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里看花话大驱(续2)

狼心如铁 收藏 0 440

而看似保守的英国人,在动力装置方面却比其他几个欧洲国家前卫得多。此前其23型反潜护卫舰就是世界上首型装备柴一电一燃联合动力装置(COD—LAG)的水面战舰。当开始研制45型“勇敢”级防空驱逐舰时,更是采用革命性的综合电力推进系统(IEPS)。这种动力装置的优势是动力分配更具弹性,大幅简化机械复杂度,使舰内舱室的利用率更大更合理,但此举能否达到有效而可靠的动力分配还涉及到关键的技术课题,不是一般国家能够拿下来的。另外,综合电力推进系统比传统的推进轴系直接驱动的效率低一些,这不足它的一个弱点。可以说,除了英、美(计划用于CVN一78DDG一1000)及德国(拟装备F一125新一代导弹护卫舰)等少数

强国外,世界上其他大型军用战斗舰艇还暂时无法染指这项技术。



欧洲这些防空舰虽然外形各异,动力装置及武备等也不尽相同,但其核心技术基本上都源自先前的欧洲“主防空l导弹系统”(PAAMS)。其主要设备有雷达分系统、“席尔瓦” 垂直导弹发射系统等,其中的雷达系统,除法、意合作的“地平线”采用TEMPAR单面无源相控阵的舰载相控阵雷达系统外,基本上都采用多功能有源相控阵雷达(AESA),如英国的“桑普森”与德、荷的APAR等,同时,舰上还装备了SMART—L三坐标远程电扫搜索雷达与前者配合使用,以弥补前者在探测距离上的不足。



相比美JSPY一1D无源相控阵雷达而言,多功能有源相控阵雷达具有较大的先进性,其主要表现一是目标更新速率极j快,拥有更好的多目标搜索/跟踪能力:二是能根据所搜获的目标决定是否需要进行跟踪,具有消除背景杂波和提高低空目标探测的能力,当测得目标诸元并经处理后,可自动选筛出最佳应对方案,同时还能自动为火控雷达进行目标指示;三是波束指向的改变相当灵敏快速,当目标反射信号相位角出现变化时能立刻得知,并在瞬间改变波束指向,继续将目标锁定于波束范围内;四是敌方的干扰信号即使能有效对付雷达的狭波束,但也无法进入雷达的侧波瓣,所以雷达的其余波束仍能正常工作,在雷达显示幕上也只是看到一条单线下扰闪光带,而干扰波束周围的一切东西仍能清晰地看到。另外,由于多功能有源相控阵雷达可用最大功率发射出一连串强力波束,能烧穿干扰波而抵达目标,继续正常运作,因此具备极强的反电子干扰能力。不过,其高功率特性也使其比较容易被敌方电子支持系统侦知而暴露位置,甚至遭受敌方反辐射导弹的攻击,因此在某些场合需采取雷达静默措施。



综上所述,欧洲的多功能有源相控阵雷达除了在技术水准上高出美制SPY一1D无源相控阵雷达外,还省去了体积硕大的照射雷达。加上有源相控阵雷达本身体积就小,可将载舰的总体尺寸与排水量控制在较小的范围内,相应也就控制了建造成本。另外,欧洲这些新型驱护舰还普遍装备了性能高出美制sAR一8一大截的IRsT远程红外监视和跟踪传感器,不但提高了对掠海目标的抗击能力,还增强了强电磁干扰条件下的对抗实力。



至于后来加入‘‘地平线” 计划的西班牙和挪威海军,由于自身科研水平及经济实力较差,因此全面转向求助美国人,用IM 2500、MK41垂直发射系统、AN/SPY—lF相控阵雷达等美制装备搞起欧洲I版“宙斯盾”舰——F一100“巴赞”级与“南森”级。但是,这些欧洲版“宙斯盾”舰的综合性能比起亚洲版“宙斯盾”舰来还相差很多(特别是挪威的“南森”级只能发射ESSM)。


笔者之所以用了这么大篇幅来分析美国的“伯克’’级与欧洲各国的新型防空舰的性能特点,是因为我国的第三代导弹驱逐舰在研制之初也对上述舰艇作了相当多的分析与研究,并结合自身的实际需求,综合各方之长进行了设计。在未来的第三代改进型或第四代大型导弹驱逐舰上,还会继续看到上述欧美舰艇设计思想的技术烙印。



这里可以清楚地认识到一个事实,那就是与很多国产大型综合武器平台的命运一样,“旅沪”级导弹驱逐舰在成功研制并生产出来之时,其综合性能就已经落后于国外同类型舰艇了。另外,就中国海军的具体任务需求而言, “旅沪”级这种4000多吨的通用型驱逐舰反潜与反舰性能尚可,但无法承担海上编队区域防空的重任。同时,由于其吨位偏小,决定了其远洋适航性能稍显不足。而此时,与西方那短暂的蜜月期已经过去,曾经敞开的军购之门嘎然关闭,使得生产“旅沪”级及其后续型号所必须外购的关键性设备(如LM 2500燃气轮机)成为镜花水月。而海军曾一度寄以厚望的381甲三坐标对空搜索雷达在稳定性及可靠性方面迟迟不能令人满意。与此同时,由于引进“海标枪”中程舰载防空导弹系统项目无疾而终,使得此时我国尚无堪用的中程舰载防空导弹系统。当时我国依靠自身技术研制的大型有源相控阵雷达、舰载导弹垂直发射装置等装备虽然已完成理论性研究,但尚未转入实际工程制造,远没达到实用装舰的程度。至于大功率燃气轮机组的研制更是困难重重。因此,在没有解决上述瓶颈问题之前,中国海军对大型导弹驱逐舰的需求只能以无奈来形容。



当时的中国海军之所以落得如此窘态,主要原因还是与长期奉行的“大陆军”思维有关。建国初期,受苏联军事学说影响而制定的战略防御方针,让本就由陆军部队转变而来的海军一直被当为“海上陆军”或“陆军海战队”,成为所谓分层防御模式的外环,为陆、空军担任“海上斥候”。因此,中国海军所能获得的装备研制及发展费用,都远远落后于陆、空军及二炮,相关的基础研究工作无法有效地进行下去。于是,一直处于对敌斗争第一线的海军,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因装备差距所带来的巨大困扰。在缺少大型先进舰艇的情况下,中国海军只能寄希望于平时勤学苦练战法战术,战时发挥勇猛顽强的精神,以期用劣式装备抗击拥有优势装备的敌对势力对我海洋领土的侵犯。不过,中国海军也抓住一些稍纵即逝的机会来获得少量经费,研制出了一些看似技术水准不高但堪用的新装备,用以填补差距(上世纪80年代出现的“飞豹”战斗轰炸机就是最好的例证)。


兼蓄并收暗发力


历史来到1995年时,原本相对平静的台海局势因李登辉之流抛出的“两国论”而骤然变得紧张起来。为对付复杂纷繁的政治和军事局面,中国政府采取了坚持以和平手段实现国家统一、同时不放弃武力的斗争策

略。而要保证这一斗争策略的顺利实施,强大的海空军力量就必不可少。由于海军装备建设在投入一产出周期上较空军更长,因而从战略高度出发,海军在这一时期再次把优先发展权让位于空军——短短十年内,中国空军迅速建设起了强大的苏27/30重型战斗机部队,而国产三代战斗机歼10的研制工作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至本世纪初已接近投产并装备部队的地步。



中国空军短时间内的雄起,明显反衬出中国海军在整个90年代装备建设方面的艰辛。就在空军装备建设突飞猛进的这十年中,海军新型的大型导弹驱逐舰却只有112、113与167寥寥三艘。为摆脱如此不利的局面,有关方面采取两步走的办法来加以应急,首先就是引进。当时,由于苏联解体,俄有关方面决定加大高技术武器的对外销售力度,这使得之前业已悄然开启的中俄军销大门更为敞开。经过各方努力,中国海军从俄罗斯购买了两艘在建中的“现代”级导弹驱逐舰(分别为“现代”级第18号和19号舰。前者舷号698,舰名“重要”号,后又改名为“叶卡捷琳堡”号,建造完成率65%;后者舷号690,舰名“沉思”号,后改名“亚历山大大帝”号,完成率35%),俄方在出售时称其为956E型,表明为出口型号。

上述两舰分别于1999年购入。首先,将“施基利’’防空导弹系统改为其发展型号SA—N一12,使其射程由原来的25千米增加大至38千米;其次,取消了后主炮,用以将原来的收缩式机库变为固定式,扩大了直升机起降甲板,改善了卡一28舰载直升机在高海况条件下的出动能力。这一结构的变化还在于固定式机库为新换装的弹炮合一近防系统的目标指示雷达留出了安装位置。由于“卡什坦’,系统拥有两倍于AK一630的速射炮数量,同时还装备有8枚共架于一个基础平台上的sA—N一11近程防空弹,因而提高了后两艘舰的近程反导能力,从整体上看,更是进一步强化了全舰防空系统的厚度。再者,ss—N一22反舰导弹系统也作了必要的改进,射程加大到280千米,其主动制导雷达火控软件也进行了相关的修改,改善了攻击末段的蛇形机动性能,增强了突防能力,使其反舰水平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经过中俄双方的努力并克服了最后一艘舰在建期间发生火灾等干扰因素,第二批两艘舰分别在2005年、2006年归建,加入海军东海舰队,分别被命名为“泰山” 舰(舷号1 38)和“宁波”舰(舷号139)。


现在回过头看,这两批共四艘“现代”级驱逐舰,虽然承担不了当初国内外媒体所言的“航母杀手”重任,但却实实在在使中国海军舰艇第一次具备了中程防空能力,配合当时国产驱护舰装备的HHQ一7与HQ一61A近程防空导弹系统,初步搭建起了海上作战编队的区域防空体系。而这一体系的搭建,从某种角度讲让海军由点防御系统瞬间跨跃到中程防空导弹系统,在节约了相应研制经费的同时,更为正在紧锣密鼓进行的大型有源相控阵雷达、舰载导弹垂直发射装置等高性能装备的研制工作赢得了弥足珍贵的发展时间。尤应指出的是,四艘现代,,级大型导弹驱逐舰的引进带动了俄方原本不愿意单独出售的许多舰载电子武器系统的引进,包括sA—N一6“雷声”的改型“里夫” (Fort—M)远程防空导弹系统(含单面相控阵阵雷达、48N6E导弹及俄式VLS),为“施基利”中程防空系统配套的“顶板”MR710三坐标对空搜索雷达、Tv辅助光瞄装置, “音乐台”Mineral超视距主被动对海搜索雷达系统,卡一28舰载反潜直升机(其救助型号也一并收入海军手中),舰载电子战系统等。后来,我军工部门经过消化吸收,并结合我国自身的研制成果,又随之推出了大批性能更先进、更可靠的相似装备,有力地保障了引进舰的维护之需。更为重要的是,这期间国家花巨资从乌克兰引进了最新研制的GT 25000燃气轮机,还同时取得了该燃气轮机的制造许可汪,为其国产化工作铺平了道路。



以上种种努力使此后的三代舰研制工作有了坚实的基础,为“旅洋”I/II型、“旅洲”型和“江凯”改等第三代驱护舰的迅速建造并拥有强大的舰载武器子系统创造了先决条件。


随着四艘956E/EM型“现代”级构成东海舭队驱护舰编队的核心,海军在得到强化的空军远程歼击航空兵及海航歼击轰炸航空兵的配合下,大幅扩展了海上防御纵深,基本能够掌握距离我海岸线300千米内海区的制海权,并在一定程度上拥有了抗击支持台独分裂势力的外来干涉的实力,有效遏制了当时台独分裂势力的嚣张气焰。



到这里有人可能会问,当时为什么不引进总体性能看上去更佳的1155型“无畏”级呢?笔者认为这种选择恰恰不适合当时中国海军的实际情况。诚然,满载排水量8500吨的“无畏”级有着比956F/EM型“现代”级更好的适航性能,其全燃联合方式(COGAfi)的动力装置显然也更先进,而且该级舰还拥有SA—N一9近程防空导弹系统。


乍一比较起来仿佛当时海军真是没有眼光,但仔细想想去也不尽然。“现代”级的适航性能完全能满足当时海军的要求,而全燃联合动力装置住实际使用中对操作者的要求非常高。实际上, “现代”级的蒸汽轮机有其优点——功率大,造价低,技术成熟,研制周期短,使用寿命长。东海舰队长期以来都装备着以蒸汽轮机为动力装置的051型“旅大”级驱逐舰,在运行使用方面拥有经验丰富和完善的维护手段,因此操纵起“现代”级也比较得心应手。联系到当时海军那两艘使用柴一燃交替动力装置的“旅沪”级驱逐舰服役初期与主机异常艰辛的“斗争”情景,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选择装备成熟而性能稳定的蒸汽轮机动力装置的“现代”舰是很符合当时客观情况的选择的。而“刀刃”防空导弹系统虽然比倾斜发射方式的“施基利”先进,但考虑到当时我国陆军已装备其陆基型“道尔”,其相应的国产化工作业已展开,再加上“刀刃”的射程与当时我国舰艇上大规模装备的HHQ一7相同,因此,就增强舰载防守系统的整体力量而言,个体性能比较先进的“月刃”反而不及“施基利”合算。最后一点,由于“现代”级导弹驱逐舭主要用于东海方向,台湾海军的那两艘荷兰产柴电潜艇基本发挥不了多少效果,而美国海军的那些大吨位高速核潜艇也不合适在此片浅海区域活动,因此反潜压力相对而言不算是突出的问题。装备有超音速人威力反舰导弹的“现代”级驱逐舰身处我空军及海军航空兵的有效护卫范围内,对敌对势力水面舰艇的威胁远大于“无畏”级。通过这些分析,我想大家就不得不佩服中国海军当时的战略眼光了。



另一方面,在引进俄罗斯装备的同时,我国船舶工业部自力更生地展开了167舰的研制工作。面对新舰缺乏高性能发动机的实际情况,海军会同703所另辟蹊径,把眼光放在了挖掘蒸汽轮机的路子上。早在引进56型“科特林”级驱逐舰时,我国也同时引进了与其配套的453蒸汽轮机与KBT~76主锅炉。703所经过多年艰苦努力,成功实现了国产化,并以此为基础不断进行改进工作,尤其是针对KBT 76主锅炉过热、蒸汽温度低、锅炉效率低从而导致动力装置油耗率增大等缺点,应用6H984新合金管材及全新理念,克服了过热蒸汽温度难以提高、蒸发量难以增加所导致锅炉效率低下等难题,设计出内置式过热器的高热负荷圆形炉膛锅炉,在减轻重量的同时提高了效率且降低了油耗,经济性明显提高。与此同时,有关方面在对其它分系统充分挖掘潜力后,终于发展出453蒸汽轮机升级换代产品——单台功率16200千瓦的453B型,从而为167舰提供了可靠的动力装置,换句话说,也就是为167舰的优化线型和改善适航性能提供了保障。今天我们谈及的167舰在船型上和“旅大”级完全不一样,以至于现在还有人认为其动力装置来源于乌克兰的AM50。实际上,167舰之所以仍归入051系列,是因为中国海军对使用蒸汽轮机动力装置的驱逐舰传统编号。

长期以来,中国海军由于其任务定位于近岸防御作战,主要活动范围被禁锢在第一岛链之内,因此对舰艇的高速性能有非常执着的追求,其实这也是受早期前苏联舰艇设计思想的影响。前苏联舰艇设计师为应付红海军海上突击作战对高速性的要求(这是为满足抢占武器发射有利位置的需要),只要能以最小的动力功率跑出最高的航速来,就算完成了设计任务,甚至因此而获得嘉奖。但这样带来的后果往往是舍耐波性于不顾(具体表现为瘦长型的大长宽比船型),同时也造成舰艇排水量在同一级中最小。另外,由于当时苏联受基础工业影响,其舰艇所装的武器和电子设备普遍体大身沉,而其特定的任务又要求尽量多地“塞”进这些装备,结果牺牲掉的就是舱室容积,使得舰上作战人员的起居条件非常恶劣,实际战斗力受到极大的削弱。但是,这样的设计风格在当时的作战指思想下是合理的——近海短促出击作战时,耐波性差的弱点完全可以被忽略。而师从前苏联56型驱逐舰的“旅大’’级,在设计时更对航速提出了36节的要求,事实上“旅大”级某舰也确曾有过37.8节的最高航速记录。更要命的是,我国当时只有56型的图纸和部分组件,其核心技术却几乎空白一片。在实际研建过程中,不得不更多地把01型(前苏联“里加”级)护卫舰作为借鉴样板。如此情况下, “旅大”级适航性能之差是可想而知的。因此,167舰要成为合格的远洋舰艇,其船型的设计就显得非常重要。



在具体的设计中,167舰采用了相对较小长宽比的肥大线型,用以改善纵摇影响;使用由新一代高性能计算机控制的减摇鳍系统,使其在无储备燃油的情况下不需要海水压载就能保持足够的稳定性,可抗9级以上的横风,其稳定性大大提高。而且,167舰满载排水量增至6600吨,不但为舰载武器、电子系统提供了更多的容纳空间,而且也能更合理地布置舰员起居舱室,改善舰上的生活条件,保证舰员生理和心理上的健康,保持旺盛的斗志和服役的积极性。同时,167舰在设计中第一次全面引入了当时流行的隐身技术,虽然现在看来还有许多不尽人意之处,但却开了中国水面舰艇隐身设计的先河,其积极意义是不言而喻的。此外,凭借90年代后期我国船舶建造技术和工艺水平的提高,167舰的建造得以高标准完成。时至今日,167舰仍然是我海军驱逐舰中排水量最大、适航性最好的水面舰艇之 ,虽然其舰载武器和电子系统性能较弱,攻防战力并没有高出“旅沪”级驱逐舰一截,但并不能抹杀其远洋舰艇试验先锋的美誉。



纵观引进“现代”级与白行发,~167舰的举措,除了显而易见地弥补海军驱逐舰数量的作用外,我们还可发现二者之间有着密切而微妙的关系:前者通过市场换取了成批海军急需而俄方又不愿单独出售的舰载武器和电子系统,这些性能先进且成熟可靠的装备在不长时I司内被迅速国产化并改进升级出来,与80年代用西方得到的那些技术而研制出的装备一道成为现在中国海军的制式主战装备,使海军舰载武器、电子系统的技术水平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跨跃,极大地拉近了与发达国家的差距;而后者虽然使用了蒸汽轮机,但通过这看似落后却在当时成熟堪用的东西为海军在远洋舰艇的船型设计上摸索出一套经验来,同时还在水面舰艇隐身课题上进行了最初的工程实践探索,为后续舰艇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经验。


综上所述, “现代’’级和167舰分别存不同的领域遥相呼应,共同催生、孕育着国产第三代舰的下水


本文内容于 2009-5-30 20:42:29 被control2009编辑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