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成“搏联”学说述评

搏联0071 收藏 3 42
导读:时代的呼唤 历史的必然 ——王成“搏联”学说述评 王金玉/文 搏击运动联合的必然性 体育的历史同人类社会的历史一样悠久。早在史前时代,特别是原始社会末期,由于生存环境、文化传统不同,世界各地区的民族就创造了各自内容不同、风格各异的体育活动形式。随着历史的发展,尤其是人类进入文明之后,这些体育形式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个性。正是由于不同形态的体育的客观存在,以及它们的产生、发展方面既有各自特殊的规律,又有共同规律,且特殊规律和共同规律又是辩证统一的,因此,世界体育的统一性

时代的呼唤 历史的必然


——王成“搏联”学说述评


王金玉/文




搏击运动联合的必然性


体育的历史同人类社会的历史一样悠久。早在史前时代,特别是原始社会末期,由于生存环境、文化传统不同,世界各地区的民族就创造了各自内容不同、风格各异的体育活动形式。随着历史的发展,尤其是人类进入文明之后,这些体育形式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个性。正是由于不同形态的体育的客观存在,以及它们的产生、发展方面既有各自特殊的规律,又有共同规律,且特殊规律和共同规律又是辩证统一的,因此,世界体育的统一性不能只是以局部地区或国家体育为主线,而必须是在不同形态的体育的发展规律的共同性与差异性的辩证统一关系中去探求。


考古学、民族学、人类学资料表明,早在史前时代,体育的交流已随着农业和生产技术的交流在世界各地发生;到了奴隶制时代,由于战争、通商,特别是当时交通的相对发达,各民族各地区的体育交流更加频繁。进入封建时代,由于商业和军事活动规模的扩大,体育的交流也愈加广泛。伴随世界性经济的出现,思想、文化、科技、教育等也慢慢摆脱了民族和国家疆界的限制,朝着世界性方向发展。体育也在这种情况下进入世界性整体发展的历程。世界体育的整体性发展,意味着在此之前的各地区、各国家、各民族体育相对独立发展的时代已经结束。在人类社会进入近代之后,一种新出现的体育形式,确切地说,是欧洲的体育形式,作为新兴资产阶级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随着资本主义的扩展而涌向世界各国,正如源自美国的“TObOX”(意为“拳打”)——拳击运动,原本产生于18世纪,19世纪初传到了英属殖民地的一些国家,后来,美国等国家也兴起了这种运动。这样一来,欧洲体育的内容,无论是英国的拳击运动、户外活动,还是欧洲大陆的德国体操、瑞典体操以及后来的各种新体育流派和奥林匹克运动等,便已经不再是一个美国、一个德国或一个瑞典乃至欧洲的体育问题了,它们势必影响其它国家。虽然在短期内这种影响一时还不能立即显现出来,但它必将显现,这已被历史所证明。正因如此,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体育从此再也不能脱离其它体育形式而单独存在了,它必将与其它不同的体育实践形式连成一气,并因而具有世界性,而世界体育也必然地由各种相互联系、彼此影响的体育单元所构成的整体,并作为一个整体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历史也必将为我们展现世界体育进入整体阶段后的壮阔的发展场面。


当今,搏击运动,作为人类体育文化中的一个特殊领域,同其它运动一样,也是在漫长的社会发展中逐步形成的,它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随着科学的进步而进步。搏击运动在世界许多国家都存在,如中国的武术、日本的柔道、空手道,韩国的跆拳道,泰国的泰拳,缅甸的缅拳,法国的踢腿术,印尼的本扎,美国的自由搏击等等。散布在各国各地区的这些搏击性运动,自古就有健身、防身、自娱、娱人的作用,然而它们却象散落的珍珠各自独立地存在着,有的至今带有历史的污垢,有的则带有狭隘的民族主义色彩,甚至由于无益观念而引起种种不良争端。那么,历史发展到今天,世界搏击运动向何处去?人类的使命又是什么呢?这个历史性的课题终于有人提出来了,他就是生长在武术之乡——中国的王成先生(陕西省渭南市大荔县人)。


王成在研究分析了世界体育发展的历史和搏击运动发展的趋势后,于20世纪80年代提出了成立“世界搏击运动联合会”(简称:搏联)的设想,并为实现世界“搏联”的宏伟目标而一直奋斗不息。


王成的“搏联”学说,其精神已在他拟定的“世界搏击运动联合会”宪章(草案·下同)中充分体现出来:“本宪章将全球范围内拳击、柔道、跆拳道、武术、空手道、自由搏击、泰国拳、截拳道等运动本身之目的及价值相同的体育项目,定名:搏击运动。其宗旨为:“通过本会及其有关活动,切实有效地推动世界搏击运动自身的发展和人类社会的文明、进步。”(宪章第五条)这无疑是全人类所向望和追求的;让世界各种流派的搏击运动免除其“无益观念和不良争端”(宪章序言),团结起来,成为一个大家庭,谁能说这不是一件大好事。创立世界“搏联”其深远的历史意义和重大的社会价值还在于:


一、世界“搏联”的创立将会使全球搏击界真正认清搏击运动的本质,使世界搏击运动走向崭新的科学的殿堂,它标志着搏击运动发展的一个新的里程碑。


二、世界“搏联”的创立,将有利于建立以传统搏击为基础的系统的理论体系,从而可解释和指导世界各流派搏击的教学、训练和竞赛,使其达到一个新的境界。


三、世界“搏联”的创立将有利于搏击思想、理论、内容及其表现形式的统一,起到免除各流派无益观念和不良争端,达到大小流派科学平等、团结交流、相互提高的目的。


四、世界“搏联”的创立对于人体科学的研究和人类自身的发展都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实用价值。


五、世界“搏联”属于世界文化,属于世界文明,它的创立对于扩大搏击运动的交流,使各国各地区的搏击形式诸如中国的武术尽快走向世界,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综上所述,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王成先生的“搏联”认识成果,符合了全人类的共同愿望,符合了历史发展“分久必合”的辩证统一规律。因此,创立“世界搏击运动联合会”是时代的呼唤,历史的必然。


王成“搏联”学说的科学性


搏击运动的存在为了什么?世界搏击运动向何处去?我们人类的使命又是什么?这就必然要建立一个权威性的组织机构,把搏击从实用技术上升为科学的高度来研究。王成的“搏联”学说要完成的正是这一使命。他在“搏联”宪章第二条中指出:“搏击运动必须以克敌制胜为目的,不同流派只是为达到这个目的表现出来的不同形式。在现代文明社会,是以对抗性体育运动形式体现,又必须具有抗暴自卫、健身、人体美展示和人格修养等共同价值。”王成先生从宇宙宏观的角度,赋予搏击运动以全新的概念,用科学发展的价值观揭示了搏击运动的真正意义。搏击,无论是拳击、柔道,还是其他流派的技击术,自古就有“健身、防身、自娱、娱人”的传统价值,而王成的“搏联”学说,又赋予它新的内涵。关于“人格修养”,王成在他的“搏联”宪章第六条中强调:“正义、勇敢、坚毅和智慧,是创始人王成的搏击精神,也是本会的宗旨,通过搏击运动的训练,培养人们把此精神潜移默化,并发扬光大到反腐尚廉,见义勇为等生活和生命的各个领域,做一个全面、纯正、彻底的搏击运动的修行者。”不难看出,他把搏击运动的修炼目标提到了一个新的境界。不是吗,搏击的存在本应是为了造福社会,造福人类,应当为社会的繁荣与安定、人类的幸福与发展做出最大的贡献;从人性个体而言,搏击的真正意义和存在的价值在于“修正人生”。通过搏击训练,给人以强健的体魄、美好的形体和充沛的精力;通过搏击的学习,使人对生活充满信心,身心都得以健康发展,聪明才智得以充分发挥;通过搏击运动,使人在艰辛中体味人生,发现自我,完善自我,超越自我;在搏击的修炼中达到人格的完善,人性的升华。唯此,才能使搏击真正成为当今社会人类创造美好生活、启迪人生、修正人生的必要手段。


搏击是一项具有健身价值和技击功能的传统体育项目,同时还有一种超越人体本身的搏击精神。搏击的价值除了防身自卫、强身健体、陶冶情操、修身养性以及体育、军事、娱乐等功能外,更重要的是它的精神和文化价值。从古老的原始搏击活动到今天的竞技运动,搏击精神始终在指导着搏击实践的发展,并从民族文化中汲取智慧和力量,形成了世界独特的搏击文化。产生于人类生活需要的搏击,本身就有着明显的综合社会功能,搏击精神大都围绕人的生命活动而展开,并注重在搏击活动中培养人的精神。中国是一个倡导尚武精神并已形成优良传统的国家。远的不说,就近代而言,从民主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提出的尚武精神与“强种保国有莫大之关系”到梁启超“一个国家要屹立于地球者,无不持此尚武精神”之理论,都充分反映了尚武精神在搏击运动中的重要位置。中国的王成先生深受中华民族传统道德和尚武精神的熏陶,以中国传统文化思想为基础,运用辩证唯物论提出了他的新的思想和学说。他倡导的精神就是要培养搏击者具备助人为乐、积极进取、主持正义、不怕邪恶的奋斗精神;培养互相尊重、互相学习、取长补短的兼容精神;培养民族自尊心、责任心和自豪感以及在国家和民族危亡之时挺身而出的爱国主义精神。王成在“搏联”宪章中明确提出:“通过本会的一切活动,促进和维护世界的正义、和平与发展事业,这是创始人王成成立本会的初衷,也是本会创办的理想和将欲达到之目的。”(宪章第七条)这种具有高尚的国际主义精神的美好“初衷”和反映全人类共同目标的伟大“理想”,是人类社会文明对搏击运动的最高要求,也是搏击运动的最终发展方向,既反映了人类社会心理的普遍需要,也体现了辩证唯物论的统一观念。因此,我们可以再次断定:“世界搏击运动联合会”的成立,是时代的呼唤,历史的必然!


王成“搏联”学说的可行性


什么是科学?科学就是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明了化。简而言之,科学就是尊重历史,科学就是实事求是。巴尔扎克曾说:“当你看到不可理解的现象,感到迷惑时,真理可能已披着面纱悄悄地站到你的面前。”纵观人类历史,其实就是一部不断破释神秘现象的历史,人类就是在“破谜”中产生新的思想和学说来推动社会发展和进步的。而新的思想和学说又必须在扬弃乃至否定原有的思想、学说的阵痛中才能诞生。王成先生的“搏联”学说与构想,所孕育的正是一个史无前例的“胎儿”。如前分析,这个“胎儿”并非“怪胎”,而是表达了全人类对它的历史需要,代表了全人类的共同愿望。开辟“搏联”之路,没有离开人类思想发展的文明大道,而是完全符合了人类现代文明的新取向。因此,可以这样说:王成“搏联”学说的科学性,决定了它的可行性。


中国人常将天时、地利、人和视为事业成败的决定因素,在此,“天时”即人类的愿望,历史的需要。我们说王成的“搏联”学说是可行的,就是因为它首先占了“天时”。这是其一。


其二,中国是一个有着几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武术是中华民族文体遗产中最具魅力的一部分,历史源远流长,内容博大精深,功用宏大奥秘,其创造苦心孤诣。近代而言,在中西体育融合的初期,中国传统体育的代表项目——武术,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其中,中国太极拳的发展尤为显著,在陈氏老架和新架的基础上,又派生出杨氏、孙氏、武氏、吴氏等新的门派。在这个时期,由于民族矛盾尖锐,随着尚武之风盛行,中华武术的攻防性练习也明显加强,因而在这一时期中华大地涌现出众多的武林高手,如董海川、杨福魁、蔡玉鸣、吴全佑、冯婉贞、李存义、霍元甲、张占魁、孙福全、妙兴大师等,稍后又有王子平、傅振蒿、杨兆清、王芗斋、杨禹廷、李小龙等,他们不仅活跃在中国武坛,而且闻名于世界。


在与西方殖民主义者的长期斗争中,中华武术发挥了极大的作用。1841年,英国侵略者在三元里第一次领教了中华武术的厉害,中国人靠着拳脚让侵略者吃尽了苦头。后来,使用武术同侵略者作战的南方各会社,北方的义和团也同样令敌人闻风丧胆。在关系到民族尊严的中外比武擂台上,中国的武林豪杰们曾多次痛击外国拳师,灭了洋人威风,长了中华志气。1910年,“精武体育会”在上海成立,该会曾广招全国各路武术名家执教,表明中华武术已经出现消除宗派成见、相互交流融合的迹象,也标志着中国传统武术发展的新的趋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近半个世纪,使得中华武术的发展又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伴随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和国际体育的广泛交流,中华武术在世界上产生了更大的影响,中华武术全面走向世界已为期不远。


作为有着悠久武术传统历史的中华民族的一员,王成先生提出创立“世界搏击运动联合会”不仅是“天时”的需要,也有着得天独厚的“地利”条件。20余年来,由于王成的奋斗和宣传,已得到中国政府有关部门的首肯和支持,国家体育总局(原国家体委)、全国体总、中国奥委会主要领导人伍绍祖、李梦华、魏纪中等同志,分别就王成“搏联”设想和举措做了重要批示,并责成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两次致函王成,就创建“搏联”的政策、法规和程序等问题做了具体的说明和指导,并提出希望。有中国政府的支持,有强大的中国人民作后盾,这一切又与世界人民的共同愿望相一致,“搏联”的实现便在意料之内,“搏联”的成功便在情理之中。


其三,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过程本身就是科学的一种验证。创立国际性体育组织“世界搏击运动联合会”,是王成于1987年7月提出的,从最初的大胆设想到已有的宪章出台,王成的付出所换来的回报已经和正在不断证明,他的“搏联”学说逐渐被国内外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中国有句俗话叫做“得道者多助”,这“道”便是科学,科学是没有感情色彩的。人们对王成“搏联”学说的认同,并非因为他的胆识而折服,也并非因他敢为天下先的勇气而牵强,而是他“搏联”学说的科学性应合了人类所追求的共同目标,顺应了时代的潮流,才产生了巨大的向心力。22年,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一瞬,而王成所获得的初步成功是可喜的。至2009年初,“搏联”事业的支持者已遍及除中国西藏外的全国各地及世界不少国家和地区,人数多达10万余人。在国内外众多的支持者中,无论是中国政府有关部门的要员,还是武林界知名人士,无论是知晓此举的新闻媒体,还是普通的平民百姓,对成立世界“搏联”无不持肯定态度。美国《黑带》杂志专栏作家、华圣顿圣火空手道学院高级教练达端·库克在来信中赞扬王成:“我终于发现了一个世界级的英雄,显然他还没有世界性的名望,但是关于他的新闻会让全世界体育家感到空前震惊和信服,他的设计将使世界搏击运动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他已成为我一生最有价值的发现,他就是搏联之父——中国的王成先生。”一位日本朋友——在美国旧金山东方搏击功夫中心执教的总教练、柔道教授佐滕四郎在给王成的信中这样写道:“王成先生的搏联设想是全方位的科学创见,我希望日本、美国及其他国家和有关国际组织,慧眼常开,抓住这绝无仅有的机遇,发展搏联,发展自己。因为搏联是世界体育史上的空前创举,它出生在中国,却属于世界。”


王成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能赢得如此多的国内外人士的支持与鼓励,除了他不懈的奋斗精神的感召,更为重要的是他搏联学说的成立与科学的创见顺应了时代的潮流。天时、地利加人和,才有这巨大的凝聚力。


凡事都要一分之二。可以预言,王成所孕育的这个史无前例的“胎儿”是“难产”的,正如一个世纪前法国人顾拜旦创立国际奥委会的艰难。当时,其艰难首先来自一些人观念上的阻力,顾拜旦的创见被人看作是不切实际的幼稚行为,而当时的某些国家如德国、瑞典、荷兰的体育组织,对顾拜旦的建议十分冷淡,有的甚至极力反对。之后,顾拜旦又经历了一次次令人难以想象的挫折,但最终还是成功了。国际奥委会创立的成功,固然与顾拜旦的努力分不开,但归根结蒂,是因为当时人们在战争日益迫近的情况下,自然产生了仿效古希腊人利用体育运动实现和平的幻想;同时,随着体育运动国际联系的不断扩大,建立一个居于各国际单项联系会之上的统一组织已成为必要。国际奥委会便是顺应这一形势而产生的。


比起顾拜旦创立奥委会,王成的世界“搏联”的实现,或许更难一些,因为王成不是出生在“贵族家庭”,也不是冠有什么“爵位”的显赫人物。他仅仅是一个平凡的中国公民,一个怀有远大理想与宏伟壮志的热血男儿。具体说,他缺乏雄厚的经济实力、显赫的社会地位和广泛的社会影响,但不要忘记,真理是大公无私的,科学是没有偏见的,历史的发展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不是吗?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至今人们也说不清他是谁,但谁也不能否定他是一个真正的英雄!民主,是历史文明的象征,平等,是人类进步的标志,在历史科学发展的今天,若以身份论英雄,以地位看成败,岂非历史的倒退,人类的悲哀。托尔斯泰有一句名言:“春天并不是由一双燕子完成的,这句话虽然没错,但如果已经有一双燕子先感觉到春天的气息,她能只是等着不飞吗?如果所有的土地和小草都只是等着,春天就永远不会来了。同样地,在我们建立神的王国时,我们根本无需考虑自己是那第一双燕子还是第十双燕子。”


王成便是那第一双燕子,他已经感觉到了春天的气息,他的起飞必将把人类带入一个新的春天。霍姆斯说:“重要的不是我们所占据的这个地方,而是我们正在不断前进的那个方向。”人类啊,让我们以心的真诚,用爱的力量,挽起臂来,共同奔向搏联的春天吧!




作者简介:王金玉,男,毕业于北京体育学院,国家特级教师,太原市体育学科带头人。《体育文化月刊》、《搏击》杂志特约记者。系搏联事业支持者。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