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里看花话大驱

走向前台



众所周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以大口径火炮和重型鱼雷为主要武器、遂行舰对舰作战的战列舰和重型巡洋舰,在面对螺旋桨作战飞机(包括岸基和舰载)和使用通气管技术的柴电潜艇等新式海战武器挑战时已显得力不从心。二战之后,航空、电子、自动化、核动力等领域相关技术及材料突飞猛进的发展催生了高性能喷气式作战飞机与核潜艇的出现。前者拥有自主导航与侦察功能,可携带空舰导弹,能够在数小时内长途奔袭上千千米,并在距离目标防空火力的射程之外发射致命的反舰导弹;而后者则能够长时间潜伏于深海之中,应用高性能声呐或接收己方相关信息以自导重型鱼雷(后期更可使用潜射导弹)对目标实施猛烈攻击。此外,二者在攻击完成后还能依靠各自优良的机动性能高速摆脱敌反击,这就让战列舰、重型巡洋舰等大中型水面舰艇显得一筹莫展,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另外,由于二战的原因,很多国家(比如英法等)的经济实力受到极大削弱,无力承担上述舰艇昂贵的建造与维持费用,以致这些曾经称雄一时的“主力舰”很快就退出了历史舞台。



与之相反,原作为辅助性舰艇的轻巡洋舰、驱逐领舰及护航驱逐舰却凭借其灵活、快速、机动性强的特点以及较小的排水量、相对低廉的建造、使用与维持经费而得到了当时为经费问题所困扰的海军将领特别的青睐。同时,基于相l司技术,特别是半导体技术的异军突起,导致电子与精密机械设备发展迅猛,出现了诸如防空雷达、导弹、声呐、自导鱼雷、舰载直升机和自动化指挥系统等大批现代化的高性能防空/反潜装备。由此,这些原本不起眼的辅助性舰艇开始出现两个重要的分支:排水量较大的轻巡洋舰、驱逐领舰演变成为防空驱逐舰:而排水量较小的护航驱逐舰则发展为反潜驱逐舰,在航母编队内遂行防空与反潜任务,同时还单独承担起保护海上贸易运输线的反潜护航任务。在前苏联海军方面,为抗击北约海军以航母为核心的远洋舰队(其编成内能携带战术核武器的舰载机是当时苏联心中挥之不去的恶梦)所带来的强大威胁,除了迅速发展装备第一代反舰导弹的“基尔丁”级导弹驱逐舰外,更进一步集举国之力发展了装备重型远程反舰导弹与中程防空导弹的58型“肯达”级大型导弹舰,力图在己方岸基航空兵攻击范围的远界边缘给航母编队致命一击。到上世纪60年代,当美国海军装备“北极星”潜射弹导导弹的拉斐特”级战略核潜艇出现在地中海时,苏方装备有防空与较完善反潜系统的“卡辛”级开始服役,与装备完善防空、反潜系统的1143A型“克列斯塔,,II级大型反潜舰一起作出了强硬的回应。之后,更是出现了1156型“无畏”级大型反潜舰与956型“现代’’级导弹驱逐舰……至此,这类舰艇成为继航母与核潜艇之后最重要的海军装备,I司时也成为衡量一个国家海洋防务科技水平与工业能力强弱的重要标志之一。



海军的渴望



先于共和国成立的中国海军从出生在江苏白马庙那刻起,就面临着严酷的生存环境。白手起家除带来令人可敬的勇气外,就是国民党海军留下的型号杂乱且破烂陈旧的欧美及日本小型舰艇,好不容易接收的一艘英制轻巡洋舰“重庆”号,也因国民党空军疯狂的轰炸而不得不自沉。金门之战所带来的沉重教训之一,就是在海空战斗力方向几近空白。为此,年轻的共和国高层痛下决心,放出了“一定要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与空军”这样的豪言,并着手通过设立在香港的招商局这一特殊的关系,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与英国商定了购买包括轻巡洋舰和驱逐舰在内的一批当时还不算落后的舰艇(空军方面则拟大量进口苏联战机),准备经过短暂的卧薪尝胆而再攻金门甚至台湾,以此完成祖国统一的大业。然而,朝鲜战争的爆发却打乱了这一计划——随着美国海军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原来与英方已经基本谈妥的购舰计划宣告流产;而装备发展重点也转而集中到了更急需的陆军和空军装备上。另外,从威胁的程度方面考虑,由于苏联海军当时还驻在旅顺基地,美国人并不想对我国东北地区发动海上攻击,因此共和国海军的装备建设也就只好停留在纸面上。这时期的中国海军在东南沿海总体处于战略守势,只能用老旧混杂的装备抗击优势明显的国民党海空军疯狂的袭扰,逐步清除了盘踞于东南、华南沿海岛屿上的国民党残余军事力量。



朝鲜战争结束后,年轻的共和国开始从整体上制定规范化的国防战略规划,在当时的大环境下,师从“老大哥”苏联的国防战略已是唯一的选择,海军方面自然也不例外。事实上,当时苏联海军建设的策略也属于陆军的延伸,加之我国的科技、工业水平和军费部处于较低的现状,于是,“快、空、潜”就成为长期以来人耳熟能详的装备特色。



平心而论,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这样的选择虽然有几分无奈,但也符合客观规律。几年后,随着我海、空军战斗航空兵进入东南沿海,国民党海空军对该地区肆无忌惮的轰炸袭扰得以收敛,海军的高速护卫艇、鱼雷快艇‘、猎潜艇等海上轻骑在一定程度上也摆脱了来自空中的威胁,并开始对对方那些吨位与火力占优、但航速较慢的舰艇产生了巨大威胁。要知道在这些国民党海军舰艇中,有许多原本为反制我潜艇部队的美制大型猎潜艇,虽说当时对方也有一定的航窄反潜手段,但仍需这些大型猎潜艇有效配合才能发挥作用。因此在一来二往中,双方的大中型舰艇均无法在台海地区有效地活动。



但是,由于当时大的战略环境仍未发生逆转,国民党方面依然在一定的海空范围内占据着主动权。为最大限度地削弱我方战争潜力,在美国的支持与庇护下,台湾空军频繁地组织小规模、多批次、多机种编队,在夜间及复杂天气条件下低空进入大陆,对东南、华南沿海地区进行侦察、轰炸,特别是对该区域内我重要的工业与经济中心——上海的袭扰最为猖狂,同时还使用运输机空投特务到我方浅纵深地区,实施破坏行动;而国民党海军也积极配合空军行动,利用不易侦察及识别的海豹艇等装备来运送特务,渗透到我陆上地区进行袭扰和破坏。



由于技术与战术等诸多方面的原因,当时我空军装备的战斗机均属无机载雷达且作战半径很小的米格战斗机,无法执行长时问空中巡逻和有效的空中拦截任务,而必须由设立在海岸浅纵深高山上的雷达观通站获取敌情,再经过复杂的指挥程序发出指令,才能升空并由地面指挥实施国土防空作战。而在对方频繁改变航路的战术情况下,我方的国土防空行动常常达不成有效目的。



其实在我国当时顶层战略构想中,为解决敌方袭扰而实施的手段之一是把海军的中型以上水面舰艇部署到近海区域,利用这些舰艇在航时间长且装备有对空对海雷达的特点来充当活动的雷达观通站,以求在弥补陆上

雷达观通站数量不足的同时,还能在更远的距离上截获敌方信息。除此之外,这些中型水面舰艇还能召唤附近海空基地的歼击航空兵及轻型舰艇部队快速抵达助战,或者保障己方猎潜艇清扫水下航道以应潜艇部队前出战区之需。



不过这里有两个问题:首先,虽然在海军编成中存在着情报传递与作战指挥命令下达体系,但较之先经空军雷达部队接力再上报总参值班室,然后下发至相关军区空军作战指挥中心(或经海航司令部再转舰队航空兵指挥中心)的模式已有些扁平化的高效优点了,但由于仍需经过远在北京的海航司令部这个现在看似与舰队航空兵指挥中心重叠的环节,因此其快速响应能力仍有不适应海空交战的缺陷。除非调动大批海军编成内的歼击航空兵轮流升空进行不问断空中巡逻,否则难以对这些充当流动雷达站的舰艇提供行之有效的空中保护。显然,这种高强度的战斗戒备状态是难以长时间进行的,而且让这些雷达哨舰前出到岸基航空兵作战半径的远界或之外,原本就不很可靠的空中掩护也就完全失去作用了,此时只能依靠舰艇自身的防空力量以求自保。



可是在当时中国海军装备中,无论是北海舰队的6607型“鞍山”级驱逐舰,还是东海舰队的6601型“成都”级护卫舰都属于制海型号,没有装备当时先进的采用圆锥扫描体制的火控雷达以及已成世界强国中大型舰艇标配的舰空导弹。显而易见,仅凭由光学瞄准仪控制的中小口径高射炮,不管增加多少火力密度(事实上也增加不了多少),也难以抗击喷气式战斗轰炸机的攻击。为此,海军计划研制并建造051型导弹驱逐舰和053K防空护卫舰来解决这一问题。从现在来看,若当时真能很快地将这两型舰艇列装给海军,其效果应该是非常不错的。然而,由于国家科技水平较低及“文革”影响,这一计划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才接近成熟。尽管这两型舰装备海军时性能已经落后于世界先进海军同类舰艇甚多,但却不能否认其具有的积极意义。因为装备研制的成功与否是国家科技力量和工业制造水平的问题,而装备思想上的真知灼见才是海军前进的最关键动

力。共和国海军的装备虽然因诸多因素而处于陆、空军之后,且更多地感受到技术装备差距所带来的困境,但历来都是务实地对待装备建设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只要有可能,中国海军就尽量列装新装备,而对产生的问题则边用边改,“小步快跑”的特色在中国海军中得到了最佳的诠释。当然,海军在发展过程中有时也难免会陷入超越现实的误区中,例如颇有几分神秘色彩的055型大型导弹驱逐舰就是其中一个典型例子。



扑朔迷离的055



通过查阅公开的史料可清楚地发现,055型大型导弹驱逐舰计划始于上世纪60年代末。当时南于05 l型驱逐舰缺乏有效的对空防御能力,而基本具备这种能力的053K防空护卫舰却有排水量小、续航力低、航速小且耐波性差的缺点,因此几乎无法形成有效的战术协同。伴随着共和国海军逐渐将眼光投向远海,051型驱逐舰和053K型护卫舰都己不能满足要求,于是海军向军委提出建造包括大型火炮导弹驱逐舰在内的系列远洋护航舰的建议。军委及有关方面对此建议非常重视,立即着手相关的调查论证。考虑到当时的国际军事环境,该计划着重强调大型火炮导弹驱逐舰要具备强大的对海对空能力,以加强我近海防御体系中前沿存在的雷达哨舰安全;同时结合该区域敌对势力水下力量比较弱(美苏两国的核潜艇并均不适合在近海活动)、无法到我近海范围活动的客观情况,进一步提出在该级舰活动区域范围内不强调加大反潜能力。当然,考虑到我国在南中国海区域内的国家利益,如需要该级舰前出远洋时,则必须完善之。



就在高层紧锣密鼓论证的同时,有关设计单位已根据海军的建议先行展开了大型火炮导弹舰战术技术和方案论证的工作,确定设计代号为055。虽然时处“文革”这个特殊时期,055的预研工作进展缓慢,但始终还是得到高层的支持。上世纪70年代的第一个初夏,国务院、中央军委以国发[1976]第19号文件正式向国防工办、第六机械工业部等有关单位下达了055大型导弹驱逐舰的研制任务,随之确认由上海市牵头并结合701所、海军437厂及北海舰队成立研制攻关组,由此正式拉开了055型大型火炮导弹驱逐舰的研制序幕。



之后几年,经过几起几落的方案论证(包括由海军组织进行的补充论证),在下调一些明显不符合实情的技战术指标后,055型舰研制任务终于在1976年春天得到国家正式批复,由稍后成立的协调领导办公室负责日常事务。两年后,701所向有关方面上报了战术技术任务书建议草案:055型属大型远洋火炮导弹驱逐舰,满载排水量接近8000吨,其动力装置采用柴一燃交替形式,拟采用2台3.2万马力的舰用加速燃气轮机和2台1.2万马力的18VE390ZC型柴油机。在舰载武器系统方面,055型舰在对空、对海及反潜方面具备远、中、近三层攻防火力体系,对空导弹系统除了拟装改进型HQ一6l外,还计划装备中远程舰空导弹系统:反潜武器系统计划将火箭式深水炸弹、火箭助飞鱼雷、常规反潜鱼雷、反潜直升机系统一并装备齐全;对海武器系统则有大口径全自动舰炮与对海导弹。舰载雷达方面,拟装备改进自053K上的38l甲远程三坐标对空雷达,同时要求安装518远程对空警戒雷达;声呐则为满足远、中、近三层攻击火力的要求,同时配置舰壳中频主动搜索型与拖曳变深型,还要求舰载反潜直升机尽可能安装吊放式声呐。另外,对舰载情报数据融合及指控系统自动化也有所提及。



然而,055型舰刚一接触到实际的工程研制就搁浅了,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动力装置问题无法解决。且不说我国从未研制过技术复杂的舰用燃气轮机,仅柴一燃交替动力装置的传动系统就是技术上的一大拦路虎。据资料显示,该型舰的柴一燃交替动力装置中,倒车靠柴油机来实现,而从轴系转动惯量计算的情况看,18VE390Z型柴油机根本无法带动055舰动力装置轴系进行倒车。同时,390型柴油机的最低稳定转数是300转/分,如低于300转就容易熄火。而此舰轴系选用的国际名牌摩擦离合器只能到200~250转/分(当时国际上还未找到300转/分以上的摩擦离合器),故此舰的动力系统不能实现倒车。退一步讲,即便能从正车换到倒车,其所花时间也太多(当时经过反复计算,认为至少需要2分钟左右),远不能满足055型舰的战术和技术要求(如果正处于交战阶段而战术又要求紧急倒车,那么由于漫长“倒车过程而不能进行规避机动”,将使该舰完全处于被动挨打却无法动弹的危险局面)。



为解决上述这个老大难问题,有关方面可谓费尽心机。值得庆幸的是,此时国际环境已发生较大的变化,西方国家因冷战时期“远交近攻”的外交思想与自身经济利益双重因素影响,其一贯对我进行严密封锁的高技术军用装备销售政策开始出现松动,特别是经济状况曰趋衰落的英国更是如此。受航空部门通过国家高层协调从英国罗一罗公司引进MK202涡扇发动机的启发,有关方面决定055J现动力装置改为罗一罗公司的全燃方案,而配套的推进装置则相应改用可调螺距螺旋桨。



从改革开放的那年秋天至70年代的最后一个春天,有关方面就引进“奥林普斯”舰用燃气轮机及其推进轴系事宜与罗一罗公司、瑞典卡米瓦公司展开了艰苦的谈判。这个过程得到了中央的高度重视,王震副总理就曾专门在这个谈判的请示报告上批示:“已经总理、副总理批准,同意谈判定案”。而海军在听取70l所在北京拟定的A、B、c 3个总体方案后,以(79)装科字156号文《关于()55舰研制问题的请示》上报总参并王震副总理。不久,中国海军应英国邀请,再次赴英参观考察,英方提出新舰A、B、c三个建议方案。1979年11月,中国海军邀请英造船装备代表团来华会谈,英方带来新舰B方案深化总布置图及简要说明书,中方谈判领导小组拟定了055舰需引进英国主要系统的意见并上报。701所参考英B方案的建议,修改总体方案及战术技术任务书。



从这些细节可以看出当时对成功研制055舰的决心之大。但是到80年代初,出于对国际战略形势的重新判断及优先发展经济的需要,国家开始着手对一大批在研的新装备项目加以调整,055大型火炮导弹驱逐舰这项计划未能幸免与当时大多数在研新装备一样的命运,由正式型号转为预研型号。



平心而论,海军的“055大型火炮导弹驱逐舰”与空军的“双25t钱斗机”、“远程轰炸机”、“大型运输机”等项目一样,都是感受到自身装备与国外先进水平的差距而产生的热切渴望。其初衷是现实的需求,但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其研制指导思想却带着浓厚的主观主义色彩,基本上没有开展过广泛而缜密的调查论证,没有顾及当时我国军事科研的总体水平,只是凭借着一腔豪情,试图以型号带动众多子系统的相关技术发展。虽然其论证的时间并不算短,但大多消耗在人为的争论和近50多个低层次的重复方案论证上了。如果仅仅是动力及推进装置方面的问题,那么我们可以从052型驱逐舰上得出判断,即至少在理论上通过从国外整体引进大系统来加以解决这条路还算行得通。然而在总体线型与吨位已定的情况下,那些完全不符合现实的各子系统指标则完全脱离了国内当时的科研、生产实际水平,哪怕是理论上也根本行不通。



从任务书中可以看出,055型舰的武器、雷达电子系统型号之复杂,就是让当时国外经验丰富的研制单位来实施也无法完全符合技术指标。别的不谈,单凭其8000吨左右的排水量,要将这些装备安装上去就悖离一些基本的原则。在该舰总体论证时提出的要达到“除极区以外,任何海区任何海情均能安全航行”这一指标,就是以现在海军的任务与活动区域来看也没有多少必要,而如此指标对该舰所必备的耐波性与稳性实现起也困难重重。就在这样的舰体上,按照电子武器系统战术技术论证的要求,其远程警戒雷达的重量将达到4.5吨,天线直径8.5米,而且必须装在25米高以上的桅杆上。试想下,若真装舰海试,那不出事故才怪。而这还只是该舰计划中22部雷达中的一部,其它型号的雷达 (例如当时已在053K防空护卫舰上试验的381型中程三坐标雷达)也有程度不同的类似问题,这还不包括在总体论证时业已砍掉的、尚未展开基础理论研究和预先研究的舰用相控阵雷达。事实上,雷达设备除了收发电磁信号的天线外,还必须考虑其信号处理、转存及控制的后台设备,而就当时我国的电子技术水平而言,能做好单机单控就已经不错了。如此多的雷达还要加上声呐系统、通信系统的信号需要综合处理,不要说当时我们对1553B数据链系统才刚接触,就是电站的功率(加上各武器分系统的控制台等设备)能否满足需求都是问题。



如果再加上多达33部的对外联系用通信机,那么舰上的天线会显得林立壮观。但某些天线使用起来时,不仅影响其他天线的正常使用(马岛战争中,英军“谢菲尔德”号驱逐舰被阿军“飞鱼’’反舰导弹击沉的一大原因,就是卫星通信终端设备开机时影响到该舰1022型雷达),而且对舰员的身心健康也极为不利,甚至还会危及本舰储存的导弹武器的安全。实际上直到今天为止,电磁兼容性仍属世界性的难题,而在当时基本上还处于被忽略的边缘地位。



综上所述,055大型导弹驱逐舰(其中还包括035I)是海军的一次狂热的装备建设“大跃进”,与037系列反潜护卫艇和053导弹护卫舰所体现出来的“小步快跑”这一正确装备建设思想发生了矛盾。当然,从积极的意义上讲,055型舰表明了海军走向远洋的决心,不再是基于苏联军事防御战略学说的我国早期国防战略体系中配套的角色,也不再拘泥于围绕台海问题而让本该龙哮东方的海军装备建设变成特色十足’’的应急、再应急!从舰艇建造上讲,055型舰在一定程度上己开始摆脱苏联舰艇风格,在数年的研制过程中已逐渐接受欧洲的理念。



回归理性



在055型舰下马后不久,中英双方另就为051型驱逐舰加装“海标枪”防空导弹系统展开了新一轮技术合作,并取得了相当进展。但随后发生的马岛海战却让中国对原来很看好的“海标枪”防空导弹系统的能力产生了某种怀疑,再加上国内各方面意见不统一,以致这型被命名为05lS的防空驱逐舰也寿终正寝。



中英双方的这两次合作虽未成功,但却让我方海军、船舶与航天方面的科技工作者看到了实实在在的差距,并从某种程度上摸索到一些解决之道,为后来的发展起到了不可忽略的警醒之功。有失也有得,功过是非白有后来人评说。


经过这番沉重却又值得的教训后,中国海军重新回到一贯奉行的“小步快跑”方针上来,在刘华清司令员的领导下,认认真真地做好051型驱逐舰定型工作。在随之到来的与欧美“短暂蜜月期”中,海军抓住机会,从欧洲几个国家引进了包括“海响尾蛇”舰空导弹系统(含配套“海虎”和“海狸”雷达)、SA365“海豚”直升机、“牛顿”综合电子系统、MK36无源干扰弹发射系统、NRJ6A型雷达侦察干扰系统、sMTl240型卫星通信终端站、Isc一3有源天线、T100C紧凑型100毫米全自动舰炮、DUBV一23舰壳和DE一1160(仿美制AN/SQS一569)拖曳式变深声呐、AS244型3联装反潜鱼雷、TAvITAc作战指控中心等一大批先进的实用装备,并逐渐将这些设各投入105、109、134、165、166、544等舰上进行了认真试验,最终在上世纪90年代初获得了2艘初具现代化特征的驱逐舰。与此同时,海军还应用这些技术派生出了053H2G嗣:1053H3导弹护卫舰。



关于052型导弹驱逐舰,相关资料已介绍得非常清楚,在此不多加赘述,只将一些看法加以阐明。该型舰的最大优点就在于其柴一燃交替动力装置,LM2500+30简单循环燃气轮机与12v1163TB83大功率中速柴油机堪称成熟货架产品的极品,其55000马力的功率输出使4800吨的052舰动力强劲,至今仍保持着NO.1的殊荣。虽然该机在装备初期出现过这样那样的故障,但这正好成为锻炼新型轮机人才的机遇场。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不但使海军成功地解决了这些故障,而且还摸索出来一套行之有效的维护手段。而“青岛”舰则实现了12v1163TB83大功率中速柴油机的国产化,同时还研制并顺利装备了自行开发的红外信号抑制装置,并且在动力装置的一体化设计方面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上一代051型舰为追求高航速而采取的大长宽比线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追求耐波性的小长宽比线形。通过多种措施,051G2型166“珠海”舰上拖曳式变深声呐因震动及噪声过大而无法有效发挥作用的尴尬在052型舰上再也没有上演过。说到这里,笔者还想顺便说明一个问题,此前很多资料说052型舰装备的拖曳式变深声呐是进口法国的DuBv一43B,但实际上却是进口意大利的DE一1160的仿制产品ESS—l。



在解决动力装置的同时,052型舰还实现了大多数武器电子装备的国产化,这充分说明我国舰船制造业及其配套行业的科研水平有了实质性的发展。另外,在舰载光电探测设备方面,052型舰在其主桅两侧下方配备了两台630红外跟踪仪,能够在火控雷达产生故障或受到敌方强烈电磁干扰的情况下,以静默方式引导舰载导弹或火炮对敌方实施精确打击,使战舰的抗干扰能力进一步得以提升。



最后一点,052型舰开创了我海军水面舰艇装备双直升机库的先河,同时也是海军现役唯一一型能够实施高效双机反潜作战的舰艇。

该文章转自 华程网 www.huachengnz.com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