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冒雨送课到家



“任老师,这个怎么读?”“这个题不会做”……罗霞赶忙请教。



“我家的后面有一个很大的园,相传叫作百草园……”26日清早,涪陵区白涛街道三门子村5组水井坡,村民罗学扬家又传来女儿罗霞朗朗的读书声。54岁的罗学扬躺在病床上,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突然,父亲剧烈地咳嗽打断了罗霞。她丢下书本,跑到父亲床前,扶他起床。“读你的书。”罗学扬不愿打扰罗霞读书,推开了她。罗霞转身将药和水杯送到父亲手里,提着粪便出了门,然后张罗早饭。



上午,罗霞本打算去看种下的四季豆发芽没有,天下起了雨,她自学起英语。这本书,她每天都要翻,可这些单词学了好多遍,老师一走就忘了,嘴巴张得大大的就是不知道怎么念。



“坐在课堂念书多好啊。”雨还在哗哗地下,看着密密麻麻的单词,罗霞不觉走了神。



“罗霞!罗霞!”呼喊声让罗霞惊了一跳,眼前站着涪陵七中校长周玉华、语文教师张海军、英语教师任慧。他们满身雨水、脚上沾满泥土,利用教学空闲,3位老师步行2小时山路,冒雨为罗霞上课来了。



“任老师,这个怎么读?”“这个题不会做”……罗霞喜出望外,连忙拿出英语书、语文作业请教老师,巴不得把这几天的疑惑一下全解开,已忘记请老师进屋。



“让老师喘口气噻。”罗学扬口里责备,心里欢喜得很。张海军来不及掸掉身上的雨水,打开语文课本,为罗霞讲起了《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一课:朗读课文、学习生字、讲解课文、练习作业……张海军用心地教,罗霞认真地学,都舍不得放过这一分一秒。任慧则在一旁针对罗霞的情况,精心地备英语课;周玉华走进罗学扬的病房,与他聊天,了解罗霞的学习情况。



几位教师步行2小时为一名学生授课,这是为什么呢? 养女辍学照顾父亲



坐在教室里,罗霞脑子里满是瘫痪父亲绝望的眼神。



在罗霞记忆里,母亲谭武菊除了左耳流脓、听力不好外,非常能干,家里的农活全包了;父亲呢,更像一座大山,在乌江水路当船工,风里来、雨里去,是个铁铮铮的硬汉子;她和哥哥从小就像生活在蜜罐里。然而,这一切在罗霞11岁那年变了——



2005年5月,谭武菊因耳癌撇下家人去世。一年后,罗学扬又因脑溢血瘫痪。父亲倒下了,21岁的哥哥从福建赶回来照顾父亲,罗霞继续上学。可日子久了,家庭生活无以为继,哥哥与父亲吵了一架走了,从此杳无音信。



端茶送水的人没了,11岁的罗霞还要读书,罗学扬很绝望。怎么办?坐在教室里,罗霞更是无心读书,脑子里满是父亲绝望的眼神,她选择辍学照顾父亲。



后来,政府为罗学扬落实了低保政策,但罗霞不敢乱用:主要用于买油、盐巴和父亲的药,有时还为父亲买点饼干、牛奶等营养品,自己却很少买吃买穿的;口粮主要靠亲友接济;为吃上新鲜蔬菜,除了照顾父亲饮食起居,罗霞学会了种蔬菜,今年她还种了几亩玉米。



得知罗霞辍学照顾瘫痪的父亲,2006年,自称是罗霞生父的黄某从武隆赶来要接她回家。原来,罗霞属于黄某违法生育,担心罚款,她出生两个月就被送到罗学扬家寄养。这时,她才知道自己的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