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高会战,军民协力合作抗敌的经典作战

陈爱清 收藏 4 62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上高会战,军民协力合作抗敌的经典作战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蒋介石率领他的大员陈诚、蒋鼎文、卫立煌等,先后来到西安古城,布置“剿共”。十二月十二日,东北军首领张学良、西北军首领杨虎城兵谏临潼华清池,逼蒋抗日。十二月十七日,中国共产党派出了以周恩来为首的代表团来到西安,提出和平谈判解决西安事变的主张。最后,蒋介石在全国高潮的抗日舆论压力下,被迫放弃“剿共”而一致抗日,西安事变得到和平解决。国共两党逐步走向联合,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逐步建立起来。

一九三七年八月二十五日,毛泽东、朱德、周恩来以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名义宣布了红军改编的命令,中央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分布在南方八省的红军游击队同年十月二日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

抗日的统一战线是建立起来了,蒋介石暂时没有了后顾之忧,先把“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放一放,组织了几个较大规模的对日作战,如“淞沪会战”、“太原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等,给予日军以沉重的打击,但终因中国军队面临的是世界军事强国、二者之间武器装备相差甚远,且我方军事指挥上颇多失误,国军几十万士兵的身躯终未能挡住日军的进攻。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国民政府由南京迁都重庆,一九三八年十月,武汉会战结束,国民政府的军事指挥中心转移重庆。自此,中日双方均元气大伤,各自休整。抗日战争由此进入战略相持阶段。

前方战事稍缓,蒋介石的注意力又聚焦在中国共产党人身上了。在蒋介石看来,不断壮大的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以及日益扩大的解放区才是心头大患。于是第二次反共浪潮逐波趋起。最终,一九四一年一月,“千古奇冤,江南一叶”的“皖南事变”爆发,驻在皖南泾县的新四军军部及其部队九千余人在奉命北上的转移中,在泾县茂林地区遭到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设伏的约八万多国民党军队的突然袭击,经激战七昼夜,新四军弹尽粮绝,除约二千余人突出重围,其余大部分壮烈牺牲,做了国民党“同室操戈”的冤魂!

似乎是说了一段废话,上述事件与上高会战有关系吗?本人想说明的是,上高会战就是这样的背景下打响的。面对国共两党如此恶劣的政治斗争局面,中共上高地下党工作者仍依照上级党组织的指示,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以中共中央制定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为行动原则,力促抗战,推动抗日军队和人民群众开展抗日斗争活动,从而最终取得了会战的胜利。


一九四0年,中共上高支部来了一位“特别党员”,说他“特别”,是因为他从不公开参加支部会议和党的公开活动,除了中共上高地下党支部书记与他发生联系,其他党员与他则互不相识。他,就是于一九三八年就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此时出任国民党上高县政府的县长黄贤度。有这么一位“特别党员”,党的很多工作就巧妙地合法化了。

中共地下党上高支部原属中共赣西北特委领导,党员大都在其政府及下属乡镇以科员、区长、乡长、自卫队长、区政府教师等公开身份开展工作。上高会战打响之前,中共地下党支部对作战形势作了全面分析,一是力主抗战,利用“特别党员”黄贤度县长这一公开合法身份,千方百计动员民众踊跃支前,协同军队作战,当时仅有十二万人的上高县动员了近三万人的支前队伍。黄贤度以上高县县长的身份亲自到十九集团军司令部向罗卓英将军反映上高人民强烈要求抗日的热情。为免除作战部队的后顾之忧,主动提出保证做到作战期间保证军粮、弹药畅通无阻,担架队及时运送伤员,为军队提供当地向导,保证军队交通、电话畅通,协助破坏日军之交通运输线;保证作战后方没有汉奸放火、放毒,防止和监视汉奸与特务的破坏活动。以上得力措施坚定了罗卓英的作战信心,毕竟国民党军队中广大官兵还是有爱国心、有民族感的。其二,中共地下党也作了最坏的应变准备,即如果国民党军放弃抵抗,或者作战失败,无法阻止日军攻陷上高,那就要作开展敌后游击战争的准备。具体打算是把地下党已掌握的地方武装及有组织的青年学生,向靠近赣西北特委领导机关的所在地转移,这个地方就是地处上高、宜春、万载三县交界的江南乡,以此作为抗日根据地,发展壮大人民抗敌的武装力量,开展敌后游击战争。

上高会战打响后,中共地下党带领三万余支前民众冒着枪林弹雨,用实际行动践行战前的诺言。

四十六年后,江西省人大副主任、省政协委员,当年的上高县县长黄贤度回忆起上高会战,当时的场景仍然记忆犹新:

为了配合这次会战,我以政府的名义组织了大批民众支援参战部队,并担负了维持战地治安、疏散战场物资、抢运弹药粮草、接送伤员的任务,由于我们平时注意安排一些进步青年开展“保家卫国”、“抗日第一”、“团结抗战”的宣传工作,民众的觉悟和抗日热情都很高。战斗中,上高县共组织了近四分之一的民众支前。男女老幼都积极参加破路,保障我方军用通讯线路的活动。县自卫队也在各方路口查辑缜细,维持秩序,并协助疏散妇孺,使我作战部队减少了后方顾虑。当时,日军利用他们的空中优势,不断派飞机轰炸,扫射锦江桥,妄图切断我方供给线。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带头率领民夫冲过了弹雨交织的封锁线,及时给位于战场核心的镜山口我方军队送去了武器弹药……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刻,许多人还冒着生命危险给前线送水送饭。还有一些人在为我方军队担任向导时,不幸落入敌手,惨遭杀害。老百姓的鲜血也和前方将士的血流在一块,染红了满目疮痍的疆场……

时任中共地下党上高支部书记的瞿文渊在会战结束后,以“王道平”为笔名写了一篇“长留浩气满乾坤”的纪念文章在《前方日报》等省内报刊上发表,把民众的支持定为“致胜力量的源泉”—-

在战争的要紧关头,敌机把锦江石桥炸坏了,前面一座浮桥又在敌机狂轰滥炸之下,我方运输线被切断,时间就是胜利!县政府的同志没有半点迟疑,冒着敌机的轰炸扫射,第一个冲上浮桥。支前群众深受感动,群情激昂,身背弹药,形成一股不可阻遏的人流,跃上浮桥。敌机扔下的炸弹在身边击起了冲天的水柱,浮桥在剧烈的颠簸震荡。人流滚滚,粮食弹药源源不断流入前线阵地,一条钢铁运输线飞架锦江两岸!望着这浩浩荡荡的运输大军,望着这些纯朴而又刚毅的父老兄弟,我们的乡亲为了抗日卫国保家乡,竟是这样舍生忘死,赴汤蹈火,拼命支前,谁都会感动得热泪盈眶!

当时我军正面压力很大,伤亡甚重,急需支援时,援军到了!从修水调来的王陵基集团军两个师已经来到宜丰、上高边境的凌江口。但一无桥二无船,不能过渡,正在焦急之时,上高县政府发动群众,临时组成架桥工程队。两岸的老百姓闻讯,撑来了大大小小的木排、竹排,纷纷下来了门板,众志成城,人擎易举,只花了一天功夫,又一座新的浮桥架起来了。王部二个师的人马辎重顺利渡过了凌江,赶到日军的侧方,配合进攻,对下陂桥的日军形成包围圈,迫使日军两面作战,从而减轻了正面日军镜山口的火力,大大加强了我军围攻敌人的战斗威力。

在墓田、泗溪、杨公圩等地激战时,当地群众还自发地组织起来,手拿大刀、长矛、推来松树炮、土炮,给我军助战!县政府的电话兵,在枪林弹雨中翻山越岭,架线接线,保证了电话畅通!我地下党同志负责巡逻,保卫后方治安,警惕,防止汉奸特务的破坏……

在农村生产遭到战争破坏,物资十分缺乏、生活极为艰苦的条件下,上高人民毅然承担了驻扎在上高众多抗日部队的生活物资和支持抗战所需的各项物资,节衣省食,把一切献给了祖国的抗日战争!上高的人民群众在地下党领导之下,支援前线,是上高会战大获全胜的一个重要因素。

可歌可泣的现实,作出了精确的结论:只有人民,才是获致抗日战争胜利的源泉!人心归向,民族团结,乃是杀敌致胜的保证!

通过上述二位当年亲历战火者的精彩阐述,当年上高民众冒死支前的壮举久久地定格在历史的瞬间!在一九九四年重新修建的“上高会战阵亡将士墓”一侧,仿制了一条当年残留在砖墙上面的红色宣传标语:“军爱民,民助军,军民合作打日本!”


抗日战争爆发后,摆在全国人民面前的主要问题是如何进行抗战的问题。具体来说就是要不要发动广大人民群众参加抗战?要不要实行全国总动员?在政治上要不要改变中民党的一党独裁?在经济上要不要改善人民群众的生活?在军事上要不要采取持久战?

中国共产党对这些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在芦沟桥事变的第二天(七月八日)中共中央就通电全国明确地指示:“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七月二十三日,毛泽东又发表了《反对日本进攻的方针、办法和前途》指出:在抗日战争中可以有两种方针、两套办法和两个前途,中国共产党主张采取第一种方针,即坚决抗战的方针,反对妥协退让的方针;采取第一套办法,即全国军队总动员、全国人民总动员,……全面抗战的办法,反对压制人民群众,片面抗战的办法;争取第一个前途,即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实现中国的自由解放的前途,反对把中国变为日本帝国主义的殖民地的前途。

一九三七年八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五日,在陕北洛川的冯家村召开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毛泽东在会上作了关于军事问题和国共两党关系问题的报告。会议通过了《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定》和《抗日救国十大纲领》。会议及时地为全党和全国人民提出了全面抗战的路线,正确地规定了党的基本任务和策略方针,为实现抗日战争中无产阶级的领导权,争取抗日战争的胜利指明了斗争方向!

这次重要会议,史称“洛川会议”。


上高会战大捷,正是中共上高地下党正确的贯彻执行了中共中央提出的“全民族实行抗战”“全国军队总动员、全国人民总动员”的全面抗战方针,才有了军民同仇敌忾,同洒热血、共同抗击外御的英勇壮举,从而最终取得了上高会战的胜利。

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在总结上高会战我军胜利原因时强调了地方民众对上高会战所作出的贡献:“民众用命,彻底破坏交通,使敌解除优势装备,达成以破坏战保障歼灭战的成功。”“民众均能努力服务事务,尤以交通破坏,特见彻底。不但使敌机械化部队不能运动,即驮马亦感困难,致其追送补给,仅赖人力,战力达顶点被围困后,尤不得不以飞机代驮马运投粮弹鞋袜。”“我第二挺进纵队,挺进奉新、高安截敌归路及辎重,并发动民众破坏张安公路桥梁。安义自卫队,冲入万家埠,焚毁敌兵舍仓库等,使敌一夕数惊,蜷伏不敢稍动。”“兵站人员及地方民众,亦极努力,故本会战于敌进犯时,对于运动之兵站本地弹药,得全部抢救后运无一损失,而会战进行中及追击时,补给复极圆满,使得部队得专心作战,此于会战胜利,亦有功也。”罗卓英司令官希望“嗣后更望军民一致”。

由第十九集团军在战后总结的“上高会战战斗详报”中,对战地军民合作也作了较为详尽的记载:

通信灵活,命令与战报迅速,确实,虽在情况紧急时,本部仍保持电话指挥,且得直接指示这行动。

1、本部派出宜丰连络参谋之监督左翼部队,乃关于右翼部队,对敌侧击包围之指示,均得益于电话。

2、樟树、清江电话局人员,在情况异常紧张时,均仍照常工作,使三月十八日午后由赣江东岸西调之二十六师先头团李团长,在电话中接受总司令命令,迅速渡江,获得制敌之先机,十九日晨王师长到达樟树及尔后渡江前进,均不断电话。

3、由战区增援之新十五师先头团,三月二十四日晨,到达雷市两营,总司令直接电话令陈团长不待师长之到达,迅率两营向水口圩前进,参加合围。

4、三月二十九日以后之追击战,锦江南岸利用乡村线迅速修复延伸,北岸严令部队之通信队及电话局之员工,积极架线前伸,因之对追击部队之指挥督励,不致中断,造成对敌第三次之包围。

本会战期中,战地各县民众武力,在军队指导之下,英勇参战,发挥力量。三月十七日南路敌窜抵曲江镇附近时,我丰城人民自卫队,协力一0五师防守赣江东岸,阻敌东窜;奉新、靖安、安义等县自卫队,在挺进纵队指挥之下,先后参加上富堵击战,潦水沿岸追击战,干州钳击战,安义、万家埠、滩溪等处挺击战,先后焚毁万家埠、滩溪等处敌军仓库与桥梁,新建、高安两县自卫队,发动广泛之游击战,袭击敌之辎重,并各俘虏敌兵一名;又在泗溪、官桥一带,民众自动替军队充任向导、侦探者甚多。当二十六师到达樟树时,吉安轮船船员工会樟树办事处人员,协力军队寻觅民船,并征派“利源”“有正”“江九”等小火轮三艘,拖载军队渡江,使我军得以迅速渡江击敌,直保樟树、清江。

抢运兵站粮弹:当敌军侵入独城、高安、伍桥一带时,我兵站末地,存积粮弹颇多,经令清江、新余、高安、上高、奉新、宜丰等县政府,发动民众,分别抢运至安全地区,均踊跃从事,故全战役期间,弹药毫无损失,粮秣亦损失甚微。

会战期间,我各部队所需粮弹之前送补给,除一部由兵站输力担任外,大部均赖战地民众协助。计新余、上高、宜丰、分宜、高安、安福等且以,共雇用民夫达一万九千一百七余工。

协助伤运:本会战我负伤将士达万余人,各部队本身担架不敷,战地民众遵令出动义务担架,计上高、新余、宜丰、分宜、万载、宜春、安福等县,共达五千二百余副,输夫一万零四百余人。


协助水运:会战期间,由兵站征用担任输送粮弹及伤运之船只,计赣江内有轮船二艘,民船二十只,袁水民船八十五只,锦河民船六十二只。

上高会战的胜利,由此可见一斑!全民族抗战方针的正确性,在此战役中也发挥到了极致!由此,我们不由得自然地想到毛泽东的一段至理名言:“动员了全国的老百姓,就造成了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造成了弥补武器等缺陷的补救条件,造成了克服一切战争困难的前提。”


当时任上高县徐家渡乡乡长的余长福(中共地下党员)在会战过去四十五年后回忆道:“上高会战对我们教育很深,主要有以下两点:广大人民群众是爱国的,尽管当时人民生活很艰苦,同国民党的军队的关系也不算好,在大敌当前,生死存亡之际,在人力、财力上大力支援国民党军队的作战,在上高会战中发挥了重大作用;上高地下党尽管当时处境十分恶劣,上级党组织迭遭破坏,上高国民党特务也已开始逮捕我地下党员,仍然正确坚持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县长黄贤度同志率亲前线,动员全县人力、物力、财力投入会战,全体地下党员都能坚守岗位,动员广大人民群众共同战斗,有力地支援和配合这了次会战!

《江西民国日报》特派记者王克浪战后现场采访,把上高会战中军民合作的壮举归纳为“江西精神”:

“江西在历史上,是一个文章节义之邦,如南宋,如晚明,有志之士,起来报国的牺牲精神,甚今尤在农夫民妇中普通传颂着。而这一次的上高会战,从军事长官的谈吻中,从我们实地视察的观感上,高安、上高一带的爱国同胞,忠义之气,杀敌之勇,光荣壮烈,正不减于前贤。”

当战况紧急时,战地协助破坏敌后交通、解除敌人的现代装备,使他进得来出不去;军火运输发生了困难,他们自动运送;士兵作战负伤了,他们自动抢运救护第一线的官兵;来不及退后吃饭,他们甘冒弹雨,送上战壕;弟兄找不清小路,他们争当向导;敌人协迫带路,他们指东带西,引上我们的火坑。其它赤手空拳,与敌搏斗。父子同死,全家殉节的,更是闻所未闻,极尽人间壮烈!

这里,有一个故事,可以报告读者:当敌寇偷渡石头街企图迂回上高侧背时,我当地同胞运用木制土炮,装以锅铁,敌寇曾因之大吃其苦,事后敌野战医院医官,对于此种创伤,束手无策,喟然大叹曰:“此种弹药,既不是苏联制造,又非美国出品,不知支那人有了何种新的发明?”

弟兄们为了老百姓如此勇敢,个个都说:“再不打胜仗,无以见父老”,某师长也伸出大拇指高呼着:“有了这样忠勇的江西精神,我敢大胆深信,江西决保无虞!”



2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