂妄了张立仁。

谷山次郎飞得脸色发青,嘴唇发抖地道,“长、长野,命令炮兵朝他们的团部发炮。”

长野“嗨”了一声,转身去传令。心里却窃笑:你以为人家的团部是豆腐,那么好打的?

张立仁对谷山次郎笑了一笑,便身子一闪,带着项东和赵广尚消失在战壕里。

谷山次郎的脸部抽了抽,嘴里哼哼道,“想跑,没那么容易。”

但他谷山次郎也很清楚,自己说的不过是气话,小孩子的话。张立仁这么一从战壕上消失,不但他失去了目标,炮兵联队的炮弹更是乱轰乱炸。说是炮轰张立仁的团部,他也不清楚张立仁的团部在哪里。只是凭张立仁出现的地方去猜,推断他的团部就在他的周围。

不管了,反正不能让炮兵闲着。

这炮火也是间中支持一下第一联队、第四大队,以鼓励他们的士气。这炮火也是一个火力侦察,说不定歪打正着,将张立仁另外两个团轰出来。

这仗虽然打得有点迷糊,虽然手中的重拳无处使,谷山次郎也没有泄气。在他眼里,凡是中国军队,都是不堪一击的。张立仁的税警团不过是借了装备的优势,逞了一时之能。

这也是下棋人的心态,输了的人总是不服输,总是会为自己寻找理由。即使被对方剥了光猪,也不会服。时常也是口服,心不服。

何况他谷山次郎头顶着常胜将军的光环,岂会轻易言输?

见长野回到自己身边,谷山次郎狠狠地下令,“第七大队出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