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朝边境上的往事(一)

这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在边境地区公安边防部队服役时一些事。先给大家讲的这个故事,准确时间是1988年春节后第五天。

晚饭后,我正与边管员老Z聊着当年春节晚会的一些节目,战友小X跑进来,对我说,快,刚抓个高丽兵,所长叫你过去,我马上跑去内勤室,小小的内勤室里已经站满了人,有大队长,所长,大队参谋和同年朝鲜族战友小S以及我们派出所的干事,动静不小啊,大队都来人了,我立正向大队长敬礼问好,向战友小S点头示意后,所长递给我一条上面别着把匕首的黄皮武装带,指着中间立正站着的一个穿狗皮半大衣戴朝鲜战士帽的朝鲜小战士对我说,你在搜一搜看一看他身上还有什么,然后把东西收起来,我看那半大衣没有兜就示意朝鲜小战士把那狗皮半大衣脱下来,从他上身到裤腿摸了一遍,确认没有其它武器了,就认真的从上衣兜开始到裤兜搜了一遍,搜出10厘米长,5厘米宽的通讯录一个(里面记录着俄文字母,物理方面的电路和公式。粗略翻了一下,这些东西记满了小小的通讯录),一小串钥匙,确认没有其它东西后,我把这些东西和别着匕首的武装带放进我的档案柜。这朝鲜小战士惶恐的看着周围的人,身体成立正姿势,只是由于紧张那穿着黑色分叉胶鞋的脚不安的在地面上来忽左忽右地拧着,白白的透着稚气的脸上,汗珠在一点一点的渗出,看起来,这小战士也就17。8岁。大队长一脸严肃而又平和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入伍时间?军衔?部队的番号?到中国来的目的是什么?还有谁和你一起过来的?来自大队的同年战友小S不停的翻译着,这一听不要紧,我的天,这小战士,哪小啊,比我和小S还大呢,都23了,当了八年兵了,是个上士老班长啊,因为过年了,部队伙食不太好,就带一个小列兵到了边境,让那列兵在朝方一侧等他,他就踩着中朝边界的二十多米宽的江冰过来了,想为全班弄点酒啊,烟,或扑克什么的增加点年味,一般的情况,中方的老百姓遇到这种事,能给就给,能送就送。中国老百姓真是好啊!!!但这次不同了,这次,这“老班长”跑到村里来了,跑到一个老百姓家里来了,这老百姓觉悟挺高,一点没含糊,就对朝鲜兵连比划带忽悠地把老班长带到离边界不远的武警新兵连了,各位看官看到这可能会问了,怎么送到武警去了?这老百姓不是给朝鲜兵东西啊,呵呵,是啊,我也在想呢,这次这老百姓没给,却送到武警新兵连了,为什么送新兵连呢?一问老百姓明白了,感情,老百姓还以为那个原来叫边防连的营房里还住着边防呢,其实,早在头年这地方就划给武警部队做了轮训队使用了,不是边防的了,送错地方了,可老百姓哪知道啊,都穿一样的衣服,不过也没什么,这武警轮训队的领导也不含糊,马上和边防联系,所长马上就到了轮训队并报告了边防大队,就这么,这“老班长”弄吃的弄到边防派出所来了。各位看官可能又问了,怎么边境线没巡逻的边防兵吗?各位不知道,咱大国气概,哪和他们朝鲜小国一样啊,咱当时的边防派出所负责的边防线就是安排一些边境地区有觉悟的原来当过公安兵的老百姓没事罩着,边防派出所的精力大部分放在边境地区的维护社会治安上了,只是格三差五的或利用下片的时机去边境线转一转,朝方就不一样了,他挨着的可是大国啊,自六十年代紧张过一回后,就在边界线上修瞭望塔,每天巡逻一点不含糊,我们偶而去过境线时,能看到他们军官骑着自行车,战士在后面跑步跟着在巡逻,在看咱这边,不是三轮摩托,就是吉普车,每到这时,那军官就会把自行车停下,用腿支着地,看着我们远去,目光里,,,,,,,我也看不清他什么目光,哈哈,反正那样子,挺羡慕的。好了,说远了,呵呵,咱接着聊这位朝鲜的“老班长”。这老班长边说着情况,边流着泪,说无论如何请别把他从鸭绿江大桥送回去,如果从江桥送回去,不但他劳动党党员被撸了自已被关起来不说,家里的爸爸妈妈和所有家里的人都会爱到影响的,边说边哭,小脸上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大队长看了一眼所长,对“老班长”说,对了,你们警备队队长叫什么啊,多少人啊,哪想,刚才还满脸是泪的“老班长”不哭了,说,这是秘密不能说,把一说,把一屋子人逗笑了,这小子保密观念还挺强的,这时候了,还不说。其实,就是大队长逗一逗他,他们警备队那边的情况,咱们是了解的。这么问老班长主要是有原来有这么一个情况,咱这边一个在空军埸站服役的汽车兵,因为探家超假,回部队晚了,被领导批了一顿,这汽车兵想不开,晚上就跑到部队外边喝酒,南方兵喝量不高,这一喝就喝高了,喝完了,迷迷糊糊的顺着大道走,走着走着,他自已后来回忆说,感到翻过几个土坎,就觉得有人把他按倒在地五花大綁,然后就不知道了,第二天醒来,他明白了,他出国了,到朝鲜了,因为,当朝鲜军官问他#¥%·#¥¥%,,,他听不懂,等到朝鲜警备队的一个汉族翻译官从新义洲到了这部队,问他,为什么要到朝鲜来,什么目的?他这个后悔啊,领导就是批评我一次,可我这酒喝的,唉,喝出国了,现在成了俘虏了啊,爸爸啊,妈妈啊,领导啊,战友啊,我还能回去中国不?


想到这些,这汽车兵就哭开了,朝鲜警备队的翻译看他哭了,就亲切的安慰他,没事,没事,把事情说清楚了就送你回去,噢,你饿了吧,马上给送饭来,吃完饭在说,不一会儿,朝鲜战士送饭来了,这南方兵一看傻眼了,,,,,,一碗高粱米饭上面有几根萝卜咸菜,他空军埸站机关灶,哪吃过这个啊?不吃,朝鲜人也没说什么,不吃?端走,接着问,,,以下的问话就搞笑了;你们大炮口径?大炮?我空军的,哪来的大炮?噢,你空军的,那你们飞机是什么型号的?飞机?我是开车的,没看过飞机,嗯?没看过飞机?我真没看过飞机,我在内埸,没有飞机,(这个南方兵到是实话实说,呵呵 )反正是这朝鲜的“崔永元”问了一上午也没问出子午卯酉来,可这南方兵不干了,因为,昨天晚上这酒劲一过,早晨又没吃东西,上午又问这问那的,到现在,他这肚子叫唤了,他问朝鲜翻译,什么时候开饭?开饭?噢,你饿了啊,快,把饭拿来,不一会儿,这饭上来了,还是早晨的那碗饭,只是多一个暖壶,把开水倒进碗里,对南方兵说,吃吧,这南方兵这个气啊,不吃,朝鲜翻译一看他不吃,就带他到警备队食堂看一看,对他说,我们和你吃的一样,你别多想,还是吃饭吧,我也汉族人,你还是吃吧,劝了半天,南方兵就是不吃。朝方一看饭不吃,别的也问不出什么来了,得了,送新义洲吧,下午就把这南方兵带上船送到了新义洲,关在了一个监狱里,和一朝鲜半大的小孩关在一起,朝鲜小孩正在吃着白萝卜,他看着小孩吃萝卜,这肚子就叫开了,他对小孩比划着要了一块,这个香啊,这是他有生以来,吃萝卜吃的最香的一次,吃完他就等着晚上早点到来,看官到这可能会问,为什么呢?等到了晚上,好吃晚饭啊|||总算熬到晚上了,南方兵这个后悔啊,那碗高粱米饭啊,我吃了就好了,,,,,怎么了,原来,晚饭是看不到几粒高粱米的饭汤,连咸菜都没有了。一夜无话,也不能有什么话,那朝鲜半大小孩,也不会中国话,到了第二天,就把他送上大桥交给中国边防,到了咱这,也得询问啊,哪个部队的?为什么要上朝鲜?南方兵一五一十的把整个情况交待了清楚,当然,也让我们知道了朝鲜这小老弟还想了解咱们大炮口径,飞机型号这些事儿,咱当时问讯的领导这个气啊,你小屁朝鲜,竟然对我天朝大不敬,还对我们不放心啊,没中国,你们,,,操,马上整理材料上报(当年咱天朝对朝鲜没说的,边境地区空军飞机就是歼五,歼六,连歼七都没放,说实话,那个时候,歼七飞机可能在天朝算是先进战机了,中朝边境算是安全地区,歼七这样先进飞机也不能放在那,呵呵)。这就是为什么咱们领导看到“老班长”问他警备队的事,其实也就逗一逗他。大家可能会问,这空军埸站的南方兵后来呢?后来?后来,边防机关把这爱喝两口的小子交给他们部队的保卫部门了,后事,就不知道了。好了,咱接着聊“老班长”


大队长和所长笑完了,看着这个还在抽泣着的小屁孩,眼神里充潢了怜惜和同情,半天无语,所长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对我说,快,你快安排一下,给他弄点吃的,他可能饿了,我马上跑去安排老Z给老班长弄吃的,老Z说,这快,咱这肉馅现在的,我马上包,一会儿就得,你忙着去吧,我回到内勤室,一屋人还在那看着老班长呢,大队长看了看所长说,这么着吧,咱们上楼,你们俩看着点,我和小S立正回答:是,一帮人忽啦啦地上二楼去了,剩下小S和我以及“老班长”,我示意“老班长”坐下,他看了看我的大沿帽,立马又站了起来,我笑,对小S说,他可能以为我是首长呢,你让他坐下吧,小S·#¥%%……,看着他坐下了,我和小S热聊了我们过去的,现在的,过年的一些“大事儿”呵呵,看着老班长一个人傻呆呆的坐在那,我忽然想起,给他看电视啊,别让他想家啊,呵呵,将心比心,都是当兵的,呵呵,电视打开了,为了能让"老班长"开开"洋荤",我为他选了丹东台正在放的一个劲歌热舞的节目,战友小S是一个爱唱爱跳的朝族小伙子,一听这曲子,就跟着唱了起来,电视上一个小伙子卖力的又唱又跳那当年流行的霹雳舞,我满以为“老班长”会喜欢看,哪成想,老班长头一扭,不看了,咦?这节目,你在朝鲜能看到?我拍着老班长,比划着电视,竖起大拇指,意思是这节目好,哪成想,这老班长,看着我摇着头,我对小S说,看老班长觉悟就是高,在抵制资产阶级流毒呢,没办法,给他换个朝鲜台吧,这回老班长充满感谢的看着我,冲我点点头,电视上,一个中老年妇女,神情高昂地,充满感情地说着“丝米大”,我除了听得出那中华人民共和国,朝鲜民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中国领导人的名字外,满耳朵是,丝米达,,,看着老班长情绪稳定下来了,我这才好奇的看着他那军衔领章,红色塑料加上有粗有细的杠还有一个也不知道是什么徽加在一起就是这“老班长”的军衔,看我看他,“老班长”看着我大沿帽上的警徽,对我来了一句:天安闷(天安门),嗯?他会中国话?各位看官可能这么想,哪啊,这是朝鲜话,朝鲜话里听说有百分之六十多是古汉语词,反正这话我听懂了,他在说帽徽上的天安门,人家“老班长”都说天安门了,咱也得来一句啊,我对他说,平壤,哪成想,他纠正我,平样(平壤),还纠正我?好,我对他连说两次说天安门,天安门,他学着我的话,也说了两次,不错,普通话通过,呵呵,正说着,老Z端着一盘煮好的饺子送过来了,真快这老张,我心里想,,,,,,



[原创]中朝边境上的往事(续昨)

[原创]中朝边境上的往事(二)

[原创]中朝边境上的往事(三)

[原创]中朝边境上的往事(四)

[原创]中朝边境上的往事(五)

[原创]中朝边境上的往事(六)



--------------------------------------

本帖收录到铁血首页铁血原创栏目,详见红色线框。

-------铁血小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12/19 18:42:27 被小编a1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