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良崮怀古——纪念一代抗日名将

走在荒芜的石山上,看着那如血的残阳,石刻的大字告诉人们,这是消灭了国军主力的地方。可我寻寻觅觅,似乎有什么被遗忘。凄凉的风中,依稀有个声音在呼唤:

忘了吗,那支抗击日寇的英雄之师?

忘了吗,那位精忠报国的骁勇悍将?

不敢忘,我不能忘。穿过历史的迷雾,感觉到了那道坚毅的目光。南征北战,身先士卒,他把一腔爱国情洒在冲锋的路上;几度奇兵,从容淡定,日寇记住了优雅而又强悍的儒将;锦绣河山,荡气回肠,一身伤痕是忠贞的证明,残疾的腿是卫国的勋章。只为深爱的热土,怎容他日寇嚣张!铁血的将领,铁血的军队,祖国宁折不弯的脊梁。多少次出生入死,多少人埋骨疆场,留下了多少中华军魂的绝唱!

日寇举手降,英雄归故乡;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盼天下太平,萧蔷燃战火;望国富民强,同门起硝烟。

三民主义的信仰,怎能背弃?捍卫国土的将士,浴血再战!只是这一次,没有阵前杀敌的淋漓酣畅,不见驰骋疆场的满腔豪情;唯有无可奈何的一声叹息,只见手足相残的黯然伤神伤。民国三十六年五月一十六日,孟良崮上。弹尽,援绝,人无,身陷十余万匪军之重围,叹回天无力,将军拒俘自殁。一发子弹,尽现铁血;一纸遗书,写满柔情。舍了生命,舍不下的是老父与爱妻;殉了信仰,殉不掉的是党国和校长。后来的事,将军是否知晓?党国亡了,江山换了模样; 校长走了,带着那残存的梦想;老父已经死去,在文革中被逼身亡;爱妻一生守寡,为他把孤儿抚养……

党国偏安,江山易帜,再无青天白曰满地红迎风飘扬的骄傲。

校长离去,同室操戈,再无黄埔师生共北伐其力断金的豪情。

今天,人们走在那片石山上,他们只知道,这里埋葬了一位骄傲的国军师长。残阳下,一行刺眼的大字,映射出无限的凄凉。可笑我们庆祝抗战的胜利,却无知的贬斥着那位精忠报国的悍将;可怜他誓死捍卫过的土地,竟狭小得容不下一座祭奠英灵的庙堂!

生前心已碎,身后任人谤。

萧瑟玫瑰园,只留衣冠冢。

来到那荒芜的石山上,我想把他的故事讲给每一个人。可是,泪水淹没了我的声音。狂风中,似乎又听到那个声音在呼喊:

记住吧,那支抗击日寇的国军第74军!

记住吧,那位精忠报国的张灵甫将军!

将军生吾未生,吾生将军已逝。多么希望自己可以早出生一个世纪,可以和将军一起驰骋疆场,可以和将军一起剿红军、杀日寇、战粟裕。哪怕,最后可以和将军一起血洒孟良崮那也值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