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三天没有去我的工作站,今天去的时候,门前居然长满了杂草。仿佛天外的旅行者,它们依着我二层的阶梯边沿的一点点土壤生长起来,看态势不应该只是这三天的成果,可能是我平日里忽略了他们的存在吧。它们的叶子是窄窄的,长长的,像我们学院大门前裹了许多衣服的无人照料的疯子的头发,一个劲儿地乱蓬蓬地生长了,充斥着它能够充斥的空间,一直到我的心里。让人觉得毛毛躁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