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苏德战场上人的生命价值的无足轻重

在入侵波兰的过程中,红军在1939年9月17日到10月2日期间阵亡和因伤死亡852人,失踪144人,因战负伤2002人,生病381人。在苏联挑起的苏芬战争中,从1939年11月31日到1940年3月13日期间,苏联陆军空军阵亡和因伤死亡(不包括死在后方野战医院中的人数)的人数超过131,500人。大约6000红军战士成为芬兰俘虏。在战争中受伤人数达330,000人。据我们估计,加上在后方野战医院死亡的人员和舰队以及边防军伤亡的人员,红军总的牺牲人数为153,000人,也存在着一种更高的估计数字,即阵亡200,000人。与此相对比的是,芬兰军队在这场战争中阵亡和因伤死亡23,500人,被俘1000多人,受伤43,500人。德国陆军到1941年6月阵亡和失踪的人数为907,200人,苏军伤亡是德军的1.5倍,即德军伤亡人数比苏军少142,000人(其中136,000人阵亡)。


芬兰战争后红军的所有列兵和军士都没有身份证件-红军证,这不仅让敌情报机关和破坏分子(他们想要了解红军的布局,并且知道部署在这一地区的部队番号)没有了可趁之机,而且也给确定全体官兵的数量和损失的大小造成了极大的困难,即使是在和平时期情况也是如此。1940年12月,基辅特别军区的军事委员会成员Н.Н.瓦舒金在红军高级指挥人员会议上讲述了这样一件事:"一个红军战士在附近的村子里躲了有4个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他学会了说波兰话,还经常去教堂。后来他被拘捕了,直到那时才发现他不在部队。还有另外一件事,也是在这个团里,红军战士斯捷潘诺夫被宣布是逃兵,尽管他从来也没有离开过部队。"只有到了1941年3月15日,国防人民委员才发布命令,调查战时红军的个人和全体人员的伤亡情况。这个命令下达后,军人们才开始佩戴写有主人主要资料的小盒子。但是,这个命令传达到南方方面军时,已经是1941年12月了。在1942年年初,许多前线的战士还没有小盒子,而人民委员下达关于佩戴小盒子的命令时,已经是1942年11月17日了。但是,不管怎么说,还是杜绝了更多的使伤亡数字变得混乱的事情发生,虽然,还是不愿意用受到死亡威胁的想法让战士们苦恼(总的说来,许多战士因此拒绝佩戴小盒子)。红军证于1941年10月7日开始下发,但到了1942年年初红军战士们还不能人手一份。


在副国防委员1942年4月12日发布的命令中指出:"统计全体官兵人数,尤其是统计伤亡人数,这项工作在作战部队中进行得令人很不满意……兵团司令部没有及时向中心上报阵亡人员名单。结果,由于各部队上报伤亡人员名单(上报文书--作者按)不及时而且也不完整,造成实际的伤亡人数与专门统计的伤亡数字严重不符。专门统计的阵亡数字现在还不到实际阵亡人数的1/3。专门统计的失踪和被俘人数距离实际情况就相差更远了。"后来,统计全体官兵人数和伤亡人数的情况也没有发生根本的好转。1945年3月7日,即结束对德战争的前两个月,国防人民委员发布命令指出,"各方面军、集团军以及各军区的军事委员会没有足够重视"这个问题。2000年5月6日,电视节目《今天》所作的关于600个苏联登陆队员的报道就以实例很好地说明了这点。这些登陆队员是在1945年4月突击皮拉乌时牺牲的。发现埋葬200名牺牲的海军陆战队员的公墓的一些加里宁格勒的搜救人员,他们在镜头前抱怨说,当他们在前东普鲁士的领土上发现德国人的尸体时,几乎每一个人身上都佩戴着写有姓名的小盒子,哪像我们苏联人,在战争最后几个星期牺牲的战士,他们绝大多数身上既没有佩戴小盒子,也没有能够证明他们身份的证件。


根据德国人的结论,在东线战场上苏军被俘5,754,000人。逐年分布情况如下:1941年为3,355,000人,1942年为1,653,000人,1943年为565,000人,1944年为147,000人,1945年为34,000人。美国历史学家А.达林发现了法西斯德国指挥部的这份文件,他认为,这些关于战俘的资料并不完整。事实上,根据德国最高统帅部的早期资料,在1941年6月22日到12月1日期间,东线战场有3,806,861人被俘,而政府官员曼斯菲尔德于1942年2月19日在德国经济部曾宣布,苏联战俘达到3,900,000人(实际上,所有这些人都是1941年被俘的)。我们倾向于认为,1941年苏联被俘人数是比较大的那个,即3,900,000人。同时,许多战俘从靠近前线的地带和后方的战俘营中逃出,而且他们当中很多人--即使不是大部分人,在回到自己部队后,选择了千方百计地隐瞒自己曾经被俘的经历,因为以前战俘在苏联是要受到惩罚的。


德国外交官对此是这样解释的:"斯大林的话很好地说明,他对军队的情况了如指掌。我们虽然不理解,但是我们懂得,是什么迫使红军作战的……我们的军人在战后同德国人交谈以后对我说,在俄罗斯人进攻时,导致他们毁灭的最大障碍就是进攻时的密集冲锋。苏联人进攻时,一波接着一波,德国人简直就是砍瓜切菜一般,这样强攻的结果就是一波波的苏联人被击毙。"白俄罗斯曾任营长的В.佳特洛夫回忆起1943年12月的战斗时写道:


从交通壕旁冲过一群身着便服的人,背上背着鼓鼓囊囊的战时背包,"喂,你们是谁,从哪里来的?"我问。"从奥廖尔来的,是补充队伍。""什么补充队伍啊?穿着便服,也没有枪。""他们说了,打仗的时候就发枪。"


炮兵对敌人的轰炸持续了5分钟,炮兵团的36门炮不停地轰炸着德国人的前沿阵地,由于炸弹爆炸,能见度更低了……


开始冲锋了。摆起了一条散兵线,弯弯曲曲像条黑色的长蛇。紧跟在它的后面又是一条散兵线。而且这些黑色的弯弯曲曲、又蠕动着的长蛇在白皑皑的雪地上是那么的荒谬,那么的不正常!黑白相映,简直就是一个活靶子。于是德国人的子弹像雨点一般飞了过来。许多火力点也开始了射击。大口径的机枪开始从第二条防线的堑壕里向外扫射。散兵线纷纷倒下。营长拼命地喊着:"冲啊……去你**!冲啊!……向前冲!冲啊!我枪毙了你!"但是,已经不可能再次发起进攻了。想像一下吧,在枪林弹雨中怎么可能从地上爬得起来……


不管怎么说,指挥员们到底还是把"黑色的农村步兵"组织起来进行了几次进攻。但是,这是徒劳无益的。敌人的火力实在太密集了,还没走上两步,就都像柱子一样纷纷倒下。我们这些炮兵也帮不上什么忙,因为能见度太低了,而德国人的火力点又伪装得十分巧妙,并且极有可能的是,他们的主要火力都是从据点里向外扫射,所以,我们的大炮根本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


这位回忆录作者描写得很生动的场面,许多元帅和将军们在回忆录中也做了叙述,一位惩戒营的营长写道:"我们团的两个营参加了一次10分钟的袭击战……掩护的火力停止后,安静了那么几秒钟。然后营长突然在堑壕中向着胸墙一跃而起:‘同志们!为了祖国!为了斯大林!为了我!冲啊!‘受惩戒的战士们慢腾腾地从堑壕里向外爬着,好像想等到最后一个再出来,他们向前斜端着枪,开始跑了起来。不知是呻吟,还是喊叫的拖腔拖调的‘啊啊‘声此起彼伏,不知是泄气还是鼓劲。我们也从堑壕中跳了出来,开始向前跑去。德国人发起了红色的冲锋信号弹,于是,刹那间便有强大的迫击炮炮火向我们铺天盖地地袭来。散兵线纷纷倒下,我们也倒下了。根本不敢抬起头。在这殊死的关头,又怎么能够知道敌人的方位?又由谁去记录下敌人的位置?他们的炮兵是从隐蔽的阵地上和很远的侧翼进行扫射的。连重型火炮也上阵了。一些坦克直接瞄准目标在进行射击,子弹从头上‘飕飕‘地呼啸而过……


"就在德国人的堑壕前,受惩戒的战士们的尸体躺在一片开阔地上的小灌木丛里,而德国人正在这块田地上‘打谷‘,先是开阔地,然后是灌木丛,最后是一具具尸体……我们从惩戒营离开时,他们只剩下7个人,而他们的总人数是306人。"


在德国士兵和下级军官们的回忆录和书信中,我们也看到了描写毫无意义而又屠害生灵的类似场景。一位不知名的目击者描述了1941年8月,А.А.弗拉索夫所率领的苏联第37方面军在基辅向被德国人占领的高地发起进攻的情景,他所描述的某些细节与上面我们提到的那位苏联军官的叙述有很多相似之处,也是徒劳无益的炮兵轰炸,结果对德军阵地毫无损伤,也是一波波的人发动进攻,最后倒在敌人的机枪前面。同时,一位不知名的指挥官徒劳地试图使自己部队的人再次发起进攻,最后也被德军的子弹打死。向这种并不十分重要的高地发起的进攻竟然持续了3天3夜,让德国士兵最惊讶的是,当一波人倒下后,另一波士兵仍然继续向前冲(德国人就不善于这种徒劳无益的军事行动)。但是,这些并不成功的进攻也使得德国人筋疲力尽。就像一位德国军人回忆的那样,他和他的同伴们感到最震惊,并且最难以忍受的是这种进攻方法如此生硬,场面又很宏大:"如果苏联人对于我们推进取得的这么一点进展就投入这么多兵力,那么如果目标真的十分重要的话,苏联人进攻得将会多么频繁,又会投入多大的兵力啊?"(这位德国作者肯定想像不出,红军根本就不会用,而且也不可能用别的方式进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