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战车,我的伴侣

一唯老兵 收藏 1 317
导读:我的战车,我的伴侣 “紧步兵,慢炮兵,稀稀拉拉汽车兵”是对汽车兵的嘲讽和误解。每当有人问我当的什么兵,我挺起胸膛自豪地说-----“汽车兵”,十年的军旅生涯,我与战车朝夕相处,恩爱难舍。我不后悔,有过从军的经历,有过驾车的经历,有过青藏高原驰骋冰雪的经历,有过滇桂边陲枪林弹雨的经历…… 30多年前,我们应征入伍,大家尚不知是什么军兵种,从那严格的体检中,我们隐隐约约感觉到可能是什么什么特种部队。听力不行、嗅觉不行、色弱色盲、心脏稍有杂音均不要。当得知是汽车部队的消息后,我们大家欣喜若狂,可听说要上青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的战车,我的伴侣


“紧步兵,慢炮兵,稀稀拉拉汽车兵”是对汽车兵的嘲讽和误解。每当有人问我当的什么兵,我挺起胸膛自豪地说-----“汽车兵”,十年的军旅生涯,我与战车朝夕相处,恩爱难舍。我不后悔,有过从军的经历,有过驾车的经历,有过青藏高原驰骋冰雪的经历,有过滇桂边陲枪林弹雨的经历……

30多年前,我们应征入伍,大家尚不知是什么军兵种,从那严格的体检中,我们隐隐约约感觉到可能是什么什么特种部队。听力不行、嗅觉不行、色弱色盲、心脏稍有杂音均不要。当得知是汽车部队的消息后,我们大家欣喜若狂,可听说要上青藏高原时,部分青年又惊恐万状,但喜悦大于惊慌,新奇胜于失望。当兵是我的梦想,我的心飞向了军营中,飞到了军车旁。

来到位于中原花都的部队营区,最吸引眼球的就是那排列整齐、钢筋铁骨的“雷锋式”解放牌汽车,我们训练之余,围着军车看、摸,梦想着早一天能独立地驾驶着军车驰骋地祖国各地。可新兵训练结束后,我却分到了警通排,每天就是站岗、架线、守电话,看到一些战友们进了司训队学习开车了,我心里痒痒的。1979年的那场战争又推迟了我学习驾驶技术的时间,直到战争结束,我才得以进入司训队。

我们汽车团都有一个连级建制的司机训练队,教练是一些技术娴熟的干部或老兵,我的马区队长是1968年入伍的河南籍老兵,能把50年代生产的限速80迈老式解放牌卡车开到130迈的速度,还能把未装同步器的车子不用手换档,用右脚“啪啪”两下就能顺利地换档了。更叫绝的是那些老兵们排除车辆故障的本领,用一个长柄起子,抵在发动机缸盖上听,就知道那个汽缸不工作、那道大(小)瓦有杂音、那个活塞环断裂,其他的油电路故障更是手到病除令人目瞪口呆,叫人羡慕不已。半年后,我毕业了,分到了在青藏高原执勤的运输连队,尽管是跟车实习,我还是有了“自己”的战车。

由于自然条件影响,在青藏高原上执行运输任务,既费车,又劳人,每年从西宁或格尔木到拉萨至少要出勤10趟以上才算完成基本任务,长年累月人在车中坐,车在陇上行,眼中所见到的多是沙漠、荒原、军人、兵站、油库甚至是耗牛、藏羚羊,有时一两天见不到一名地方群众,军车成了朝夕相处的亲密伴侣,我们熟知它有哼哈喜好,我们了解它的举动悲愁。今天你糊弄车,明天车糊弄你,为了使军车有一个完好的工作状态,每年我们都要利用夏季和冬季对车辆进行整修,因为夏季天气太热,原本结冻的道路会“翻浆”,常常陷车,而冬季则是零下20—30度,冰雪封山,车辆难正常以行驶,夏、冬两季成了我们修车大练兵的绝好时机,那个阵式,颇为壮观。在一个很大的沙漠地面,全连50多辆军车成U字型摆放,疲劳的军车被肢解了,底盘原地不动,驾驶室被吊向前方,大厢被抬在后面,发动机、变速箱、离合器、后桥或差速器按需要进行维修或保养,而车轮和刹车片是必修必检项目,驾驶员人人都是修理工,除了发动机、变速箱、差速器必须有专业技师操作外,其他项目都是驾驶员自己动手,我们在干中学,学中干,个个优了驾驶、维修的多能司机。由于吊车太少,为了抡时间,4个小伙子各把一个角,吼叫一声,把大厢抬起来移向他方;2 个战士用一根橇扛把变速箱带离合器抬起,稳稳地装上。司机们像医生精心修复损伤,战士们像情侣细心呵护爱车。

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推行和国家经济形势的好转,青藏高原长期驻守的兄弟团队分别换上了东风汽车、日产五十铃货车,我们团也荣幸地装备了日产尼桑车,与现在东风公司生产的东风153型车辆极为相似,平头高顶,海蓝色的车体,转向系统装有助力器,变速箱装有同步器,宽大的驾驶室里有一个卧铺,我们系统地学习训练,很快适应了新型车辆,从此青藏高原、太行山上、中原大地、江浙城乡都驰骋着悬挂U43牌照的“蓝精灵”,车队走到那里,百姓都行注目礼,都会掀起蓝色风暴。在太行山上运煤的地方司机,个个都是身怀绝技、技高一筹的老“油条”,对我们这些开着解放车的兵哥根本瞧不起,可当我们换上尼桑车再上太行山时,U43成了地方司机羡慕的话题,心中的畏惧。

记得是1986年8月的一天,我带队从格尔木向西宁进发,行至青海湖区,遇见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的车队格尔木方向行驶,在前导车的指挥下,我们的车队停靠在马路边,战士们站定在车前,向着首长的车队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我们整齐有序的车队、军容严整的士兵,赢得了首长的赞许,首长的车队放慢了车速,鸣笛向我们示意,战士心中欣喜着、陶醉着、自豪着。

那一年,我们连队奉命赴江苏执行拉练运输任务,车队50多台车盖着车篷布,罩着迷彩网,途经4个省,所到之处,刮起一片蓝色的风景,吸引了市民的眼球,引起了市民的热议。我们感受到了现代化军事装备带来的新享受,更为祖国腾飞而骄傲,为军队强大而自豪。

告别部队,最难割舍的不仅是军旗、战友,还有那钢枪、战车,手扶着朝夕相伴的战车,叨叨中告别,依依中不舍。敬礼,我的无声战友!敬礼,我的军中伴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