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9.html


晚上,邓卓在一盏昏黄的煤油灯下仔细翻看着黄连长整理的一年来根据地武器进出记载和作战记录,不时略有所思地看着摇曳的火光发呆。

房子的角落,唐功正躺在一张苇席上鼾声如雷,身上的条毯子悄悄滑落到地上。

邓卓走上前,轻轻捡起毯子给唐功盖好。

窗户外面,一个黑黑的人头影子升起来,一只苍白的眼珠冷冷地从窗缝间盯着邓卓。

“谁!”

邓卓突然一转身,盯着窗户低沉地喝道。

与此同时,唐功鼾声一停,眼瞪得像西红柿一样,左手一掀毯子,右手从枕头下抄出一把手枪,一个箭步窜向窗口,身子一弓,撞开窗子就进了院子。

院子内一片漆黑,一个人影也看不到。

“不许动!”

四周和屋顶突然冲出许多人,拿着手枪指着唐功。

唐功一眼就看出这些人都拿的是驳壳枪,这是团警卫连的人。

唐功没好气地把枪往腰间一插:“别紧张,自己人。”

“怎么回事!”徐政委穿着单褂跑了过来,“我让你们在外面加强巡逻,怎么跑屋里来了!”

邓卓从房里走出来,对徐政委说道:“刚才我发现有人在窗外偷看,所以让唐功出来看看,没想到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偷看!!”徐政委叉着腰环视一圈,“谁让你们偷看特派员的?特派员又不是大姑娘,有什么好偷看的!”

战士们都笑了起来。

唐功也忍不禁笑了起来,赶紧低头忍住。

“说,刚才谁在偷看!”徐政委发脾气了。

没人回答。

“呵,敢看不敢承认了。”

邓卓走到窗户前面,仔细看了一眼窗子,扭头对徐政委说道:“算了,也许不是你们的人。”

可徐政委并不领邓卓的情,说道:“听到没有听到没有,特派员说你们玩忽职守,把内奸放进来了!说,你们刚才是不是都睡着了。”

“报告政委!有特派员屋里的那种鼾声,我想方圆十里内的人都不会打瞌睡的。”一个小战士大声说道。

“这倒也是。”徐政委小声嘀咕了一句,自己也何尝不是唐功富有穿透力杀伤力的鼾声折磨得耳朵发麻。

唐功不明就里地问:“队长,我们屋里哪有什么鼾声?我怎么没听到。”

邓卓没有回答唐功,只是向唐功笑了笑,又向徐政委解释说道:“刚才是我看错了,窗外并没有人。战士们都辛苦了,谢谢你们为我们站岗。徐政委,没事了,你去休息吧。”

徐政委和战士们退去,邓卓和唐功回到房内,邓卓仔细把窗子关好。

唐功低声问:“队长,我刚才明明感觉到外面有人。”

邓卓点了点头:“我也知道?”

“那你为什么对徐政委说看错了?”

“没有任何线索,也不知道对方人什么偷看,就算我们让徐政委查,恐怕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查出来的。我们的任务重点是,在三天之内,找出内奸,给兵工厂运进一大批原料,给苏中根据地送一大批子弹。”

唐功摸着自己的光头:“时间也太紧了,这都过去一天了。”

“睡吧,明天还有任务。”

唐功把毯子往身上一裹,坐在床上靠着墙:“我就靠一夜,万一那小子再回来偷看,我也能反应快点。”

邓卓冲唐功摇了摇头,依旧坐下仔细翻阅黄连长整理的材料。


第二天早上,邓卓和唐功很早就起床,骑着马向三营的方向过去。

唐功说道:“队长,今天出来的时候,我看到好多警卫连的战士都在打哈欠,他们说昨天晚上打了一夜雷,没睡好。我怎么没听到雷声?队长,你晚上听到没有?”

邓卓笑着说道:“我也听到了,不过,我跟你一样,也睡得很熟。”

唐功抬头看看天,不解地自言自语:“这里的天真怪,只打雷不下雨。”

两人很快来到三营的防区,村子里依旧是来来往往的行人,十分热闹。

唐功突然一指前面:“队长快看,前面有卖枣子的!我最喜欢吃红枣了。队长,我没带钱,你请客吧。”唐功嬉皮笑脸地看着自己的首长。

邓卓鄙夷地瞪了唐功一眼:“你小子,只要看到吃的就没带钱,嘴比猫馋,脸比砖厚。去吧,少买一点。”

唐功兴奋地一双腿一夹,胯下的马就加快速度向前跑去。

不远处有一个挑着两个竹筐的中年人,戴着草帽,穿着短褂,脚上是一双破烂的草鞋,两个竹筐里红红的一片,一看就知道是红枣。

唐功把马骑到卖枣人身边,翻身下马,说了两句,中年人便放下竹筐,任由唐功在筐里翻起来。

邓卓也过来了,翻身下马,看见唐功在竹筐里专翻个大的红枣扔到称盘里,不一会,就翻出小山样的一堆。

邓卓心疼起来,连忙制止:“行了行了,红枣吃多了拉稀的!”

“不会不会,自己家种的,可干净了。三营的战士常吃我的,从来没吃坏肚子。”卖枣人说道。

邓卓抬头盯着卖枣人:“听口音,您是南京人吧。”

卖枣人笑着说道:“师傅好耳力,我是南京乡下的,就在三营的防区外住,家里种了几亩红枣,平时就靠到处卖点枣子养活一家老小,师傅,都是穷苦人,你可不能挡我的财路啊!”

“我怎么会呢?”邓卓嘴上这么说,眼睛一瞅唐功已装了满满一秤盘还在挑,不觉又一阵心痛,于是故意咳嗽了两声。

但唐功似乎没听到。

邓卓又重重咳嗽两声,唐功这时才扭头看了邓卓一眼。

卖枣人说道:“唉哟!师傅嗓子不子,我这儿有个偏方,专治嗓子发痒的,用我的枣子泡茶喝,两天就好了。”

唐功兴奋地说道:“就是就是,队长,我也给您弄点。”

这时邓卓连咳嗽都不敢了。

卖枣人一惊:“您是新四军?”

邓卓点了点头。

“唉哟!瞧我这双眼睛!只管挑,不要钱。”卖枣人突然大方起来。

“那怎么行?我们是有纪律的。你做点小买卖也不容易,况且,这几年年成也不好。”

“就是就是,去年大旱,今年又好多天没下雨,枣子都长不出来。不过,你们新四军帮大家打日本鬼子,我做点贡献也是应该的。”

邓卓看唐功还在挑枣子,终于忍不住劝了一句:“别挑了,再挑钱不够了。”

“不要紧不要紧,随便挑。”卖枣人十分客气地说道。

“就这些,称称吧。”唐功心里抱怨着自己的领导太小气了,不就是一点枣子吗?还不到一块钱。

“不用称不用称,你们随便给吧,我知道你们有纪律的。”卖枣人客气地说道。

邓卓从口袋里摸出几张纸币,塞到卖枣人手中:“手中就这么点零钱了,不知道够不够。”

“多了多了,不用这么多。”卖枣人竟然紧张起来。

“假和尚,我们走吧。”

就在邓卓和卖枣人讨价还价的时候,唐功已经把选好的枣子全塞进了自己的口袋,塞得口袋都鼓得像球一样。

邓卓骑上马又向前行进,唐功也骑马跟上,手不断地往嘴里扔着红枣,过一阵就嘴巴就机关枪一样吐出一串枣核。

邓卓瞪了唐功一眼:“吃吧吃吧,小心拉肚子,这红枣不干净。”


邓卓和唐功来到三营营部,三营一连的战士立刻把邓卓迎进里屋。

营长不在,一连连长秦之余跑进来对邓卓说道:“特派员,营长刚刚出去检查防务去了,你们坐坐,营长马上就回来的。”

唐功看到屋内的桌子上堆着一堆红枣,就跟自己刚刚吃完的一样,口中一甜,悄悄向桌子挪了两步。

邓卓假装没看到,对秦连长问道:“你们营长经常亲自查营区防务吗?”

秦连长点头说道:“对,虽然我们营在三个营中距离鬼子最远,处境是最安全,可付营长常说,我们背后就是兵工厂,一点事也不能出,出事就是大事,所以,付营长对我们营的防务总是亲力亲为,隔两天就要把防区的所有工事、岗哨都要检查一遍。”

邓卓赞道:“看得出,你们营长是一个非常细心的人。”

“我觉得我们营长不仅细心,而且非常有头脑,有时我们的战士悄悄议论一营和二营,他就跟战士们反复强调不要瞎猜,不要传谣言,营长还跟我们每个连长强调,不管一营和二营有什么不清不白的地方,一旦一营二营有事,能够帮上的忙我们还是要全力帮。您说,我们营长的大局意识有多强。”秦连长似乎对自己的营长佩服得五体投地。

唐功还在悄悄往嘴里扔红枣。

邓卓实在忍不住了,冲唐功训斥:“少吃点,经过主人允许吗?”

唐功这才把手停下来,嘴里小声嘀咕:“不就是几颗枣子吗。”

秦连长笑着说道:“没事没事,这是付营长买的,营长经常请我们吃枣子,有时营长就把红枣放在桌上,谁看见都能吃,营长从来不说我们什么的。这枣子可甜了,吃吧吃吧!”说着自己也拿起一颗扔进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