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珊大婶的十大疯狂启示

kamkwomgho 收藏 0 95
导读:好歌人人爱听,好戏人人爱看。在《全英一叮》节目中一鸣惊人的苏珊.博伊尔(Susan Boyle)已经成为一种国际性的集体体验。有人说,「博伊尔现象」已经超越了一个冷门人选唱出绝顶靓歌的范围,让人觉得美丽被过分高估,犬儒主义正在死去,神仍然爱我们……你觉得这种说法过分、夸张吗?且看过去几周以来全球有关博伊尔热的十种最荒唐的说法。 译自英国《Spiked》电子杂志 [B]1.证明了神的爱[/B] 博伊尔在美国比在祖家英国更红,基督徒在拿「苏珊.博伊尔与神的爱」为题大做文章。数以百万计的人因为看见评审

好歌人人爱听,好戏人人爱看。在《全英一叮》节目中一鸣惊人的苏珊.博伊尔(Susan Boyle)已经成为一种国际性的集体体验。有人说,「博伊尔现象」已经超越了一个冷门人选唱出绝顶靓歌的范围,让人觉得美丽被过分高估,犬儒主义正在死去,神仍然爱我们……你觉得这种说法过分、夸张吗?且看过去几周以来全球有关博伊尔热的十种最荒唐的说法。 译自英国《Spiked》电子杂志


1.证明了神的爱


博伊尔在美国比在祖家英国更红,基督徒在拿「苏珊.博伊尔与神的爱」为题大做文章。数以百万计的人因为看见评审为博伊尔起立鼓掌而欢呼,他们说这证明了我们内心的***倾向。一位***专栏作家说:「我们看待博伊尔的方式同神看待世人非常相似:每一个体都是有价值的、有才华的、独一无二的、美丽的!」另一位***作家认为,博伊尔是存在于每个人内心的「圣灵光辉」的一个活生生的见证,它比拥有「完美的胸脯和青春的脸庞」更重要;「博伊尔热」更是上天的启示,显示***迫切需要一位女性优美动人的歌唱──像博伊尔这样剧情曲折、感染力日增的歌唱,通过这一方式设法与基本上对神不感兴趣的公众建立联系。


2.当代灰姑娘


从前,小孩子要透过看童话故事了解世间的是非黑白,现在成年人也需要了。一位澳洲作家说博伊尔的故事是一则「唤起和体现我们某些最原始的情感的童话。」一位最出名又常常感叹英国人心不古的英国作家写道,博伊尔的成名「具备与童话一样强大的象征力量」:一个人皆鄙视、又丑又老的女士站在一班冷嘲热讽、妄自尊大的年轻人面前,结果让他们受到惩罚,看见自己的真面目:无情、愚昧、浅陋,在名流时尚的污海上漂浮、无异于容易沉没于毒泡中的废料。作家感叹,提醒我们什么是善什么是恶的,竟然是一出经过刻意剪辑的实境电视节目──博伊尔是美德的化身,观众则是反派──我们这时代的道德困惑,可见一斑了。


3.女性主义代表


除了对世道人心感到气馁的基督徒和天主教徒外,感慨女权不兴的女性主义者亦喜欢博伊尔──只有她们把她视为让人再次警醒到男人歧视女人可以歧视到什么地步。英国一位女性主义作家写道,博伊尔提醒了我们世人,只许才子不扬,不许才女貌寝。现场观众以「嘲弄的口哨」和「讥笑」轰炸博伊尔,提醒了我们英国有的其实是恶意而非才华(《Britain's Got Talent》可以直译为《英国有才华》),英国人是「一群不配拥有博伊尔的丑恶者」。美国一位女作家在一篇题为《博伊尔让我们哭起来的原因》的文章中写道,她用电邮把博伊尔演唱的片段发给了「女性问题」通讯名单中的所有人,又形容博伊尔的崛起是对世俗社会对于人的年龄、阶级和性别所怀的顽固偏见的一记响亮的耳光。无可否认,现今的主流女性主义,大多都是自恋的「后辣妹(乐队)」式女性主义:女性要直率批评愚昧不仁、以男性为主的公众,必须是个性感的创作歌手才行。(女性主义者为了证明自己的笨观点,以「丑」来形容博伊尔;除了她们之外,可没有太多人真的这样形容博伊尔。)


4.令人暂忘经济衰退


这世界现时急需的是什么?显然是缓解经济衰退所带来的困苦。美国《纽约》杂志把博伊尔形容为「全球经济衰退期的首位巨星」;而精神焦虑到了衰弱地步的英国,正被她激励起来。另一位作家说博伊尔也许可以帮助人们从经济衰退的愁云惨雾中振奋起来(Boyle与「振奋」的英文buoy发音接近),以及把他们的注意力从「经济困境和积蓄萎缩」中转移过来。这类论者居然以为博伊尔可以让经济危机中的人们快乐一点,足以证明他们对平民大众的生活问题了解得多么少,他们对于经济衰退是多么的无知。一位批判性较强的作家指出,博伊尔热证明了西方文化的「状况良好,而且被有力地振奋起来了」。「未来超级大国」中国有四千万名儿童正在学习古典钢琴,「西方国家的人民却选择对与自己相似的事物──一个平凡的苏格兰女人产生认同感,而不是去尝试追赶胜于自己的事物。」


5.理应「丑」下去


「博伊尔热」中一个最丑陋的部分,就是鼓吹她「保持朴素」的运动。曾为打扮自己而几乎连命也送掉的《全英一叮》女评判霍尔登说:「我不会任由考埃尔(另一评判)带博伊尔去看他的牙医,我也肯定不会让她走近他的美发师。博伊尔真的不需要这些,她只需要做回自己就行,我们就是因为这样而爱她的。」有位作者说,如果博伊尔的「眉毛拔过了,下巴整过形了,头发也给发型师弄过了」,她见了会伤心。这等同强行企图继续把博伊尔当作是真实的象征,当作是某个又「真」又「土」的老蓝调歌手的单调模样,而无视她已被送上在媒体曝光和一举成名的全球输送带上这个事实。一如电子杂志《石板书》(Slate)的某位作者所说:「我不明白把博伊尔小姐变成某种体态美的宣言,是否比起强迫她改头换面更尊重她的自主权呢?」

6. 反映犬儒主义已死


美国某大报问:「博伊尔会消灭犬儒主义吗?」《琼斯妈妈》(Mother Jones)杂志有标题写道:「博伊尔从二○○九年开始消灭犬儒主义」。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认为,她只用了「一首歌」就「消除嘲讽者的支配」。这反映大家对当代犬儒主义的理解仍然非常有限。犬儒主义是公众和电视观众当中低劣、嘲笑别人、吹口哨挑逗别人的一种思想病。事实上,真正的犬儒、集体的犬儒是:《全英一叮》里剪接得当的片段,见证该节目的观众对博伊尔表示惊讶,以及某些片段在证明民众愚笨、疲态毕露,显然需要比较聪明而且忽然爱丑的传媒,作出童话式的「惩罚」。


7.根本是虚构出来的?


「犬儒主义之死」的对立面,其实是一套有很重的犬儒味的说法,那就是博伊尔是「假」的,是大反派考埃尔想出来的恶作剧和阴谋。有些网站正在细看博伊尔在《全英一叮》表演的片段,了解每件东西是怎么拼凑出来的,甚至要求英国独立电视一台赶紧播放原始片段。美国有位作者问到:「为什么没有人质疑考埃尔的最新作品?」另一位作者写到博伊尔表演期间那些「奇怪地混杂其中的嘘声,和那些表示怀疑的爽朗笑声」。这一切反映两件事:(一)大家对电视真人骚的想法天真得令人震惊,这种剪接其实一直存在;(二)网上并没有流传「快乐的故事」,但这些「故事」也不会迅速被互联网上态度随便、相信阴谋论的一群人抹杀。说犬儒主义已死,实在令人受够了。

8.连结世界各地观众


美国网上刊物《哈芬顿邮报》一位作者说,博伊尔现象证明一种流行看法是错误的,这种看法认为互联网「使我们麻木,不能与人沟通」。实际上,通过博伊尔,「数以百万计的观众涌向一个虚拟地点,形成一个『快闪族』社区,彼此虽未见过面,却找到一个真实的渠道聚集在一起,互相分享片刻。」因此,是不是可以说,博伊尔狂热正使克林顿、贝理雅和网络理论家们津津乐道了十来年的「全球社区」成真?也许我们会说,一个女人唱一首《悲惨世界》旧歌的寥寥七分钟录像,引起人们欢呼和喊叫,又称得上什么「社区」呢。但这不是「孤独的人群」,而是孤独的、个人化的、实际的群众在观看一个相同的电视节目。


9.一百万镑拍色情电影?


这是真的。出价的公司是洛杉矶「绝活儿」(Kick Ass Films)电影公司。当然,大家听说后都非常愤慨。然而,如果电视制片商、奥普拉、教会、女权分子、作家、犬儒主义者都可以利用博伊尔狂热来捞点什么,为什么色情电影制造商不可以呢?


10.反恃强凌弱运动的象征


博伊尔在学校被讥为「简单苏珊」的报道,引发了有关恃强凌弱这个可怕问题的无数讨论。博伊尔被视为儿童残忍世界的「幸存者」。然而,当她在「美国早晨」电视节目上被主持人问到这些事情时,博伊尔说她「挺了过来」,而以前欺负她的人都已长大成人,「现在都蛮讨人喜欢的」。这位率直的苏格兰老处女是不是在挑战恃强凌弱导致「终生惧怕」的观点?这倒是非常有趣,不过尚未有博伊尔迷就这个问题作进一步探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