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4年9月17日,清朝北洋舰队与日本海军在黄海大东沟海面上展开血战。北洋舰队将领邓世昌(右上)率“致远”舰等拼死抗敌,全舰官兵250余人全部壮烈殉国。


——北洋海军成军120周年研讨会访谈录




1895年2月,北洋舰队在刘公岛折戟沉沙,全军覆没。随后,中日《马关条约》签订,举国哗然。及至今日,仍有许多人不能理解,北洋海军是当时亚洲实力最强的舰队,世界排名也在日本之前,为什么还会被日本打败?


昨天,北洋海军成军120周年研讨会在我市举行。来自中国史学会、中国军事科学院、山东省历史学会及国内外高校、杂志社的100多位专家学者在研讨会上探讨和交流了对于北洋海军的最新研究成果。他们从中总结出的经验教训值得我们深思。


成军六年为何未置新船?


当我们拨开表面的浮华,看北洋海军真正的实力时,我们会发现,到黄海海战打响时,这支“庞大”的海军已经严重“跛足”,存在诸多缺陷和不足。


山东省历史学会名誉会长、山东社会科学院历史所研究员戚其章先生的研究表明,北洋海军在成立之初,拥有铁甲、快船等大小舰艇25艘,计36708吨,实力居东亚第一。然而,“外人”所不知的是,当时能够出海作战的战舰只有7艘。因此,北洋海军虽说成军,但先天不足,仅是一支“跛足”的舰队,为其日后的倾覆埋下隐患。


戚其章说,北洋海军成军之后,其发展便进入停滞阶段,不再添置一艘军舰,也未更新一门火炮。之所以如此,与慈禧太后大修颐和园有关。据不完会统计,颐和园工程及三海工程挪用海防经费达1300万两白银。如果能将这些钱用于购置新舰的话,差不多可以再添两支北洋舰队,甲午战争的结局也许会因此而改变。


而同时期的日本明治天皇甚至节省宫中费用,全力打造海军,并以定远、镇远为既定目标,专门设计制造了桥立、松岛、严岛3艘4000吨级的战舰。在甲午战争前的6年间,日本平均每年添两艘新舰,其装备质量皆远远超过了北洋海军。


因此,北洋海军在战争一开始便处于不利地位。曾参加黄海之役的德籍洋员、总教习汉纳根说:“查中国海军,近八年中未添购一新船,所有近来外洋新式炮船,一概乌有,而倭之炮船,皆系簇新,是以未能制胜。”到甲午战争爆发前夕,李鸿章已经觉察到这个问题,发出了“窃虑后难为继”的感慨,无奈为时已晚。


弹药供应为何缺乏?


在人们对于甲午战争失败原因的追问中,北洋海军的弹药供应一直是热点话题。甲午海战后,参战洋员、美籍帮办镇远管带马吉芬曾抱怨说:“到海战结束前半个小时,‘镇远’弹药告罄,只有12英寸火炮穿甲弹25发而无一发爆破弹。定远舰也处于同样的困境……”据海军史研究会会员钟琳考证,在海战中,至少“定远”和“镇远”两舰存在弹药缺乏的情况,“来远”舰一位大副曾经说,在黄海海战中,有“因子弹将罄而炮故缓施者”,这无疑严重影响了北洋海军的战斗力。而炮弹供应之不足,除军费原因外,官员之间的复杂关系及配合问题,也难辞其咎。


管理之失来源“任人唯亲”?


在去年热播的电视剧《台湾1895》中曾有一个镜头,丁汝昌率定远、镇远等出访日本,军容之盛令人刮目相看。然而当日本海军司令伊东佑亨上中国旗舰“定远”舰参观时,便觉得中国舰队不堪一击——主力舰上的主炮是何等庄严神圣的武器,而中国水兵竟在炮上晾晒裤子!


而根据北洋水师网站站长、海军史研究会会员陈悦考证,“主炮晾衣”事件是“错漏不堪的误会讹传”。因为定远舰船主炮距离主甲板的高度接近3米,攀上去晒衣服非常艰难,甚至可能从高处摔落。即便是军纪再涣散,舰上官兵也不可能为了晒衣服而甘冒生命危险。目前所能查到的“主炮晾衣”说来源于田汉在抗战期间的一篇海军史论文,后人便以讹传讹。


尽管是误传,这也反映出人们对北洋海军纪律涣散的普遍认识。有专家曾撰文指出:“李鸿章创设海军所遭遇的最大难题,莫过于以一个陆军(淮军)统帅而转入统领海军,对海军原来一无所知,盲目从事。终究并非海军出身,缺乏专业知识、训练及素养。不过是清兵赋予创造海军的重任而无其职徒有其权。凡事时常受到掣制而一筹莫展。”当人们思索甲午战败的原因时,“任人唯亲”及管理之失,仍是不得不追问的问题。


安徽省蚌埠市一中原校长、高级教师丁昌明则认为,如果我们把这一任命放到清王朝的国情军情中来看,便能理解李鸿章“任人唯亲”的苦衷。他无法克服那个时代的局限性,也无法跨越横亘在陆地文明到海洋文明之间的鸿沟。


海权意识不可或缺


在甲午战争的硝烟已散去114年的今天,回顾北洋水师的悲壮历史,抛开技术层面对于失败原因的分析之后,我们更应该思考,今天我们该如何更好地保卫海疆,维护国家的主权。


中国史学会会长张海鹏表示,北洋海军的覆没,带给中国海军的是毁灭性的打击。历史的教训更让我们明确海防建设的重要性。今天,我们应该明确、普及海洋意识和海洋权利意识,并建立保卫海疆的国家战略。


张海鹏说,清政府根本不知道主张自己的海洋权利,也不懂制海权。李鸿章提出“避战保船”口号,拱手出让黄海、渤海的制海权,既有其自私的一面,缺乏海洋权利意识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而清政府组建的北洋、南洋水师,没有形成南北水师的统一指挥权,更是不懂得建立国家海洋战略的表现。今天的中国海军,要成为保卫海疆的“海上长城”,就不仅要有近海国家战略,还要有大洋国家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