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只是爱上你给的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女人,最不可尝试的冒险,就是企望以自己的力量,让那个不羁浪人,为自己金盆洗手。




不是女人的魅力不够,而是人的本性问题,这一点,就连上帝也束手无策。







交际花也有春天,只是这个春天于薛涛而言,有些姗姗来迟。




一个官妓,在自己韶华将逝的四十二岁,竟迎来了她生命中最至关重要的男子,想必这也是薛涛始料未及的。




那个叫元滇的男子,整整比她小去了十一个年轮,却给予了薛涛无与伦比的缱绻,让这个阅尽尘缘心如锦灰的女子,对爱,再一次死灰复燃。




其实在此之前,薛涛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当时,历任的蜀中节度使都对她青昧有加推崇备至,特别是那个叫做韦臬的名臣,更是对薛涛另眼相待关照备至,甚至还上书朝廷要封薛涛为“女校书”,虽然这事最终不了了之,可也算得上是一则古今奇谈了。




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经过这么一番炒作,薛涛更是艳名远播门庭若市起来,可谓是炙手可热红得发紫了。




那个时代,几乎所有的风流才俊阔少二世子,都以能与薛涛有上一笔为荣,赋首诗,吟个对,调调情,抚支曲,再整上两盅美酒几道佳肴,便是一种无比的幸福。




男人们先是冲着她的艳名去的,后来又被她的旷世才情所深深折服而不能自拔,秀外慧中的薛涛着实令无数男人为之意乱情迷神魂颠倒了一把。




然而,脚踏数船的薛涛终于激怒了一直深深迷恋她的节度使韦臬,这个妒火中烧的男人一纸贬书把薛涛一杆子支到了松州,无疑,这狠狠地给了尚在云里雾里的薛涛当头一棒。




薛涛是个很聪明也极有分寸的女子,她没哭没闹没上吊,而是默默地收拾细软黯然踏上了去往松州的漫漫长路,途中,她为韦臬写下了流传千古的“十离诗”,字里行间,她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同时又把韦臬捧得很高很高,把懊恼,把思恋,把一个女人对男人的全部依附,统统写在了这十首诗中。




真是一个厉害的女人,就这么不费吹灰地让自己又回到了韦臬身边,回到了繁华热闹的蜀中之地。




在薛涛的一生中,可圈可点的事情不少,其中之一便是独创了一种传情达意的新方法——薛涛笺,这可是与相如赋、马迁史、屈子离骚齐名的千古绝艺啊!




首先,将胭脂木碾捣成细浆,洒上少许云母,再注入天然馥郁的玉津井水,制成香艳撩人的纸笺,上面的松花纹理让薛涛悉心誊写上去的诗作愈发显得质朴清新回味绵长。




一介风尘,能混成这样,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就像杰奎琳曾经说过的,我已度过了值得的一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