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黑金 第七章 武汉特战 第七回 对大汉奸的承诺1

leijun1125 收藏 1 1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05.html[/size][/URL] 第七回 对大汉奸的承诺1 赵同、曹雄和李伟出了何佩瑢府邸,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没见何佩瑢喊叫,至少说明这事完成了一半。沿小巷插胡同往回走。 李伟在后面小声的说;你们承诺两天杀五十个鬼子和一个大汉奸,今晚不杀,时间怕来不及,我们今晚已经出来了,不如杀鬼子去,反正现在还不想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05.html


第七回 对大汉奸的承诺1

赵同、曹雄和李伟出了何佩瑢府邸,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没见何佩瑢喊叫,至少说明这事完成了一半。沿小巷插胡同往回走。

李伟在后面小声的说;你们承诺两天杀五十个鬼子和一个大汉奸,今晚不杀,时间怕来不及,我们今晚已经出来了,不如杀鬼子去,反正现在还不想睡”

赵同和曹雄听到李伟说的话,停住疾走的步伐。说得有道理!可是这时候去哪杀鬼子?这个时候哪的鬼子警惕性低呢?

三人不约而同说出;“慰安所”

这时候鬼子基本都睡觉了,鬼子哨兵反而警惕性更高,很难得手,加之鬼子防范得很严。反而慰安所的鬼子因为排队人多,人多鬼子相对觉得安全,警惕必然有所放松。

自开战到现在,鬼子的慰安妇基本都是日本本土和朝鲜国的女子‘勇士’志愿为天皇陛下的伟大事业服务,为大和勇士们提供服务是当时日本女子荣誉向往。武汉的鬼子太多,慰安所的生意真好,一律得排队等候。进行轮番上,一个慰安妇一天要为四五十个大和勇士慰安。慰安所里,所谓的‘床’边放着一瓶凡士林,‘女勇士’们已经被帝国勇士干得麻木了靠用凡士林在润滑。甚至有的慰安妇‘勇士’因为日夜不停服务,竟睡着了,张开习惯张开的大腿任帝国勇士在上面抽插,有前一位射在里面的液体够润滑,没必要用凡士林,帝国女勇士也没感觉,太浓的睡意让她们很自然的睡着,甚至等下的爆炸还炸不醒她们。

要进慰安所的鬼子必须在门口宪兵守着的房内存放武器弹药领张序号才能进去,因为很多地方的慰安所发生争风吃醋和为争先恐后造成几次火并,可见大和精英的管理能力还是很及时有效的。

位于沿江路上的慰安所灯火通明,浪叫加鬼叫,奏出一番万兽乐曲来。外面昏暗的灯光照得不远,两个背三八式步枪的鬼子宪兵在很小范围内游动,不时握拳扩胸,哈欠连连。李伟在远处放风,赵同和曹雄分别悄悄摸到两个鬼子木制岗亭后边,同时迅速的拧断俩个鬼子的脖子抱进岗亭,装坐睡相。又解决里面两个鬼子哨兵,三人进了存放鬼子物品的房间,两个慰安所工作人员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又是如此一番两条命被送回东瀛。

好多武器一排排整齐的放在枪架上,边上竟还摆有两挺鬼子歪把子机枪。赵同和曹雄脱下死去两鬼子的衣服裤子,只套上鬼子上衣,把鬼子裤子的两裤脚拧一圈,打结扎了,当袋子用,把鬼子的八瓣手雷往里面兜,安排要李伟拿机枪守门口。俩人左手提裤子改做的袋子,右手提二十响驳壳枪冲了进去,见端枪的鬼子宪兵就打。弹无虚发,枪枪要人命。

插枪于腰间,拿起手雷往人多,和亮灯的房间里扔。随着房子被手雷爆炸掀开,并伴有很多成对正结合的男女裸尸被抛出来,到处撒落。俩人动作协调,几乎没有同时扔出去的,是赵同扔、曹雄在拔弦,赵同拨弦,曹雄扔。以保证手雷扔出的连续性,没有一个鬼子能冲上来。手雷扔得差不多了,边扔边往门口退。慰安所里面一片鬼哭狼叫,没炸着的房间里跑出的男女都赤身裸体,连块布都忘记往私密处遮挡,逃命躲避要紧。有些正行房事的鬼子猛然拔出,甚至那高高挚起的阳具还没有完全耷拉下来,像没头苍蝇到处乱窜,躲避着该死的爆炸。手雷扔在鬼子群中瞬间爆炸把全裸的身体肢解撕碎。有动作迅速的鬼子捡起死去宪兵掉地上的枪进行反击,并追向门口来。俩人扔完了手雷正抽出驳壳枪换弹夹,眼看鬼子就冲出前面拐角处或蹲或站要开枪。

“散开,我来”赵同、曹雄闻声往两边靠,手中换弹夹的动作没见停。李伟平端歪把子向追来的鬼子扫射。追上来的鬼子几乎全部中弹被扫倒。赵同俩人也换上了弹夹,参与对没死在躲藏的鬼子进行点射,枪枪准,不是眉心开花就是胸膛对穿。

“跑啊”赵同对正扫完机枪子弹刚拿起另外一挺机枪在扫的李伟大喊。

李伟听到没理他,继续把子弹向鬼子扫,一直扫射完,扔了机枪,跑了出来。沿江路的两头已经能看到大量鬼子往慰安所增援的身影。三人没命往边上一个小巷跑。糟了!前面小巷的尽头也有鬼子在跑的脚步声,三人被鬼子围起来了。

“冲出去!”三人没迟疑继续往前冲,毕竟是小巷,鬼子人也展不开,被赵同他们三人一阵射杀,冲出小巷进了另一条小巷。

“有手雷吗?往后面扔呀!”赵同喊。

李伟刚才没有冲进去扔手雷,来的时候身上别了两个手榴弹,还没有用,边跑边把一个给曹雄,俩人同时拔弦,回身用力扔向后面的小巷。由于武汉会战时双方飞机对武汉都曾猛烈轰炸过,许多楼房被炸得摇摇欲坠,两颗手榴弹的同时爆炸把两边摇摇欲坠地楼房炸垮,跑得快、追在最前面的鬼子被倒下的砖楼房活埋,把小巷填了两米多高。

三人回到五金厂天亮了,因为刚才杀鬼子痛快,也不睡。拿出酒,摊上炒熟的花生米,一起议论、估算刚才杀鬼子有没有达到预定指标。“至少死了八十来个,五十个保证不止。下一步还差一个大汉奸!杀谁啊?”

“听李松生说,湖北四大汉奸;何佩瑢、石星川、张仁蠡、雷寿荣。要杀也只能杀其他的三个,这个何佩瑢我们不能杀,还指望着他帮我们洗钱,剩下的就只有石星川、张仁蠡、雷寿荣三个了”赵同往嘴里倒了一杯酒说。

“何佩瑢这老小子不会告诉其他的三个汉奸吧,要那样就难了,有防备” 李伟有点懒洋洋。

“别管他,我们先熟悉地形并侦查了再说,反正要杀个大汉奸才行。要不怎么要那何佩瑢大汉奸帮我们做事!还得被刘敏说”赵同对刘敏昨天的事还有点耿耿于怀。


早上三辆汽车准时在门口等何佩瑢上班,何佩瑢一大早起来就有伪军警卫连长报告昨晚发生的事。何佩瑢没让伪军把昨晚的事情向外传出去,警告他们如果有第三人知道这事,要了他们的命,那俩个保镖更不敢说,因为他们也算江湖中人,那些人的身手,谁敢得罪?如非不想要命。已经算不幸中的万幸。再说何省长没事,说不定和何省长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年岁谁保证谁跟定谁?风吹墙边倒呗。

何佩瑢来到自己的省长办公室,刚坐下一个秘书送上一份文件要签字。

“何省长,你知道昨晚出事了吗?”

何佩瑢身子一震。“他们这么快就知道??”老奸巨猾的何佩瑢面不改色、心中在盘算该怎么对付日本人的盘问。

“昨晚一个皇军慰安所被三个黑衣人炸了,死了八十多皇军,光拼不出完整尸体的有七十一人,残废的有二十多,重伤的不在内”秘书没注意何佩瑢刚才的表情继续在说。

“什么?”何佩瑢正在一片沉思中,没听清楚秘书刚才说的话。

秘书又将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哦” 何佩瑢如释重负松了口气。

“三个黑衣人”? 何佩瑢缓了一会气问。

“嗯!是三个黑衣人,还蒙了头,是没死在医院的皇军说的,等一下就有简报送上来,我来的时侯打印室正在打印”

何佩瑢还是没感到轻松,这明明就是昨晚到家里的那帮黑衣人,也是用黑布蒙头,就露出眼睛。当时他还清楚的看到房外还有一个在放哨。正好是三个。这三人到底是什么目的?难道真要我的钱救他‘岳父’的实业?这不像军统的作为。那是什么人?这帮人还真不简单,一个晚上办两起事,还那么利索。幸好昨晚没反抗,要不然今天嫣有命在!要钱倒没事,我钱有的是,但求不是要我的命就行。这世界还不至于让何佩瑢想死。看来自己命令严密封锁昨晚家里发生的消息没做错!

“英明啊!英明” 何佩瑢有点孔乙己式的拍拍自己光秃秃的脑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