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丽太监元末弄权

吴下的阿蒙 收藏 0 126
导读: 元朝的最后一个皇帝叫脱欢帖木尔,虽然名字念着不顺耳朵,但他这皇位来的有点意思。本来按顺序也应该是他的,因为他的父亲就是明宗皇帝。但有一天,他叔叔想坐坐皇位,就把他父亲给杀了,自己做了皇帝,也就是文宗。按说历史上为争皇位杀父弑兄的人大有人在,但文宗事后却良心发现,便嘱咐在他百年之后,将这个皇位再还给侄子。结果,脱欢帖木尔就糊里糊涂地当上了皇帝。这文宗不仅心眼好,在至顺三年还做了一件国际贸易,从高丽国进口了一批童男童女。其中有一对男女,在后来的时光,上演了一出深宫“二人转”,搅得元朝鸡犬不宁。

元朝的最后一个皇帝叫脱欢帖木尔,虽然名字念着不顺耳朵,但他这皇位来的有点意思。本来按顺序也应该是他的,因为他的父亲就是明宗皇帝。但有一天,他叔叔想坐坐皇位,就把他父亲给杀了,自己做了皇帝,也就是文宗。按说历史上为争皇位杀父弑兄的人大有人在,但文宗事后却良心发现,便嘱咐在他百年之后,将这个皇位再还给侄子。结果,脱欢帖木尔就糊里糊涂地当上了皇帝。这文宗不仅心眼好,在至顺三年还做了一件国际贸易,从高丽国进口了一批童男童女。其中有一对男女,在后来的时光,上演了一出深宫“二人转”,搅得元朝鸡犬不宁。



这两个孩子在老家高丽京城时时是邻居,女孩叫奇洛儿,七岁;男孩叫朴不花,九岁。这奇洛儿从小就是美人坯子,能歌善舞,非常惹人喜爱。朴不花和她相比,家境却有点凄凉。如果顺家谱往上查,这小子的祖先竟是中国人。不过,他从生下来起就没见过父亲,母亲改嫁到朴家后,又生了不少孩子,所以,朴不花从小吃够了朴家人的白眼珠。而靓妹奇洛儿心地善良,非常同情他,两人便经常在一起玩耍。谁知,他们和其他四十几名童男童女一起,被捉到了燕京,奇洛儿进宫,朴不花挨了一刀,宝贝被切走,成了一个小太监。



话说至正二年,十九岁的朴不花已经迁升为小黄门,专门给光禄大夫李邦宁白天提壶倒水,晚上看管尿壶。这李邦宁虽然官不小,但也是男不男女不女的。就在这时候,美女奇洛儿当上了第二皇后,于是就把朴不花调到了自己的身边。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从此,两人如胶似漆,朴不花如鱼得水,很快也当上了荣禄大夫,并兼着国家财政部的差事。这可是个肥差啊,朴不花明拿暗敛,捞了不少金银财宝,大部分都给了奇洛儿。各地的官员不干了,纷纷告朴不花的状,但这些人由于奇洛儿从中作梗,不仅没有告倒朴不花,很多人还被革了职。也该奇洛儿得宠,不久就为皇帝生了个胖小子。



至正十八年,顺帝忽然不愿干了,想撂挑子。奇洛儿和朴不花见机会来了,就和宰相太平商量:要不,咱三个一起玩玩?太平没说行也没说不行,被罢了官,搠思监就当了丞相。从此,小太子就开始当皇帝,朴不花就挂了一个帘子,在后面教皇太子怎样处理事务。



当时的元朝可以说是战乱不断,起义军就像六月的韭菜,这茬下去,那茬又疯了似地长了起来。但不论政府军与游击队谁胜了,搠思监和朴不花都装作没看见。监察御史也先帖木儿看不下去了,写了一篇议论文,把搠思监和朴不花一番论证,结论出来了:弹劾!接着,各地官员也纷纷投稿给皇帝,但都被皇帝给退稿了。不仅这样,顺帝一生气,说永不再用这些人的稿子,让他们滚的远远的。这些官员有的告老还乡,有的重新拿起镰刀斧头,晚景很是凄凉。



这下顺帝捅了马蜂窝,朝中正义之士一商量,干脆我们集体炒顺帝的鱿鱼算了。顺帝说,别驾,你们都不干了,我自己也干不过来啊?没办法,顺帝只好答应把朴、搠二人给炒了。但职位没了,二人的权利还在,惹火了一位德高望重的部级干部老的沙。老同志依仗有革命资本,把个太子一通教育。太子把这件事告诉了母亲,奇洛儿便在皇帝面前搬弄是非,要把老的沙封为雍王,赶回蒙古老家。老同志心不甘,便留在大同索罗帖木儿军营中。皇帝当然不干了,就下诏要回索罗帖木儿的兵权。索罗帖木儿也是皇室后裔,是接的父亲的班,现任职务是河南军区司令员,是一员虎将。接到皇帝的诏书,索罗帖木儿就知道是谁捣的鬼,心说反正自己手里有兵,我就是不交权,你又能怎样?于是,索罗帖木儿根本不听这一套,依然骑着高头大马,威风凛凛地行进在部队中间。



这时,那些皇亲国戚也不干了,把鸟笼子一放,也开始在皇帝面前告搠、朴的状。皇帝一看不交兵权的虎视眈眈,自己的七大姑夫八大姨夫又开始围攻自己,知道再也保不住两个奸臣了,这才命令革了二人的职务,发配到岭北和甘肃。可是,二人依仗奇洛儿,就是不肯离京。索罗帖木儿一看就恼了,心说,小样,给我来这里格冷?带上部队,就把京城围了起来,扬言如不交出二人,绝不退兵。



顺帝无奈,只好将二人绑了交给索罗帖木儿。索罗帖木儿手起刀落,两个奸人的脑袋瞬间就就成了兵士的足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