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三部 驰骋 第五十七章 断尾(二)

李天骄龙 收藏 26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691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五十七章 断尾(二)

陷入两难境地的不只是河边武夫,还有郎朗。

他前脚刚一离开太原,阎老西的晋绥军后脚就兵临太原城。是继续前行还是回师太原。郎朗犯难了。

“委座:

太原城已于昨日光复。百川身为第二战区司令长官,牢记身负守土安民之责。为彰显党国之尊严,我军之威武,振奋民众之精神以及限制异党之需要。第二战区司令部宜移驻山西首府。

妥否

请指示!

国民军事委员会第二战区司令长官 阎

民国二十七年六月17日”

“娘西皮!”委座一把把自己拜把子大哥的电报摔在桌子上。“巧言令色!早干什么去了?现在想摘桃子,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阎老西啊阎老西,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儿吗?”多年征战好不容易把中国名义上统一了。最大的实力派东北军和西北军事实上都已不复存在。当今中国地方实力派中川军、滇军、西北二马、新疆盛世才,要么山高皇帝远,要么实力不济。对自己威胁最大的除了中G之外,就数桂系和他这个拜把子大哥了。现在桂系人马与鬼子对垒于长江防线,晋绥军也被自己要么分化,要么抽调到前线。现在华北局势自己无暇顾及,就当前来看,华侨军很可能有所作为。当此时节,岂能放虎归山?

“辞修,立即命令卫立煌、孙蔚如不顾一切,加速北上太原。另外,你立即给李华雄发电,命令他以太原局势未稳,不宜移防为由拒绝阎老西入城。至少要等卫立煌抵达之后再让其入城。”

“委座,这事恐怕不好办。”陈诚不得不提醒委座,“第一,第二战区移驻太原理由充分,强拒于理不合。第二、现在李华雄的兵力极为空虚,阎锡山硬要进入太原,恐怕他也不能阻止。李华雄有何打算,谁都不知道。如果发生交战,必定舆论沸腾。第三,卫立煌鞭长莫及啊!”

“你说得不错,但是你过虑了。”委座微笑道,“李华雄不可能把太原城交给阎老西,至少在他完成华北地区的战役之前不会。否则,他也不会在太原城来个金蝉脱壳之后,又迫不及待的把晋南的疲兵调到太原。他在山西的部队绝大部分补给都需要依靠同蒲路和正太路,他怎么肯把太原这个同蒲路和正太路的枢纽交给别人呢!即便要交给别人,也绝不可能交给阎老西。他也要防止恼羞成怒的阎老西关键的时候卡他脖子。李华雄这个人据我观察,城府极深。一直以来我,乃至西北的那位或多或少都在被他利用。”说到这里,委座无奈的摇了摇头,“但是都没办法,他始终站在时局的关节处。按你所说就是理由充分。现在是他该还债的时候了。”委座脸上露出意思不易察觉的微笑。“辞修,你再辛苦一趟,快去快回,我这里实在离不开你。”

“是!”陈诚哪能不明白委座的心思呢?可是说实话,他真的不愿看到在这个时候,在这个民族危亡的时候,还在内斗。希望李华雄有较为稳妥的办法吧。不知道为什么,陈城从内心来说对李华雄有一种莫名的信任。他相信,这个人会不断给自己乃至这个国家带来越来越多的惊喜。


石家庄。C集团司令部(对外称38军司令部)。

“陈长官,这是把我放到鏊子上烤啊!”听完陈城带来的上谕,李华雄长叹一声,摇着头苦笑着说道。“此事处理不好,国内外舆论难免大哗。到时候群情汹涌,我等华侨将如何以处?”

“哈哈哈哈”陈诚打了个哈哈,“振起老弟,恕我直言,你放心把太原交给阎老西吗?应该不会吧!阎老西在太原城下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以阎老西的个性,一旦他占据太原肯定会对你部多方掣肘。这点振起不得不防啊!”说罢陈诚正色道“中国为何贫弱?列强欺凌只是外因。群雄并起,军阀割据,各行其是才是内因。委座为此可谓处心积虑夜不成寐。尤其是阎老西,不论战前还是现在,都与日本人勾勾搭搭。山西如此重地,怎能交给这种人?为国家计,此举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还希望振起勉力为之。”

话说到这种程度,李华雄也无话可说了。其实从哪个角度来说,他都不能把太原交给阎老西。只是这件事运作起来非常难罢了!他才不担心什么群情激奋,他相信只要能够把华北日军歼灭干净,一切代价都可以接受。而且只要能够光复华北,人们将很快忘记阎老西的事。不过为了稳妥起见,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

阎老西没有给李华雄多少时间。他不带委座手谕,立即带领自己的晋绥军回师太原城下。此外他还命令山西境内散于各处的晋绥军向太原靠拢。离开太原城并不太远的郎朗立即奉命南下太原。一时间太原附近战云再次密布,不过这次不是抵御外侮,而是手足相残。

郎朗的神速回师令阎老西始料不及,而且处于内外夹攻的非常不利的态势。正当阎锡山急切盼望各地晋军驰援太原的时候,郎朗来了。对于这位号称狼支队头狼的郎朗阎老西可谓如雷贯耳。他也想见识见识,听听他能说出什么花儿来。

“卑职冒昧前来,还请阎长官恕罪!”郎朗只身前来也令阎老西刮目相看。

“不知郎师长前来有何见教?”阎老西不温不火的绵软的山西口音回荡在房间内。让郎朗有一种突然想发笑的感觉。

“阎长官可否赐卑职单独面谈的荣幸?”郎朗也不卑不亢。

“好啊!”在自己的地头就没必要那么小气了。如果阎老西知道郎朗的底细恐怕绝不敢做这样的决定。

“阎长官,可知你现在身处危局之中?”左右退下之后,郎朗故作神秘地说。

“哈哈哈哈”阎老西朗声大笑,“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头狼今日居然做起了说客。”

“实不相瞒,”郎朗不为所动“阎长官可知当前委座的心腹大患?”

“请讲!”阎老西歪着头颇有兴味的看着郎朗。

“日本人、ZG、桂系和长官您。委座可能在乎ZG更甚于日本人。不过当前,日本人、ZG的威胁都暂时那以消除。桂系的李长官声名乍起,大军又都在前线,在委座眼皮底下。唯独阎长官您委座却放心不下。既担心您投奔日本人、又担心您和G党走得太近,最担心的还是您脱离中央管控。毕竟,您曾经多次反对过他。于是乎,削藩削权无时不在他心中萦绕。”郎朗停了下来,观察阎老西的反应。阎老西没有反应,最起码在脸上没有任何波澜。

“阎长官,现在也许您认为是夺取太原的最好机会,可是夺取之后呢?不知道您想过没有。”郎朗继续说道,“北有卫立煌的中央军和孙蔚如的前西北军,南有我们38军,周边全是ZG的部队。您可能认为,只要占据太原,就能恢复晋军和您在山西的影响,还能卡住我们的后勤补给线,一举数得。但是我倒是认为您一旦得到太原,就会成为鏊子上的肉,将承受反复煎熬之苦。首先,您卡我们的后勤,我华侨军一旦对日军作战失败,那么您将何以面对全国的舆论?历史将会对您怎么评价。此外,日军势必将再次大举入侵山西。以日军的个性战斗会更惨烈。那时候,阎长官如何面对?我们侥幸取胜,我们也不会不清算一下吧!真要打起来,阎长官认为您的军队的战斗力比日军第5、14、20、108师团的战斗力如何?其次,我们放弃山西日军全力退守河北,那么,委座是否容你在山西安享太平?川军就是明摆着的例子。到时候调您的部队南下北上,您如何应对?现在晋军被调到前线的军队还少吗?傅长官的35军您认为您还调得动吗?最后,以现在晋军的实力,恐怕就连卫立煌的中央军也无法抗衡。G党的宣传鼓动能力你是见识过的,连委座五次围剿都未能扫灭他们,以您一人之力恐怕不那么乐观吧!”

“依你之见我又该当如何呢?”阎老西不是傻子,他自然听得出郎朗的话所言不虚。现在看来自己进抵太原的决定,似乎还真有一些草率。此时让郎朗这么一说顿时感觉后背直冒凉风。

“依我看,你我不如合演一出双簧。”

“哦?此话怎么讲?”阎老西想不出这出双簧怎么演。

“既然委座命我们以太原局势未稳,不宜移防为由拒绝您入城。那么您为何不顺水推舟呢?”郎朗露出了微笑,阎老西看在眼里,怎么看怎么别扭。

“还请郎将军直言相告。”

“阎长官暂时不入太原城,而将自己的军队集结于太原南面晋中、平遥、祁县一带。这样既可以阻止卫立煌的中央军以及其他力量染指太原城,而且始终对太原保持强大压力。我们李长官命我转告阎长官,太原城始终是阎长官的。我们对太原没有企图。现在之所以占据太原,完全出于抗击日寇保障后勤之需要。待我们解决完山西之日军,自然会退出太原。他还让我转告阎长官,我们是华侨,回国的目的就是要抗击日寇。我们终究是要离去的,我们对国内政治不感兴趣。再说,我们一旦把山西日军驱逐或者消灭,对您不也是有利的吗?不知眼长官意下如何?”

阎老西仔细权衡之后,实在想不出拒绝的理由。他们为自己想的可谓周到。如果按他们所说的去做,自己既可以对太原保持强大压力,还可以阻止中央军染指。G党他不担心,他们目前没有实力占领太原这种中心城市。另一方面,自己也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收拢散在各地的队伍。可是精于算计的阎老西如果就这样答应了,那不是他的性格。

“那么,我在太原遭受的损失怎么办?这也是全赖贵军所赐。”阎老西要价了。

“首先这是日军所为,不是我军造成的。”郎朗可不想把这个名声坐实。“当然,出于团结抗战的考虑,我们将会给您五万大洋的补偿。”

经过讨价还价,最后敲定在十万大洋。即便这样郎朗为李华雄省了五万到十万。

郎朗成功完成断尾的任务之后,再次踏上北去的征途。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